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 不喜欢也要喜欢

28|第二十八章 不喜欢也要喜欢

第二十八章不喜欢也要喜欢

《四大名嘴》最后一期,比以往任何一期的时间都长。因为是户外录制,录制起来遇到的变数更多,所以当白殊宁搞定全部工作,回到家的时候早已是深夜。

郑俭还没睡觉,身上穿的仍然是分别时的那身衣服。他坐在餐桌前,对着生饺子唉声叹气。

看着这幅画面,白殊宁理所当然地以为他是饿了,又不会煮饺子,只好去厨房煮。

郑俭的目光追随着白殊宁的身影,最后停在他的后背上。

说什么我的前胸与你的后背之间有莫名的吸引力,这话简直就是鬼扯。经黄正明点拨,郑俭总算把所有的细节串联起来,得出最终的结果了。

可白殊宁喜不喜欢他啊?

对着饺子唉声叹气,变成了对着白殊宁的后背唉声叹气,郑俭苦着一张脸,好看的五官都皱在一块了。

印象中白殊宁表白过两次,可每次都在事后,郑俭当时压根没往那件事上想,非但不信他的话,反而还以为他是故意说这话来讨好自己的。似乎,自此以后白殊宁就再也没表白过了。

现在的郑俭恨不得穿越回过去抽自己几个耳光,当时他为什么不问白殊宁是不是认真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看了看手腕上白殊宁送的表,闻着厨房里飘出来的饺子香,郑俭站起来,期期艾艾地蹭到白殊宁身后,一把抱住他,脸颊贴着他的后背蹭了蹭,不说话。

白殊宁早已习惯他这个动作,扭头瞥了他一眼,什么都看不清,郑俭抱得太紧了,就跟贴在他身上似的。

“怎么了?”白殊宁发声问道,今晚郑俭的心情看上去格外低落。

未出声,郑俭又叹了口气,直到白殊宁把煮熟的饺子往碗里盛的时候,他仿佛是一个被人费了牛鼻子劲才撬开嘴的河蚌,磨磨唧唧地说:“今晚阿黄说我喜欢你。”

白殊宁的手几不可查地抖了一下,刚出锅的饺子滑不溜丢,即便是轻轻一抖,也从汤勺里滑落,跌进碗里:“那么,是不是呢?”端起碗往客厅走,郑俭两手锁死,两人如同连体婴,黏在一块儿挪到客厅。

郑俭松开手,绕到餐桌另一头,与他面对面。

郑俭拿起筷子,搭在一个饺子上,故作不经意地抬起视线说:“我想了一晚上了,好像真的有一点点。”边说边注意白殊宁的表情。

白殊宁望着他的双眸说:“哦。”

刹那间郑俭的心头仿佛有一百匹草泥马狂奔而过,脸上却平静如水。

这是什么反应啊?一个“哦”是什么鬼,之前说喜欢我,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讨好我?那说我是小天使的话算什么?

郑俭纠结地根本吃不下饺子,筷子戳在饺子上,戳出一个个孔,里面的馅儿都被他戳的四分五裂了。

忽然,一声轻笑声响起,郑俭幽怨地扫了眼发出笑声的人,笑你妹啊!

白殊宁微微一笑说:“我去洗澡。”

竟然用洗澡遁,太可恶了!

郑俭郁闷地要死,却又开不了口,一口气憋在心里七上八下的,闹不明白白殊宁那个“哦”字背后代表了什么。

这边郑俭纠结的眉头都快能夹死苍蝇了,那边白殊宁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温水冲洗着身体,白殊宁火急火燎地洗了个战斗澡,两个嘴角始终高高翘起,压都压不下去。

从浴室出来,快速地擦了遍身体,白殊宁不顾正在滴答滴答滴水的头发,裹了条浴巾便急匆匆地走出来。

离开前郑俭是什么模样,现在依旧。白殊宁来到餐桌前,一把拉起对着饺子发呆的金主大人。

郑俭看着他问:“干……”

一句话没说话,就被白殊宁亲个正着。不是深吻,只是嘴唇和嘴唇间的轻触,白殊宁放开他,拍拍他的头顶说:“乖,快去洗澡睡觉。”

郑俭一脸懵逼,小白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死是活好歹说一声,不带这么折磨人的。

看着眉梢眼角堆满了笑容的白殊宁,郑俭怒从中来,想要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可是对方刚洗过澡,上身光着,根本没衣领可以揪,于是只好揪住唯一可揪的浴巾吼道:“我喜欢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见白殊宁张口,生怕他说出自己不想听的答案,又急慌急忙地补上一句,“不喜欢也要喜欢,再说了,你跟我表白过的,我记得!”

“那就记一辈子吧。”

郑俭一呆,张嘴:“啊?”

白殊宁捏了饺子放进他嘴里。

反应过来那话中的含义,被巨大的欣喜环绕的郑俭咧着嘴不停地笑,连吃都忘记了。

白殊宁凑过去咬掉半个:“你不吃,饺子我全吃掉了?”

“没门!”含糊不清地蹦出两个字,郑俭舌头一卷,把剩余的半个饺子裹紧嘴里,快速的咀嚼,一边腮帮子鼓起来,跟小仓鼠一模一样的。

白殊宁越看越喜欢,抱起郑俭放在餐桌上,投喂了两个饺子后,直接按住他的肩膀,把人压倒。

郑俭嘴角挂着一点饺子皮,错愕地叫:“嗳嗳嗳?你干啥?”

舌尖刮过他的嘴角,白殊宁把那一点白舔进自己的嘴里,温柔的笑容中透着几分邪气:“干你。”

虽然这样的小白白很诱人,但金主大人也是有底线的,郑俭声讨道:“这是餐桌!!!”

白殊宁满不在乎地说:“琴房都做过,餐桌有什么大不了?”

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哇咔咔咔咔

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哇咔咔咔咔

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哇咔咔咔咔

河蟹河蟹河蟹河蟹指路微博咳咳咳河蟹河蟹河蟹

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哇咔咔咔咔

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哇咔咔咔咔

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河蟹路过哇咔咔咔咔

第二天醒来,郑俭腰酸腿痛,竟比第一次与白殊宁做的时候累上千百倍,连把干坏事的人踢下床的力气都没了。

听到动静,白殊宁睁开眼,笑眯眯地问:“醒了?”

郑俭虚软无力地给他了一巴掌:“你是种马嘛!”

白殊宁抓住他抽回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饿不饿?”

郑俭很想吐槽他,怎么每次都来这一招,但他偏偏又很受用,脱口而出:“饿!”

“想吃什么?”

郑俭砸吧砸吧嘴,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亲多的缘故,现在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他说:“想吃有味道的东西。”

白殊宁想了想:“油焖茄子,花生米烧咸鱼,地锅鸡,怎么样?”

“好好好!”郑俭疯狂地点头,吞口水的模样恨不得现在就吃到。

白殊宁掀开被子下床,郑俭望着他□□的身体,口水吞得更厉害了。虽然wuli小白白没有八块腹肌,可身材也特别有看头啊。

除了吃就是睡,郑俭足足躺了一下午才恢复体力。

下午六点多钟的时候,郑勤打电话过来问他的宝贝弟弟为什么又没来上班,前天他才跟郑父说过,小弟最近表现很乖,就遭遇打脸。

郑俭嘿嘿笑:“特殊原因。”

以前,郑俭是玩世不恭的二世祖,徐育铭的事企划虽然改好了,但到底没有最终拍板,他一方面考虑到要对朋友负责,要在公司等待他大哥的最终结果;另一方面觉得在家实在无聊,郑父三五不时的催他,白殊宁每天为了工作忙忙碌碌,他这个金主游手好闲的快要连包养白殊宁的钱都没有了,便继续坚持上班。

说起来,今天还是工作日呢,竟然因为啪啪啪过度而翘班,郑俭自己看着连胳膊上都不落,有吻痕,觉得自己实在太□□了,下次不能再这样,至少不能把吻痕留在那么明显的地方。

郑勤听他笑得淫邪,也听说自己弟弟包养了一个年纪不小的小明星的事,便道:“你年纪小,小心纵欲过度。”

“知道了知道了。”虽然事后浑身酸痛不舒服,但做的时候正是超级爽,白殊宁的腰力没话说,郑俭回味着,又淫邪的笑起来,“对了!大哥,你跟大嫂怎么样了?”

郑勤眉头挑起:“想要八卦我?”

郑俭连连否认:“我哪敢啊,我是想问问看你俩啥时候结婚,我估计是没孩子啦,以后就靠你和大嫂多生个十个八个的了。”

说到孩子,郑勤笑起来:“你当你大嫂是母猪啊,生孩子那么受罪,最多两个就够了,一男一女,凑成一个好。”

郑俭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他哥身上散发出来的恋爱的酸臭味,随口问道:“你们啥时候结婚呢?”

没想到郑勤异常认真地回道:“下个星期五,我想跟她求婚。”

时间具体到某一天,郑俭惊愕地张大嘴巴,看来这件事他大哥已经深思熟虑过了,除了恭喜,什么都不用多说。

郑俭嘿嘿嘿地傻笑:“下次领大嫂回家吃饭一定要叫我啊!”

郑勤说:“好。”

作者有话要说:不喜欢也要喜欢!

wuli萌萌老霸气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金主大人甜如蜜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金主大人甜如蜜目录 金主大人甜如蜜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28|第二十八章 不喜欢也要喜欢

9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