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梦碎石南大 话十六 身临其境

第二卷梦碎石南大 话十六 身临其境

这间羁押室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只有一扇铁门,一扇铁窗和一个铁床,但其中的气氛却让人有些莫名的躁动。

张子尘揣着兜慢慢抬头打量着自己周身的一切,那双丹凤眼几乎快眯成了一条线。

“到底是哪里呢。。。”

人有时候莫名其妙地就会进入了一个圈子中,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莫名其妙地牵住了鼻子,人的思维和逻辑最怕的就是这样,一旦被什么牵制住了以后,你再想有点独立性的思考,就很难了。

张子尘对于这点早就心知肚明,当发现自己的思维和逻辑有点想打结的意思后,就立马转移了注意力。

之前张子尘要求的毒检、尸检报告,娄阳已经命人整理好放在了铁床上。张子尘抬手揉了揉鼻梁,走过去拿起那沓厚厚的资料,开始慢慢翻了起来。

“如果我是你,我会想什么,说什么,做什么呢。。。”

穿着羁押服的张子尘立马进入了一种状态,好像此刻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了,而是那个因为杀人,被关在这里的宋成河。时间滴答滴答地过着每分每秒,张子尘依旧在凝神静气地慢慢翻阅着每页的资料。

“越战退伍老兵。。。”

还在寻找线索的张子尘,目光突然被资料上的内容卡得一顿,如果是这样的话。。。

唰唰唰。。。张子尘又将资料前面的案发现场照片翻了出来,眯着眼睛认真地一遍又一遍比对了起来。

铛铛。

铁门上的两下响声将张子尘从逻辑的世界里拉回到了现实。

“娄队交代,这是你要求的,当天宋成河吃的午饭”

门口看守的小赵走到了铁床边,将手里端着的餐盘递给了张子尘。

“哦好,谢谢”

小赵看着缓缓端起餐盘的张子尘,心中那浓浓的好奇和疑惑顿时更加浓郁了。

“我脸上有东西吗?”张子尘意识到了小赵在看自己,不由得一声自嘲。

“额。。。没有”这回换成是小赵有点尴尬了。

“帅哥,不用对我那么好奇,我就是一街边的小混混”再次被戳中心事的小赵被张子尘弄了个大红脸。

“哦对了帅哥,你还记得宋成河在最后的时候,都说过什么吗?”

“说过什么?你指的是在他那最后一顿午饭的时候吗?”小赵听张子尘这么一问,神色不由得一怔。

“嗯,那会是你负责看守的吧”

“是倒是,不过他最后说的那几句话就基本是调侃。因为自从他被关进羁押所以后,表现和别人截然不同,别人进来以后都是低落无助的,只有他是每天吃得多穿得暖,有事没事的还哼两曲儿,拿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在这里住着挺好,不用担心仇家来寻仇”

虽然当时没看到房间里面的具体情况,但是小赵清晰地记着宋成河最后和自己的对话。

“那他的神态和表情,你留意过没有?”

“当时我送饭的时候是在门外,宋成河的神态和表情我还真没留意过”

听张子尘问到这,小赵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因为当时自己根本想不到会出那么大的事,所以对当时的气氛也没有仔细留意过。

“唔。。。”

张子尘没有再接小赵的话,而是端起了餐盘,打量着其中的菜和干粮,那不过只是普普通通的白菜土豆炖了一点点肉的大锅菜加上两个馒头而已。

“哦对了!我记得之前给宋成河送饭,我总能和他聊上几句,不过在最后一次送饭的时候,之前我还觉得他状态好好的,可当他接过餐盘后,就没有再说话了。当时我有点纳闷,不过也不太确认,可现在想起来,好像宋成河在取了午饭之后,整个人的状态发生了点什么变化吧”

现在想起来确实有些不太对劲,小赵皱着眉头又脑补了两遍当时的情景,还是不太确定地说道。

这回真是应了那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本来还在打量着餐盘的张子尘,那双丹凤眼中,瞬间泄露出了些许锋芒。

“谢啦帅哥!”

“不用客气,娄队交代过了,有什么要求,直接喊我就行了”小赵说完便扭身出去,带上了铁门。

空旷的羁押室里,又剩下了张子尘一个人坐在冰冷的铁床上,手里拿着筷子,在慢慢吃着餐盘里的饭菜。当吃饭餐盘里那最后一点饭菜的时候,张子尘的嘴角不由得一阵上扬。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聪明!不过。。。”

啪的一声,是餐盘撞击铁床的声音,张子尘猛然起身,拍了拍羁押服上的灰尘,开始四周打量起这让人感觉有些躁动的羁押室。

“原来是这样。。。”

“怎么样大侦探?我听娄队说你在这找灵感呢?怎么还弄全套的,穿上衣服了都”

刚听说了张子尘这边的情况,程泽就立马一脸好奇地晃了过来。

“哈哈,不感同身受又怎么能窥得别人的处境呢”

张子尘就直直地站在羁押室的中央,连头也没回,只是冲身后摆了摆手。

“真是不知道娄队是怎么想的,把你直接弄里面了,也太不符合规定了。。。”

“帅哥,帮我个忙呗”

程泽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张子尘抬手打断了,虽然程泽也不恼,但一听怎么着,又帮忙。。。背后的鸡皮疙瘩就一小阵地翻了起来,层出不穷的不妙预感立马涌上心头。

“干嘛你又。。。”

“能帮我买点肉吗?”

话说到这,张子尘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程泽,眯着眼咧着嘴,露出的小白牙显得那么惨白。

“肉。。。什么肉”

那边的碎尸案实在是忙得焦头烂额,本来程泽是一脸好奇地想过来看看热闹,可谁知道。。。一听张子尘这话,程泽的脑袋瞬间就大了。

“随便啊,牛肉,羊肉,猪肉,鸡肉,鸭肉,哦对了,要是能买到的话,狗肉也可以来一点”

葫芦里卖的药当然是最神秘的药,张子尘依旧在呲眯呲眯地笑着看着程泽。

“你有病啊!以为我闲得慌是吧,那边的案子忙的脚后跟打后脑勺了,你让我出去买肉?还什么种类,全乎的是吧!”

“帮我个忙,我让你知道宋成河是怎么死的”

看着处在暴走边缘的程泽,张子尘正了正神情,这才缓缓转过身来。

“废话,中毒死的,谁不知道!”

程泽自己的话音刚落,一脸的怒火瞬间消失地一干二净,难道对方已经?

“你。。。你说什么。。。”

张子尘依旧没有说话,撇撇嘴,冲着羁押室里甩了甩头,一双丹凤眼中瞬间锋芒尽显!

要说程泽第一和张子尘打交道的话,他这满嘴跑火车的本事程泽还可能不信。可偏偏自己还不止一次地见识过他那些有点骇人听闻的本事,所以程泽又递过去几个将信将疑的目光后,这才勉强地点了点头。

“不过帅哥。。。你还得帮我个忙”

一看程泽扭身就要走,张子尘立马又出言叫住了对方,在示意程泽凑到铁门跟前的时候,张子尘侧头和程泽说了几句悄悄话。

“这。。。不符合规定。。。”

在听完张子尘的几句耳语后,程泽满脸惊讶,甚至说话也打起了磕巴。

“我说泽泽,你怎么就没这点胆了,不知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啊,真是的,光想着收获,不想着付出那还行?”张子尘一脸坏笑地拍打着程泽的肩膀。

“。。。”

程泽来得快,去得也快,小赵只感觉他来了没待了一两分钟就扭头急冲冲地走了。本来小赵还挺纳闷地想去羁押房门前看看张子尘吧,可刚走了没两步,就听见了张子尘的呼唤。

“帅哥。。。帅哥帅哥帅哥。。。”

“怎么了?刚才有什么事吗?”小赵一头雾水地探头往羁押房门口走去。

“没事,我想问下,这三个摄像头是什么时候安装的?”

张子尘一边说着,一边依次指了下安插在这间羁押房里面和外面的三处摄像头。

“哦,这三个摄像头是刚扯的线,就在宋成河出事以后”

“谁说要安的?”

“没。。。没谁说啊,这都是基本动作啊,在局里出事了,而且还是死亡的这种案件,不用技术科那边要求,我们也会安上保证现场的”小赵如实答道。

“这样啊,我刚才从大厅走过来的时候观察了观察,除了办公、办案、审房、羁押所区域进出大门,其余地方是很少安装摄像头的吧”

“额。。。是这样没错。。。”

说实话小赵听到张子尘这么一问,出于警察的嗅觉来说,本能上有点怀疑。这人就这么走了一遍,就能把局里摄像头的安装情况摸了个大概,这可算个事儿啊。。。不过,看样子娄队对他还是挺信任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好,我知道了,麻烦你把娄队叫来吧,技术科也叫来一个人,让他带着验毒工具,还有食堂的大师傅和负责接收供给的人员。告诉娄队,这案子的大概我知道的差不多了,如果能带个做笔录的就再带过来个做笔录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尘案集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尘案集目录 尘案集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卷梦碎石南大 话十六 身临其境

1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