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十章

江云宸说的话,让沐念初彻底地失望透顶。

两人最后也是不欢而散,但是沐念初知道江云宸贪婪的性子,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但她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当看见慕尧煊的那一刻起,她心就已经跟着飞了回来。

茶楼的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慕尧煊到底看到了多少,但是看他那一脸的寒气,沐念初可以确定,他绝对是误会了。

回到慕家,整个房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前院的一名佣人正在修剪园子里的长青藤。

沐念初脚步匆匆地往楼上走,正巧碰见了管家刘艳。

“刘嫂,尧煊回来了吗?”

刘嫂一脸懒得搭理她的表情,却还是冷冷地说了一句:“大少爷刚出去了。”

沐念初心里也很清楚,别墅里的这些人都不待见她,甚至说还有些厌恶,毕竟那条新闻可是人尽皆知,她现在在这些人眼里,大概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私生活不堪的女人了吧。

沐念初苦笑一声,看着刘艳挺直腰板,从她眼前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慕尧煊的书房门是开着的,房间内还有淡淡的烟草味,厚重的窗帘没有拉开,偌大的屋子显得有些昏暗、沉闷。

沐念初轻叹一声,走过去将窗帘拉开,明亮的光线透了进来,北欧的设计格调,低调中透着奢华,色调偏冷,有种冷冽的气息,也符合慕尧煊的气质。

书桌上,散乱着文件夹以及凌乱的烟头,沐念初挽起袖子,将文件逐一归置好,烟头扔进垃圾桶,最后又下楼将垃圾倒掉。

一直等到了凌晨,慕尧煊依旧没有回来,最后沐念初实在撑不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便听到一阵嘈杂的响声,从门外传来。

时不时还伴随着一声怒吼,以及佣人们带着哭腔的求饶声。

沐念初爬了起来,她昨晚很自觉地睡在客卧,至于晚上慕尧煊有没有回来,她并不知道,揉了揉凌乱的长发,沐念初推开门走了出来。

大清早的也不知道在吵什么,沐念初心里想着,睡眼惺忪,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推开门的瞬间,变听见慕尧煊的书房内传出一声怒吼,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让人颤栗的怒气:“去把那该死的女人给我叫来!”

几个佣人正战战兢兢地守在门口,一听之下,立马往客卧走去,正好见着沐念初推门出来。

“大少奶奶,少爷有请。”刘艳斜了她一眼,眼里有着厌恶和埋怨。

也不知道沐念初昨天搞什么,居然跑到了书房不知道干了什么,一大早的连累她们这些佣人,被慕大少给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沐念初整个人都懵了,错愕地瞪圆了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愣愣地进了书房,随即书房门砰一声在身后摔上了,沐念初的心也跟着狠狠地一跳。

“沐念初你好样的!”

慕尧煊看来是非常生气,即使是如此随意地坐着,浑身不怒自威的气势,还有从他身上传来的源源不断的压迫感,也如同乌云滚滚暴风雨来临之际的天空一般,让沐念初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被笼罩在低气压之下,一不小心就会被绞成碎片。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沐念初并不清楚事情今天这事的原委,还以为是昨天的事情,才让慕尧煊大动肝火。

“我的书房也是你随便就能进来的,身为沐家千金,你连这点教养都没有?”慕尧煊连眼都没抬,说出的话却毫不留情。

“可是……我只是看你桌子上比较乱,就收拾了一下。”沐念初嗫嚅着,双手十指交握,“是哪里做的不对吗?”

“沐念初,你别以为进了慕家的门,就真的是慕家大少奶奶了。”慕尧煊冷冷地看着她,目光穿过昏暗的书房,犹如一把明亮锋利的刀片,残忍地划开了沐念初的心脏。

“你只是一个交换的筹码而已,说白了,不过是一个玩物,一个能够勉强支撑沐氏集团不倒的玩物罢了!”

“你以为我还真的看上你了,你以为我是个残废,所以才会非你不可?沐念初,你可真是把自己当回事!”

慕尧煊的一字一句,都重击在沐念初的心脏上,砸的她整个人都懵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沐念初紧咬着唇,十指的指尖掐进肉里,疼痛遍布全身,可是她已然感觉不到了,好像已经麻木了,只觉得耳边有什么聒噪的声音,吵得她不得安生。

“不,别说了,我不要听。”沐念初后退两步,靠在门上,大口喘气,两手捂住耳朵,大脑里边嗡嗡声不断,怎么也驱逐不出去。

“怎么,这就不想听了,沐念初你是真把我当傻子呢,还是觉得我就是傻子,刚给的卡你转身就迫不及待交给你的情人,你们还真是郎情妾意的很啊。你到底把我当成的什么?一个随时随地可以戴绿帽子的残废吗!”

看着沐念初死死咬着唇,脸色苍白一片,慕尧煊只觉得自己被这女人骗的好狠,从一开始她或许就把自己当傻子一样,玩的团团转。

昨天在茶楼看见两人拉拉扯扯,慕尧煊心里生出滔天怒火,但他却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慕尧煊不是情绪冲动的人,可是一想到在游轮和小岛上,沐念初极力讨好他,照顾他,甚至不经意间说出的那些话,他就控制不住自己,难道这一切都是她精心布下的局?这一切都是骗局吗?

所以昨天的那一幕,在他眼里是那么刺眼,他就像是失去了理智,只想狠狠地毁掉这个女人,撕开她脸上的面具,做出那么一副感情深厚的样子给谁看。

但凡慕尧煊有一丝以往的沉稳和理智,也不会说出这种话。

一个好不容易信任的人,却在背后狠狠地给你捅了一刀,这种感觉他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不,尧煊,你听我说,你误会了,我和江云宸没有任何关系,都是……”

“敢做不敢认了?”慕尧煊打断了她的话,面若寒霜,眉眼里尽是狠厉。

沐念初从来没见过慕尧煊这种样子,莫名觉得有些骇人,即使在最初认识的时候,慕尧煊也从未对她露出这种表情,憎恶、鄙夷,神色冷漠的仿佛在看垃圾一样。

她抿着唇没再说话,心缓缓地沉了下去,现在她就算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了,只会让事情往糟糕的方向发展下去。

那不如两人都冷静冷静。

空气中是让人窒息般的沉默,慕尧煊背对着窗户,冰冷的气息,让她如至冰窖,沐念初知道他对自己已经深恶痛绝。

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沐念初转身拉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慕尧煊背对着窗口坐了很久,左手边的烟灰缸都已经满了,书房内俱是呛鼻的烟味,那双精明锐利的双眸中却满是疲惫之色。

脑海中还映着刚才那一幕,女人抿着唇,微红的眼眶中隐隐有泪光闪烁,却倔强地仰着脸,不肯服输。

沐念初不知道的是,她哪怕服个软,撒个娇,道个歉,或许慕尧煊也不至于如此生气,但她选择了沉默。

明明在乎彼此,却选择了这种互相伤害的方式,两人之间的感情就像是美好的泡沫,一触即破。

之后的好几天,沐念初在家里都仿佛是透明人一般的存在,慕尧煊更是懒得看她一眼,只当她不存在。

从那以后沐念初的活动范围就更少了,大多时候待在客卧看书,要不就是去后院散散心,慕尧煊的书房她再没有进去过一次,免得又惹人白眼。

“刘嫂,最近那女人在干什么?”慕尧煊拿着报纸,边吃早餐,随意地问了一句。

“大少奶奶,这几天大多时间在房子里看书,偶尔去后花园散散步。”

“嗯。”

“那少爷,要不要叫大少奶奶下来吃早餐?”刘艳察言观色,试探地问了一句。

“不用了。”

看着慕尧煊出了门,刘艳有些鄙夷地看了一眼二楼客卧的方向,真是没点教养,这都八点了还蒙头大睡,还沐氏千金呢,少爷娶了她回来,简直就是最错误的决定。

听到楼下的响动,沐念初躲在窗户后,看了一眼大门的方向,没多久慕尧煊的那辆劳斯莱斯就开了出去,她这才打开门下了楼。

这些天她也不是故意躲着慕尧煊,只是当时慕尧煊说的话真的伤到了她的心,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看见那张脸。

下了楼,佣人正在收拾餐桌。

沐念初坐在餐桌边,伸手去拿盘子里的点心,突然横空伸出了一只手,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精致可口的点心,被佣人面无表情地端走。

“我还没吃早餐!”沐念初撇嘴抗议,真是过分,连点残羹剩饭都不给她留。

可是三四个佣人,擦桌子的擦桌子,扫地的扫地,愣是没一个人回答她。

过了会,刘嫂出来了,斜了她一眼,端来了一碗米粥,放在她面前,“大少奶奶,请慢用。”

沐念初有点恼火,瞪着面前的早餐,还是凉的,米粒和红豆黏糊糊的,团成一团,实在是难以下咽。

一阵轻盈悦耳的铃声响起,手机响了起来,沐念初将自己的视线从米粥上移开,从兜里摸出手机来。

“喂,瑶瑶!你这家伙没点良心,这么久都不联系我!”

“好啊,在哪里,我马上过来,等我啊。”

挂了电话,沐念初摸了摸咕噜一直在叫唤的肚子,拎着包出了门。

注:完整章节,在公众号回复数字:3737

公众号[ddxsw]添加说明:

01、打开微信,点击添加,选择公众号;

02、完整输入ddxs.w.五个字母;

03、点击搜索,即可关注。

【公众号名称是5个字母,没有任何汉字!】

请您理解作者辛勤劳动;作者离不开您的支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梦醒时人走茶凉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梦醒时人走茶凉目录 梦醒时人走茶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