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魏婉婉和以前很不一样

第71章 魏婉婉和以前很不一样

在武林盟主这个位置成立之前,江湖一直有着明面上的腥风血雨,动荡不安。乐渊鹏的出现,终结了这乱象。他以绝对的武力获得众人首肯,在打败不服而前来挑战的武林高手后,坐实了武林盟主的位置。

乐渊鹏制定了一系列的规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武林中人不可无缘由地比试」,这让原本乱哄哄的武林变得有秩序。如今的武林虽然不是没有血雨腥风,但至少不会抬得这么明显。

在这一片安详中,有三个门派在乐渊鹏之下形成三足鼎立。这三个门派分别为∶揽星楼,寻花门,极夜山。

摘星楼主要是情报获取,号称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们收不到的情报,只要钱给够,连皇帝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能打听到。

寻花门以音乐舞蹈闻名天下,门里每个人都善舞识乐,更擅长以音摄人心魂,无形中取人性命。只是寻花门把重心放在了行商,偶尔接一些暗杀行动。

市面上清倌院,书馆乐坊……几乎所有寻花问柳,寻欢作乐的场地都是寻花门开的。据说寻花门日进斗金,若是门主愿意,成立一个国家也没问题。

极夜山这个门派真就座落在一片连绵不断的山脉之中,也在这山脉之中起家。行事诡异神秘,暗杀的行当属极夜山为最好。极夜山比较特殊,门派上下都是一个家族的人,说是一个门派,倒不如说是一个大家族,一个精通暗杀之术的大家族。

一个武林大会,引来了极夜山的魁首,也不知摘星楼和寻花门,是不是也一样来了自家的楼主门主呢?

“观众极夜山魁首。”开门的男人恭敬地鞠了一躬,“请各位随我来吧。”

得知来人的身份,原本嚣张不满的御剑门门徒立马就收敛了,脸上多了几分尴尬的怯意。

希望不要被极夜山的魁首听到他们刚刚的无礼才好。

了尘在苻羽口中得知了来人的身份,自然是对那人产生了兴趣,但更多的是胆怯。

精通暗杀?那岂不是手上有多条人命?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众人跟随开门的男人走了进去,极夜山魁首听风帝君依旧半躺在轿上。

乐府很大,里面的装潢却一点都不含糊。山山水水,花草树木,鹅卵石小道,木制小桥,应有尽有。

男人领着众人走去了客房区,每一队人都安排妥当了一间院子。轮到苻羽等人时,苻羽尽力游说她不是和谢晏几一路的,却被告知只剩下这一间院子。

“看来这都是天意啊。”谢晏几笑道。

看着谢晏几含笑扇扇子的模样,苻羽就气的牙痒痒。

天意个屁,我呸!

了尘倒是觉得无所谓,他哈哈一笑,对谢晏几说道:“看来我们和晏几确实有缘。”

谢晏几朝了尘拱了拱手,脸上的表情明显是满意了尘的话。

“诸位贵客到齐,我家老爷今晚设立宴席,烦请诸位务必出席。”那开门的男人如是嘱咐道。在谢晏几应下之后,男人便离开了院子。

了尘听闻有宴席,眼睛放了光,他拉了拉苻羽的衣袖,低声道:“宴席,苻羽,宴席!”

苻羽微微转头,瞧见了尘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里就泛了笑。

“想去?”苻羽问道。

了尘被苻羽这么一问是愣住了,他反问了一句:“你,你不打算去?”

“去啊,怎么就不去了?”苻羽凑近了他的耳边,“我不去,你会不高兴?”

苻羽的突然靠近,吓得了尘是猛地后退了好几步。他耳根起红,说话都结结巴巴:“你靠,靠那么近干什么……你,我管你去不去!”说罢便气呼呼地跑回了屋内。

行李什么的乐府已经派人都运了进来,苻羽等人一到,直接住下就是。

苻羽笑着看向了尘离去的背影,她怎么会不去呢?极夜山魁首来了,她很好奇寻花门和摘星楼来的会是什么人。

“看来了尘已经选好了自己的房间……不知道苻公子想要哪间房呢?”

谢晏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苻羽转身看去,就看见了谢晏几带笑的脸,怎么看她都觉得碍眼。

苻羽说道:“谢公子先请。”

“那我便不客气了。”说罢,谢晏几就大步流星走向左侧的房间。

了尘走的是中间的房间,那么就剩下右侧的房间了。

苻羽白了一眼,他还真是不客气。摇了摇头,便往剩下的房间走去。

房间布置简朴,桌椅床凳,瓷瓶花卉。苻羽伸手摸了摸青花瓷瓶,又转身拿起了床帘一角,瓶子是好瓷,床帘是上等布料,这么推断虽然布置简朴了些,但用的都是一等一的好物。

苻羽打了个哈欠,正巧碰上有人敲门。她打了个激灵,问道:“什么事?”

“是我,苻羽,你午饭吗?”说话的人是了尘。

原本苻羽是想说去,但想到今晚的晚宴,就改了口说道:“不饿,你去吧。”

养精蓄锐,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那怎么行,不吃东西你会饿坏的。”这么说着,了尘就推门进来。一进门就看到苻羽斜靠在床上,支着头,看着他。

“你,你看着我做什么?”了尘说话有了些结巴。

“我有些困,就先睡了。”苻羽打了个哈欠。“包裹里还有些饼,我吃了些垫肚子……准备去宴席了,你再来叫我。”这么说着,苻羽就脱了鞋上床,又放下床帘,把了尘隔在外面。这让了尘把想说的都给憋了回去。

了尘一甩袖子,说道:“不吃就不吃,睡觉去吧你。”说罢转身合上门就离开了。

走到院中,谢晏几正望着天空,感觉到了尘走来,便收回了眼神,朝了尘看过去。

“她不吃?”谢晏几说道,“舟车劳顿的,便让她好好歇歇,我们两个去吃吧。”

了尘点头,便跟随着谢晏几走去。

乐府安排了单独的一个院子给来客用餐,也可以让下人把好酒好菜送到院子里。当谢晏几和了尘走到用餐的院子时,院子里坐上了好几队人马,坐满了半个院子。高谈阔论,又或者互相暗戳戳打听底细。

谢晏几和了尘一坐下,就有人喊了一声:“晏几哥哥。”循声看去,竟然这么巧是御剑门的人,说话的也就是林宝儿。御剑门一行人坐在谢晏几和了尘位置的斜对角,就连那刚刚哭着跑去的魏婉婉也在。唯一不见的,是那个穿着黑袍,神情肃穆的刘叔。

“谢公子,这么巧。”魏成令朝谢晏几拱手。

“魏少门主。”谢晏几回了一个礼,但兴致不高,甚至有些被打扰的不悦。

了尘就觉得他们怎么这么烦,哪里都能看到人。再瞧那魏婉婉,低眉顺眼地低着头,坐在魏成令身旁,看起来跟之前那个咄咄逼人的大小姐模样很不相同。

“成令哥哥,要不一起坐吧?我们这还有两个位置。”林宝儿的提议让御剑门的人很是不满,特别是魏成令。

了尘惊讶地看着林宝儿,下意识地看向魏婉婉,只是没想到此时的魏婉婉没有像之前一样呲牙咧嘴地针对,而仅仅是看了林宝儿一眼,然后安静地吃着碗里的菜肴。这反转的态度让了尘是摸不着头脑,同时心里对魏婉婉多了几分好感。

谢晏几面不改色,他淡淡地说道:“谢过宝儿姑娘了,谢某就不打扰御剑门各位就餐论事,就和我的小友坐在这里吧。”

“晏……”

“宝儿!”魏成令打断了林宝儿的话,他瞪了林宝儿一眼,又给林宝儿夹了菜。“你最喜欢吃排骨,多些吃。”

林宝儿自然是感受到了来自魏成令的不满,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眼神,应了一声后慢吞吞吃着碗里的菜肴。

谢晏几和了尘一桌的菜很快就上了,乐府的下人瞧见了尘光着头和尚的打扮,就主动上多几碟素菜。菜肴美味,米饭软硬适中,香甜可口。了尘觉得,这乐府的饭菜和皇宫里大厨做的一样好吃。

了尘在大快朵颐,另一边谢晏几留多了几个心眼收听周围门派的交流。

……

“听说极夜山的魁首来了。”

“啊?不是吧?极夜山这么关注这次比武?”

“完了完了,这回我们就不用比了,极夜山来了魁首,寻花门又来了门主,摘星楼……哎?摘星楼来的是谁来着?”

“直属楼主的七星,排在首位的连绯。”

“摘星楼这么自信?”

“我们就光看他们比咯。”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引渡河川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引渡河川目录 引渡河川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章 魏婉婉和以前很不一样

9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