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求贤若渴

第三十七章 求贤若渴

原来那日张万春带着林风等两个兄弟出了鱼鹰屿后,一路向西朝黄门屿方向驶去,但是这次与以往不同,船上还带着从鱼鹰带出来的五十两巨款。

这五十两银子,可是张万春和林风一辈子见过最多的银子了,心中紧张是肯定的,为了不引人瞩目,他们将船伪装成渔船,为了装的更像一些,一路上他们还不时的打上几网,弄一些鱼放在船上。

期间他们还遇到过好几次商船,不过听张万春和林风介绍,这些船吃水比较深,从表面上看是商船无疑,但是船上的人却不面善,多半是同行。

最终他们小心翼翼的在海上走了两天才抵达黄门屿。

因之前去过一次,但是黄门岛的发展还是超出了张万春的预期,以前去岛上只有区区三四家货栈,而现在岛上竟然有七八间货栈,同时还吸引了一些酒楼、客栈,甚至是药房入驻,最让张万春等人注意的是岛上竟然还开了一间妓院。

保守估计那岛上现在最少有两三百人在那维持生计。

张万春到岛上后寻了半日没有找到以前的那个马掌柜,无赖之下便向另一家米店的肖掌柜打听,原来这马掌柜前年在从余杭运送一批粮食到黄门岛时,遇上了海盗。

马掌柜仗着自己船上有一门火炮,甩着几名船员抵抗,那股海盗也不是善茬,最终竟然攻上了马掌柜的船,因海盗死伤了一些人,最后马掌柜竟然也被海盗砍头泄愤了。

而且据肖掌柜透露,抢劫马掌柜船只的好像是南湾岛的一伙海盗,本来像马掌柜这样的人能够在黄门岛这样的地方开货栈应该也有些门道,最少落到海盗手上不至于丧命,但是后来却听说那股海盗是一伙刚入行的,并不认得这马掌柜,搞得这马掌柜无端坐了冤死鬼。

这岛屿上并没有布庄和裁缝店,像布匹这样的东西则都是通过熟人介绍购买,哪怕是有海盗劫到一船货也都是一些大掌柜单独或者几个大商人合伙吃下来,零售是不存在的。

虽然岛上有两个杂货店,但是人家都暂时没货,这可将张万春急坏了,好在他在买粮食的时候听说肖掌柜上他手上还有一些青布没有处理完,愿意低价分一些给张万春。

让唐学志吃惊的是,不仅是布贵的出奇,就连那粮食也是贵的吓人,陆上的米价是一两二钱银子一石,到了这里整整要二两五钱银子一石,整整翻了一倍还有多。

虽然是贵,张万春这次还是带回了十担粮食和六匹粗布,(一匹等于四丈)银子和布匹一共花了三十多两银子。

但是武器却没有,据张万春回忆,那岛上基本的东西都有,但是兵器确实各海盗都不愿意卖的,一些杂货店老板手上虽然有一些矛和枪价格也是贵的出奇,像鸟铳这些东西就更不用说了,除非你有很大的来头,不然人家提都不会跟你提。

在大明私贩刀兵可是死罪。

不过据肖掌柜透露,有些货栈掌柜手上还是有兵器出售,不光有大刀长矛,甚至连明军军中所使用的鸟嘴铳他们都能搞的到,如果真是有钱的货主,甚至还有人能够从大明军中搞出大炮。

这可令唐学志没有想到,只听说有人倒卖军火给倭国和后金,却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从军中倒卖军火给海盗,想来这大明确实已经烂到了根子,连后金都敢卖,因此卖军火给海盗也就不足为奇了。

知道这肖掌柜有门路,张万春硬是软磨硬泡,通过肖掌柜在和一家杂货铺老板买到了一桶火药和十几斤铁砂。

虽然张万春对此行并不满意,唐学志不这么认为,随后说:“好,这次虽然没有买到兵器,却也知道了那黄门屿的大致情况,而且有了这桶火药,咱们那杆鸟铳也活了,等咱们有钱了,那些货栈自然会找上门来,哦,我上次说的要买一块绣大旗的布料可有着落。”

“哦,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本来咱们买四匹粗布就够了,但是我随那肖掌柜去了货仓后,发现他那匹粗布一共也就六匹,并且还有半匹桃红色的布,那布匹上面已经布满了灰尘,想来放了些日子。

我寻思着试试看让那肖掌柜送我们算了,那肖掌柜想了想后也答应了,不过却要要咱全部买下那六匹粗布才行,随后我和林风兄弟一块商量了一下,觉得划算,便买了下来。”

唐学志听他这么说后,还真感觉这商房交给他来打理没找错人,想来这斯还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竟然无师自通。

“嗯,估计问题不大,只要颜色合适就行,回头让马嫂看看,发动那些小媳妇赶紧将战旗绣出来,还有,兄弟们的那些服装也得抓紧了。”

唐学志说完这些后,便让张万春带和林风兄弟先下去休息,但张万春朝门外慢慢的走出了几步后又停了下来,站在那不动,似乎还有上面事要说。

“万春叔,可是还有什么事要说。”唐学志疑惑的问到。

张万春欲言又止,好在唐学志问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呵呵呵,大当家的,我在黄门岛上遇到了从前一块在余杭老东家干活的一朋友,太可怜了,正巧他在黄门屿上要饭,我见他可怜就将他带回来了,正想像您汇报呢。”

张万春知道唐学志的脾气,生怕唐学志发火,便小心翼翼的将事情又说了出来。

“万春叔,有熟人带进来我不反对,甚至还欢迎,但是需要及时向户房打声招呼,免得大家伙怀疑,而且干咱们这行的,过的本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不能大意,若是害了别人又害了咱自己就更不好了,你带那兄弟去户房让马三做了登记,以后注意就是。”

本来已经做好了挨批的准备,却发现唐学志意见不大,并且还说甚至欢迎别人来,他也稍微放心了,随后又道:“行,这事咱以后知道了,不过我这兄弟以前在地主家是干木匠活的,只因得罪了那东家.......”

“啥,木匠?你是说他是木匠?”唐学志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更是大声喊了出来,向张万春在三确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明末之海上雄师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明末之海上雄师 明末之海上雄师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求贤若渴

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