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生死之斗

第七百六十三章:生死之斗

如果在对方全无防备情况想突然袭击,成功几率一样能大大提高!

想到此处,徐振制定出计划,制定了一个就目前而言成功率最高的计划,那便是:

先假装服软并按照对方吩咐去外面买东西,过十来分钟在重返别墅抬手敲门,看似一切正常,实则真正杀机却恰恰隐藏在对方开门刹那间!是的,就算对方能在开门前通过猫眼提前观察门外情形,但对方开门过程中却仍然有短暂两秒间隙看不到自己,其视线亦会暂时处于房门遮蔽状态,由于视线被门遮挡无法提前做出防备,那么当程樱开门过程中便是最佳攻击时机,届时对枪械操控无比熟练的他亦会用最快速度掏枪继而对其扣动扳机,最终做到近距离将其射杀!

毕竟世间还没有人能够如此近距离躲避子弹,寻常人不行,职业杀手一样不行,但凡人类统统无法办到,到那时,小娘们必死!

退一万步说,就算对方中枪后没有立即毙命也没关系,纵使不死也肯定会身受重伤丧失战斗力,到那时他反倒可以将对方亲手折磨致死,想到再过不久小娘们就将被自己虐待折磨,想到那种报复快感,徐振顿觉浑身舒爽!

很显然,计划并不复杂,所考验的也仅仅只是他个人掏枪速度,加之对方从头到尾只知道他身上有刀而不知有枪,所以……

赢定了!

(程樱啊程樱,就算你始终对我有所防备相信你也不会料到老子身上有枪吧?嘿嘿,我已经忍不住想看你死前绝望模样了,嘿嘿嘿。)

月黑风高,冷风吹拂。

随着构思过计划,抬手看了眼手表,待感觉时间差不多后,寸头男动了,离座起身,其后转身回返,就这样一脸阴狠朝来时别墅径直走去。

………

思考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怀揣着恶毒思绪,寸头男转身折返。

因小区花园距离卢成卫所住本就不远,仅用一分钟左右徐振便已靠近别墅,略微一顿,望了眼那面受灯光照耀而如同白昼的大口,又扫了眼两扇紧闭窗户,确认不存异常后,深呼一口气,抬脚走向房门,过程中脸孔趋于平静,距离别墅越近表情就愈发平静愈发自然。

数秒后,抵达门前,没做过多踌躇,徐振径直伸出手敲响房门。

咚咚咚,咚咚咚。

不出所料,当按照早前二人商议规矩待连续敲击6下后,内中果然传来脚步响动,声音由远及近,明显正朝门口走来。

数秒后,脚步停止。

门外,徐振当即意识那脚步主人此刻必定置身门前观察猫眼,正通过猫眼盯着自己。

察觉至此,寸头男波澜不惊,神色如常,就这样一边维持表面淡定一边强行压制着那试图立即掏枪继而朝房门射击的冲动,是的,不否认近距离开枪子弹足以击穿房门射中对方,可他还是忍住了,理由太过简单,纵使明知对方目前同自己仅一门之隔,事实上这时开枪仍非明知之举,毕竟视线被遮挡情况下盲目射击成功率并不高,他本人亦不敢保证能击中对方要害,所以……

等,继续等。

等对方伸手开门的那一刻!

只要门被打开,那么他就会在门开刹那间闪电掏枪将其击杀!

时间一秒秒流逝,呼吸一点点急促。

一门之隔,分立两人,一门之隔,分置生死。

透过猫眼,似乎真有眼睛在窥视着门外动静,凝视着门外男人。

片刻过后,许是已观察完毕无甚异常……

卡拉,吱嘎。

终于,响动发出,伴随着一声门锁拧动声,下一刻,房门开启。

开启的房门短暂遮蔽了内外双方视野。

然后……

神经骤然紧绷,表情瞬间狰狞。

徐振动了!

趁房门开启之际突兀有所动作,说时迟,那时快,房门刚一开启,未等完全打开,右手便已用快到难以想象的惊人速度探入怀内猛然拔枪,掏出了那把以然上膛完毕的消音手枪!

随着第二秒来临,随着房门被彻底打开,枪口径直指来,径直瞄准,手指狠狠扣下扳机!

“去死吧!”

啾啾啾!

大吼过程中,三道消音手枪独有的沉闷声亦登时响彻耳膜回荡周遭。

结局和预想中一模一样,由于距离太近,扣动扳机之际,枪声响起之际,门前,开门者被当场击中,胸口当场彪射出三团血花,就这样在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的情况下直挺挺仰面倒地,如一枚破麻袋那样仰躺地面失去动作!

噗通。

混合着血水飞舞,陪衬着身体抽搐,女人中枪倒地。

成功了!

不错,当亲眼目睹对方胸口连中三枪,当亲眼确认女人倒地时徐振便意识到自己成功了,之所以成功除源自于计划周全外还和他那快到惊人的掏枪速度脱不开干系,眼见对方中枪,内心稍松之余身体亦本能穿过房门进入客厅,目的是检查,检查对方有没有彻底死亡,毫无疑问,徐振是一名极其小心之人,或者说早抬脚进门过程中他便已做好打算,那就是不管对方有没有死透,进屋后他仍会继续射击,仍会往尸体脑袋补上一枪。

这就是职业杀手,无论何时都会做到万无一失的职业杀手,徐振做事向来从不给对方留丝毫翻盘机会。

说是如此,事实亦是如此,此刻寸头男之所以如此焦急靠近尸体,其目的便是为补枪。

两秒后,徐振抵达近前,正式抵达那具身穿时尚外套脚穿马靴的女尸旁,刚一进前,旋即不加迟疑瞄准再打。

然而……

正当他举枪瞄向尸体脑袋试图扣动扳机狠厉补枪时,徐振愣住了,凝固了,原本满是窃喜脸更是刹那间转为惨白!

那是因为,他看清了对方样貌。

低头所见,入目所及,视野中,地面躺着的确实是个女人,所穿衣物也确实是程樱一直所穿那身,可,可唯独样貌不一样!!

此时此刻,地面这身中三枪死不瞑目的女尸哪里是程樱?分明是卢成卫的赵蓝月!!!

冷意瞬间贯串全身,冷汗瞬间涌现额头,但也恰恰是这一刻,几乎同一时间,就在徐振发现死者并非程樱且暂时仍未从震惊中回神之际……

刷!

轻响发出,一道利刃破空声就这样猛然自背后袭来,当然,徐振亦不愧为职业杀手,纵使身后响动轻微可多年杀手直觉仍促使他条件反射做出举动,直觉更是控制着身体本能朝一侧躲去,毫无疑问,直觉告诉他,如果不立刻躲避,那么下一秒自己就将被利刃刺中,被刺破后心毙命当场!

如上所言,不否认徐振直觉正确躲避及时,可惜……

他还是失策了,稍稍判断失误,因为对方的攻击目标根本就不是身躯后背!

啪嗒!

“啊啊啊啊啊!!!”

下一秒,伴随着一道物体落地声,伴随着一道男人惨叫声,徐振那条持枪右臂就这样同身体彻底分离,赤色飞舞下,失去手臂的肩膀亦如喷泉般喷射出大量血液,直到此时,一条纤悉身影才彻底出现在男人视野,非是旁人,正是刚刚偷袭得手的程樱,而如今其手中匕首也早已沾满那属于徐振的赤红鲜血。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人现已明白一切,没有错,徐振上当了,落进了圈套之中,解释起来可谓简单,简单到足以用短短三字即可回答,那就是不信任,从始至终未曾信任过徐振半分,不仅不信任甚至还有所预谋。

试问,假如将一条鬣狗和一只猎豹强行关在一起,纵使双方出于各自顾虑短时间相安无事,但最后永远要分出胜负,两者之间亦仅能存活一个!

徐振算计程樱之时程樱又何尝不是预谋已久?

是的,这是一个局,一个只为杀人而存在的死亡之局,自从和徐振分为一组并执行保护任务起,程樱便频频激怒徐振故意没茬找茬,因为她知道自己在防备徐振的同时对方同样也在防备着自己,加之对方和自己一样同为职业杀手,如贸然动手她其实也没多大把握能快速击杀对方,一旦正面硬刚,就算最后能赢搞不好自身亦会付沉重代价,基于种种顾忌,于是,待经过一番思考,程樱计上心头,决定利用寸头男脾气暴躁与耐性颇差这一性格故意对其如臂指使故意对其接连挑衅,激怒对方沉不住气从而率先动手率先发难,说实话,计谋不算高明,至少对唐致远那种人不会有用,说是如此,不料却唯独对徐振颇有奇效,最终,计划成功,心高气傲的徐振果然被她的一次次侮辱挑衅彻底激怒,匆忙间更是不管不顾临时制定了一个击杀程樱的计划。

寸头男倒是自认计划完美自认万无一失,奈何徐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

他的一举一动乃至随后杀人计划皆在程樱预料之中。

不久前,自打徐振眼带怨毒离开别墅起,程樱就意识到她现已彻底激怒了对方,寸头男即将对其发动攻击,想到此处,程樱将计就计,进入卧室,先是翻箱倒柜换了套衣服,随后则强迫赵蓝月穿上其之前所着衣服。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过了大概10分钟,别墅传来敲门响动,在程樱的死亡逼迫下,赵蓝月哆哆嗦嗦替其开门,而程樱本人则隐藏于最近厨房等待时机。

结果和预料中完全相同!

过度愤怒下,急于杀死程樱的徐振果真在开门刹那间不管不顾贸然开枪,当枪声发出的那一刻,除代表着赵蓝月生命终结外还代表寸头男彻底踏入圈套,其私下藏枪的事亦共同暴露,至于那无辜惨死的赵蓝月……

别开玩笑了,现实中就曾杀人无数的程樱会在乎一个陌生人死活吗?

画面重新回到现实。

客厅。

“呜啊!”

手臂被斩瞬间令寸头男失去理智,血花飞溅下,徐振就这样手捂伤口惨呼乱嚎,一时忘记观察,见状,程樱没有放松,从始至终未曾降低过半分警惕心,虽说刚刚曾凭借突袭自背后将对方持枪右臂斩断,虽说枪支威胁已然解除,可事实上危险并未结束,威胁仍然存在,本人更是早在徐振发出痛呼那一刻拔腿前冲,手持匕首径直朝对方冲去,而这一次,她的攻击目标才真正是徐振身体。

同寸头男一样,程樱杀人亦向来下手狠厉从不给敌人丝毫翻盘机会!

但……

不知是不是剧痛过度起了反效果,电光石火间,就在女生持刀近前打算彻底结果掉男人时,徐振镇定下来,竟然在难以忍受的非人伤痛下凭借毅力强行转头果断回身,眼见对方疾冲而来,徐振明白了,不仅明白了种种圈套还进一步确认自己将死,达生死存亡之际,男人爆发了,巨大求生本能就这样令徐振爆发出前所未有激烈反应!

“呀啊!”

怒吼迸发,青筋鼓起,正当程樱还差半米就要将匕首刺入徐振咽喉的那一刻,忽然,眼珠尽是血丝的徐振亦在爆发大吼猛然侧头,一边侧头一边发动速度迎面对冲,果然,凭借潜能爆发,徐振避开了匕首刀刃,避过了毙命一击,当然,徐振虽快,程樱同样不慢,随着双方距离近在咫尺,确认一击落空,女生调转身体继续攻击,以超越常人三倍以上恐怖速度闪身侧翻,在躲过徐振迎面冲撞的同时滚至右侧再次攻击,很显然,程樱发狠了,打定主意不将此人杀死誓不罢休,然后……

依靠惊人速度,凭借敏捷身法,横向刺来的匕首精准命中对方,抢在徐振侧身追击前将刀刃狠狠捅入男人前胸!!!

噗呲!

渗人脆响传入耳膜,红色液体喷涌飞溅,刀身入肉,赤红满眼,一瞬间,大量血液如泉水般从寸头大汉胸口喷出,然而……

让程樱大吃一惊乃至心惊胆寒的是……

对方没有倒地。

没有如寻常人那样发出哀嚎随之倒地。

首先要明白胸口为人类致命部位,纵使未中心脏单单伤害其他脏器仍足以令人当场倒地当场失去行动力,旁人如此,自己如此,按理说徐振也应如此

,是啊,按理说在遭受如此致命一击后寸头男本应立即瘫软当场倒地甚至直接毙命都不为过,可,事实上呢?事实上徐振没有立即毙命,反倒在胸口中刀刹那间双目圆睁身体紧绷,在硬挨一刀后发出狂吼闪电反击,闪电抬腿,旋即拼尽全力踹向对方,由于事发突然超出预料,程樱被当场踹中,当场踹中腹部,狠狠踹中身体,整个人就这样犹如同被一辆汽车撞到般在无法抵抗的巨力下离地倒飞!

“呀啊!”

踹飞敌人后,徐振仍然活着。

仍然站立原地,依旧持续狂吼,此刻,前胸赫然插着柄匕首的徐振就这样浑身是血疯狂嘶吼着,他,身躯狂抖,满脸狰狞,如厉螝般持续吼叫着,看似可怖骇人,实则他快死了,确实快死了,他,感受到了冷意,感受到了模糊,甚至清晰感受到体能正快速流失,其实男人之所以没有立即死亡完全是在硬撑,正凭借其极强身体素质在死命硬撑,是的,硬撑,的的确确在硬撑,而之所以他要硬撑至今的原因则只有一个,那便是……

濒死之际,他想到了什么。

在确认自己已没有能力杀死程樱后脑海猛然想到一件事。

然后……

徐振动了,深知已然命不久矣的他抬脚就跑拔腿就冲,就这么不管不顾朝左侧卧室踉跄而去!

(臭婊子!老子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这群垃圾舒服!)

………

时间重返5分钟前。

卧室内。

当程樱将赵蓝月强行拉出卧室后,至此房间内便只剩卢成卫一人。

注视着紧闭房门,青年满是疑惑。

是的,卢成卫正处于疑惑不解状态,疑惑于冰冷女生刚刚为何要匆匆进屋匆匆换衣,不解于对方为何要让赵蓝月穿上其所着衣物,还有,更换过衣服后,对方拉赵蓝月出去又是为了什么。

种种怪异充斥脑海,种种茫然笼罩思绪,描述看似如此,实则并不妨碍那那长久维持的悲观心理,更无法更改他对自身未来的前途担忧,加之始终担忧对方会不会杀死自己,果然,随着赵蓝月离开卧室,孤独状态下,手脚被缚的卢成卫不自觉胡思乱想起来。

(寸头男和那冰冷女生倒底是什么人啊?为何个个散发着一股常人没有的阴冷气息?天呐,满天神佛请救救我啊,请列位神仙大发慈悲救救我吧!我还年轻,我不想死!难道是上天在惩罚我?我错了,我错了啊,我以往不该在直播间侮辱他人,我不该当面辱骂卖水果小贩,我更不该花钱请人打断那名司机双腿,我错了,谁能来救救我啊……)

先不提恐惧中卢成卫如何胡思乱想如何祷告忏悔,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渐渐的,卢成卫有所察觉,发现周围气温比之前低了很多。

不知不觉间,卧室温度明显下滑,明显比最初低了数度!

如果说只低一两度他或许还感觉不出来,实则大幅降低,房间温度在短时间内快速降低。

气温突降并不算什么,这种事在往常春秋季节经常发生,道理诚然没错,可……

可问题是目前明明是初夏啊!

正因夏季之故,所以这也是为何卢成卫明明赤身果体被捆三天仍不觉寒冷的主要因素,不料刚刚他却在短短一分钟里清晰感觉到周遭气温大幅下降,原本近30度的气温就这样在短短一分钟内下滑至20度左右,很显然,巨大温差别说是卢成卫了,任何人置身此地皆可清晰察觉。

(嗯?怎么回事?)

答案不得而知?真相不知其右。

不……

并非没有答案,并非没有真相,如仔细观察,细心打量,实际上真相恰恰存在于卧室之中。

如转移视角,切换视野候,如将观察状态切换为第三视角的话,那么则会赫然看到一幕场景,一幕画面,一幕足以匠人活活吓死的骇人画面:

此时此刻,卢成卫头顶正上方出现了人脚。

不知何时出现一双人脚。

一双未曾穿鞋的赤裸人脚,一双沾满血污的死寂人脚。

没有人知道双脚出现于何时,更无人知晓双脚为何会离地悬浮停滞半空。

接下来,人脚动了。

非是自身动弹,而是整体下落。

伴随着房间温度层层下降,双脚亦以缓慢速度朝下方缓缓下降着,无声下落着。

照目前速度,无需太久,至多过十几秒双脚即可触碰到下方之人,碰到到卢成卫脑袋。

至于卢成卫……

他依旧茫然,依旧无措,始终未曾抬头,始终在逐渐降低的环境中面露茫然本能发抖。

时间继续流逝,人脚接连下垂。

然……

就在上方双脚即将垂落至底,即将触碰到青年发丝之际。

“呜啊!!!”

吼叫发出,响动传来,一连串类似打斗的激烈碰撞透过房门传入卧室,吓得卢成卫当场脸孔变色当场身躯狂抖,由于手脚被绑无法移动,他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不清楚客厅进行着什么,于是,受恐惧压迫,聆听着响动,青年开始颤抖,在本就大幅降温的房间里蜷缩墙角死命颤抖,如一只因走投无路从而将头插入泥土的鸵鸟般做着那毫无意义的自保动作。

接下来,异变突发!

哐当!

下一瞬间,不等青年颤抖结束,伴随着哐当巨响,对面,原本关闭的房门被毫无征兆被猛然踹开!

不仅如此,门开之际,一名满身是血的壮汉亦随后闯入嘶吼而来,壮汉非是旁人,正是那早前曾多次强歼赵蓝月的寸头男,对方身份着实正确,然而当对方再次进入卧室时模样却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除少了条胳膊外胸口亦赫然插着把匕首!

滴答,滴答。

此刻,摇晃着踉跄身躯,流淌着溪水血液,刚一踹开房门,寸头男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就立刻锁定目标,当先看向墙角,死死盯向正蜷缩墙角瑟瑟发抖的卢成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凶灵秘闻录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凶灵秘闻录 凶灵秘闻录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六十三章:生死之斗

9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