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9章 新年大惊喜(完结章)

第1999章 新年大惊喜(完结章)

空间农女种田忙第1999章新年大惊喜忙完这些后,她回到海边开始了去年一模一样的训练,白天在海里与大鱼搏斗,一遍遍练习从各种角度发起一击必杀的力量,从而达成控制力量、想杀就杀、想伤就伤的目标。

完成了陪练使命的大鱼,就成了海雕群的食物。

晚上则在千荷境里专心修炼。

这种心无旁骛的专注下,祁可在年前又晋升了一小阶,脑海里传承至前任境主的毕生功法浮现出五行术法的内容。

她挨个试了一遍,发现火行法术上手最快,她当年差点把自己床烧坏了就是证明,木行法术也还可以,那根满是灵性的食人卫兵藤为证,一根藤莫名成了精,可粘人了,说明她的木灵根也是好使的,只比火灵根差一点。

其他三种法术用是能用但很累人,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练习才能掌握,估摸着她是五行灵根皆备,但火木最强,金水土最弱,区别明显。

可惜手上没有测灵石,无法明确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灵根。

这是没办法的事,前任境主那会儿是大修士,膝下又没有徒弟,她用不上这东西,自然没有准备,现在的祁可也就没得用。

照临劝祁可不要钻牛角尖,五行灵根平衡的修士在各个修真世界都是少见的稀罕人物,年幼的时候天赋不显被耽误,长大后泯然于众,能被及时发现天赋继而顺利成长起来的幸运儿,真正算得上是凤毛麟角。

祁可跟前任境主一样,火木灵根突出,正适合走炼丹师的路子,偏偏她曾经大学学的又是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也不能扔了,她还可以完成前任境主一生都跟炼器无缘的遗憾。

照临这么一盘点后,祁可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于是趁着新年,在海滩上摆了一个丰盛的海鲜宴做年夜饭,森林里投放了养殖的牛羊给狼群和豹子同乐,年年和有余带着它们的雕群在饭桌上与祁可作伴。

虽然没与船长水手等雇员们一起欢庆新年,但年终奖给得很大方,按职位不等发重量不等的足银银条,另外还有足金金条用于抽奖,整个新年宴会从头到尾都一片欢声笑语,同来参加宴会的船员家眷们都称幕后老板真是慷慨仁慈,为她工作是他们的幸运。

祁可照老习惯,从移动硬盘里找出一部适合新年观看的爆米花电影,吃着鲜美的海鲜盛宴,同样享受了一个美美的新年。

但新年归新年,没有特殊情况,晚上的修炼不能停。

当千荷境内的清晨来临,祁可从修炼中醒过来,尚未站起来,就先敏锐地感知到灵境内有巨大变化。

而顺着直觉,变化的来源在湖里。

祁可趴在阳台一角眺望湖的方向,因为她是灵境之主,只要她想,在灵境内她就可以拥有千里眼。

这一眼,看到了偌大的湖中心,那唯一一株原本只有花苞的粉白荷花,开花了。

荷花开花了!

“……!!!”

巨大惊喜来得太突然,祁可直愣愣地呆站了一会儿,才尖叫着冲出房间,穿着睡衣、打着赤脚、披头散发冲下楼,张开千荷境,奔了出去。

照临安静地呆在帐篷里处理着派遣在世界各地的副手们反馈回来的各类讯息,一抬眼,就见祁可张牙舞爪地挂在自己身上。

“?”照临稳稳地托住她,以眼神询问。

“荷花……”祁可反手指着未合拢的灵境出入口,“荷花开花了!它开花了!”

“这真是新年第一个好消息!”

照临单手揽住祁可的腰,将她双脚离地抱了起来,两步三就回了千荷境,出现在别墅客厅里。

“要穿上鞋子吗?”照临以目光示意祁可的赤脚。

“不用了,我们去看花,也许还要沾水,赤脚方便点。”祁可微提裤管,看了看自己的脚,脚趾头还灵活地动了动。

“行,那走吧,副管家和有空的副手们都已经在湖边等我们了。”照临与手下们的联系向来是秒计时。

祁可重新牵着照临,两人从屋里消息,下一秒就出现在了直通湖边的人行步道上。

等在这里的副管家和副手们,人手一块反重力滑板。

照临接过副管家手上那块,启动后祁可先站在前端,照临再站上去揽住她的腰帮她保持平衡。

其余副手此时才跟着统一动作,副管家由另一名副手带着,跟在照临身侧。

也就十余秒的时间,全部就位,一行人在照临的打头下,整齐划一地飞向湖中心那朵粉白的荷花。

“哇,这么大!”

祁可当时在阳台上匆匆一瞥,只看清开花了,但因周围没有参照物,没有完全看清楚荷花的大小,现在到眼前了,才知道有多大。

“对,就是这么大,一片花瓣可以站好几个人。”

照临说着,就操纵着滑板落到离她们最近的一片花瓣上,祁可小心翼翼地走下来,赤脚站在上面的触感很清晰,好像踩在短绒地毯上,但又凉凉滑滑的。

“脚感好舒服。”

“你可以用力蹦,在上面打滚也不要紧,它看着脆弱,实则足够结实。”

“足够结实是多结实?”祁可一边说,一边真就原地蹦跳了两下,花瓣受力微微颤动,也就仅此而已了。

“用你能想到的最强攻击方式,来想象花瓣的承受力。”

“氢弹爆炸?小行星坠落?太空战争?宇宙辐射?”

“宇宙辐射沾点边,宇宙静谧又危险,存在着很多未知风险,只有极少部分能被观察到,其中一点点的部分经过长时间研究才能搞清楚到底是什么。”

“科技达到顶点的宇宙超级大国也不行?”

“再强大的超级大国的国土领域范围都不可能覆盖整片宇宙,总有未知的地方,这一点未知,在时机成熟的时候,足以摧毁这样的超级大国,甚至宇宙重新演化。”

“呃……”祁可踮起脚尖再用力踩了踩花瓣,凉凉滑滑触感极佳的花瓣上连一个脚印都踩不出来,“这样一朵花,能扛宇宙大爆炸?!”

“这只是它的附带作用,用于支撑千荷境最主要的作用。”

“主要作用?是什么?”

“每一次随意地穿墙入室,隔着墙壁拿走战利品的时候,爽不爽?”

“爽。”

“你拥有千荷境,随意的穿梭两个不同世界,爽不爽?”

“爽。”

“那么你想,当初车祸身亡的瞬间,是如何换了个位面重新开始的呢?”

“……”祁可已经一脸懵逼状了,心里隐约有了一个想法,想她曾经一个网瘾少女,饱受想象力丰富的各类网文熏陶,联想能力是不错的。

“前任境主再如何修炼有成,在原生世界是如何受人敬仰的大修士,凭她自己有能力接二连三地在各个大世界冒险吗?人力有时尽,大修士也会累死在看不到尽头的旅途上,但若有安全可靠的捷径可走呢?”

“千荷境……”

祁可猛然环顾四周水面,嘴里喃喃自语。

“湖里要开满荷花……”

接着,目光上扬面对高山,目力聚焦在前任境主遗体的山洞里,但很神奇的是,当初差点吓得她灵魂出窍的遗体,此时居然看不清了。

“师父的遗体看不见了……”

“随着灵境的一点点扩大,大修士的遗体是这等灵境最好的养料。”

“……会被吞噬?!”

“应该说是她临死前做的最后一步设计,是她最想要的归宿,传承交付后,她只想尘归尘土归土,毕竟她是被信任的朋友设局下毒害死的,神魂俱灭,还留着遗体干什么呢?在把自己的原生世界毁了,仓促逃到太阳系的地球上后,最佳的埋骨地,除了这千荷境,没有别的地方了。这是她所希望的,你别自己吓自己,你是她的继承人,你好好活着就是最好的。”

祁可默默点头,目光依然落在那个山洞上。

“我还记得,那个山洞望出去,是欣赏湖景的最佳角度。”

“是,那是她最喜欢的观景地,不光是看花看湖,也是看自己的江山。”

“所以师父当初满位面乱跑的捷径,就是荷花?荷花连接万千位面?千荷境的名字一直都是直白的告知,但只有开出第一朵荷花来才能真正明白。”

“对。”

“这不就是一花一世界?”

“是的。”

祁可提起右脚,砰砰跺了几下花瓣,花瓣颤巍巍地抖了两下,看着脆弱又美丽,但实际上结实得很,她这么用力跺脚依然没个脚印。

她也不明白明明是个等待多年终于有了确切答案的惊人消息,为什么自己还能这么冷静。

照临抬手捏住祁可后脖颈的肌肉,有节奏地给她按摩放松。

“别紧张。”

“我不紧张,我很冷静。”祁可嘴硬。

“哦,你肌肉僵硬。”

“……”

祁可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抬手摁住照临的手,照临也没收回手,而是顺势再一伸,直接揽住她的肩。

“好,你不紧张就好,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什、什么下一步?”

“你不想看看这朵荷花外面连接的是什么星球吗?”

“……!!!”

刚刚还觉得自己无比冷静的祁可,耳朵里突然听到激昂的擂鼓声,一声接一声,势大力沉地敲在耳膜和心脏上。

“一朵荷花连接一个位面,随机其中的一颗星球,星球上什么样,在你打开位面壁之前无人知道。有可能是颗新生的星球,地质尚不稳定,到处都是暴烈的火山、岩浆、酸雨和有毒空气;也可能是进化出了生命但尚无远古人类;又或者有了国家文明,可能是星球级的,可能是星系级的;再要不,是颗没有动植物生命但有丰富矿石储量的矿产星。”照临拍拍祁可的肩,“准备好开盲盒了吗?”

“怎……”祁可这下真的感到自己脖子硬得跟木头一样,僵硬地扭过脸看着照临,“怎么开?”

“就这么开,正常的,你平时怎么进出千荷境的,这里也一样,不过花上的出入口位置固定在花蕊上方,你无论从外面哪个坐标回来,就是落在花瓣上。因为大文朝所在的本星球是主位面,在这里你可以随心所欲,你在外面的海滩上,进入千荷境时想一步到别墅就到别墅,想一步到湖边就到湖边,这里面几万平方公里你爱在哪爱哪;荷花所连的是副位面,你从花上出去的,回来也就只能落在花上。除了这个,其他都是老规矩,千荷境里可用土地面积有多大,你一次性空间跳跃的距离就多远,你出去时,只要有确切坐标,就能一步到位。好理解吧?”

祁可直愣愣地点头。

照临冲站在其他花瓣上的副手们扬了扬下巴,示意祁可看过去。

“看到了吗?他们都提着工具箱,你打开位面壁,剩下的交给我们,外面是颗怎样的星球,会有一份详细报告给你。”

“好……”祁可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刚要动手,想想又有新问题,“不用张好大口子吧?万一对面不安全呢?倒不是说野外,我是说,室内?或者有星球土著的地方,万一被看到空气里凭空开个洞走出来个人……”

照临一脸欣慰地拍拍祁可的肩,放下手,一名副手从花瓣上连续地跳过来,打开手中的工具箱,拿出一根几米长的微型探测镜头,一般用于检查下水道、工程探伤、古墓考古,能深入极细小的缝隙里,因此非常细,乍一看像根绳子,都没有祁可的手指头粗。

“只要这么大的小窟窿就好,然后保持住,我把镜头伸过去看一眼。”

“好的,祈祷我们好运,别正好出现在土著面前。”祁可很虔诚地闭上眼睛祈祷,“原始人我也可以忍了,假装神明圆得过去,就怕是有文明的,那可不好糊弄。”

祈祷完毕,祁可小心翼翼地在花蕊上方,打开了一个食指粗细的窟窿眼并保持住,照临迅速地将探测镜头伸过去,祁可一脸紧张地注视着她控制镜头转动视角的动作。

但她的这份紧张也就维持了几秒钟就放松下来。

“是个没人的地方?”若是有人,镜头早就收回来了。

“嗯,是个不错的落脚点,把窟窿眼拉大,我伸只手过去。”

祁可照办,就见照临收回探测镜头,将左手伸了出去。

“你光伸只手出去是干嘛呢?”

“找信号,蹭个网。”

“蹭网?蹭网?!”祁可一下子蹦老高,“有网络的地方?现代化的科技文明星球?有多先进?!”

祁可一个网瘾少女被迫断网几年,冷不丁地发现隔壁位面的星球能上网,可不一下子来劲了。

“别急,我还得先破解,科技位面的计算机语言都不互通,我得慢慢来,冷静点。”

“我很冷静,我不急。”祁可嘴上乖巧,实则蹲在照临身边眼巴巴地看着她。

“我这没这么快,你先回去刷个牙洗个脸吃个早饭,然后去接收一下新的遗产,在新土地上随便看看,我这弄好了就找你。”

照临撸了一把祁可的脑袋,她披头散发,再被湖面上的小风一吹,长发乱飞。

“新土地?”祁可茫然回望岸上,“开花了还有新土地?”

“开花了当然有新土地,时间久了,千荷境每一次吐出新土地的两次稳定机会就是长新的花苞和开花,不会再有你做点善事积点功德就吐一小块地的美事了,这些零碎的功德都会攒着用来长花苞和开花。”

“哦。”祁可低头看看身上睡衣,好几处地方被她攥得成咸菜了,“那我回去收拾一下。”

祁可是灵境之主,在这范围里,她可以随意移动,因此她一动念人就从花瓣上消失,回到了别墅楼上的卧房里。

十五分钟梳头刷牙洗脸洗脚换衣服,祁可冲下楼,从饭桌上拿了两块热乎乎的三明治,一边吃一边往外走,去查看她的新土地。

副手们都聚在荷花前,但新土地出现的时间祁可正在修炼,副管家带着副手们自发地做好了探查,更新好了地图,目前整体土地面积已经相当于三个半的天津,地形地貌也有了变化,多了丘陵森林和新的河流湖泊。

也就是说,千荷境在开花后,给出的新土地有一万多至两万平方公里,这么大面积的土地上,当然少不了装遗产的大箱子。

对祁可切身相关的就是她又多了上万副手和各种各样的功能性机器人,设定好程序就可以自己动,一个副手能管好多台,有很多工作就不必他们亲历亲为,比之前更有效率。

正好这第一朵荷花连接的是个能上网的文明星球,这么多可以按需调用的副手是她闯荡新世界的底气,打仗都够用了。

吃完两块三明治,祁可也巡视完了新土地,实在是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咻地一下,闪现在了湖中心的荷花上。

花瓣上和水面上,照临和副手们,好像在搞宗教仪式似的,一个搭一个的肩膀,绕着那唯一的荷花从水面到花瓣上盘成了一坨大蚊香,终点就是一只手伸在位面壁外的照临。

祁可没敢乱吭声,她抱膝坐下耐心等着,她知道这种破解费时费力,就跟穷举法破密码一样,从另一个位面而来的机械智能生命人形主脑要加入完全陌生的电子网络中,就看哪里有漏洞可钻。

照临脸上生动的表情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无机质的冰冷面孔,身边的副手们也都一样,他们形象各异,但此时的表情都像没开机,可见是运算量太大,节省一切不必要的资源用在运算上。

祁可等累了,还跑回别墅拿了零食过来边吃边等。

就在她低头打开一盒牛肉干时,感到有只手落在她脑袋上,轻轻地拍了拍。

祁可猛地抬头。

还没看清照临的脸,先看见那只手在自己面前竖了个大拇指。

顾不上手里满满一盒的牛肉干,祁可一跃而起。

“能连上网了?!”

照临此时已恢复了原本的人类表情,冰冷的无机质感荡然无存,看着又像个活生生的真人。

“怎么连上的?”

“病毒,用无数个病毒去试,有一个混进去了就是成功,病毒反馈回编程语言,我们掌握了语言就掌握了整个网络。”

“……整个?”祁可不知是不是被牛肉干噎了一下,“我看你们运算了这么久,除了放病毒,还有获取整个网络?”

“当然,我们这次是真身过去,在一个法制秩序健全的国家,凭空出现的人,叫什么?”

“偷渡?黑户?户籍?卧槽!”

祁可发出一声更响亮的抽气声,这是真的倒吸凉气呛着了,然后也就想明白了为什么要掌握整个网络。

“我们要往网络中插假户籍?”

“确切地说是进入政府户籍库插入假户籍,获得一个系统生成的公民身份证号,这当中还要完成逻辑链,从小到大有完整的人生轨迹,牵扯到很多个政府部门,包括银行。”

“现代社会要编这么一套无漏洞的假身份……能行吗?”

“把‘吗’字去了,干这个,我是熟练工。”

“哦。”

祁可麻木了,当造假身份不成问题时,那不就是想浪就浪?怪不得前任境主满位面世界乱窜,这真是爽飞的体验。

“那我要做什么呢?我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吗?除了维持这个位面开口?”

“当然有,你有个很重的任务,必须尽快完成。”

“啥任务?”祁可下意识地立正站好,一副再困难的任务都要迎难而上的气势。

就在这时,耳饰里传来有新消息的提示音,她好奇地投射出光屏,看到了前一秒照临发来的东西。

一堆附件,全都是书,文字像天书,但从封面上看,应该是从幼儿园到大学的东西,应有尽有。

“这些是……”祁可瞪圆了眼睛,“……教材?!”

“新位面,新世界,真身过去,你不把语言和文字学好,总不能去了当哑巴吧?”

“噫……”祁可感到了头疼,“有对照字典吗?”

“你从幼儿园教材学起,都是有声读物,跟着念,先学说话,几时你开始读小学课本了几时给你字典。”

“那,学到什么时候才算过关?”

“幼儿园毕业水平就行。”

“你不怕我到时候说话一股子幼儿园小朋友的口气?”

照临和蔼地拍拍她的头。

“都是这么过来的。”

“就没有翻译器,或者什么药,一喝就能学会一门新语言吗?”

“别想了,这是一个统一的星系国家,全国人民讲通用语,没有外语,没有翻译器,你要不要好好学?”

“星系国家?太空旅行?战舰机甲?我学!”祁可麻利地收拾起铺开的零食,“我这就去学!”

照临眼疾手快拉住她的衣领子。

“先把位面壁扩大点,我过去实地走走。”

“好!”祁可赶紧将花蕊上方的出入口扩大到可供一人通行的大小,“我先去学习了,你随意!”

祁可咻地一下,消失在了原地,显然是回别墅苦读去了,照临随手点了十名副手相随,她带头跨过了位面壁。

新世界,你好。

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原本的新书被驳回,虫子需要重新修炼。

完结章送上,本书正式结束,感谢大家的长久支持。

等虫子重新孵化新书,一定再来告知大家。

以上,感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空间农女种田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空间农女种田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99章 新年大惊喜(完结章)

100%
目录
共19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