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2章 是個假貨。

第1622章 是個假貨。

涼京,攝政王別院。

獨孤雪嬌正在府上忙着準備秋獵的事,柳如煙突然上門了。

一問才知,是關於柳素纓的事。

獨孤雪嬌手中端著茶盞,都來不及喝,滿是不可思議地看向她。

「你剛剛說什麼?」

柳如煙一臉凝重,微皺着眉頭。

「我覺得教坊司這位柳奉鑾是假的,似乎並不是家姐。」

獨孤雪嬌將茶盞放在一側桌子上,面露沉思。

「何以見得?」

柳如煙先是搖了下頭,也不是很確定地開口。

「之前你讓我多跟她接觸幾次,正是這段時間的接觸,我發現她很陌生。

雖說我已經很多年不曾見到阿姐,可多少還記得她的一些小習慣。

你說,除非是假的,否則怎能變得這麼徹底呢?我竟從她身上感受不到一點熟悉。

除了那張臉,其他真沒有相似之處。」

當初柳如煙最先認出獨孤雪嬌的身份,正是靠着一些熟悉的小習慣,即便她重生改頭換面,也把她認了出來,足以見得她在這方面嗅覺很靈敏。

獨孤雪嬌聽她這麼說,已經信了幾分。

「你懷疑她用了人皮面具?」

柳如煙幽幽嘆息一聲。

「這正是我不解之處,若是假的,那人皮面具也太逼真了些,竟讓人完全看不出破綻。

我曾試探過,有次故意把水潑她身上,藉著幫忙擦拭,試圖靠近她的臉,完全沒發現易容的痕迹。」

獨孤雪嬌聞言,不由想到一個人熟人。

看不出痕迹的人皮面具,那人做的就極好,可絕不可能是那人。

畢竟柳素纓已經在教坊司待了那麼多年,而那人……

不等她琢磨出什麼,柳如煙嘆息一聲。

「若這個柳素纓是假冒的,那我阿姐又在哪兒呢?她又為何要假冒阿姐的身份?」

當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有哪個女人會想待在教坊司那種地方呢。

獨孤雪嬌指尖敲擊在桌面上,眯著眸子。

「我也很好奇她到底是誰。」

沈筠陌最近一直跟柳素纓走得很近,那麼他是否知道柳素纓真實的身份呢?

他想接近,或者說想保護的,到底是柳素纓,還是這個假貨?

「或許一開始我們的方向就錯了。」

柳如煙皺眉看向她,又滿含希冀,姐姐總是那麼聰明,能抓住任何破綻。

「怎麼說?」

獨孤雪嬌眼底綻放一絲笑意,像獵人佈置好了自己的陷阱。

「她能騙過所有人,而且騙了那麼多年,都未被拆穿。

一是說明她易容術非常厲害,二是她定然防著每個故意靠近的人。

或許從你第一次去見她,她就故意防着你了。

你所見到的,都是她想讓你看的,只是她也沒想到你會如此敏銳。

不過這也不難,是真是假,一試便知。」

柳如煙倒是來了興趣。

「姐姐想怎麼試?」

獨孤雪嬌紅唇一勾,賣了個關子。

「既然她處處防備,咱們若想拆穿她的真實身份,就得找個她不會防備的人靠近。

只有這樣出其不意,才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柳如煙好奇,「不會被她防備的人?」

獨孤雪嬌點頭,「對,她絕對不會想到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22章 是個假貨。

9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