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50章

当苻羽和狄雷吃饱喝足之后,已经到了晚上。刚走出聚福楼大门,狄雷就被他手底下的一个侍卫叫住了,那侍卫耳语了几句后,狄雷脸色沉重,思考了一番后对苻羽说:“啊奕,我有事先走了,你慢慢走回王府吧。”

苻羽应了一声,说道:“怀殇王府出事了?”

狄雷笑了笑,说:“哪能呢?这么多弟兄看着。”说完,他顿了顿,随后贴近苻羽的耳朵低声说道:“皇宫里出事了。”说完,他正了正身子,用回一开始的声调,说:“我赶时间,就先走了,具体的,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

“嗯。”

见苻羽应了,狄雷就快步跟着那个侍卫消失在人群中。

苻羽不紧不慢地走在回王府的路上,虽然到了傍晚,但是街道还是人来人往,特别是一些花柳之地,显示出了白天没有的热情。苻羽推脱了好几个上前来盛情“邀请”的女子,又眼尖地发现卖糖葫芦的人,于是买了一支糖葫芦,一边吃着一边四处看看。

这一路走来,苻羽脑海中把眼前的景象和心里齐国都城的景象重叠,不禁鼻头一酸,心里对羽国怨恨又多了几分。

咬下最后一颗糖葫芦,把签子随手一扔,没等嚼上几口,苻羽就感觉到身后有一个视线一直看着她。她左拐右拐,走了好几条街,那个视线没有消失。

她被跟踪了?

是谁?

苻羽故意朝一个没有人的巷子走过去,走到转角就赶紧停下,贴着墙,等着跟着她的人走上前。果不其然,没多久就有个男人朝转角走来。他刚转过头,就看到站在面前的苻羽。男人愣了一下,一脸惊讶地看着苻羽。

这个男人,苻羽还记得,是聚福楼的一个打杂的。他怎么会跟着自己?莫非是……隐藏市井的暗卫之一?

“跟着我做什么?”苻羽问道。

男人回过神,连忙后退几步,拘谨地说道:“我……我家主人请你……一聚。”

我家主人?聚福楼的老板?苻羽惊讶至极,她可不认为自己认识这什么聚福楼的神秘老板,或者说,应该是竹奕认识?不对,暗卫没有告诉她竹奕认识这样的人物。

总之,怎么猜都是猜不出来的,只能去会一会了。

于是苻羽对这个男人说道:“带我去吧。”

男人也不犹豫,说了一句“跟我来”之后就转身走去。苻羽跟着他,走出了巷子,又转过几条街,然而这并不是回聚福楼的路。苻羽不由地摸上了别在腰际配件的剑柄。

苻羽的断剑放在了暗卫那里,此时,她腰间别着的是竹奕的佩剑。做戏做全套,就算她再怎么不舍得自己的剑,她也要为了扮演竹奕而放下。

男人带着苻羽拐到了一座大院。大院外表很普通,没有过多的装饰。进到大院里,院子冷冷清清的,一点都不像有人住一样,可是这院子又装修别致,楼台亭阁,流水假山样样俱全。

男人把苻羽带到了坐落小河旁的亭子前,对着亭子里背对着他们而站的男人一拱手,说道:“主人,人带来了。”

亭中的男人身穿一件翠绿色的袍子,袖子边上绣着竹叶。三千秀发用一支白玉簪子别起,一阵微风吹来,不仅把青丝微微吹起,还把他腰间的香囊香带到了苻羽面前。

那是一股甜甜的香,甜得让人心醉。

但是,苻羽只感觉身体内有什么翻云覆雨,搅动着她的五脏六腑。这熟悉的闹腾,苻羽还记得,这是她体内“花中酒”遇到外来毒素宣誓主权的举动。

这香味,是毒药啊!

苻羽这么想道。她斜眼,看了一眼身旁的人,只见那个人已经有些迷离,怕是此时让他去死,他也绝对不会反抗的。

那现在她是要装一下吗?还是这毒只是想针对这个人的?

苻羽正思考着,就看见面前的男人转过身,看到男人的脸那一刹,苻羽倒吸了一口气。

这不是苏见月吗?

苏见月是聚福楼的老板?

只见苏见月脸色冷峻,一步步朝苻羽走来。而苻羽脑子里正盘算着怎么应对,没多想,苏见月就已经到了面前。

苏见月捏住了苻羽的下巴,一股冰冷感从他的手指传到了苻羽的皮肤,然后深入骨头中。

苏见月说:“你今天去了聚福楼?”

苻羽不说话。而苏见月继续说道:“你不是讨厌聚福楼吗?”

苻羽:……

她这是露馅了吗?

苏见月一甩苻羽的下巴,苻羽猝不及防,头偏向了一边。

苏见月恨恨地说:“你说讨厌我的聚福楼,是讨厌我,而不是讨厌聚福楼!”

没等苻羽回答,苏见月双手掐着苻羽的肩膀,摇晃着苻羽的身体。他表情狰狞,恨不得要把苻羽吃了一般。

“我不是说过吗,离那个人远一点!”

“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肯听我的!”

“我说过吧,事情结束了,我就会给你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无论别人怎么说,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离那个人远一点!”

苏见月的话一句句不间断地传到苻羽的耳中,但是因为苏见月摇晃苻羽的身体摇晃地剧烈,导致苻羽听见的话都是断断续续的。总的来说,苏见月暴怒的关键点大概就是她跟着狄雷去了苏见月开的聚福楼。

“啪——”

苏见月突然一个朝苻羽的脸扇了一巴掌。苻羽猝不及防,被扇了一巴掌后眼冒金星,摔倒在地上。顿时,她的右脸上就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瘫坐在地上的苻羽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脸上火辣辣的疼提示着她刚刚是被面前的这个男人扇了一巴掌。

她多久没被人蹬鼻子上眼地打过?

自从她当上将军开始,除了父亲,谁会这么对她?这一巴掌下来,就像是打到了苻羽作为齐国龙佑将军的尊严上。

苻羽双手紧握,看着因为暴怒而表情狰狞的苏见月,身上渐渐浮现出杀气。

只见苏见月看到苻羽脸上的巴掌印,脸上的表情转变得飞快,他一脸慌忙地蹲了下来,骨节分明的手覆盖在苻羽的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苏见月慌张地说道。

随后,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白瓷瓶,打开瓶盖,一股沁心的药香飘了出来。苏见月用手指挑出了瓶子里的乳白色药膏,小心翼翼地涂在苻羽的脸上,一边涂着一边嘴里念叨着对不起。

苏见月眼里,话里的歉意,是真实的,苻羽看得出来。但是,面前这个人确实是践踏了她作为龙佑将军的尊严!

一个羽国人,对着她扇了一巴掌!

她是谁?她可是齐国的龙佑将军!

“杀了这个践踏龙佑威严的人!”

这句话盘旋在苻羽的脑海中。

“杀了这个践踏齐国尊严的人!”

这句话缠绕在苻羽的心上。

她的手搭上了佩剑的剑柄,剑刃被拔出了一点。

这一系列的动作颇大,只要稍稍注意就能看到,而且苻羽并没有收敛杀气,然而苏见月沉浸在对苻羽的歉意和涂抹苻羽脸上的印痕上,并没有注意别的。

苻羽死死地盯着苏见月的喉咙,就像是一只看准了猎物的捕手,蓄势待发。她气息一沉,握紧了剑柄,迅速拔出了剑。

苏见月的喉咙,是她的目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引渡河川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引渡河川目录 引渡河川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章

6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