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你是病人,要听我的。

第1569章 你是病人,要听我的。

凉京,少卿府。

江南上身敞着,视线落在右臂丑陋的伤口上,不知在想什么。

耳边传来脚步声,他没有回头,只轻叹一声。

“奔雷,把东西放那儿吧,我自己来上药。”

脚步声倏然停了,没过多久,又响了起来,且越来越近。

江南眼底狐疑一闪而逝,有什么漫上心头,倏然转头,正对上红着脸端着托盘缓缓而来的李梦柯。

不等他开口质问,李梦柯像是急于辩解一般,快步走到近前。

“奔雷刚刚出去了,说是有急事要办,临走前把这个交给我了……”

江南眉头狠狠一皱,不知是怒是恼,神情莫测。

他曾是天之骄子,如今断了一条手臂,最不想让人看到断臂的就是李梦柯,这丑陋伤口就像在嘲笑他是个货真价实的残废。

即便两人已经说开了,即便她毫不在乎,可他心里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丝芥蒂。

高高在上金枝玉叶的郡主,跟他这种人在一起,终究是太委屈她了。

“郡主,我自己来吧。”

李梦柯听到那声疏远的“郡主”,心头蓦然一紧,接着又是一痛。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他只是需要些时间来适应新身份而已,她可以等。

“不行,你自己怎么上药,万一药抹的不均匀,边缘化脓怎么办。”

她平日里看着软弱寡言,可对上他的事,就变得十分强势。

完全是不容辩驳的口吻。

江南先是一怔,何曾见过她这般模样,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把托盘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手里拿着小瓷瓶站在眼前了。

“你……”

李梦柯根本不让他说出撵人的话,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即便面对狰狞的伤口,面色也丝毫不变。

“别动。”

江南看着那张倔强的小脸,到了喉咙口的话,终究是咽了回去。

自己是个男人,不该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难一个女人,还是个一心为自己着想的女人,太有失风度了。

他就这样僵硬着身体坐直,眼睛直视前方,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由她去吧。

以前无论面对什么,都面不改色的男人,向来无坚不摧,甚至被大理寺的人私下里称为冷面活阎王。

可面对眼前娇花一样柔弱的小女人,却变成了软泥,实在狠不下心,骂一句都舍不得。

李梦柯见他终于不再挣扎,也不再撵自己,才把全部心神放在他断臂的伤口上。

伤口正在慢慢结痂,直视那整齐的断臂切口,让人看了只觉心悸,呼吸不上来。

当初被一剑砍下来的时候,肯定很疼吧,他到底是靠着什么撑过来的?还是在冰天雪地里躺着任由鲜血都被冻住?

越想心越痛,双肩抖动,手跟着颤起来。

江南敏锐地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还以为是丑陋的伤口吓到她了。

他终于转过头,拉住她的小手,制止她继续上药的动作。

“还是我来吧。”

李梦柯以为是自己手法不够娴熟,加之手一直乱抖,弄疼了他的伤口,脸涨得桃花嫩蕊一般。

“我、我可以的,我刚刚只是……”

不等她说完,江南强势地将她拉开,作势就要去抢她手中的瓷瓶。

“不了,等奔雷回来再弄吧,迟个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

李梦柯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里含着一泓清泉,微微咬着红艳的朱唇,看上去颇有些委屈。

“不行,王大夫说了,必须按时上药,一日两次,绝不能落下。”

说完之后,见他还不松手,当即挺直腰板,梗着脖子,豁出去了。

“现在你是病人,你要听我的。”

看着气势十足,奈何身体不争气,红晕已经蔓延到脖子,像只刚煮熟的虾。

江南仔细观察她神情,见她不像是害怕的样子,反而像只竖起毛准备战斗的小公鸡,难道是误会她了?念头一起,手上力道放松。

“你就不怕我……”丑陋的伤口吗?

不等他问出口,李梦柯以为他又要撵走自己,手上用力抽回手,开始缠着小腿放狠话。

“你现在这样,是打不过我的,我若用强,你也未必反抗得了!”

江南:……

他断的是手臂,又不是腿,对付她这个小鸡崽儿一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他却什么都没说,面对这个小女人,打是打不得,骂也不舍得骂,吼一嗓子估计还会后悔,最后干脆闭上眼,装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摄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摄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摄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69章 你是病人,要听我的。

9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