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窮山惡水

第一章 窮山惡水

「小隱隱於山林,中隱隱於市井,大隱隱於朝野」,在這個世界上每種人都有對立面,男人的對立面是女人,二奶的對立面是兔業,警察隊立面是搶匪,醫生的對立面是殺手,那麼隱者的對立面是什麼?

華夏東北部,千年積雪為年松,直上人間第一峰的長白山深處,更是白雪皚皚,然而,正是在這一眼望不到邊的大山深處,竟有一處村莊,正可謂雪中望羅浮,玉巒峨峨起,不知山中村,人住梅花里。

村莊整體不大,只有四五十家的樣子,相信一個小消息能在瞬間傳遍整個村莊,夜晚,家家戶戶的都亮着一盞超低度數的燈泡,散發着暈黃色的光芒,為村莊生活的人送去一處光明。

每家每戶所住的小瓦房,炊煙裊裊,如果一位住慣了燈紅酒綠,鋼鐵為林的城市人見了此番場景,必會大呼:「世外桃源!」

在這座村莊,家家戶戶都是土瓦房,唯有一處,便是在村莊的外圍,竟是一座林木打造的小小木屋,木屋內裝飾極端簡潔,簡潔到廚房,卧室在一起的地步,但是卻別有一番風味,木屋內主人站立在屋內僅有的一張桌子旁,看着屋外大雪紛飛,輕輕吟道:「簾外雪初飄,翠幌香凝火未消。獨坐夜寒人慾倦,迢迢,夢斷更殘倍寂寥。」

木屋主人是一位年輕人,看身影大約在二十歲左右,一頭不算太長的繚亂頭髮,滿臉的鬍渣,當輕輕吟起那首詩時,全身散發出寂寥的氣勢,使本來二十多歲的他,此時更像是一個四十多的頹廢大叔。

木屋劣質的屋門響了,木屋主人皺了皺眉,如此深夜還有誰能來看我這糟蹋人?雖是疑惑,但還是喊道:「請進!」

門開了,走進來的是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女子很漂亮,這一點木屋主人從不否認,在這幾乎與世隔絕的深山出,一身翠花布棉衣,女子並沒有不通世事的庸俗,反而襯托出一種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的氣質,輕靈的氣質中透漏出不一樣的堅強,事實上,木屋主人對於此女子的評價只有兩個字:「梅花!」

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正是這女子氣質的真實寫照,若論相貌,恐怕就算是一笑傾國的褒姒也自行慚愧吧。

女子看到木屋主人站在窗口,一身灰暗色的棉布簡陋棉襖,笑道:「白大哥,外面太冷,你這裏沒個暖手的爐子,我來給你送件棉衣。」聲音如黃鶯般清脆,但是多了份堅強。

女子口中的白大哥,也就是木屋主人白羽笑了,像是春風般的和煦面龐,看着女子,笑道:「我這人懶散慣了,連老天都拋棄我了,不怕這冷天。」

女子一笑,把手中的灰色棉衣放到木屋內的小床上,幫忙整理著床上稍亂的被褥,邊整理邊說道:「大哥就會這麼亂說,像大哥這麼聰明的人,老天爺怎麼會舍的拋棄你啊?」

白羽並沒有反駁,而是注視着為自己整理被褥的女子,本慵懶的眼神里多了一份感激,年輕女子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沈夢璐。在這深山野嶺,本就缺乏文化的老人,能想到這個名字也讓白羽很是好奇,直到前幾日才得知,沈夢璐的名字是村裏那個算命老先生所取的。

白羽對沈夢璐很是感激,自從前幾個月住入這深山之處,沈夢璐經常幫自己打掃房間,清理衣物,這才沒有造成白羽的木屋成為老鼠的聚集地,沈夢璐好像注意到身後的眼光,轉身看到白羽正在注視着自己,小臉瞬間便紅透了,白羽看到沈夢璐的變化,只是笑了笑,又恢復了懶散的樣子,並道:「趕緊回家吧,沈老頭知道你來我這,又要拿着掃帚棍追我滿村跑了。」

沈夢璐聽到白羽的話,噗嗤一笑,看着頹廢的白羽,只是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在出門之際又說道:「大哥早點休息。」

白羽笑着點了點頭,沈夢璐離開之後,依舊是站在窗口邊看着屋外的雪景,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白羽覺的有些困了,走到床邊,看着床上沈夢璐精心收拾好的被褥,只是笑着搖了搖頭,便合身而睡。

次日清晨,太陽依舊只是漏出來小小的一角,白羽已經醒來,在屋內找了些昨日剩下的飯菜,渾淪吞棗般的咽了幾口,早餐便已經解決了,打開門站到屋外,風雪已經停了,唯一可以證明的就是地下的積雪又厚了一層,白羽伸了一個懶腰,呼吸著冰冷但純凈的新鮮空氣,心裏升起了一種滿足感,「嶺上晴雲披絮帽,樹頭初日掛銅鉦。這田園風景,真是不可多得啊!」白羽看着四周風景,神清氣爽的說道。

此時,村莊的人家都已經起來,大部分正在清理著小院內的積雪,而幾個衣衫簡陋的小孩子,正在雪地里打滾,打雪仗,讓白月不禁笑意連連。

白羽走到一處人家門口,正在打掃小院的是一名年輕壯漢,這東北大漢子的體格絕對可以代表東北的多數大老爺們,大漢子看到白羽正在悠閑散步,操著一口東北腔,笑着喊道:「白兄弟,你還真是悠閑啊。」

白羽哈哈一笑,道:「這人生啊,該及時行樂,浪費了可就是天大的罪過。」

這時,小院內的屋子中走出一位老年人,說老,只是頭髮發白,但是體格卻是不減當年,依舊是魁梧健壯,聽到白羽的話,大叫道:「你這小子,滿口的歪理,你已經帶壞我們家二娃,別帶壞大娃!」

這時,又走出一名年輕女子,正是沈夢璐,看到老年漢子大叫,不滿的說道:「爸,你又說白大哥。」

此家正是沈夢璐的家,這掃地年輕壯漢正是沈夢璐的哥哥,名字很通俗,叫沈大東,那老年壯漢是沈夢璐的父親,名字白羽也不知道,只是叫他沈老頭,白羽像是習慣了沈老頭對自己的態度,依舊是笑着說道:「沈老頭,你活了大半輩子了,還不明白啊?」

沈老頭看到沈夢璐來了,知道沈夢璐向著白羽,聽到白羽的話也不動怒,看到沈大東在一旁捂嘴憋著笑,不滿的大叫道:「你這個臭小子,快點掃地!」

沈夢璐家在村裏算是大戶人家,家裏兩個壯男,打打獵,有點錢,而沈老頭也是把希望放到沈夢璐的身上,便拿錢讓沈夢璐上山外的小鎮上上學,一直期盼著沈夢璐能學有所成,讓自家擺脫山村,進鎮子裏生活,小人物有小夢想,或許在白羽眼裏那個窮鎮子在沈老頭眼裏是個大城市吧。

白羽對沈夢璐只是點了點頭,便離開了,像往常一樣的走到那個村裏的算命老頭那,找了個板凳坐了下來,白羽來之前,算命老頭子是村裏唯一一個有學問的,所以也承擔起村裏教學的責任,而村裏的人也就是給算命老頭一天三餐,算是學費,這算命老頭也不在乎什麼錢,只要一天三餐有了,他就知足,而沈夢璐小時候的才學也是跟算命老頭學的。

白羽坐在算命老頭的小攤子邊,這個小攤子數十年如一日的擺在同一個位置,攤子上的橫幅已經爛到不能再爛了,但還是依舊掛在那,所以到現在,白羽也不知道這算命老頭攤子的橫幅上到底是什麼字,白羽正琢磨著到底是不是什麼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的屁話的時候,算命老頭撇了一眼懶散的白羽,笑道:「很高興?」

白羽不否認的點了點頭,說道:「今天天氣不錯。」

算命老頭笑了笑,在身上摸索了一番,終於找到幾顆捲煙,遞給白羽一顆,說道:「唉,這煙越來越少了。」

聽到算命老頭的抱怨,白羽依舊不客氣的拿過算命老頭遞來的捲煙,並說道:「少廢話,自從我來你就沒停過這話,我也沒見你煙少。」

算命老頭無奈的搖了搖頭,掏出火柴,小心翼翼的點燃嘴中的捲煙,又給白羽點上,吸了一口辛辣的捲煙,悠然自得。

白羽也是抽了一口村民自己卷的煙,吐出一口煙圈,問道:「你這算命學算是哪一門派?」

算命老頭笑了笑,看着攤子上擺放的幾本書,說道:「都有涉獵,無非就是混口飯吃。」

這時,沈夢璐走了過來,看到兩人在小攤旁吞雲吐霧,不滿的走到二人身邊說道:「你們就不能不抽煙?」

兩人相視習慣了,也是這兩個傢伙每次都是這樣,算命老頭只是搖了搖頭,看了看沈夢璐,並說道:「今年就要高考了吧?」

沈夢璐也不再追究兩人抽煙,聽到算命老頭的話,點了點頭,有些緊張的說道:「恩,快了。」

算命老頭一笑,笑着說道:「準備考哪所學校?」

沈夢璐說道:「我想考市裏的大學,但是聽說分很高。」

聽到這,白羽不屑的一笑,並對沈夢璐說道:「高考雖然是什麼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但是以你的學識考清華都太容易了,有什麼好緊張的?考上清華,我給你獎勵!」

女人很容易害怕一件事物,但是有一個男人鼓勵的時候,她會擁有不可置信的力量和信心,聽到白羽的話,沈夢璐堅定的點了點頭,說道:「我一定會成功!」

算命老頭看到沈夢璐堅定的臉龐,欣慰的笑了,說了一句話,跟白羽一個意思,但是讓沈夢璐極為驚訝的話:「一個清華而已,在簡單不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紈絝隱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紈絝隱者 紈絝隱者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窮山惡水

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