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生鸡血

第三十四章生鸡血

冥北霖却好似故意戏弄夏蒲草,没有同她说话,而是学着夏蒲草和浮游平日里的样子,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

然后,朝着夏蒲草伸出了手。

夏蒲草愣愣的望着冥北霖,不知他这是何意。

“本神君饿了。”他开口说道。

“那,那,我去给神君寻海茶去。”夏蒲草说着,就要去拿背篓。

冥北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夏蒲草的身体陡然就僵住了。

冥北霖则是微微咳嗽了一声:“你们吃什么,本神君便随你们一道吃。”

“可神君你?”夏蒲草记得,冥北霖是不吃俗物的。

“你,还不快起来。”冥北霖岔开话,视线看向身后床榻上的浮游。

浮游赶忙看向自己的阿姊,喊道:“阿姊,穿衣。”

“像你这般大的孩子,这种事,今后都当自己做。”冥北霖冷声打断了浮游的话,似乎忘记了昨夜,还是夏蒲草替他脱的衣裳。

浮游委屈的抿着嘴儿,却又不敢反抗,只能默默抓起自己的衣裳,胡乱的穿了起来。

夏蒲草想要出手帮忙,不过,被冥北霖指使着去烧热水。

浮游穿戴好,走到了夏蒲草的身侧,撅着小嘴儿,视线一直在悄悄望着冥北霖。

冥北霖坐在门槛前,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又真的赏脸,吃了夏蒲草做的糕点。

他本是不爱吃甜食的,可今日吃着这糕点,却觉得也不似那般难以下咽。

吃过了早膳,冥北霖仰起头,朝着空中望了一眼。

今日天寒,已经起了霜,不过还是有日头的。

“村中,可有黑狗?”冥北霖开口问夏蒲草。

夏蒲草愣了愣:“黑狗?好似并未见过。”

“公鸡呢?”冥北霖再次追问。

“公鸡,倒是有,神君想吃么?一会儿,我便拿了碎银去买几只。”夏蒲草说着,赶忙去取碎银。

冥北霖站起身,跟着夏蒲草一道出去。

村子里,静的可怕,和前几日一样,不见半个人影。

夏蒲草本能的想去寻小嫂子,在这,她也就这么一个相熟的人了。

冥北霖却开口阻止,直接翻入一户人家的院子,连鸡笼子,都一并提走了。

回到石屋之后,他便开始杀鸡放血。

公鸡血,整整放了小半桶,并且,还让浮游朝着这鸡血里,尿尿。

浮游正盯着鸡血一个劲儿的咽口水,听到这句话,立刻诧异的望着冥北霖。

夏蒲草亦是一脸茫然,不知冥北霖想要做什么。

“快些!”冥北霖催促了一声。

浮游只好乖乖照办,这混着尿的公鸡血,被冥北霖洒在了院子四周。

冥北霖料定,今夜那阴戾的妖,一定会再来。

剩下的鸡血,则是小心留着,放在屋内,守株待兔。

“神君,昨夜,那东西还会再来么?那是妖?还是?”夏蒲草想问,那黑影是不是“鬼”,不过浮游在,她怕吓着浮游,故而没有说出口。

“阴戾之妖。”冥北霖思索片刻,开口说道。

“阴戾之妖?”夏蒲草愣了愣,想着,这是恶妖的意思吗?

不过冥北霖也不给她追问的机会,而是在石墙上,画了一个又一个奇怪的符箓。

弄好这些,他拍了拍手,就去打坐。

夏蒲草和浮游面面相觑,夏蒲草开始用热水给鸡褪毛。

之前,小嫂子教过她,三两下将几只鸡处理好了,就在大铁锅中炖了。

炖好之后,她给冥北霖还有浮游各装了一碗,然后又想着给小嫂子也送去。

前两日,她看到小嫂子便觉得她气色不佳,后来小嫂子也说自己身体不适,如今也不知道好些了没有。

夏蒲草打算给她送一碗鸡汤去,让她滋补滋补。

“去哪儿?”听到夏蒲草的走路声,冥北霖立刻睁开了眼眸。

“去小嫂子那,她病了,这几日气色极差。”夏蒲草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鸡汤说着。

冥北霖听了之后,示意夏蒲草,在那鸡汤里,加入墙角的鸡血。

“啊?这?”夏蒲草望向那鸡血,别说生鸡血不能吃了,那鸡血之中,还混入了浮游的尿,如何能加入鸡汤里给小嫂子喝?

“加!她的“病”很快就能好。”冥北霖信誓旦旦的说了一句。

夏蒲草将信将疑,不过还是照着冥北霖的意思办了。

正午,冥北霖同夏蒲草和浮游一道,去了一趟小嫂子家。

小嫂子闭门不开,只是在屋内低声说了一句,自己身体不适。

夏蒲草看向冥北霖,冥北霖示意她将鸡汤留下。

“小嫂子,我熬了鸡汤,就放在门口了,你多少吃些。”夏蒲草说完,将鸡汤放下。

冥北霖则是一手搂住夏蒲草的腰,一手拎起小浮游,如同“鬼魅”一般,飞上了小嫂子家的屋顶。

不等夏蒲草回过神,他便掀开了屋顶上的瓦片,朝着底下的屋中望去。

只见,如今青天白日的,底下的屋里晦暗无比,好似窗都用东西给遮挡了起来。

夏蒲草眯着眼,仔细看了许久,才看到那小嫂子瘫在榻上,脸颊凹陷,目光呆滞,若非那时不时发颤的眼皮,夏蒲草会误以为对方已经死了。

“这?”夏蒲草被这一幕给吓着了。

冥北霖则是淡定的看着,好似早就预料到屋中会是如此场景。

“哗啦!”一声,突然,一个黑影从床榻内侧爬了出来。

夏蒲草一开始以为,那黑影是小嫂子的儿子志儿,结果,看着个头好似并不对,虽然对方如同狗一般趴着,“爬”到了地上,可是从体型上来看,绝对是个大人体格。

只见那人爬到了门口,想要将门打开,不过才刚打开了一条缝隙,就被透进屋内的阳光给逼退了回来。

紧接着,他就在屋内转圈,似乎很是着急一般。

“他这是怎么了?”夏蒲草盯着底下的男人。

“尸身惧阳。”冥北霖说完,见那男人爬到了小嫂子身旁,然后从自己的嘴里吐出了一口白色的“烟雾”,紧接着小嫂子便猛吸了一口气,缓过了神来。

小嫂子艰难的从榻上爬起,出去给这男人,将门外的鸡汤给端了进来。

冥北霖在鸡汤里加了生血,那是男人却好似根本就没有发现异常,吃的极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河神新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河神新娘 河神新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生鸡血

9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