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真正的胜负手!

第986章 真正的胜负手!

朱阳懂了。

你朱高燧不是借着兀良哈残兵的事情做文章么,那我黄昏就用兀良哈残兵来对付你,反正草原上什么都不多,就兀良哈残兵还有一些。

凑个一两万人么得问题。

现在把难题交给朱高燧了:他要是相信自己,那么三千大军面对数千兀良哈残兵,他若是进攻,胜负难料,他若是不进攻,又如何给朱棣交差,这个事情又如何收场?

如何收场?

五十里外,中军大营里,朱高燧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朱高燧自认不是有勇无谋之辈。

在接到朱阳的密信,得知长平周边有数千的兀良哈残兵后,这位在正史上正儿八经谋害过朱棣造过反的藩王第一时间不是考虑收场,而是如何出击。

数千兀良哈残兵,根本不在朱高燧眼里。

也许在以前,他还要考虑一下,但是现在——兀良哈残兵面对我大明雄师,哪还有士气军心,是根本不在一个层级上的军队。

朱高燧浑身披甲,和顾晟站在堪舆图前,道:“朱阳来的密信,长平这边有数千的兀良哈残兵,可朱阳并没有给咱们这数千残兵的分布地图,而咱们的斥候侦查回来的信息,长平这边除了朱阳的千户所,确实还有近千左右的残兵驻扎在长平城郊。”

顿了一下,道:“领兵的是个叫桑脱的人,记得没错的话,似乎是兀良哈曾经的万夫长,是我大明雄师的手下败将!”

这话无形之中透露出自信。

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顾晟点点头,“黄昏应该已经知道我们到了,所以他应该有所准备,不过都是徒劳的,他绝对想不到我们会荡平整个长平布政司,他一定还以为这是一场仕途争斗而已,却哪里知道,这会是一场大屠杀,不过殿下,在大屠杀之前,我们还需要长平这边有人配合我们,毕竟按照二殿下的意思,长平这边的布局,需要将太子殿下拉下马。”

朱高燧理所当然,“自然需要的,不过咱们早就做好了准备,不是么,现在已经知道这边负责残兵的人是谁了,接下来就很简单,疯狂杀戮,将桑脱等人杀死之后,在桑脱麾下的中层将领中选几个贪生怕死之辈,让他们将那封来自‘京畿’的‘信’交给庆州那边来收拾残局的许吟等人即可。”

也不怕许吟不上交。

这种事情,谁敢隐瞒,何况赶过来收拾残局的很有可能是张辅。

朱高燧是朱高炽的兄弟。

他早就通过各种手段收集到有朱高炽的书信和章折——大部分是从朱高炽书房的废纸篓里找到的,真正的书信很难拿到,章折更是全部被皇城内归档收纳,哪怕是朱高燧也拿不到。

但朱高燧和朱高煦有争夺皇位之意,准备万全。

在靖难之后就开始收集朱高炽的手书——这玩意儿只能通过极端手段,去朱高炽王府的垃圾中寻找只言片字。

然后拼凑起来,形成一大堆的朱高炽“手书”。

目的是干什么?

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模仿笔迹伪造书信栽赃嫁祸。

所以皇位争夺,绝对不是字面上四个字这么简单,其中涉及到的事情触目惊心,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失误就能改变全局。

朱高炽在这件事上就大意了。

他平日里用的书信,其实废了的就应该直接烧掉,因为用在公事和政事上的书信章折,都被归档,朱高煦和朱高燧要得到很难,而且容易留下把柄。

只有从废纸篓里找出来的废纸上的字,不会被人察觉。

想到这朱高燧问道:“那封书信没问题吧?”

顾晟笑道:“当然没问题,二殿下比您更想打倒太子殿下,所以他那封伪造的太子手书绝对可以以假乱真,而且我也看了,和咱们这边收集到的太子笔迹,几乎是一模一样。”

朱高燧嗯了声,“现在唯一的担心,是朱阳是否真的完全忠诚于我,他如果完全忠诚,则黄昏此刻应该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到了,如果朱阳不是完全的忠诚,则此刻黄昏应该有所准备,我倒是不担心兀良哈残兵,我是担心黄昏真的在草原上组建了蚍蜉义从。”

有火器的蚍蜉义从,那是比朵颜三卫更恐怖的战力。

朱高燧心里也虚。

顾晟摇头,“殿下,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不论朱阳是否忠诚,我们都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现在只有孤注一掷,全力出击,这一次不是黄昏死,就是咱们再也没办法打倒太子,无法打倒太子,就意味着殿下你将永远沦为臣子,而且还是会被太子殿下忌惮冷落的臣子,也许连一个盛世藩王都做不到。”

怂恿朱高燧,顾晟从来都是不遗余力。

朱高燧心里其实明白,当下的局面已经是不死不休了,作为父皇的棋子,要想在这个局中为自己的将来打下基础,就只能杀了黄昏,荡平长平布政司。

想到这看着堪舆图,沉默了一阵,对门口的亲兵道:“去将诸位千户、偏将军喊进来,关于接下来的进攻,我要排兵布阵。”

朱高燧下了决心。

到了这里,已经没有退路,那就放手一搏,赢了江山美人,输了奴儿干去干活——得到和失去并不成正比。

划算。

因为就算输了,也不会掉脑袋。

他黄昏有几个胆子敢杀掉大明的一位藩王?

但是赢了……

连锁反应下,太子的东宫位置岌岌可危,而老二再发力一下,没准到时候父皇就要重立太子,我朱高燧难道就一定输给老二?

打定主意的朱高燧,决定全力出击。

这一次出击,不管杀不杀得了黄昏,只要兀良哈残兵敢迎战,自己手中那封“来自京畿太子的密信”,就能让大明的政治形势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也就是说,长平这边的战事,不论胜负如何,只要兀良哈残兵出站,自己就赢了。

所以朱高燧其实很得意。

所有人都以为,长平这边的局的关键点在于黄昏是否在草原上豢养了蚍蜉义从,其实完全不是——黄昏的生死算个屁。

真正的关键点在于自己手中那封密信。

以及……

兀良哈残兵是否真的凝聚成军了。

一旦这个成为事实,那么黄昏和太子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当然,前提是自己没有全军覆没,能够把这封信带回顺天。

而这一点,朱高燧完全不担心。

因为就算败了,黄昏也不敢杀自己,更不可能让自己带来的三千人全军覆没。

就这么简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明王冠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明王冠 大明王冠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6章 真正的胜负手!

9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