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狠毒的眼镜男

第八百一十七章:狠毒的眼镜男

对于一向聪明的空灵而言,陈逍遥话中意思少女瞬间就听懂了。

毫无疑问,痞气青年的打算可谓合情合情,正如上面曾说的那样,执行者主动接触绵羊不知道会不会被攻击,万一被攻击那么接触者必定生路渺茫,一旦空灵死亡,那么所带来的后果必将是毁灭性的,由于陈逍遥本就体能精力濒临最低点,空灵死后,就算羊群不攻击未曾接触它们的陈逍遥但近乎丧失行动能力的陈逍遥也依旧死路一条,毕竟以他目前状态来看他现已没有精力多做思考,同样亦体力继续前进,既然如此,那么最好的应对方式便是调转位置,由他这个半死人来当试验品才是最佳合理选择,这样做即合理又极富等价比。

不错,让他陈逍遥来担任驱赶羊群试验品,万一羊群被成功驱赶,有空灵在,对方好歹还能搀扶他继续尾随干尸螝继续赶往出口,届时还有生存希望,退一步说,就算实验失败,就算他被羊杀了也没关系,体能精力远比自己充沛的空灵至少还可另想他法,仍有存活希望,而这便是陈逍遥通过精打细算所得出的最合理方式,所以,他要代替空灵,代替少女驱赶羊群!

“陈痞子,你……”

心境在这一刻大幅转变,思绪在这一刻涌现感慨,待琢磨出青年话中意思后,不知不觉间,空灵看向陈逍遥的目光逐渐产生了变化,少女可爱的脸孔除了明显吃惊外更多的则是惊讶,震撼,乃至不可思议,她一时无法理解,很难理解对方为何要这么做?或者说世间真有这种人吗?听陈逍遥刚刚话中意思,对方虽谈不上舍己为人,实则仍旧是一件对青年个人而言极为不利的决定,这种安排合理倒是合理,划算倒是划算,可问题是……他不怕死吗?人类中当真有这种主动把风险揽在自己身上的人吗?人性不都是黑暗龌龊的吗?寻常人不都是宁可大家一起死也不愿为多数人牺牲自己才对,这才是真实人性,岂料眼前这名叫陈逍遥的家伙……

或许从面前少女那惊愕目光中隐隐猜测到什么,猛一咬牙,费力直起腰杆,陈道士才在深呼一口气后在度微笑道:“咋了?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好不好?说实话吧,要不是因为你这小姑娘对我方团队价值实在太大,否则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承担这生死各半的危险任务,嘿嘿,看来当初你在列车对我说过的预言就真快应验了呢,算了,不说这个了,单说你的价值吧,通过观察,就凭你那双眼睛你的价值便基本不在我之下,能用我这条半死不活的命换取你的继续存活总体而言不算亏,更何况我也不一定会死。”

“呼。”

言至此处,长呼一口气,顿了顿,青年脸孔微凝神色转变:“当然凡事无绝对,假如,我是指假如,假如待会实验失败导致我被羊杀了,那么你要记住,不用为我收尸,立即掉头离开,我不相信迷宫就这一只引路干尸螝,而你则要趁自己还有体力之际尽快找到其他干尸螝然后脱离迷宫,懂了么?好了,该说的我已说完,既然如此,那么……”

“呀哈!”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陈逍遥刚刚撂下话语之际,同样还不等少女做出反应之际,宛如迅疾闪电,类似狂风暴雨,下一刹那间,陈逍遥动了,就这样在猛然发出一声大喝的同时干脆果决拔腿前冲,用尽最后力气径直前方羊群狂奔而去!!!

………

陈逍遥说跑就跑说冲就冲,完全不给旁人任何反应思考的时间,结果……

“等,等一下!”

空灵来不及了,来不及阻止,对方动作实在太快,快到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对方便已朝羊群冲去,她什么都做不了,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名原本连站都站不稳的青年竟会在爆发后拥有如此速度,尤其是最初的闪电狂冲更是大大出乎预料,不等说话,不等伸手,青年就这样顷刻间脱离阻拦范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晚了,如今她除了在后方焦急大叫外什么都做不了。

至于陈逍遥,他下定了决心,已然下定决心的他自然不会按空灵要求乖乖停止,不,不是停止,就目前而言就算他想停也停不下来了,毕竟数米距离本就很近,加之拼尽全力所做冲锋,狂奔的他距离羊群现已不足两米,也就是说此刻就算他想收脚也来不及了,他本人亦只能在运动惯性促使下继续向前继续冲锋!

确认结果不会改变,察觉事实基本注定,凝视着前方,看着至多再过两秒即将扑进的羊群,这一刻,青年释然了,心态释然,身体释然,脸恐不单没有丝毫畏惧之色,相反,更多的是决然,还有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悠然解脱。

(哎,这小姑娘的预言真他吗准啊,我最终还是要死在这场灵异任务里,师父,对不住了,还有何飞,兄弟我先走一步了……)

“羊羔子们!不想被做成羊肉串的就统统给老子滚!”.

距离瞬间接近,在即将扑至堵路羊群的最后一刻,陈逍遥发出最后大吼,大吼中双腿用力纵身跃起,俨然试图用身体撞击羊群!

可惜,他失败了。

并非他撞不动羊群,也并非他缺乏力量冲撞无效,而是他根本没有撞到羊群,甚至连接触都没有接触到。

因为……

千钧一发之际,就在陈逍遥即将纵身跃起乃至即将用身体撞击羊群的最后一刻,变故突发。

砰!

忽然间,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骤然响起,巨响回荡之余,一颗金属子弹更是在同一秒突破音障直射而来,其后就这样准确无误命中陈逍遥,射中了青年那正欲跃起的右腿。

“呜啊!”

血花飙射,惨呼震天。

因子弹冲击力实在太大,刚一命中右腿,青年当场痛呼当场哀嚎,整个人宛如一条破麻袋般瞬间倒飞而回,径直仰面而倒!

是的,他失败了,他那原本舍己为人的感人英雄剧情被这颗突如其来的子弹打断,他那潇洒跃起的帅气身姿亦同样被子弹中止,结合本就虚弱不堪,遭此重击,倒地刹那间,陈逍遥当场昏迷,就这样在下一秒来临之际两眼一翻彻底昏了过去,整个人彻底不动了,模样可谓凄惨,结局可谓悲壮,但唯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

正因子弹的关系,陈逍遥最终没有接触羊群。.

噗通。

沉闷落地声响起,痞气青年不动了,仅仅只来及惨叫一声其后便仰躺地面不省人事,除此以外,由于枪声出现太过突然,直到陈逍遥昏迷数秒,后方少女才堪堪从最初的震惊中勉强挣脱强行回神。.

回神之际,目光本能转移,投往巷道尽头,越过停滞干尸螝,越过昏迷陈逍遥,越过堵路羊群,闪电般凝视前方。

不错,刚一回神,空灵便本能抬头,忙朝枪声所传方向看去,然后,她看到了一人。

入目所及,就见羊群后方多出一名男子,一名相貌斯文的男人,一名身着白领衬衫西裤皮鞋的眼镜男子,此刻,男人置身于巷道之外,正一边持着把乌黑手枪一边用面无表情盯着走廊。

和陈逍遥一样,那人空灵同样认识,印象中正是那名叫赵平的资深者!

………

事态发展往往出人意料,就在陈逍遥打算饰演英雄舍己为人的最后一刻,他那即将铭记史册的过人壮举被赵平用干脆利落予以打断,当然以上种种现已不是重点,重点是谁能想到本该置身于迷宫别处的眼镜男会冷不丁现身于此?

怀揣着些许惊愕,寻声看去,空灵率先发现了男子,不,不对,莫名现身的并非仅有眼镜男一人,身边还存在着另一人,此刻,那人正被眼镜男架于身侧,看模样似乎昏了过去,虽说垂着脑袋看不到相貌,但从其衣着打扮来看,不是何飞还会是谁?

同一时间,暂且不谈少女如何错愕如何惊疑,对面,扫了眼现场环境,看了眼走廊内部,见陈逍遥彻底昏迷倒地无所反应,赵平有所动作,当先收枪入怀,其后又将昏迷何飞随手甩至地面,接着,眼镜男转身就走,就这么一言不发赶往右侧,走向空灵视野所无法触及的右侧过道,伴随着一阵脚步响动,时间不长,大概十数秒后,脚步由远及近,眼镜男拖着一名全身抽搐的胖子在度回返路口。

那人空灵依旧认识,不单认识且印象颇深,非是他人,正是不久前和自己一同登车的新人乔凯迪,那名曾被她用小钢珠连续坑过两次的新人胖子。

唯一不解的是,为何乔凯迪如今会变成这样?

然而……

未等少女琢磨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对面,待将胖子拖至路口后,下一刻,惊人的一幕瞬间发生:

呼啦。

眼镜男伸出双臂拽起对方,旋即猛然发力,就这样把乔凯迪径直推向前方,推向对面,推向两米外那横栏路口的堵路羊群!!!

不知是不是错觉,推人过程中,少女发现男人嘴角亦在不经意间露出了一抹残忍笑意!

噗通!

结果和预料众几乎相同,被如此用力一推,乔凯迪本就颇为肥硕的身躯就这样准确无误栽入羊群,当场砸翻了数只绵羊,然,事情并未结束,远远没有结束,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肥胖青年跌至羊群之际,接下来,一件让空灵目瞪口呆乃至惊恐异常的事情发生了……

“咩,咩咩咩!”

颜色由白转黑,转化迅如闪电,胖子身体刚一触碰绵羊,顷刻间,伴随着一通乱叫,下一秒,八只绵羊开始突变,所有绵羊集体变色,原本包裹身躯的纯白毛发就这样瞬间转为黑色,不仅如此,待八只绵羊变成黑色后,这些原本人畜无害的小动物亦随之而来性情大变,当场如一群饿狼般纷纷转身蜂拥包裹,将乔凯迪围于正中的同时张口就咬,纷纷用牙齿咬住胖子身体各个部位,随后开始拖拽,开始移动,八只黑羊如一群蚂蚁般拖乔恺迪离开路口,一边撕咬拖拽一边离开路口拐入左侧,不消片刻,乔恺迪与那群黑色身影就这样在羊群移动中渐行渐远,直至隐没于远方走廊。

羊群竟拖着乔恺迪离开了!?

而同样的,由于羊群主动离开,早先还看似无解的堵路绝境亦就此解除!.

没有人知道羊群打算把乔恺迪拖往哪里,但空灵还是从刚刚那一幕中快速得出结论,两条惊人结论:

第一,绵羊的确不会主动触碰或主动攻击执行者,可一旦执行者主动触碰绵羊的话……那么就等同触发死亡锲机,触发严重后果,后果是什么?后果是,凡触碰绵羊者皆会导致绵羊黑化继而遭到羊群攻击,最后被黑色绵羊拖走。

第二,眼镜男在帮自己,她个人虽不清楚眼镜男如何获知此事,然很明显,单从其刚刚行为来看对方便属于实打实帮助自己,正在营救她和陈逍遥两人,但是……

但是其所采用的营救方式在一般人看来却实在太过没有人性了,对方居然拿活人充当工具,拿队友生命充当驱散羊群的一次性消耗品!

………

镜头回转,视角转移,就在面色微变的空灵同与眼镜男阴冷目光互相对视时,迷宫另一个地点,同样也就是眼镜男来时必经之路中,目前亦上演着一幕画面,一幕与空灵刚刚所见内容相差无几的画面

偌大迷宫内,某条寂静巷道内,一只全身漆黑的绵羊正拖着一人缓慢移动着,拖着一具胸口赫然多枚血红枪眼的尸体朝某一方向接连移动着。

很显然,从尸体胸口枪眼与后方那条因拖拽而残留一地的血渍便可以一眼看出这人已死,死的不能再死,死亡方式更是被火药武器迸射而出的子弹击杀,如靠近观察,定睛凝视,还可进一步尸体有些眼熟,咖啡色上衣,中等身材,不算太高的个头,总总一切证实着他是名执行者。

死者非是旁人,赫然是不久前曾跟随引路绵羊离开的吴俊佑!

可,诡异的是……

如今吴俊佑已经死了,已然化为一具没有生命的死肉尸体。

没有人知道他死于何人之手,同样亦不清楚为何死后原本为其带路的羊会变为黑色而后而拖着尸体继续移动,不过,纵使得不到第一条问题答案,至少获得了有关绵羊的第二条疑问结果。

答案很快揭晓,在黑色绵羊的连番拖拽中一点点靠近结果。穿越巷道,频繁折拐,待留下一条绵延无尽的血红细线,待黑色绵羊拖着吴俊佑尸体在度拐过了几条巷道后,最终,一扇极为醒目红色房门出现于巷道正前方。

拖拽着尸体,黑色绵羊逐步接近房门,伴随着距离接近,原本紧闭无声红色房门亦瞬间感应到了什么般自行开启。

吱嘎。

很快,黑色绵羊就这样拖着吴俊佑尸体径直步入房门,径直隐没于门内漆黑空间。

碰!

紧接着,待绵羊与吴俊佑尸体双双进入之际,房门在度关闭,然后,门内传来声音,传来响动,如靠近细听,会隐约听到一串细微不可闻的牙齿咀嚼声。

事情并未到此结束,那是因为,除声音外,现场另有一处细节变化则也是此刻悄然出现,那就是……

过了一会,当咀嚼声逐渐消失时,门把上方,那原本颇为明显的圆形黑洞亦在眨眼间骤然消失。

………

价值,哲学概念词汇,属互相关系范畴,从认识论来讲是指客体能够满足主体需要的效益关系,是表示客体属性和功能与主体需要间的一种利益高低关系,此类关系在哲学范畴内具有普遍性和概括性。

有关于价值高低,哲学界并无准确衡量,具体高低与否往往取决于评判者个人视角。.

任何人都有其存在价值,区别不外乎高低,不外乎多寡,纵使某人生性懒惰废物至极,实则仍有其价值所在。

通过观察,你可以对一个人进行价值评估,从而得出结论,最后加以利用,直至采用人为方式在某一特定情况让其发挥出应有价值。

看似解释繁杂,实则仅仅只是计算,一种不掺杂丝毫人性的理智计算方式,以绝对公平的兑换比所进行的合理使用方式。

对于性价比较高者往往尽可能予以保留,对于性价比较低者,关键时刻则可以让其释放出最后余光,从而在绽放自身的同时为他人照亮前进道路,如此,何乐而不为?

………

果不其然,随着拦路羊群纷纷离开,原本因道路被阻从而停止前进的干尸螝重新移动开来!

如最初那样,干尸螝无视他物,无视一切,就这样以悬浮方式沿走廊继续向前,以既不快也不慢的速度穿梭于迷宫巷道。

见状,扶了扶鼻梁金丝眼镜,赵平侧身让道,让过干尸螝,而后弯腰伸手在度架起何飞,同样的,结束过对视,确认完现场,空灵亦紧随其后跑到昏迷倒地的陈逍遥身前忙碌匆匆,一通努力下,少女将青年背至后背,结果可想而知,陈逍遥虽说体格中等不算太沉,可毕竟也是名拥有一百多斤的成年人,一背之下,顷刻间,对方全身重量就这样全压在少女那柔弱身躯,总体非常沉重,不过少女却还是咬牙撑继而毫不犹豫抬脚就走,仍如最初那样紧紧尾随,尾随着干尸螝一步一趋卖力向前,很明显,少女深知机不可失的道理,既然跟着干尸螝有希望能找到出口,那么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放过唯一机会。

至于赵平……

他一直沉默不语,从最初现身到绵羊撤离再到此刻螝物恢复,整个过程不言不语,和少女一样双双维持着死寂无声,此刻,他正搀扶何飞站立路口,镜片下,一双冰冷的目光正死死锁定着后方少女,目视着少女动作,注视对方将陈逍遥背离地面,注视着对方背负青年脱离巷道途径身前。

如上所言,在眼镜男冷若寒霜的目光主时钟,空灵身背一人途径身前,走动过程中,少女自顾自尾随螝物,期间没有说话,甚至连看都没看近在咫尺的男人一眼,就这样一边跟着缓缓漂动的干尸鬼一边背着陈逍遥朝前方巷道踱步而去。.

以上画面统统属实,然事实上仍有一处细节没有被赵平所看到,那就是……

当少女途径男人身侧,当身体越过对方,当对方视野彻底看不到自身脸孔之际,空灵嘴角微扬,露出笑容,可爱面孔瞬间摆出一副明显无比的得意笑容,就好像通过某种考验般喜形于色得意洋洋。

揣摩是一门艺术,同样为一种聪明人必备处事手段,通过刚刚遭遇,空灵瞬间看出一切,瞬间明白一切,别看表面无事,可她仍清楚的知道自己刚刚沿螝关门关走了一遭,刚刚是生是死则全部掌握于自己手中,结果,她通过了测验,通过了考核,在全程不发一言的情况下单凭举动赢得了某人暂时性认可。

哒哒哒,哒哒哒。

脚步渐行渐远,身影逐渐隐没,直至隐没于远方拐角。

路口,赵平依旧凝固不前,待扫了眼空灵二人消失拐角后,接下来,眼镜男做了件出乎任何人预料的惊人举动。

按照常理来说,既然已知尾随干尸螝有很大希望找到迷宫出口,那么眼镜男最应该做的便是和空灵一起跟着干尸螝走才对,然而奇怪的是,目送螝物消失远处,目睹空灵渐行渐远,男人并未选择尾随,不单没有跟着干尸螝走反倒架着何飞径直转移方向,径直朝另一条左侧巷道移动而去,而左侧巷道则正是不久前黑羊拖走乔凯迪的离开方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凶灵秘闻录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凶灵秘闻录 凶灵秘闻录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一十七章:狠毒的眼镜男

9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