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四 汉水

第一千五百零四 汉水

夜幕下的黄州港内,篝火通明,百多艘船,井井有条的停泊岸边。

这里已经完全进入里贼子控制范围,虽然刚刚赢得了对贼水师一战,但刘小刀等人,却依然不敢大意。

李大山在两里外设置里岗哨,三里外设置里暗哨,港口上,还用细绳拉起了预警线。

绳上每隔一段距离,就系上一个小铃铛,不知内中情况之人,闯入便会触发报警。

这是唐学志结合后世的一些经验,摸索出来的,屡试不爽。

革里眼、左金王带着人逃回黄州后,生怕官军还会追来,连忙在城中戒严,并且派大量士卒登城驻守,谨防官军袭击。

清晨,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的革里眼,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床榻上爬起来时,精神严重萎缩,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还没洗漱便直奔军营,询问港口明军的情况。

“革帅,好消息,好消息啊。”

“官军战船,北上了,离开了黄州港。”

一名斥候校尉,急匆匆的从营外回来,连忙汇报。

革里眼浑身一振,上前一步,问道:“走了,真的走了。”

顷刻间脸上露出了笑容。

斥候一脸的兴奋:“属下岂敢欺瞒大帅,一百多艘船,全部驶出了港口向北而去,这会儿,水寨都已空了。”

稍微停顿了一下后,又道:“只不过,他们!”

“他们怎么了,快说。”革里眼急忙问道。

“他们将水寨给夷平了!”

“还好,还好,水寨没了可以在建,走了就好。”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稍微安心了些,吃了些早点后,便去找左金王商议北上攻打襄阳之事。

唐学志舰队,驶出黄州港后,一路向北,中午时便抵达了两江会合处,武昌境内。

此时,武昌已经被惠登相和罗汝才占领,城内屯有重兵,只不过在唐学志到来之前,曹操罗汝才带着五万大军北上房县,会合了张献忠,刘国能、老回回等人,联军三十万逼近襄阳。

唐学志舰队抵达武昌时,江面突然变得开阔起来,汉江油西南方向汇入长江。

武昌府坐落于大江南岸,站在船甲板上,便能看见那巍峨的城池。

望远镜里头,城头上那一排排贼子战旗,随风飘荡的情形,清晰可见。

“想不到,贼子竟然已经拿下了武昌府,看来,想要将他们一句剿灭,也绝非一日之功啊。”刘天罡摇着扇子,站在船舷,看着远方,神色平淡。

唐学志却从刘天罡的话中,感受到了他的担心,上前笑道:“当下楚豫之起义军能够排得上号的,一共十五家,李自成已经被孙传庭追得无处藏身了,朝廷已经将全部精力放到了湖广的起义军身上,军师又何必叹气呢。”

刘天罡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在此之前,属下倒觉得没有什么,只是看到就连武昌这种重镇都被起义军攻下了,想来,这是大劫将至的前兆的。”

“朝廷加征辽响,百姓已苦不堪言,现在又加征了剿响,听说还要加征练响,这是将老百姓往绝路上逼啊,殊不知,一地的农民军没有剿灭,反而又激起了另一地之百姓起来反抗,如此往返,岂不自掘坟墓。”

唐学志黑黝黝的眸子,看了看刘天罡后,心中佩服他的本事,却也没有感到吃惊。

他当然知道,数年之后,满清入关,南明建立,大西、大顺并存,四家争雄,天下大乱。

刘天罡能看到这一步,实属不易,自己若非是知道真相,恐怕也和普通人无异了。

“军师倒是看得透彻,天下即将大乱,只是朝廷似乎还未察觉,他们甚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朝政糜烂,世风日下,看来不下猛药是不行了。”唐学志看着前方,淡淡的说道。

刘天罡站直了身子,上前一步道:“就像一盘棋,己方已经陷入绝境,毫无还手之力,再做更多的挣扎,也只是徒劳。”

“除非推倒重来。”唐学志轻声笑道,很是轻松。

刘天罡却心身一阵,眸光颤动,沉声道:“主公说的没错,大明王朝就像一个疾病缠身,虚弱只剩下一口气之人,一身的病痛,想要治愈,除非下一剂猛药不可。”

“万一,真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您非要出来主持大局不可啊。”

唐学志哈哈大笑:“天罡,此事恐怕还言之过早,大明朝,宽架还在,江南半壁也还牢牢掌握在朝廷手中,此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而且,鱼鹰目前还没有争雄天下的实力。”

鱼鹰目前才刚刚进化到工业革命前夕,处于工业化初级阶段。

大明朝还有百万大军,张献忠和农民军各部,拥兵五十万,黄台吉集倾国之力,也能调动二十万铁骑,加上步军,不会少于三十万。

如果唐学志对大明下手,确实有能力拿下南方几省,但也会将战火引到自己身上。

名不正,则言不顺。

若只是军事占领,也没什么,可真正要治理这些地方,恐非易事。

大明朝根基还在,乡绅士族,控制着广大乡间基层,若是唐学志不能令这些人臣服,就算占领了,以后也会反抗不断。

“主公高瞻远瞩,天罡也只是胡乱发几句牢骚罢了,不过,不论时局如何发展,鱼鹰也需早作打算啊。”刘天罡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

……

战船进入汉水后,江面开始变窄,水流变得平缓,像明城舰和虎威舰这样的大船,吃水在两米左右。

汉江上游,干旱少雨,江水枯竭。

其他小船还好,像明城舰这样的大船,稍不注意便会搁浅。

不仅得主意江边浅滩,江中心也会有沙洲存在,一旦搁浅,几百吨的大船,恐怕很难脱离。

他们只得从船队中,抽调几艘平底沙船,在前面探路,明城舰和虎威舰倒是只能躲在后面了。

在大海上呆惯了,突然在江水中行船却很不方面。

由于对这一条水道并不熟悉,他们只能夜伏昼行,并且这一带都是农民军活动区域,扎营也很有讲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明末之海上雄师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明末之海上雄师 明末之海上雄师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五百零四 汉水

9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