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公开身世之谜。

85公开身世之谜。

但这一切与她何干?虽然身份上不同了,但她没放弃要走,就算自己不是他亲妹妹,但自己不爱他啊,不能留下来。

“在想什么?”从浴室出来,看她闭眼沉思的模样,马上心疼伸手将她眉心抚平,不想看见她苦恼的样子,他想要她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没…事。”偏头避开那只温热的手指,落洛的眉宇间还是抗拒,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避开,也许是觉得哥哥变得绝情了吧,一个爱他的女人都能被逼着解除婚约,要是有一天,他不爱自己呢,那自己不是第二个赵子瑶?

“别想太多,以后我们就在一起。”爱怜的改为抚着她脸颊,想着以后相守的日子,就满心的喜悦,还有一个盛大的婚礼还没有给她,要是她知道了,一定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少爷,小姐,吃饭了。”门外,六妈压低声音说道,知道絮絮睡着了,没有大声的叫唤。

“好,等下出去。”落雪拉着她起来,见她脸上还是有化不开的愁,担忧的看她:“你是不是担心赵子瑶会对你不利?”

“不是!”赵子瑶现在一定很伤心,但她没有想到哪里去,而且赵子瑶应该恨的是他吧。

“那先吃饭!”落雪没有深究她这种表情为何,亲自给她穿衣梳头,才拥着她下来,饭菜已经端出了,两人落座吃饭,落洛显得心事重重,没有多少胃口,但在落雪的监督下,还是吃完了一碗饭,再也吃不下了。

当晚,卧室里激情四射,从j市接回她后,一直都没碰过她了,解决了身份问题,落雪恨不得将所有的都补上,发着狠要她,但又不会让她觉得痛苦难受。

“洛儿,我爱你!”停止了的落雪,低头在她唇上印下一吻,并说出了自己的爱语,但发现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后,才失笑,她晕倒了!

抱紧她,落雪从没有这一刻感觉身心舒畅,她明天过后就会有不同的身份,不知道她会不会高兴?

洛儿你可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有多久?没有你的日子那样难过,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要不是找到了你,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第二天,当她醒来的时候,浑身都痛,身体像被拆了架又重组过一样,为什么男人都热衷这种事情?面无表情的走进浴室,尽管脸颊的红晕还没淡去,但落洛的一双眼就像一口井,毫无波动。

梳洗完出去,听到楼下的欢声笑语,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马上往楼下冲,当看见伍思微和童瞳在一起闲聊的时候,一头扑过去。

“思微,是你!真的是你!”

“落洛,你醒啦?”伍思微被她撞得倒在沙发里,但一点都不介意,反而单手拍着她肩膀。

“落洛,你怎么了?”童瞳很意外落洛会这样,落洛虽然单纯活泼,但很少有这种举动,刚才好像看见她眼底的泪光了。

“呜呜,我想你们!”落洛也不知怎么的,眼泪哗哗的流,抱着伍思微的手都在颤抖了,可见心情很不好!

“别哭,不是小孩子了,我们也想你!”那天只是匆匆见面,当时赵子瑶在现场,所以没有说太久,昨天的记者会虽然没去,但在电视机前有观看,一大早就过来了。

“呜呜呜!思微!”想忍着不哭,但没办法止住眼泪,有好多话想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别急,有话慢慢说。”看她满怀心事的神情,伍思微知道她有好多话想说,这里除了她们三个,没有别的人,六妈和赵伯都很好心的把空间留给她们。

“不如我们去后花园吧。”童瞳看向落洛,和她交集不多,但她知道,落洛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嗯!”落洛点头,虽说在这里也可以,但不知道为什么,童瞳说去后花园,她就同意。

“好吧,我们走。”伍思微率先站起来,自信温柔的容颜,和以前倔强胆小来看,变了很多。

三个人手牵着手往后花园走去,六妈在照顾絮絮,而赵伯则准备着午饭,落家的别墅,保安人员在门外走动着,防止有人进入。

“落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来到后花园里,时入秋季,满园的鲜花竞争开放,引来蜜蜂蝴蝶穿梭其中,勤劳的采集着蜂蜜,一片繁忙的景象。

选择了一张长凳,伍思微坐下后,望向满园的繁忙,才转头看向落洛。

“对啊,昨天的记者会,你虽然笑着,但你不开心。”童瞳直言,在她眼底,落洛该活泼的,但昨天是有笑,但看得出她在强颜欢笑。

“你怎么知道?”苦涩勾唇,笑容里面藏着一抹哀伤,伸手摸向脸颊,她表现得有那么明显么?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却原来不是。

“落洛,你有心事可以告诉我们啊,放心,我们不会乱说的。”不是公开了他们的关系么?她在烦恼什么?

“嗯,我们是一体的。”童瞳也说,她这样的情况和自己差不多,那时候自己在知道自己和叶楽是亲兄妹,那时候彷徨无依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谢谢你们!”现在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哥哥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喜欢马学长,但经过了这一年,已经不似开始那么强烈了,但自己爱哥哥吗?她不知道!

“落洛,最重要的是你开心就好,别人怎么想,无关紧要。”伍思微站起来,面对着落洛:“我也曾挣扎过,那时候被迫成为浩的女人,我伤心绝望,但我现在不是走过来了?如今幸福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伍思微定定的注视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出自己的心声,那时候自己以为自己爱的是思纶哥哥,但越是相处久了,就知道,自己和思纶哥哥不过是亲人间的爱,和爱情是不同的。

“可我做不到!”痛苦掩面,她是真的不知道啊,对哥哥的感觉很模糊,一直都将他当成了哥哥,从没有想过超越兄妹间的感情,她记得自己是喜欢马学长的,也准备答应当他的女朋友,可惜一切都因为妈妈被害死了,自己被迫成为哥哥的女人,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爱不爱哥哥。

“我那时候得知自己和叶楽是兄妹关系,但那时候我已经和叶楽住在了一起,是他的女人,那时候我绝望过,想放弃过,但我现在不是和他在一起么?”

“可我…。”她和她们都不同啊,自小就知道是哥哥,一直都以为是亲生的,但突然不是了,自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她明明是落家小姐,却突然不是了,甚至连身份都不知道,她是谁的女儿,她原本是谁,根本不知道!

“落洛,别想太多,我知道落雪是不会放手的,对你,他真的用了很大的心思,你知道么,在你消失的一年里,他颓废过,荒唐过,更甚至和浩打架,遍体鳞伤,好多次都命悬一线!”后面一句是夸张了一点,但为了这两个人,可以一起,撒点谎,不为过吧?

“真的?”掩面的手松开一点,瞪大惊愕的眼看向伍思微,命悬一线?怎么可以!

“真的,那时候送进了医院,很严重。”童瞳也说,这些她也亲眼看见,但没那么严重而已。

“他怎么可以这样?”心为什么痛?落洛摇着头,为什么听到哥哥差点死,心为什么那么痛?

“落洛,顺从自己的心吧,外面的人说什么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怎么想,你自己开心就好!”虽然夸张了一点,但有效果了,看落洛一听到落雪差点死的苍白脸色,她爱落雪而自己不知道而已。

“我们都走过来了,你不要急,慢慢想也不迟。”不忍见她眉目间的愁,童瞳知道很多事都是旁观者清,局中人需要想很多才能看得清。

“我…。我不知道!”摇头,眼泪也散开,落洛真的不知道,一直以来都当成亲哥哥,现在要她接受,她觉得自己做不到。

“好好,别想了,不要想太多!”见她向着崩溃的方向载去,伍思微急忙拉着她,安慰着她,或许他们都过急了,这件事该慢慢的来。

“这样吧,我们出去走走!”童瞳提议,每天关在家里,被困着,怎么能想的清楚?不如出去走走,或许可以想通。

“好啊,我们根本没有以前出过去,趁这次我们出去走走。”对啊,她怎么没想过出去走走?或许可以化解落洛心里的结啊。

“这好吗?”昨天的事还在她脑海里盘旋,外面一定还有记者在,她不想出去。

“落洛,憋在家里,会胡思乱想的,不如和我们一起出去走走,或者你会好受一点。”这落雪怎么想的,每天关着她,不知道她会想歪么?决定了,就一起出去走走。

“对啊,我们只是出去一下,很快回来的。”算落雪识相,懂得找她们来,不过自家丈夫也说了,落洛需要她们。

“哦。”看她们这么为她,她拒绝了,或许她们会觉得自己和她们有隔阂吧,现在她脑海很乱,出去散心也好。

就这样,三个女人坐上司机开的车,往市区开去,当然,后面还有一辆保镖的车跟着,为了安全着想。

“落洛,有没有想过去哪里?”她们的年龄相仿,虽然三人没有一起读书,但感情因为三个男人而相识,继而像亲姐妹那样,无话不谈。

“我不知道。”望着窗外的景色,落洛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双眼看着繁华的街道,脑海里乱糟糟的。

“不如我们去逛街吧,我记得有人说过,心情不好的时候逛街买东西,心情就会慢慢的好起来。”伍思微提议,也不知道是谁说的,但她好像没有这样做过。

“买什么?衣服吗?你自己不是设计师么?”购物,一般都是买衣服的,可眼前不是有一个出名的设计师?

“对哦,可不买衣服做什么?”自己开了一家时装店,她们两个的衣服都是自己亲手设计的,去买别的衣服,看得上么?抓抓头,伍思微无语。

“落洛,你是不是擅长钢琴?”童瞳转头看向落洛,还记得叶楽说,落洛是落家公主,好像喜欢弹钢琴。

“嗯。”不明白看向她,她是喜欢弹,在j市,她是幼稚园的钢琴师,带领着一群未来的小天使来这里表演。

“那就对了,走吧,我们去钢琴室。”转头吩咐司机载他们去市中心区最出名的幼稚园,那里有钢琴,烈日在里面。

“对啊,我怎么忘记了。”凌夜也在里面,还弹得一手好琴,还记得那天表演,她看着落洛在台上表演,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原来是真的,现在想起,自己对落洛了解得太少了。

落洛没说话,脑海回忆起在j市的生活,想起丁成志,他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好了吗?有没有人好好照顾他?

还记得有一次去了他家吃饭,一开始他妈妈很客气,直到自己无意中说自己有女儿了,脸马上就变了,她过了很久才知道,那次她妈妈将她当成了为了的儿媳,后来知道自己未婚有孕,马上勒令丁成志远离自己,呵呵,谁会喜欢这样的她?

“这次应该可以好好的听听落洛弹琴的声音了,好幸福哦。”伍思微企图说一些开心的话,看落洛的眉头紧皱,连出来都不开心,她的心也不好受。

“嗯,很久没那么放松了,该好好的休息一下。”童瞳接话,但两人说了那么久,也不见落洛有反应,不禁苦笑,看她眉头深锁,在想什么?

“落洛?”

“落洛?”两人推着她,不断唤着她。

“哦,你们怎么了?”落洛回神,眨着眼,不明白看向她们。

“你在想什么?”看她茫然的神色,伍思微叹口气,她根本没有听他们在说什么,怎么办?

“没有,就有点累了。”知道她们在想办法令自己开心,但她真的没心情,勉强露出一抹笑,转头看向马路。

“小姐,已经到了。”司机停好车,下来,给她们打开了车门,恭敬的说。

“哦。”落洛先回神,率先下来。

接着是伍思微和童瞳,三个人站在市中心区最出名的幼稚园门口,司机将车子停在路边,保镖的车也停好,站在三人的后面。

三个女人出色的容貌已经吸引了过路的人,而五六个牛高马大,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同样的吸引了人们的注意。

一个女人远远的看着幼稚园门口的一堆人,带着墨镜的脸容被遮掩,唇角露出一抹残酷的笑容,落洛,你等着。

“走吧。”伍思微率先进去,来到儿女就读的幼稚园,好想立刻看见他们呢,还有伍凌笙和叶烈日,他们都同时在一间课室呢。

“走吧。”童瞳主动挽着落洛的手,带着她往里面走去,园长亲自出来接,她们的到了令园长高兴得咧着嘴,一直将她们带到几个孩子的课室门口。

“园长,谢谢你的招待,我们想留在这里看看。”伍思微婉拒了园长的陪伴,看几个孩子用心读书的模样,心里特别的甜。

“好,好的,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园长点头哈腰着,然后退了出来。

“落洛你看,那是凌夜和明梓。”指着子女给落洛看,那是一对双胞胎,脸目都像极了闵成浩,但眉宇间有几分像伍思微,出色的容貌就知道遗传自父母,身份高贵但不会给人那种趾高气昂,高人一等的感觉。

“那边那个是烈日,这孩子怎么这么冷!”童瞳有点不满,烈日的性格到底像谁?

“那是思纶哥哥的儿子,伍凌笙。”逐一的将几个孩子介绍给落洛看,这几个孩子一直都是大人心里的宝,虽然很疼,很该教育的还是要教育。

“以后等絮絮长大了,也和她们一起玩。”伍思微说道,声音里满是欢喜。

“嗯。”那几个孩子都是人中之龙,以后絮絮也会和他们一样吗?

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了,随着老师走出,一群孩子也发现了伍思微她们,急急跑出来。

“妈妈!”

“妈咪!”

“微姨!”

几个孩子蹦蹦跳跳着出来,直直冲到自己父母亲人身边。

“小心点!”

“别跑啊。”急忙呼唤着,看孩子无恙,才笑着搂过他们。

“快,快叫洛姨吧。”带着几个孩子来到落洛的面前,希望这几个孩子能讨她欢心,也能解开她心结。

“洛姨你好!”几个孩子听话的唤着,眼睛里面都是落洛,还露出微笑,乖巧懂礼貌,看的落洛眼眶泛红,以后她的女儿也会这样吗?

“洛姨,你哭了?”明梓伸手扯扯落洛的衣袖,要她蹲下来,用手指去抚她脸颊:“不哭哦。”

“洛姨没哭!”蹲在他面前,落洛伸出小手去抚他脸颊,多俊俏的一张脸,带着微微的冷酷,十足闵成浩的翻版,忍不住捏了捏,滑滑的,好玩。

“洛姨,给你玩。”凌夜就没哥哥那么酷酷的,而是一脸灿烂的笑容,把手里刚缝制的小玩偶给落洛,原本要给烈日的,但看洛姨不开心的模样,还是给洛姨,要是她笑了,更加好。

“这个是?”手里多了一个玩偶,玩偶头上同样留着一条到胸口的头发,穿着公主装,和她一模一样漂亮,一看就知道是女孩的样子,虽手工不好,但看得出做的时候很用心。

“这个是我的哦,你看她穿的衣服和我一样,漂亮吧,这样洛姨看见会开心。”虽说玩偶模样不够她好看,但的确是她来的。

“谢谢你。”拿着玩偶把玩,没料到孩子们这么热情,而且每个都好可爱,旁边一个男孩话也没说,但依然站立在一边,注意着他们,他的目光有点冷,顺着他视线,是落在凌夜身上。

“烈日,怎么不和洛姨说话?”童瞳见儿子孤傲的站立着,虽然站在身边,但话基本没说,看明梓,多么会说话?

“他是烈日啊?”难怪越看越像叶楽了,再怎么说,哥哥和叶楽闵成浩他们是一起长大,自己也缠绕在三个人身边,自然都认识他们,而男孩的孤高,和叶楽有得拼。

“嗯。他总喜欢一个人不说话,以前不是这样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儿子就那样了,不过也不是一天都不说话,某些时候会而已。

“凌笙,你怎么了?”像是发现了不对劲,伍思微抬头看向伍凌笙,伍凌笙越长越像伍思纶,平时乖巧讨喜,怎么今天不说话?和烈日一样?

“切,管他们做什么?妈妈,你怎么来了?”闵明梓不屑的鄙视了一下,然后牵着母亲的手问。

“对哦,我都忘记了,今天洛姨心情不好,我们来弹钢琴。”恍然记起来的目的,伍思微伸手揉揉儿子的头:“还是你乖啊。”

“妈妈,我也乖!”凌夜跺脚,向着伍思微撒娇,瞪了哥哥一眼,妈妈她也有份,凭什么只赞他乖。

“哦哦,都乖!”头疼了,这两个孩子,只要她说谁乖,就会争夺,回到家更加厉害了,双胞胎就是麻烦。

“小夜最乖了。”两道童稚的嗓音同时响起,两道小身板都同时站在了凌夜的身后,瞪着明梓。

“好吧,我说不过你们。”没好气的瞪了凌夜,径自走开。

“这……”三个大人同时诧异,不是两人都不说话么?怎么一开口会这样?

“妈妈,我想听钢琴。”凌夜无奈转移大人的注意力,拉着伍思微往钢琴室走去,都说了烈日和凌笙都是弟弟了,他们就是不听!

“走吧。”任由女儿牵着,伍思微带头走向钢琴室,女儿也是学钢琴呢。

园长已经等待着了,见人进来,马上将场地让给他们,转身离开。

这里的规模比起j市更加的壮观,足可以容纳千人以上的场地,千张凳子排放整齐,给人一种庄严不得喧哇的感觉。

台上一家德国制造的钢琴正静静的在等待着,各人找了个位置坐好,眼看看落洛上去,都露出屏息以待的神色。

望着眼前华丽的钢琴,不愧是m市最出名的幼稚园,连设施都那么好,钢琴油亮亮的,看得出有专人保养,也经常有人使用吧。

“洛姨,加油!”凌夜首先大喊,为落洛加油,钢琴她最喜欢了。

“落洛加油啊。”

“洛姨加油!”接着大伙都喊起来,把气氛都炒热了起来。

“谢谢!”面对着他们微微弯腰致谢,落洛才坐上凳子,把手放在钢琴里,黑白键的钢琴,照影出纤细白皙的手指,闭眼想了下,才开始舞动双手,弹出最美丽动听的旋律。

所有的人都如痴如醉的听着,目光落在专注弹钢琴的女人身上,她就好像一副美丽的画,有着起伏的感情,有着执着的爱。

黑白键在手指间穿梭,感受着和往日的宁静,每次只要弹钢琴,所有的不安,绝望,都会消失,剩下幸福,快乐的时光,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弹钢琴,是因为生日,哥哥,他说,她是落家的公主,无人能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说钢琴就是为她而生。

那时候她非常的高兴,笑着接受了这份与众不同的生日礼物,开始了学习钢琴,无论何时何地,她从没间断过,学习钢琴。

只要自己学习到新的钢琴曲都会弹上一篇给哥哥听,听到他的赞美会高兴得睡不着觉,会兴奋的搂着哥哥的脖子睡觉。

“献丑了。”一曲既罢,落洛停下了手指,微笑看向台下,很久没想起过去的事了,她想,那时候自己一定很幸福。

“好好听!”

“洛姨,你弹得很好!”

“落洛,我都醉了。”纷纷赞美,这些都不是假话,是真的很好听。

“谢谢!”落洛点头,脸上的微笑也多了起来,不似一开始那么不开心了。

“我们走吧,去外面逛逛。”看效果还不错哦,伍思微见她开始有笑容了,也不枉此行。

“洛姨再见。”几个孩子将她们送到门口,才依依不舍的往里面走。

“再见。”这几个孩子都很可爱,年纪相仿,但相处得很融洽,落洛有点羡慕了,絮絮才一岁多,什么时候能和她们一起玩?

“走吧,我们去走走。”也不坐车了,两个女人一人一边的挽着落洛的手走向闹市区,既然出来了,那就好好的走,总是坐车,怎么散心。

“去哪里?”心情开始不错了,落洛顺着她们走,也知道她们是一番好意,想自己开心点,也感激有她们相伴。

“前面的商场吧,很久没去了。”童瞳说道,真的很久了,以前尽管也是千金小姐,但在童家一点都没受到关注,自然没法和那些千金小姐比,基本都没钱逛商场,所以她特别喜欢逛。

“好。”两人都没意义,反正就是散心,开心就好。

一路走来,都受到了关注,但大家都习惯了,没去理会,其实她们知道为什么,女人漂亮没什么,但背后跟着五六个牛高马大的男人,还统一穿着黑色衣服,凶神恶煞的模样,想不吸引都难。

“这件怎么样?”伍思微走进一家时装店里,拿着一条丝巾问,这颜色看起来很淡,但一眼就看出,绝非寻常品种。

“好看!”淡淡的颜色里,藏着一抹高雅,戴起来淡雅不失高贵,一下子就虏获了童瞳的心。

“小姐,这是最新由国外进来的,今天才刚刚上市。”女销售员挂满笑容过来介绍。

“给我包起来。”伍思微爱不释手,送给落洛最适合不过了。

“谢谢!”女销售员高兴接过来,给同伴包装好,递给了伍思微,背后的男人接过来,同时递上一张卡。

剩下就交给了这个男人,三个女人发挥了女人购物的天性,看到喜欢的就买,因为这是自家开的商场,闵氏旗下的一家商场,虽然三家人的产业遍布了全国,但m市这里是大本营,闵氏旗下的商场多不胜数,就只有闵氏开了商场。

“累了,该回去了。”逛了一下午,的确累,而且战利品也不少,身后的几个男人手里都有几袋了,孩子们也该放学了。

“走吧。”落洛也想回去,一天都没见到絮絮了,不知道她乖不乖,而且她感觉身体很虚,昨晚次数太多了,今天基本没休息。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落雪已经回来,正在厅里抱着絮絮,逗得絮絮咯咯笑,看见她回来,把絮絮给了六妈,就过来她身边。

“累不累?给你按按?”说着,已经将她按坐在沙发里,站在她背后,大手有节奏的按着她的肩膀。

“哥哥,别…别这样!”落洛不习惯,从前哥哥可不会这些,而她也不习惯这种改变,哥哥也不适合这些。

“坐好。”落雪不容她拒绝,硬要她坐着,他给她按摩,捶腿,捏脚,动作娴熟,就好像做过千百回,而且他一点也不觉得不妥,细心温柔的按着,一个大男人变成了按摩师,这是落洛从来没想过的。

“舒服吗?”一边按着,一边看向她,见她露出舒服的神色,就知道自己按对了,她一回来就感觉到她的疲惫了,是他不对,将她累成这样。

“嗯。”气息几乎从鼻孔里出来,真的好舒服,不比按摩师差,而且哥哥的力道刚刚好,不重不轻,舒服得想睡了。

“以后都给你按。”露出了宠溺的笑容,落雪将她沉醉的神情收入眼底,今天她的一举一动都传到他眼前,很久没见到她的笑容了,想必今天她很开心。

“嗯。”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答应了什么,落洛整个人都放松了身体,周围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就只有身体的放松,意识迷离,就好像回到了从前。

“洛儿,嫁给我好不好?”乘胜追击,落雪见她毫无防备,手上的力度更加好了,俊脸满是紧张,很期待她的回答。

“小姐,答应啊。”六妈和赵伯都隐身在厨房门口,这个角度刚好可以将厅里的情况一览无余,心里那个急啊,快点答应啊小姐。

“嗯?”倏然张开眼,落洛下意识看向了背后的落雪,一双眼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看着落雪。

“嫁给我!”变魔法似的,落雪一手拿着红色的玫瑰,一手拿着闪亮的戒指,半跪在她面前,仰头看向她。

“小姐,答应啊!”六妈赵伯忍不住冲出来,站在落洛的侧面,就差一点了,少爷加油。

“哥哥,你做什么?”诧异瞪大眼,满脸惊讶看着这一切,哥哥竟然拿着玫瑰戒指求婚?他这是做什么?

“洛儿,嫁给我!”落雪无比认真,将花和戒指都递到她面前,心砰砰的跳着,洛儿,快点答应啊!

“小姐,你在犹豫什么啊?快点答应啊。”看落洛惊讶,但没有任何的动作,六妈和赵伯更加急了,怎么还不答应啊?

“我…。”掩着嘴的手没有放下,看着跪在面前的哥哥,还有他认真的神色,这一切不是假的,但她真的没想过,哥哥会求婚。

“洛儿,这一辈子,永远不离不弃!”落雪手棒着鲜花,单膝跪地依然难掩他身上强者的气息,眼里都是她的倒影,俊逸的脸上,始终都挂着淡淡的笑容。

“我…。”乱了,乱了,她甚至以为眼前不过是假象,真不敢相信哥哥会这样做,她能答应么?

“小姐,赶快答应啊,别让少爷等太久。”六妈焦急地站在她身边团团转,急的头发都要白了,小姐在想什么啊。

“小姐,少爷的心你还不清楚么?”赵伯也在劝着,现在整个m市都在讨论着这件事呢。

“洛儿,嫁给我!”不在乎等多久,落雪依然维持着这个姿势,保持着俊脸的淡笑,但心里非常焦急,洛儿在犹豫什么?难道自己做的还不够?

“我…。哥哥,可不…可以让我考虑下?”身边的人都那么焦急,为什么自己的心那么平静?落洛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祈求看着跪地的落雪。

“洛儿,只要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苦笑着站起来,把花给了六妈,戒指塞到她手里,俊脸依然保持着淡笑,内心却波涛汹涌,洛儿为什么不答应?难道她心里有别人吗?

“哥哥…。”手里的戒指沉甸甸,仿佛有千斤重,落洛拿着却不知如何是好。

“少爷…。”两位老人家没料到落雪就这样算了,明明再等多一下,小姐一定会答应的,为什么?

“没事,吃饭吧。”落雪没理会他们怎么想,反正他是不会放手的,也许她只是还没有想清楚,给她一定时间就好。

“是。”两人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只好垂头丧气的往厨房走去,吩咐其他的佣人上菜。

饭菜很丰富,还是有那碗黑黑的汤汁,听六妈说,这汤匙浅木亲自调配的,对她身体好,落洛每次都毫不犹豫的一口气喝光。

吃完饭后,落洛抱着絮絮进入自己的房间,一天都没见到女儿了,见她在自己怀里翻滚着,小小的身体依偎着自己,心特别的满足,脑海想起下午见到的闵凌夜,那是一个漂亮的女孩,还记得她给了自己一个玩偶,也是一个漂亮的玩偶,从口袋里拿出来,递给女儿。

“哇哇…漂…。”絮絮看见妈咪手里的玩偶,高兴拿过来,放在手心把玩,玩偶虽小,但她还是捉不稳,双手抛来抛去。

“絮絮,不是这样玩的。”见女儿毫无章法,玩偶的衣服和头发都有点乱了,好好的玩偶被她弄得脸目全非。

“给…给我!”絮絮唯恐玩偶被抢走,双手捉得紧紧的,一脸的护着。

“妈咪只想帮你整理好,然后给你好不好?”落洛见她紧张的样子,好像心爱的物品被拿走,永不回头的感觉,不禁莞尔。

“不…不给!”这可是她第一个漂漂的礼物呢,而且玩偶比她还漂亮。

“好,好,你自己拿着吧。”落洛见她一点都不松手,而且双眼谨慎的看着她,就怕自己会抢,无奈只好远离她。

“絮絮,在做什么?”从书房出来,听到里面欢喜的声音,走进来看见一大一小各据一方,好像在争夺着什么。

“爸…。爸…”咬字不是很清晰,但可以听得出在说什么,一双小手伸向落雪,想着要抱。

“絮絮真乖!”落雪走过去抱起她,自己坐在床沿,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双手揽着她的腰,亲密的依偎着。

“她怎么会…。”没见过他们相处过,絮絮怎么会懂叫他爸爸?她没教过絮絮说这句啊。

“她是我女儿。”抬头看了她一眼,仿佛她说的是废话,转头逗弄着絮絮去了:“絮絮,告诉爸爸,这是谁给你的。”

“妈…咪…。”继续玩弄着玩偶,随意回答了一句,继续玩着,虽然不知道怎么玩,但抛来抛去也好玩。

“你想要什么?爸爸也给你好不好?”落雪见女儿这么喜欢这个玩偶,才想起,自己什么也没有给过她,心起了异样,想着她需要什么买什么。

“不…不知…道!”絮絮抬头看向抱着她的男人,眉目里面藏着深思,好像在想着,自己想要什么。

“她这么小,怎么知道需要什么?”一边听着父女飞对话,落洛觉得好笑,才一岁多的孩子,知道想要什么吗?

“娃娃!”落絮拿着玩偶,异常认真的看向落雪。

“你要娃娃?”娃娃?她不是娃娃?去哪里给她一个和她这样的娃娃?

“要娃娃!”异常认真看向落雪,絮絮一双大眼骨碌碌的转,手里的娃娃是漂亮,但不是她本人,她要自己的娃娃。

“这…。”落雪为难,他去哪里找?

“她想要一个像她自己一样的玩偶。”落洛本不想开口的,但看落雪苦恼的样子,勾起唇角笑出声。

------题外话------

雪会是个好爸爸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恶魔哥哥的玩宠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恶魔哥哥的玩宠目录 恶魔哥哥的玩宠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85公开身世之谜。

9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