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没有有愧于你们

第四百五十二章没有有愧于你们

与此同时,盛心灵恍然大悟,瞬间又觉得有些细思极恐,没想到公司里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盛心灵忽然觉得母亲做的决定,或许是对的。

将蒋秘书这样的人留在身边,的确用得好的话是一个好的助手,但是如果用的不好的话,绝对是一枚巨型炸弹,甚至会毁了整个公司。

蒋秘书也不等盛心灵再说什么,而是蹲在了地上,打开柜子,柜子那边看上去平整至极,其实他旁边有一个小小的缝隙,缝隙极小,因为被黑暗所笼罩。

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蒋秘书扭曲着五官,将手伸了进去,不知道在摸索什么。

忽然间,一份被透明带子包裹住的文件拿了出来,盛心灵愣在原地,满脸惊讶。

“这……这居然是真的。”

“这当然是真的。”

蒋秘书将文件双手递给了盛心灵,盛心灵缓缓接过,宛如一座大山一般,放在自己的手中。

这不仅仅是一份文件,而是一份责任。

蒋秘书交出文件,忽然叹了一口气,这口气不是失望,反而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

“盛总,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其实当初我也并没有想让这个公司消亡,因为公司的建立之初,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陪着林董一起走到现在,我也不忍心看着这颗茁壮成长的大树被自己亲手砍掉,对于公司,我也是有感情的,我当初只不过是想吓吓你,并没有真的想让这个公司垮掉,要不然我就不会把文件藏起来,而是会彻底的销毁她,我当初买好机票,也是因为我想等我离开之后,再将所有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们,这样我也算是完成了我的任务,同时也没有愧对于你们。”

蒋秘书再次叹了一口气,眼神飘向远方,此时她多么希望林清霜也在这里,可以听到自己的这样一番话。

只是她此刻已经没有脸再面对林清霜了。

苏逍遥的话说的并没有错,自己厚着脸皮,请林董让自己留下来。

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怎么还有脸在说出这些话呢?此时回想去之前自己所说的那些话,蒋秘书愧疚不已。

“盛总,麻烦你转交一句话给林董,希望你可以告诉她,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背叛她,只是我身为蒋家的人,我必须要替我的表妹报仇,她是我的亲人,而林董是我的老板,这两者之间无法权衡,所以我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我自己也知道没有脸再留下来了,我会自己离开,希望不会再给她造成很大的负担,也感谢她没有再追究我的责任,同时我也很对不起你们。”

盛心灵不难看出来,蒋秘书在讲这一番话的同时,她的身体也在随之微微颤抖着。

再怎么说,盛心灵也是和蒋秘书共事过一段时间的,对于蒋秘书的为人,盛心灵也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

因此盛心灵也知道现在蒋秘书的心中也是十分难受的,或许难受的不仅仅是因为丢了工作,更多的是发现自己变成了蒋家的那颗棋子。

虽说蒋秘书和蒋家是远亲的关系,但是无所如何,终归是有那么一份血缘关系存在的。

被自己的亲人欺骗了这么久,甚至一直都会被蒙在鼓里,这种感觉无论是谁都会受不了的,不过好在,蒋秘书的心终究还是善良的,并没有像之前的蒋依依一样对盛心灵下手。

“好的,你现在跟我所说的话我一定会带到我妈妈的面前的,不过我还是觉得,其实这一番话,如果你当面去跟她说的话会更好一些。”

盛心灵开口说道,毕竟自己的母亲林清霜和蒋秘书之间的情谊不可能是说没就没的,盛心灵还是想要让蒋秘书亲自去跟林清霜告别。

听到了盛心灵所说的这一番话,蒋秘书垂下了头,过了片刻才开口说道:“还是算了,你觉得我现在还有脸去见林董吗?”

说完这一番话,蒋秘书还不忘记自嘲一番。

她确实是想好好的去跟林清霜告个别的,可是她现在真的还有资格吗?她不知道林清霜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想必林清霜一定很讨厌现在的自己吧。

被一个信任了二十几年的人深深的背叛,这终究不是滋味的。

因此,倘若林清霜十分的厌恶自己,那么蒋秘书终究也是能够明白的。

盛心灵点了点头:“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就不多劝你了,只不过以后离开了公司之后,你要去什么地方呢?”

对于现在的市场需求,盛心灵也是有着一定的了解的。

更何况再怎么说现在的蒋秘书也已经不是像之前的那种二十出头的小女孩了。

她现在的年龄已经和林清霜差不多大了,再去找工作的话,或许是一件相对而言比较困难的事情。

原本盛心灵还有些心软,想要把蒋秘书留在自己的工作室工作,但是转念一想,这么一来,和把蒋秘书留在公司继续工作又有什么区别呢?紧接着,盛心灵终究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听了盛心灵的这个问题,蒋秘书沉默了片刻,其实这个问题他之前也有想过,只不过每次都是想到一半就没有接着想下去了。

如果一定要让蒋秘书说以后究竟要去什么地方,其实蒋秘书也没有想好,更何况,她也明白现在自身条件的原因。

“我也还没有想好,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总归还是会有属于我的去处的,你说对吧?”

蒋秘书说着这一番话,脸上也养起了一抹笑容,可是盛心灵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这一抹笑容当中,终究还是隐藏着另外一方的无奈的还有直到现在蒋秘书的情绪肯定也非常的复杂,毕竟一下子发生这种事情,蒋秘书甚至自己可能都没有回过神来。话说回来,这一件事情的主谋并不是蒋秘书,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既然蒋秘书会背叛他们一次,那么就一定会有第二次。

所以说,盛心灵非常不想让蒋秘书离开,但是现实总是如此的,已经背叛过自己一次的人,再怎么样,盛心灵也不会继续把他留在自己的身边。有的时候如果不对别人狠心一点,那么真正会被伤害的人或许就会变成自己了。这个道理盛心灵还是非常的明白的,因此它也没有打算让蒋秘书继续多做挽留。

“总而言之,不管怎么样,所以说我们两个共事的时间不是特别的长,但是总归还是一起相处了一段时间的之后,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问题,你也可以随时找我,我们虽然不是同事关系,但是我们也还可以是朋友的,身为朋友,我能够帮到你的地方,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去帮助你的。”

盛心灵所说的这一番话,一瞬间甚至让蒋秘书有些感动,她也没有想到盛心灵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原本,她以为盛心灵会对自己厌恶至极。

没有想到盛心灵竟然告诉自己,在以后任何需要帮助的时候,她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蒋秘书的,这确实是蒋秘书始料未及的事情。

蒋秘书脸上洋溢着一抹笑容,充满感激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好的,不管怎么样,有你这句话就已经够了,有你这句话,我就已经十分的感谢感激了。”

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是蒋秘书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她也并不是那种想要去亏欠别人的人,更何况这一次确确实实是自己做错事了,她以后也不会再去那么的麻烦盛心灵为自己做什么事情了。

紧接着,盛心灵又与蒋秘书寒暄了片刻,这才目送了蒋秘书离开了公司。

在盛心灵转身要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看着公司忙碌的那些同事,一时之间,盛心灵的心中甚至有一股其他的情愫发散出来,这些人都在辛勤的工作着,可是谁也不会预料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就像是之前盛心灵最不想要怀疑的人,或许就是蒋秘书了。

但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真的就是蒋秘书做的,人心隔肚皮,永远都是猜不到他们心中究竟在想着一些什么样的东西的。

盛心灵回到了办公室,看着桌上的那一份文件,因为这次文件的事情闹了挺大的风波。

不过,盛心灵并没有让这一整件事情在公司之中继续发酵起来。

虽说这次蒋秘书确实是做的不对,但是盛心灵依旧还是保留住了蒋秘书的尊严,毕竟这也是林清霜的意思,林清霜也不想让蒋秘书离开的时候走的太难看。

至于公司里的内部人员,大家都只是认为蒋秘书是想要去换一份新的工作才离开公司的,他们没有人知道蒋秘书离开公司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这件事情盛心灵也不再打算继续让她成为公司内部人员茶余饭后一些聊天话题,盛心灵想让这件事情就这么翻篇过去。

更何况林清霜和蒋秘书相处这么多年,林清霜也不想让蒋秘书的名声受到太多人的嘲弄。

至于林清霜那一边,盛心灵也知道,林清霜一时半会儿或许也没有办法缓过来,林清霜的心思本身就比较细腻,再加上这一位蒋秘书,也是在林清霜身边待的比较长的人了,因此,对于林清霜现在的情绪,盛心灵或许还是能够感同身受的。

再怎么说虽然没有林清霜和蒋秘书之间的相处时间那么长,但是盛心灵终究还是和蒋秘书相处了那么一段时间的。

盛心灵猜测林清霜应该已经回到盛家了,于是就拨通了林清霜的电话。

“妈,你还好吗?”

电话另一头的林清霜听到了盛心灵的声音,一时之间甚至觉得有些安心。

“我没事的,你就放心吧。”

再怎么说林清霜也是一位母亲,一位母亲面对自己的女儿,又怎么能做出诉苦一般的事情呢?这种事情,林清霜是绝对不会允许她发生的。

听着林清霜的这一番话,盛心灵大概的猜出林清霜是怎么想的,她又何曾不知道林清霜的用心良苦呢?林清霜不过就是不想让自己白白担心罢了。

既然如此,盛心灵也不会再继续多问些什么,她知道,如果林清霜真的是想要告诉自己的话,那么林清霜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既然林清霜现在所说的是这么一番话,那就表明现在时候还没有到,等时候到了,盛心灵自然而然会听到林清霜的诉说的。

……

紧接着盛心灵手头上的工作也没有停了下来,毕竟蒋秘书已经把那份文件交给盛心灵了,那么盛心灵肯定是不会白白的浪费去看文件的时间。

紧接着,盛心灵就留在公司,一直翻阅着文件,把之前认为所不足的地方全都又圈点了出来。

又多看了几遍,等到把全部事情做完之后看向窗外,发现窗外的天已经变黑了。

盛心灵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并且生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一天又这样过去了,日子过的还真是快呢。

起身,这次盛心灵并没有把文件继续遗留在办公桌上,而是要准备把文件一起带回家,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之后,盛心灵就算在公司里也不会轻易的随意摆放东西了,她明白,哪怕自己对这些事情没有戒备,那么也不等于别人也同样不会忌讳这些事情。

?或许有的人站在黑暗处,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盛心灵,只不过盛心灵不知道罢了。

至于那个人是谁呢?盛心灵也是无从知晓的。

不过再怎么样,盛心灵终究还是希望他们的工资里还是不要出现这样子的人,毕竟这样子的话实在是太可怕了。

紧接着整理完了一切之后,盛心灵就回家了。

一回到家,就与往常一样,桌子上是满满一桌苏逍遥为了盛心灵亲自煮的食材。

盛心灵回到家的时候早已经饥肠辘辘了,看着桌上的那些食物便忍不住狼吞虎咽起来,完全不管不顾平日里营造出来的优雅形象,就像是一个粗汉子一般。

就连一旁的苏逍遥看到了都会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苏逍遥看向盛心灵的眼神中尽是宠溺,他知道这段时间盛心灵不停的都在操劳着,操劳着自己的事业。

并且,像这几天,盛心灵就一直在操劳着公司里那份文件的事情。

终于,那份文件总算是找到了,还真的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倘若现在那份文件没有找到的话,或许苏逍遥会更加的为盛心灵而担心。

“对了,心灵,至于这项海外合作,你打算预定在什么时间呢?”

苏逍遥开口问道,他知道这项合作的重要性,简直就是不如小区的不仅是盛心灵,就像是之前雪毕业,都很想把这一个合作给拿下来。

倘若这场合作不重要的话,那么之前的那个蒋秘书也不会想着要对这一场合作下手了,因此足以见得这一场合作的重要性。

“我打算明天就去找他们的负责人把这一项合作给谈下来,毕竟早点把这件事情谈好,我们也算得上是早点了却一番心事,这段时间这个合作的事情一直压着我,就像是一种无形之中的压力一般,越是重要的事情,我就越是怕出错,因此我倒是希望能够早点结束这么一件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合作的原因,总而言之,盛心灵一直都觉得这段时间自己就像是心神不宁的。

总感觉像是缺了点什么东西,但是明明身边的什么都没有,却因此盛心灵也不知道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压力太大了。

而压力主要来源于的就是那一场海外合作,倘若把这个合作早点给定下来,那么盛心灵也不会再继续徒增那些压力了。

“确实,这种事情早点完成也是挺好的选择。”苏逍遥说道。

次日,经过了一个晚上的翻阅文件,盛心灵在第二天的时候约了那家海外公司的人进行商谈合作的内容,整场谈判都非常的顺利,这是盛心灵所没有意料到的事情。

走出会议室,盛心灵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情终于正式的解决了,她现在站在原地仔细回想一番,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此刻在想一想甚至有些毛骨悚然,原来一切的变数,都会在自己身边。

这次签约结束,盛心灵打算先重新招一个秘书,再计划公司未来发展的事情。

可是到底招谁比较好呢?如果这样平白无故找来一个新人的话,那还要让她从头开始适应,盛心灵不想在这个地方浪费时间。

如果是自己的好友,或者是亲密的人就好了,可是除此之外还有谁呢?

盛心灵不禁有些烦恼起来,新人太难带,而盛心灵又实在不想随便选择。就连二十几年的人都这么不靠谱,更何况是新来的人呢,盛心灵现在对选人可以说是非常警惕了。

正当盛心灵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手机铃声响了。

盛心灵连忙接起,原来是工作室那边打来的电话。

“心灵,不好了,工作室那边出问题了,你现在方便过来看一下吗?可能需要你自己亲自过来解决一下。”

“好的,没有问题,我现在马上过来。”

盛心灵交代了一下,就往工作室赶去,如此说来盛心灵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照顾到工作室了。

这段时间盛心灵除了看过他们每周的汇报,具体的她其实也没有过多的关注。

等盛心灵赶到之时,工作室里一个人都没有,盛心灵有些疑惑,蹑手蹑脚地往里面走去,直到打开工作室大门的时候。

忽然,一声巨响在盛心灵的耳边响起,空气中也飘满了五颜六色的彩带。

“心灵,三周年快乐。”

“三周年?”

盛心灵嘴里呢喃着,随后忽然想起原来今天正是工作室成立三周年的纪念日,而自己太忙完全忽略了这一点。

盛心灵捂住自己的嘴巴,眼里含着些许泪水,感动地说道,“没想到工作室都成立三年了,而你们还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真的太感谢你们了。”

盛心灵颤抖着声音说道,原来这群人是故意在吓自己的,为的就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这有什么的,这个工作室当时是你带领着我们一起创立的,我们有今天的成绩,也是因为你呀,而且你作为工作室的老板,你才是我们最应该感谢的人。”

“好了,好了,都不要煽情了,赶紧过来切蛋糕吧,这蛋糕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才订到的,是你最喜欢的那一家蛋糕店。”

欣怡笑着说道,随后就和另外一个人一起端来了那个蛋糕,蛋糕上面还插着一根写着数字三的蜡烛。

盛心灵看到这根蜡烛,心里又是感触万分,眼里满是感激的看着欣怡。

其实这段时间工作是能够越做越好,完全就是因为欣怡在这边辅佐自己的工作室,尽心尽力地为这个工作室付出,这些才会使这个工作室不仅在国内负有盛名,就连国外也小有名声。

“欣怡,谢谢你。”

盛心灵触动的说道,欣怡听到盛心灵这样跟自己说,赶紧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都说了不用煽情了,今天是个快乐的日子,可不是用来哭鼻子的,赶紧把眼泪擦掉,我们一起来吹蜡烛许愿怎么样,然后再切蛋糕,祝工作室越来越好。”

欣怡拍了拍盛心灵的肩膀安慰着盛心灵,这家工作室对她来说也算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

因为在欣怡来之前,不过是将这个当作是一个工作的机会罢了,并没有想留下来的打算,而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她心已逐渐的放不下工作室里的这些人。

不仅如此,还有工作室里的这些事物。

珠宝设计,本来就是她十分喜欢的一个行业,如今有这个机会能够接触到这个方面,并且在这个方面做得越来越好,她的内心其实是十分的满足的,所以根本就没有感谢这一说,因为欣怡觉得,自己虽然是在帮助盛心灵管理这个工作室,可是这对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考验和机会呢。

总之这一次,她学习到了很多东西。

“好,我现在就点。”

心灵将蜡烛点燃,扬起笑容对大家说道,“让我们一起许愿吧,许下心中最深沉的那个祝福。”

盛心灵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沉寂当中,闭上双眼开始许愿起来,没有人知道对方所许的那个心愿是什么,大家都默契的不再言语。

许愿结束,盛心灵继续说道,“希望我们所有人的愿望都可以一一实现。”

“好!都会实现的。”

“对啊,肯定会实现的。”

……

“我许的愿望十分简单,不出半分钟就能实现。”

只有欣怡淡淡地说道,这引起了盛心灵的好奇心,她连忙问道,“你写的是什么愿望。”

欣怡神秘兮兮地说道,“你想听吗?”

盛心灵微微点了点头,八卦之心有熊熊燃起。

“我的愿望就是赶紧吃上这个蛋糕,你再不切蛋糕都过了最好吃的时机了。”

欣怡的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哄堂大笑,气氛立马就变得不一样了。

原本还有些悲伤的氛围,现在瞬间就只剩下了欢声笑语。

“哈哈哈……”

“好,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盛心灵赶紧抹去泪水,拿起切蛋糕的工具,在大家的欢呼声当中切开了蛋糕。

蛋糕切开还不等盛心灵开始分蛋糕的时候,欣怡眼疾手快的用手沾到一些奶油蹭到了盛心灵的鼻子上。

盛心灵还未反应过来,接下来迎接他的,而是一群人的攻击。

“别跑快!”

“她在这里……”

“我们从这边为解住他!”

一群人开始“追捕”盛心灵,盛心灵的心中哭笑不已,连忙求饶。

“你们怎么都抓我一个,不是说吃蛋糕吗?怎么把蛋糕都扔到我身上来了。”

欣怡有些得意地说道,“这样吃蛋糕才有意思嘛。”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群人在小打小闹当中渐渐的安静下来,盛心灵虽然有些疲惫,看着地上狼藉一片,但是心中确实也挺解压的。

自己这些天在公司,被公司的压力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而今天好好的放松一下,就仿佛回到了大学时光,那样快乐又无忧无虑的时候。

这个工作室,应该是盛心灵所在这里,唯一可以寄托的地方了吧。

随着夜幕降临,其他的工作人员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回家了,只留下欣怡和盛心灵在这里收拾残局。

“这群家伙玩完了就回家了,留下我们两个人在这里整理,真的是气死我了。”

盛心灵连忙笑着说道,“好了,我们就不要跟他们计较,他们平常不都是那个样子吗?你也知道大家忙了一天,都累坏了。”

欣怡崛起自己的嘴,有些傲娇的说道,“我才懒得跟他们计较呢?”

盛心灵当然知道,欣怡不过是说着玩笑话罢了。

只是她接下来的一句话让盛心灵的有些错愕,一时之间愣在原地,满脸惊讶的看着她。

“心灵,其实这件事情我很早之前就想告诉你了,我妈那边叫我回老家,所以我可能不能替你照顾工作室了,我真的很喜欢找份工作,可是我妈那边我也不能让她难过,毕竟照顾工作室也只是在替你照顾,相较于这个而言,这不是一份正经工作,我妈更希望我在公司里找一份安稳的工作来的妥当。”

所以是打算回去什么吗?

盛心灵知道她是为数不多的人才,自己是见过她的才华的,要不然她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工作室做得如此之好,而且盛心灵也知道,其实挖她离开的公司也不少,但是她一直都坚持在这里,足以说明欣怡的重情重意,可是自己怎么能耽误她的发展,这样未免也太自私了。

“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你也想去公司里面工作吗?”

盛心灵问道,语气中有一丝失落。

“不,我并不想去,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并不喜欢被束缚,其实我真的很喜欢现在这份工作,只是我也不想让我的母亲失望,所以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盛心灵也很为难,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当然也不希望欣怡离开,如果欣怡离开的话,那工作室又该交给谁呢,这样的话又没有自己信任的人可以打理了。

忽然盛心灵的脑海里闪过一丝想法,她睁大了眼睛眼神闪烁的看着欣怡。

“或许你想去我的公司吗?做我的秘书,我相信你可以的,之前我也有看你学习过那方面的知识。这样同时还可以兼顾工作室这边的爱好。”

欣怡听完之后极微心动,她激动地看着盛心灵,以为事情有了转机,只是不出三秒,欣怡的脸色又恢复了之前的惆怅。

她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我还是不去给你添麻烦了,如果我去做你秘书的话。工作室这边也不是说兼顾就能兼顾的,做事不能三心二意,如果我想做好你的秘书就不能想着工作室的事情,如果我只想在工作室里面好好做珠宝设计,那我就没有办法做好你秘书这个职位,所以两者我只能二选一。”

欣怡一直都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盛心灵向来知道这一点,听到欣怡这样的回答,盛心灵也不意外。

“我尊重你的想法,只不过我希望你可以不忘初心,毕竟生活是你自己的,你如果被影响的话,或许过得会不快乐。”

盛心灵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服,只能将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告诉她,毕竟自己不能替她做选择,也没办法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劝她怎么做?

欣怡扬起自己的头,勉强撑出一抹笑容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做好抉择的,其实我现在也在考虑阶段,我也不一定会离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晚风不似你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晚风不似你 晚风不似你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五十二章没有有愧于你们

9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