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行走陰陽,不見日月。

第1章 行走陰陽,不見日月。

冷風夾着凄厲的雨,閃電劈碎了夜空,一陣陣瓢潑透骨。

銀白亮光打在地上,依稀可見髒亂的墳場,橫七豎八的墓碑。

幾個黑影在地上移動,像暗夜裏的幽靈。

噗通——

一人肩上扛的一卷草席落在地上,濺起水花無數。

破敗的草席散開,露出一張血肉模糊的臉,縱橫的划痕觸目驚心。

「怎麼這麼不小心!狗命不想要了!」

「這裏太黑了,又下着雨,根本分不出東南西北,要不就埋在這裏吧?」

「不行!主子吩咐了,萬不能讓那人找到!否則我們所有人都得死!」

「正因如此,更應該隨便找個地方埋了,神不知鬼不覺,那樣才更不容易找到!」

「他說的沒錯,就算那人手眼通天,也絕不會想到,畢竟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這是何處。」

「行了,趕緊挖坑,丟進去,速速離開!」

雨水混著鮮血浸透到土裏,血腥氣鋪面而來,唯有一截纖細的手腕露在外面,慘白的顏色。

黏膩的土不斷落下,直至將人全部掩蓋,雨水一衝,再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幾個黑影靜靜地看了片刻,身形一閃,與夜色融為一體。

嘎嘎——

明明下着雨,卻有數不清的烏鴉不約而同地飛來,落在地上,漆黑的眼珠子放着藍色的光,似暗夜裏的鬼火。

「要麼死,要麼半生半死,你選哪個?」

「半生半死?只要有一線生機,就算做鬼我也願意。」

「很好,恭喜你,成為新一任的陰間使者,記住你的使命。」

「以命換命,壽命相抵,行走陰陽,不見日月。」

故人歸來兮,風雨欲來。

……

一陣窒息感襲來,冷風鑽入薄薄的衣領,順着身體滑下,一線冰涼。

「郡主,她要是死了,不會被人發現是我們乾的吧?」

「閉嘴!膽小鬼!她死都死了,誰能查到我們頭上!」

「沒錯,只要她死了,就再也沒人跟我爭子闌哥哥了。」

「哼,早就看她不順眼了!我比她身份高貴多了,憑什麼踩我頭上作威作福!」

耳邊傳來說話聲,沈卿依頭暈目眩,窒息感越來越強烈,倏然睜開眼睛,終於看清了眼前的人。

面前站了一群人,為首兩個女孩身形嬌小,衣着華貴,正憤恨地瞪着她。

著粉色長裙的女孩兒年紀稍小,看起來也就十二三歲,卻是一群人里地位最高的,被簇擁在中間。

旁邊著鵝黃色紗裙的女孩兒年紀稍大,長發挽起,已經及笄,一雙杏眼滿是惡毒。

兩人旁邊還站了兩個丫鬟,身後是幾個彪形大漢。

他們手上拿着武器,瞪着虎眼,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沈卿依下意識地蹬了蹬腿,身體跟着前後搖擺,才發現自己正被吊在樹上!

來不及細思到底是在何處,面前又是何人,此時唯一的念頭是自救。

好不容易活了過來,可不能就這樣死了!

沈卿依一隻手往頭頂摸去,觸手冰涼,應該是根簪子。

她毫不猶豫地拔下簪子,往頭頂的繩子割去,接着雙腿用力往上一翻,竟身輕如燕,直接跳了上去。

沈卿依蹲在樹榦上,略有些怔楞,自己什麼時候身手如此敏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行走陰陽,不見日月。

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