第110章 致命陷阱

第110章 致命陷阱

沈清欢只觉头疼痛不已,有光映在眼睑上,明灭灯影、若隐若现,耳边有人说话,却怎么也听不清,心下一紧,花了好大力气她才缓缓睁开眼睛。

“清欢!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

“青。。。青黛?”沈清欢张了张嘴,出口的声音却嘶哑不已,“我。。。”

“你呀,差点就与世长辞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沈清欢微侧头便看见陌千决坐在自己床塌边,一脸的担忧。

“这。。。咳。。。这么严重?”

“你的寒毒如今竟已如此严重,平日你不可能没有察觉。”

陌千决眯眼看向沈清欢,见她一脸知情者的淡定,涌出一丝揪心,

“你既然知晓就该事事小心,寒气入体对你来说是催命符,还有这浑身的伤,你到底是怎么弄得,你。。。”

“神医,清欢刚醒,还是让她好好休息吧。”

青黛听闻寒毒,心中一惊,可看着沈清欢刚醒,还有些神智不清的模样,还是开口打断了陌千决的喋喋不休。

沈清欢原本心中沉闷,但想着陌千决面具下定是皱眉叹息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真没想到,这银面神医也有话多的时候。”

“谁话多,遇上不要命的,天王老子也没得救。”

陌千决见她脸色恢复了红润一脸揶揄,心中羞愤,微拂袖,转身便走,可离开时还不忘提醒,“记得喝药,能醒来便无大碍了。”

“多谢,初十不见不散。”

沈清欢看着他微顿的身影,勾了勾嘴角,“不要太高兴了。”

只闻一声冷哼,陌千决暗红的衣袍便消失在门口。

那日碧落颈间被自己误伤的痕迹连血都未见,却换来自己昏睡五日后果。

已过五日,于沈清欢却不过只是一息。

可谁叫她定力不够被激得失了神志,如今只道自己当时该往她那伪善的脸上招呼,留下几道血痕才对得起自己在阎王殿走一遭。

只是,南无月那冷若寒冰的眸色,即使此刻阳光明媚,却再也无法温暖她分毫。

沈清欢抬手挡住刺眼的光芒,深吸几口气,只觉嗓子干涩疼痛,想坐起身却一阵虚脱,幸好青黛扶住了她,不然定会栽下床去。

“清欢,你才醒,即使有神医的药,也还需调养两日才能恢复,不要心急。”

“青黛,你不问我吗?”沈清欢抬眼看着青黛关怀的神色,缓缓问道。

她如今在外的名声定是极差,一开始是不知廉耻、自不量力,之后是放肆大胆、尊卑不分。

之前或许还有人念着南无月对自己的特别,不敢太过为难她,可那日狼狈地被送回来,如今自己定已成了碧落阁人人都敢欺负的老鼠。

她还不够强大,终究无法无视那些流言蜚语,冷嘲热讽,如今南无月的态度让她对此更加敏感起来。

自己永远无法在这高手如云的碧落阁做到强者为尊,也无法如蝼蚁一般适者生存。

或许离开一段时间沉淀自己才是如今最好的选择。

“你做事定心里有数,旁人无法感同身受,但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青黛。。。”

沈清欢不禁有些哽咽,来到这异世,曾以为的真相却犹如幻境,可还有挚友相伴,自己无论如何也绝不能拖累青黛。

傍晚,重帘未卷,瑶琴的声音影影约约,远岫出云、细风吹雨。

过了半响,一道纯白的身影掀帘而出,月色下,宛若天神登天。

“陪完了?有空?”

“何事。”南无月缓缓抬头,目光冷冽地看向斜倚在树枝上,神色慵懒的陌千决,“你不是要闭关炼药吗?”

“解寒毒药不用你说我也自会炼,此刻我有话要问。”陌千决看了一眼身后的大殿,“在此处说?就不怕打扰你放在心尖上的人?”

南无月微眯了眼,一拂袖,如苍鹰一般飞掠而起。

陌千决挑挑眉,一个点地便跟随而去。

之后的几日,沈清欢都认真养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安安静静地等待随陌千决离开的日子。

可一直记挂她的人却没有一日安眠,平静,不过是在等待时机。

傍晚,绛云阁烛火明亮,荣姨正拿着木棒点燃最后几根香烛。

突然!窗帘一晃,下一刻,一个人影便闪身而入!连带着一股异香。

荣姨晕倒的瞬间只听见一道低沉的男声,低哑卡顿,说不出的怪异,是对着碧落说的,

“哎,我好像见过你。”

一夜无眠的沈清欢正强迫自己补眠,却突然被屋外的喧嚣惊得睁开双眼。

“清欢,你醒了吗?”青黛熟悉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沈清欢披了件外衫连忙起身,推开门,“怎么了?外面出什么事了?”

青黛见沈清欢面色苍白,有些不忍,顿了顿才开口道,“有一男子掳走了碧落姑娘。”

“哦?”沈清欢一惊,不禁拢紧了衣衫,能在碧落阁掳走被密切保护的碧落,此人武功定是不凡。

看着青黛欲言又止的神色,沈清欢不禁愣了愣,一丝不祥的预感慢慢浮现。

“那男子在无妄崖,点名要见你。”

“什么?我?!关我什么事?”

沈清欢一惊,只觉心累,深吸一口气,见青黛也很是无奈,想来是南无月的决定,拒绝已无用,反而会为难青黛,“唉,带我去吧。”

无妄崖上已站满了人,谷风凛冽,暗卫整齐划一,几个侍女在远处焦灼地张望着,还有许久不见的川穹以及几个她从未见过的男子。

沈清欢才刚落地,众人都转头看向她,一个个神色不明。

南无月站在前方,直直地看着崖边的两个身影,依旧云淡风轻的模样,眸子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清冷。

沈清欢稳了稳心神,抬头便见一道黑影飞掠而过,落在不远处高大的巨石之上,一旁是深千尺的悬崖峭壁,男子黑发张扬地飘动。

竟然是漓尘!

只见他怀中赫然抱着本该在绛云阁中修养的碧落!

漓尘勾了勾嘴角,笑意未达眼眸,脸色说不出的森然。

沈清欢一怔,心中暗骂漓尘这厮不按常理出牌的乖觉。

她不自觉地侧头看向南无月,却见男子平静的神色闪过一抹焦虑,心中除了紧张便多了些揪痛。

“咦。”低哑疑惑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难掩的兴奋,漓尘看着出现的沈清欢,原本无神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你。。。”

“人来了,放开她。”清冽的声音响起,南无月神色平静却似乎藏着万丈波涛。

“现在不能放。”漓尘歪了歪头,抬手指了指沈清欢,“让她先过来。”

沈清欢一愣,她在南疆从巫主手中救下这厮的事,连南无月都不知道,更多的只知道漓尘对她这药女加蛊主的身体很是感兴趣。

如今漓尘来找自己,在旁人看来这就是让她送死。

而南无月轻描淡写,想用她换碧落的态度却显露无疑。

压下心中的痛楚,沈清欢看着眸色不显的漓尘,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侧目的瞬间却看见南无月似在沉思一般冷峻的脸色,嘴角便扬起一丝苦笑,为了救碧落,即使前路未知凶险,还是会答应牺牲自己吗?

沈清欢不自觉地看向南无月此刻平静的脸,思绪还未停歇,便听到他清冷的声音,

“你去吧。”

低沉的声音缓缓消散进风中,连峰绝壁,悬崖下呼啸的寒风让沈清欢只觉彻骨的寒意,或许早已想到这个答案,心中竟也未觉痛苦,只剩麻木。

漓尘身形微动,下了巨石,落在了崖边,看向沈清欢时,眼眸滑过一丝笑意,不似刚才的面无表情,此刻一丝喜悦顺着嘴角爬上眉梢,众人不禁愣了愣。

“阁主这是把我卖了?”沈清欢轻声问道,言语间有着难查的自嘲。

南无月并未看向她,眸子只一眨不眨地看着靠在崖石边的漓尘,蹙着眉头。

见没有得到回应,沈清欢握紧了拳头。

你从不管我是否会痛,却怕碧落受一丝委屈。

青黛听闻,心中大骇,抬腿便挡在沈清欢面前,见南无月并未回答,连忙跪地,嘶声力竭道,“阁主,不可!您知道的,他早就想要清欢的性命!即使留一命怕也。。。”

沈清欢这才想起,自己未向青黛说出她与漓尘如今的关系,下一刻,青黛还未说完,只见南无月微抬手,两道黑影瞬间落下!

还未看清,一道凌冽的掌风便把青黛掀翻在地,重重地摔在地上!

青黛脸颊瞬间青紫,嘴角渗血,很是可怖。

“忤逆阁主,当诛。”

一切只在一瞬,等沈清欢反应过来之时,青黛已经倒在地上昏死过去,见黑衣人缓缓抽出刺眼的利剑,她慌忙跑上前,

“等等!”

南无月微抬手,却也没让黑衣人退下,眼眸只直直地看向沈清欢,无波也无色。

看着此刻安静地可怕的场景,沈清欢突然明白了,南无月早知她与青黛亲如姐妹,如若她在场定会帮自己求情,可开口便是大罪,自己今日若是不跟漓尘走,青黛便会死。

沈清欢突然笑了笑,何必兜这么大的圈子,难道怕自己鱼死网破不成?

想哭,眼里挤不出一滴眼泪,心空了,声音却如此清晰,“好,我跟他走,但我要青黛安然无恙。”

“好。”南无月眸子深邃无波,微点头,一个黑衣男子抱起青黛,一个点地向阁中飞掠而去。

沈清欢最后看了一眼稳若泰山的南无月,他的眸中不染一丝杂念,淡如烟,却那样晃眼如利剑。

转身向崖边的漓尘走去,下一刻,沈清欢只觉腰上一紧,龙骨鞭瞬间缠上她,一股力量便瞬间把她带到了男子面前。

沈清欢背对着众人,压低声音,对着扯着嘴角,笑意盎然的漓尘,咬牙切齿道,

“你什么意思。”

“蛊族无聊,想找你玩,可在药千湖遇到了麻烦,晚了些。”漓尘抬手便把碧落如破布一般扔到一旁。

“你。。。”沈清欢见状疑惑地皱了皱眉,还没问出口,便听到漓尘低沉的声音,

“她说用她作交换一定能找到你。”漓尘指了指倒在一旁生死不明的碧落,眼眸闪闪、明亮不已,眸色像是讨要表情的小孩一般澄澈,

“这次我很听话的,是先开价再取货,她答应帮我找到你,条件是。。。”

“你。。。你们认识。。。!”

漓尘话还没说完,身旁一道惊诧恐惧的声音响起,碧落缓缓睁开眼,看向沈清欢的眼神闪过一丝激悦,再转头便换上了一副大受打击的可怜模样,

“清欢,你救过我,我很感激,可你为何要让他杀了我!”

“我?要杀你?”沈清欢眼眸一愣,似有些跟不上剧情的发展,指了指漓尘,“他要杀你?”

微张嘴,沈清欢被碧落此刻的话弄得呆滞不已。

美人眼角缀着晶莹的泪珠,犹如初生的花蕾一般柔弱惹人怜爱,沈清欢正欲开口说话,便被她打断,

“你没想到我会在此刻醒来吧,正好听到你与漓尘的低语。”

碧落神色满是惊恐,不断瑟缩着退后,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我知道你心悦阿朔,可即使你被拒绝被无视,也不能因记恨而杀我啊!”

漓尘蹙起眉,歪了歪头,似有不解。

沈清欢一愣,心尖一痛,随即不可抑止地生长出苦闷,压得她瞬间失语。

终于明白,如今的局面怕是碧落自导自演的戏。

一出陷害自己的戏码。

此刻,那些望向沈清欢的视线就像尖利的针一般刺得她很是难受,有奚落,有了然,还有愤怒,各种目光让她无处遁形。

沈清欢闭了闭眼,没有看不远处的南无月,只垂眼看向此刻的碧落。

她衣衫单薄,惹人怜惜,仿佛一阵风便会把她吹落崖底,她的身后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你不要以为演一出营救失败的戏码就可以逃脱,如今都知道了你的阴谋。”碧落见沈清欢投来的视线,瞬间咬紧朱唇,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随即看了看南无月的方向,再开口便带着一丝难掩的不舍,

“阿朔。。。”

碧落话还未说完,沈清欢只觉身边扬起一道强大的内息,崖如千刃断,再看一眼原本还在面前的碧落便瞬间消失在崖顶!

所有人心中一紧,包括沈清欢。

此刻她只觉惊诧万分,漓尘的这一击,让她完全无法理解。

电光火石间,她突然响起刚才漓尘还未说完的话,难道。。。

思绪不过一瞬,一瞬究竟有多长,于沈清欢却如一世,还未回头,只觉一阵冷香擦肩而过,如鹰展翅,如月入怀。

下一刻,南无月自崖下飞掠而起,如神祗一般落到自己面前,他怀里抱着的碧落闭着眼,安然而沉静。

“我。。。”沈清欢见南无月站在不远处那宛若谪仙的姿态,不禁开口想要说话。

才落一个字,心中的怅然还未消散,只见南无月手臂微抬,一阵疾风便迎面向她扇来!如卷着尖利的刀锋一般,杀意十足,刺得她闭上了双眼!

不过眨眼的功夫,沈清欢只觉腰间一紧,漓尘带着她瞬间飞掠到一旁的空地上。

一阵剧烈的响声过后,刚才她们站立的位置上,巨石应声而裂。

“咦。”漓尘看着傲然而立的男子,飞溅的碎石竟一粒也未近他的身,勾了勾嘴角,想出手,却只听见身前的沈清欢一道低沉微哑的声音,

“带我离开这里。”

“好。”漓尘想也不想点点头,下一刻,二话不说便揽着沈清欢消失在密林中。

微风剐面、鸟鸣刺耳。

不一会,他们落到了一处野花繁茂的山脚处。

此刻的沈清欢还沉浸在南无月充满杀意的一击中,巨石碎裂的声音依旧回荡在她耳边。

他真的会杀了自己?不分青红皂白,不留一丝余地?

可不知为何,心中竟还藏着一丝不信。

沈清欢自嘲地摇摇头,抱着膝盖坐在草地之上,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一旁的漓尘,“是碧落让你杀她的?作为找到我的条件?”

“是。”漓尘点点头,满脸的理所当然。

“你就没想过,她帮了你,为何还要你杀她?”

“为什么要想?”漓尘皱了皱眉,“这是她的条件,我答应即可。”

沈清欢看着他一脸求表扬的样子,暗叹一声,蛊族的人做事真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判断,比如巫主救自己。

想到此处,她才被压抑的憋闷便自心中攀援而上,“你怎会先找上碧落?”

“在南无月近处,被暗卫保护,我以为是你。”

原来如此,那晚南无月舍身救自己的场景,之后在蛊族朝夕相伴的日子,不只是她,连漓尘都认为陪在南无月身边的,是自己。

见漓尘那一尘不染的眸子,沈清欢脑海中浮现出东翎的脸,不自觉暗叹自己魔障了,可那抹惆怅依旧变淡了几分,此刻急切想要宣泄的苦楚,

“呵,真是世事难料,可最后我竟然还想着他与你打斗会不会受伤,他会不会就此误会我,真可笑。”

“你心悦他。”漓尘淡淡的说完,极轻却又极度肯定,歪了歪头,此刻他的脸上没有带着假面似的怪异,只有倾听的认真。

“我。。。”沈清欢正准备回答,突然传来翅膀蒲扇的声音。

媚鸽携着点点阳光落到她的面前。

沈清欢一顿,抬手取下媚鸽脚上的小卷轴,也不管漓尘肆意逗弄鸽子的身影,细细读了起来,却只见上面寥寥一句话。

“初主识碧落,碧落识少主,万事谨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穿越之浮荼生欢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穿越之浮荼生欢目录 穿越之浮荼生欢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0章 致命陷阱

9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