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新的开始

第五十二章新的开始

对于度阴九的这种反应,我们大家都是眉头一拧,不过依旧是默默的朝着度阴九那走了过去。

这要回去估摸着路上还得好几天的时间,薛玲珑的腿受了伤,想要留在附近的医院治疗腿伤。

只不过,这样看似十分合理的要求却被度阴九一口回绝了,度阴九发动了车子,我们依旧如同“牲口”一样在车的后槽里坐着,这里已经放了几瓶水,以及一些馒头大饼之类的食物。

不过,大家现在反而是没有了胃口,都默默的坐着,任由身体随着车来回的颠簸。

来的时候,我们大家可是连站都快没法站了,如今回去车空了,心里也变得阴雾缭绕,这就是青门的“入门”礼么?

一条条鲜红年轻的生命,就全部都被掩埋在了沙漠,和那冰冷的小岛上了。

我回过头朝着那平静的海面最后看了一眼,突然觉得累极了,靠在白流年的臂膀上缓缓睡去。

模模糊糊醒来好几次,看到大家都在安静的睡着,我便又闭上了眼眸。

只是,一直都睡不安稳了,原本那劫后余生的喜悦,在看到度阴九那冷漠的面庞时,我的心头就好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他那阴冷的眼神,就好像是在告诉我们,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

“别怕,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在你的身边。”

如今,白流年只要看我的眼神就知道,我的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我抬起头望着他,要说这一次的比赛,白流年可谓是出生入死,他才是最后的优胜者。

车子在路上开了多少天我不知道,我们大家就是机械的醒过来吃东西喝水,然后下车解手,每一天都是重复的。

翻过山,越过那些崎岖陡峭的路,终于远远的看到了高楼大厦,我知道,我们终于要到市里了。

这一路上,我经常悄悄的看向无名。

他很照顾薛玲珑,薛玲珑因为之前挟持蒙天逸的事儿,被我们大家隔离到小角落里,无名就一直陪在薛玲珑的身旁,我没有机会跟他说上一句话。

最后,车子一路开到之前我们集合的木屋前头停下来,这路上用的时间估摸着就快一个星期了,我有种昏昏沉沉的感觉。

白流年跃下车,伸手将我从车上抱了下来,大家也都挨个下车。

度阴九已经立在了那木屋的前头,依旧是冷着一张脸,看着我们大家。

看着他那阴冷的表情,我还以为他会宣布什么不好的消息,但是,没有想到,他开口就说了一句:“我宣布,大家通过选拔赛,晋级宗人,给你们一周的养伤时间,一周后,我们会通知你们入青门“敬茶”。”

“敬茶?”就是胖子所说的,可以跟青门的前辈见面?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大家就解散吧。”度阴九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可以走了。

“度阴主,吴老的遗体在岛上,你们?”我是希望,青门可以派人去给吴老收尸。

而这度阴九不等我把话说完,直接就抬起了手:“这事,青门内部会处理,你们回去吧。”

度阴九说着,就转身准备上车。

“无名,快走。”薛玲珑趴在无名的背上,这一路的颠簸,我们身上的药和纱布都用尽了,她的腿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在我们看来,一周之内肯定是好不了的。

无名回过头,看了我们几个一眼,就准备背着薛玲珑离开。

“无名!”我大声叫道。

无名回过头,看向了我。

我疾步朝着他走了过去,将口袋里头一直藏到现在的铃铛递给了无名。

无名看到铃铛愣了一下,然后,蹙眉看着我,那眼神既熟悉又陌生,忧郁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倔强。

“这个还给你。”我望着他说道。

他听了之后,眼中的神色立刻暗淡了下来:“这不是我的。”

说完,他就背着薛玲珑转身离开了,远处,已经有车在等着他们。

我看着他们上了车,那轿车朝着前方驶去,无名悄悄的降下车窗,看向了我,是他吧?我将手中的铃铛握的更紧了。

白流年见我落寞的站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就默默的站在了我的身后,一只宽大的手按在了我的肩头。

“嘟嘟嘟。”

又一辆车驶到了这空地上,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刘叔的车。

果然,刘叔从车上下来了,不过看到蒙天逸之后不是喜悦,反而是一脸心疼的表情。

蒙天逸现在确实是有些狼狈,衣服裤子都是破破烂烂的,脸上脏兮兮的,原本来的时候是光头,如今已经长出了好多的头发,一路上度阴九也没有给我们洗漱的机会,所以整个人看起来都是狼狈不堪。

“蒙少,走,回家吧,陆爷已经在等着你了。”刘叔走到蒙天逸的面前,勉强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蒙天逸则是撇了一眼阿奴,对刘叔说道:“正好,我有事要问问舅舅。”

刘叔看了一眼阿奴,阿奴立刻微微低头,一副仆人的姿态。

刘叔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缘由,立马笑了笑,对一脸怒意的蒙天逸说道:“那走吧蒙少,陆爷这些日子可一直都盼着你回来呢,今天早上接到消息,这不,立刻就派我来接蒙少你了。”

“师伯,小犀,冰块脸,那我就先回去了。”蒙天逸看向了我们,我冲着蒙天逸点了点头,他跟就着是刘叔一起走了。

阿奴跟蒙天逸和刘叔他们一起上了车,师伯打了一个哈欠,看向了一旁呆立着的徐傲然。

她在这路上恢复的倒是不错,现在不用扶也能站着,只是气色太差,一副气血两亏的样子。

“这一路上多谢你们的照顾,我先走了。”徐傲然说罢冲着我们俯了俯身,也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我还有白流年和师伯就只能步行到外头的大路上,拦了车,赶往算卦一条街。

路上,那司机回头看了我们几个好几次,等红绿灯的时候,还悄悄的在后视镜里盯着我们几个。

也难怪他会这样,我们几个不但衣服脏兮兮的,白流年还光着上身,关键是身上还有好多的伤。

那司机犹豫了许久,开口问道:“三位是在路上被打劫了?还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事,你开你的车就是了。”师伯说着捋了捋他的胡子。

司机没有再问话,驾车带着我们回到了算卦一条街的路口,就停下了,我们都习惯了,现在是没有人敢把车开到这街里的。

“这小范儿,我们今天回来,他肯定是知道的,怎么也不知道来接一接。”师伯嘴上随口一说,就疾步朝着胖子的店门口走去。

这店门口虚掩着,我们还想进去给胖子一个惊喜,结果,师伯一推开门,倒是把我给惊着来了。

“姐姐?”我看着姐姐就坐在店里,和胖子说着话,胖子见我们来了,立刻就眉开眼笑的站了起来。

“小犀,你怎么?”姐姐看到我这灰头土脸的样子,有些惊着了。

我冲着她尴尬的笑了笑,赶忙岔开了话题:“姐,你不是要参加高考么?怎么跑这来了?”

“高考早就结束了,小犀,我被录取了!”姐姐拿出包里的通知书,递给了我,一脸抑制不住的喜悦。

我一看,还真是,上头写着是重点名校。

“怎么这么快就收到通知书了?”我拿着通知书,看了又看,心中不禁有些羡慕。

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踏入大学的门槛,也没有办法跟姐姐一样过普普通通的生活。

“小犀,你们去了两个多月,现在已经是九月份了,她们可不就是要开学了么?”胖子说完,就指了指楼上,让我们一个个的先去楼上洗漱,一会儿下来吃好吃的。

我放下姐姐的通知书,先上楼洗漱,这水流淌在地上都是浑浊的,取下裹在脸上的眼罩,和破烂的纱布,好好的先将脸颊冲洗了一翻,那种粘腻的感觉顿时褪去,换上干净衣服,就听到外头房间里传来了白流年的声音。

他已经洗漱好了,正等着我出去,给我换纱布。

我赶忙从浴室出来,他穿上了白色的T恤上衣,和淡色的裤子,清洗过的头发蓬松的垂在眼前,那股淡淡的薄荷气味儿,又回来了。

他帮我将湿发擦干,又帮我小心翼翼的裹上了纱布,这才满意的点头。

“走吧,你一定饿了吧,下楼吃饭。”他拉着我的就准备出房门。

“白流年,那钥匙在你的手上对么?”我望着他,开口问道。

白流年的手立刻就僵住了,回眸看向了我。

“你拿那钥匙,想干什么?”我追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我,那钥匙,我必须拿到手。”白流年望着我,一脸的严肃。

“难道,你也想找到真棺?”我望着他。

他迟疑了几秒,又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真棺里头,躺着的,想必就是真真正正的阎世子妃,白流年找她的棺椁做什么?

不等我再追问,姐姐就已经上来了,见我们在说话,冲着我和白流年笑了笑:“去吃饭吧,范大师做了好多菜。”

她说完,将自己的行李放在了我的房间里,今夜她打算跟我一起住,因为明天她要去大学报道,开始她新的人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通灵少女驭妖记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通灵少女驭妖记 通灵少女驭妖记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新的开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