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序章

“快走!不要管我了!”

耳边充斥着金属撞击声,视线在晃荡,呼啸的狂风摧残整个世界,男子随意的抹去嘴角的鲜血,喉咙滚动了一下,望着身后那弥漫天际的黑雾与眼前的几人,嘶哑而虚弱的声音听起来如此无力。

“杀!”

“当!”

浩瀚的钟鸣伴随着杀戮声突然从遥遥的天边传来,然后,万里之内的视野,突然在一闪间,从翠绿变成了掩盖天地的尘土,刚刚吹起来,就被翻腾的狂风惊恐的扯到远远的天边去了,风在空中发出低沉的呜鸣声,似乎在恐惧,气压低得令人胸口发闷。

“铮!”

“暗弦之月,你今日,必死无疑!”

滔天的黑雾遮天蔽日,将天地都染成了一种漆黑的颜色,黑压压的云层中,电闪雷鸣,偶有一道刺眼的蓝光掠过,就被下方奔腾的爆炸气浪给炸断了去。

黑雾扩散的边缘,八道色彩各异的人影突然从黑雾中飞窜而出,一道狞笑声响彻天地,其中蕴含的杀意令世界都黯然失色,八人中,稍稍落后的男子咳了一口血,身体一顿,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在即将没入黑雾中时,却被另外几人扯了过去。

八人衣衫破碎,裸露的身体布满伤痕,淡淡的光芒缭绕在伤口上,将一丝丝诡异的黑雾逼出,而每一缕黑雾被驱散,就有一缕绿色的能量,被其销毁。

“走啊!别理我了!”

突然,黑袍男子停下身形,一声咆哮化作激荡天地的音波,一把甩开几人,紧握右手上的紫黑色巨剑,浑身爆发出一股浓郁的黑色能量,凝聚在巨剑之上,手臂上,青筋暴跳,用尽全身力气,一剑劈向那如跗骨之蛆一般的黑雾。

黑雾轻轻波动了片刻,一把青色的长剑如同长蛇般从黑雾中爆射而出,准确无误的击打在剑尖上。

“锵!”

剑锋交接处,两股宛如开天辟地的能量洪流划破天穹,生生的在空间中撕裂开一道巨大的淡黄色的口子,大地上,深不见底的沟壑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整片大地都下陷了几百丈,大地一寸寸的碎裂开。

黑袍男子如遭重击,骨骼传来一阵濒临破碎的炸响声,脸色一白,吐出一大口淡金色鲜血,身形如同一支箭矢般射向后方,而反观那团黑雾,却是再加速了几分,穷追不舍。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在黑色人影飞出的一瞬间,黑雾中突然传来一道大笑声,滚滚的黑雾突然消散了去,从中飞出上万道身影,浑身的杀气纠缠在一起,令得天地的温度骤降至冰点,不待那声音再发号施令,上万道各色的能量洪流划破动荡的天地,以一种极其骇人的声势追向前面逃窜的那八个人,连天地都在这片洪流下黯然失色。

“该死!”男子刚被身旁的褐色中年人接住,正欲再一次冲出去,却被后者一把抓住,后者朝他笑了笑,道:“别杠了,还有剩余的力气,就留着跑路吧,剩下的,交给我……”

说完,不等男子反应过来,中年人就将其丢给了后方的一道金色倩影,那人大笑一声,抹掉额头上划开的鲜血,一挥手,一股强悍的劲力将身后的七人远远推开,而后体内的能量顿时暴动了起来。

“走吧,老家伙们,离别的话,老子可说不出来啊,若还有来世……”

突然,中年人狂笑了起来,披肩的褐色长发突然变得雪白,面容也瞬间苍老了许多,无数碧绿的能量从体内涌现,凝聚在手掌上,然后猛地在虚空一握,随着这一握,面前突然张开了一个伫立于天地之间的巨大能量屏障。

“轰!”

屏障刚形成,万道能量洪流就狠狠的撞了上去,两者相接触释放出无匹的能量,屏障急速泛起涟漪,然后,几条漆黑的裂缝从边界猛的蔓延向中心。

“咔擦!”

一道不堪重负的沉闷响声突然回荡起来,然后,整个屏障,终于是在下一刻土崩瓦解,像是玻璃一样破碎开,化成了一片片淡绿色的碎片,飘荡在整个天空中,消退成一道生气,消散了去。

“老家伙们!来生再见啊!哈哈!”

屏障破碎的一瞬间,还不待冲破的能量洪流轰击在那道褐色人影上,后者突然仰天大笑了几声,几道璀璨的光柱从他身上爆射出,天地间的能量呈旋涡状被疯狂的牵引了过去,将后者渲染成一颗褐色的恒星,然后……

“轰!”

一道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带着毁天灭地的能量冲击横扫天地,足有千万里宽大的能量风暴席卷天下,如同一根狂暴的龙卷风交接着天空与大地,将目力所及的一切都摧毁殆尽,天空上,双星在此刻突然黯淡无光,似乎一瞬间将场景转换到了黑夜。

“山老怪……”望着远处那如同神迹般的景象,黑衣男子低声喃喃道,漆黑的双眸稍微泛红,一滴滴鲜血从捏得生痛的掌心与下巴滴落下。

“你们,都得死!想寻求他们的庇护,我可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就在七人有些伤感时,前方的空间,一道高大的红色人影突然浮现,咧嘴对着急速停下的七人笑了一声,然后大手一挥,道:“杀!”

猛的回过头,黑衣男子望着身后将近毫发无损的那群人,心中不由得升起许些绝望,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对着围成一个圈的其他六人说道:“你们走啊,本来这件事情就与你们无关,现在离开,他们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

“不好意思,我们喜欢多管闲事。”知道他性子的六人头也不回,异口同声道。

“…………”

“这里还有小半天路程,想必是赶不及的了,你们又何苦留下来送死……”黑衣男子忍不住皱眉,道。

“都生无可恋了,哪还管怎么个死法,横竖都是死,死在这群人手中,也能溅他们一身血。”六人一句话直接甩在黑衣男子脸上,堵的他半天说不出话。

“而且……老山都去了,多少也让我们,祭奠一下他吧……”

“冥顽不灵,既然如此,就跟那家伙一样,一起下地狱吧!”那红色人影抚了抚头发,视线直直的锁定着那黑衣人影,眼眸掠过一丝寒芒,大手一挥:“杀了他们!”

“是!”

闻言,那群悬浮天边的人顿时分散开,呈包围状,带着手中惊天的能量波动,以猛虎下山的姿势,直接冲向中心处被包围的黑衣男子七人!

七人相视一笑,有无奈,有不甘,不过最后都化为了一声咆哮。

“让我们!战个痛快!”

………………

“负隅顽抗……”尘埃落定,红衣青年微微一笑,望着下方一个黑色的圆球,嘴角拉起一道嘲讽的弧度,手掌轻轻挥动:“代代而过,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时代,无尽无尽的轮回,终究也只是埋葬你的坟墓罢了。”袖袍一挥,将飘荡在空中的尘土压下,露出一个下陷了数千米的巨大地坑。

“你老了,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你的落幕演出真的可以落幕了。”

黑色的圆球轻轻颤抖了一下,抖掉了几根黑色的的羽毛,翅膀如屏风般在黑袍男子身后缓缓收拢,男子单膝跪在地上,怀中紧紧的抱着那把紫黑色的巨剑,微微抬起头,被鲜血染轰的右眼从大坑周围划过,在六个人影上停顿了一下,感知中已然没有了他们的生命气息,心中忍不住一跳,抓住巨剑的手愈发用力,然后将目光对上从天上射下来的视线,咧嘴一笑。

周遭的天空,突然变得阴云密布,一条条银色的巨龙胡乱穿梭着,将云海下方的世界,照亮的宛如极昼,凶猛的风暴突然从远处刮来,让众人的耳边都响彻起呜呜的风声,像是百鬼哀鸣一般。

这般天气变化,只令得那红衣青年的视线顿了一下,然后再次看向下方那人,身边聚集着仅存的百来个黑衣人,皆是虎视眈眈的望着下方。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我的结局早已注定,葬送了一个又一个的时代,看着半个时代的大世凋零又绽放,终究,一切都只是尘土,尘终究为尘,土依然是土,但是,我看到了,无尽的轮回后,是一场葬礼,漆黑的夜鸦盘旋天际,尘埃沾染了死亡的气息,那是……属于你们的葬礼!”黑袍男子咳出一口鲜血,嗤笑一声,虽然面临绝境,他的眸子却依然是淡淡的,没有什么波澜,望向青年,舔了舔染血的嘴唇,邪魅的笑道。

“动手,别废话了……”红衣青年心中有点不安,这感觉让他有些吃惊,抖了抖眼皮,一挥手,身旁的一百多号人也是大吼一声,四面八方的对着黑衣男子冲了下去,弥漫天际的能量让整片空间动荡起来。

“想我们死……”黑袍男子狞笑一声,手掌用力,猛的将怀中的巨剑拔出剑鞘,顿时,一道红芒爆射天际,恐怖的风压从中炸开,以远远超过光的速度,直接波及到了方圆数百万里外的地方,风压所过之处,连大地与虚空都被撕裂开,整片世界在剧烈的震荡,血红色的剑芒映照下的世界,似乎在悄然瓦解。

而首当其冲的那群人,直接被那股风压狠狠的轰上,在天上炸开一团团血雾,那个红衣青年也却吐了一大口血后,远远的飞了出去,并没有化成血雾。

“汝等!也得给我们陪葬!”黑袍男子咆哮一声,鲜血淋漓的额头上,一道红黑色的印记顿时爆裂开,无匹的能量自身体中暴涌出,然后尽数涌进那紫黑色巨剑中,那道红色光芒在顷刻转变为一种深邃的漆黑色,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波动也从中猛的喷发出!

“不好!快退!”在见到黑衣男子额头上那印记爆裂开的一瞬间,一股万念俱灰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红衣青年连忙抹去嘴角的鲜血,大吼一声,身形率先向远处飞速退开,其后的人都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展动身形跟上。

“一个也别想跑!”冲天的能量光柱收敛回剑身,黑袍男子仰天咆哮一声,那长及脚跟的黑色长发骤然变得雪白,手臂高举过顶,将巨剑狠狠的插进了大地上!

“开天辟地!”

奇异的黑色光芒突然从剑扎在地面上的那个地方延伸开,飞速的在大地上扩散出数百万道光线,飞速的超过逃跑的红衣青年等人,在大地上勾画出一个笼罩了方圆千亿里的符文法阵,漆黑与猩红两色交融,摄人心魄,即便是从高空上观看,也能清晰的看出其中的纹路!

“轰!”

而后,一道与法阵大小相同的巨大红黑色能量光柱,带着浩劫般的能量,从天际上爆射下,狠狠的轰击在下方大地,周围的空间完全爆裂开,露出淡黄色壁垒,紊乱的波动从中传出,整个众神界都似乎颤抖了起来。

“这该死的老疯子!”感受到周围暴动的能量,一股死亡的气息突然涌上心头,也是知道此次是逃不掉了,红衣青年顿时双眼血红,浑身的能量暴涌出,在体外凝聚成一个血红色的能量球,然后用力一推,能量球疯狂旋转,对着黑袍男子呼啸着冲了过去,居然想将他一起拖下水,然而,那颗能量球,却是瞬间被消灭了去,红衣青年,也只能目呲欲裂,看着身体在能量中飞速消融。

“千世劫,万重难,永恒轮回!白驹过隙!不死魂,不灭神,沧海桑田!南柯一梦!待我魂归故里,君临天下,世界都要拜倒在我的脚下!”

“我要让整个世界,为我癫狂!!!”

红黑色的能量光柱中,黑袍男子仰天狂笑,状若疯魔,身体在能量中急速的消融,灵魂开始崩溃,一声叠一声的咆哮,似乎要烙印在虚空中。

“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幻世彼岸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幻世彼岸 幻世彼岸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序章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