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往事

第一百六十七章 往事

听到这一声喝,众人都有些迷茫的看向大门口,而林箬夕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眼中带了震惊,甚至还有着几分忐忑的惊喜,准备伸向玉佩的手也收了回来。

而一旁的云华则云淡风轻,仿若早就料到会有这个情况一样。

眼看着林箬夕都要接过玉佩了,结果被人打断,付羿也不是什么傻子,这突然闯入的男人,再看到林箬夕的神色,心下明白了几分,心中有些不悦,毕竟他和君钰早就商量好了,如今在他眼里,林箬夕这个女人已经是他们付家的人了,现在却突然冒出个不清不楚的男人。

付羿将玉佩收回来,眼神沉了沉,也看向门口的方向。

踏风而来的男子一袭雪白袍服,腰间坠着的玉佩,由于走路的速度太快,叮当作响,墨发轻扬,而吸引了在场绝大多数女人目光的那张精致的脸上,却冷若寒霜,往日流转着不羁笑容的桃花眼中此时蕴着压抑的怒气。

“来者何人?”家丁们见有人闯入,连忙上前阻拦,却被迎头丢了一张请柬,上面赫然印着镇远将军府的字样。

虽同是将军府,但如今的镇远将军府与林国公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林国公府满门只剩一个孤寡老太和一个嫡女,而镇远将军府因为战功赫赫,深受君毅的宠信,手握重兵,是名副其实的实权派。

说来十多年前,镇守边疆,开拓疆土,手握重权的还是林国公府,当时的镇远将军府尚不能和林国公府相提并论,但后来林国公府满门壮丁为国捐躯,自此之后镇远将军府在君毅的扶持下逐步成为了朝中的重要力量。

“恭迎镇远将军府贵宾入府。”家丁们也有眼力劲,见此状况立马换了一副笑脸。

“镇远将军府?镇远将军府的大公子不是跟着四皇子过来的吗?怎么这又来个镇远将军府的?“

众人迷惑的看向君钰身边的苏谔,却见苏谔满脸鄙夷和厌恶的看着正走进来的人。

“我倒是见过镇远将军府家的大公子的,并不是这般模样啊?”与付羿交好的一个青年此时站了出来,“我看你像是招摇撞骗的,来人啊,还不给人轰出去。”

“如果本殿下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的二弟吧。”君钰说着看向苏谔,此话一出,引起一片哗然。

镇远将军府一路平步青云,除了君毅的扶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便是镇远大将军与宁氏家族的联姻,宁氏家族与君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本身又是延续了多年的世家大族。

然而当时的镇远将军是有原配夫人的,并育有一子,但当年那一场改天换日的事件之后,都城也爆出了两件大事,首先是突然爆出镇远将军府原配夫人母家通敌卖国,当时的苏夫人悲痛欲绝眼看满门被灭病重缠身,不久便去世了,只留下年仅几岁的苏羽。

而这第二件事就不那么光彩了,宁氏大小姐嫁与镇远将军府,而且还带来一个孩子,这孩子便是如今的将军府嫡子苏谔,让人觉得可笑的是,这后进府的孩子竟比原配留下的孩子还要大一岁。

镇远大将军与宁氏珠胎暗结,私生子比原配之子年龄还大的八卦一度传遍了整个都城,但原配苏夫人母家已不复存在,纵使众人在一旁看着笑话,背地里对镇远将军府的这些事指指点点,但镇远将军府的权势摆在那里,谁见到苏谔都只会阿谀奉承。

没有人会去过问那个原配的夫人留下的孩子怎么样,纵使他才是将军府身份最为尊贵的嫡子,是最为无辜可怜的一个,却反而成为了众人嘲弄的对象,甚至近些年他根本没有再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因而都城内的人大都不知道将军府还有另一个公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逐云伴君之神医太子妃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逐云伴君之神医太子妃 逐云伴君之神医太子妃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往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