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我不是东西

第四百六十四章我不是东西

看到林安安这个样子,盛心灵只觉得心疼极了。连忙上前小心地扶贫着林安安的眉头。

盛心灵的动作十分的轻柔,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把林安安给弄醒。

“也不知道安安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看她这个样子,我真的一点也不好受。”

听着盛心灵所说的话,苏逍遥知道,盛心灵定然又是在自责了。

“你是在自责吗?这些事情不能怪你,一切也是你没能预料到的,更何况你这么自责,他也不能早点醒来运行,这样倒不如好好照顾她,指不定这样她还能够更快的醒过来。”

“如果安安这次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我就真的没有脸面去见欣怡了……”

想到当初,欣怡就是信任自己,才放心的把安安交给了自己。

不仅如此,在出国的时候,欣怡也是完全因为对于盛心灵的信任,才会愿意把林安安托付给盛心灵。

虽然说林安安在上学期间是品学兼优的,可是再怎么样,林安安一直以来的心思都在自己的学业上。

出国的机会少之又少,像是这一次独自出国,对于林安安而言,更是没有过的事情。

因此,盛心灵也知道这一次林安安与自己一块出国,代表着些什么东西,不仅仅是一次工作。

更多的而是林安安,以及欣怡对自己的那一份信任。

想到现在,林安安正在躺在床上,脸上一点生气都没有,就像是一个断了线的木偶一般,盛心灵就觉得十分的自责。

恍然之间,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一样,盛心灵拿起手机。

一直都太匆忙了,甚至让她忘记了把这一件事情告诉欣怡。

虽然说,这件事情或许会受到欣怡的责怪,但是盛心灵并不想要瞒着欣怡。

盛心灵认为欣怡还是具有知情权的,毕竟林安安现在出了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盛心灵还是想让林安安的家人也知道一下林安安现在的情况。

不管欣怡之后会不会生气,或者说是发生了什么别的事情,盛心灵都能够承担下来。

想到这里,盛心灵便拿起了手机给欣怡发了电话,看着盛心灵一脸焦虑的模样,苏逍遥也觉得止不住的心疼。

但是苏逍遥直到现在,不管自己跟盛心灵说什么,盛心灵都会觉得这件事情就是盛心灵自己的过错。

一时之间,苏逍遥也不知道究竟应该要怎么去安慰盛心灵。

“你要吃点什么东西吗?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有看到你吃东西,也该饿了吧?”

“好像是这样的,一直以来都在办理住院的事情,搞得我都忘记要吃东西了。”

盛心灵说着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肚子也十分不争气的咕噜噜地叫了几声。

“那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吧,你就待在这个地方等我,你觉得怎么样?”

对于苏逍遥的问话,盛心灵并没有做出立刻的回应,苏逍遥顿了顿,又继续开口说道:“你如果一直想现在这个样子,那你到时候病倒了怎么办?你病倒了,不就没有办法照顾林安安了吗,怎么,难不成你要我来代替你照顾吗?”

苏逍遥开玩笑的说道。

盛心灵听着苏逍遥的这番话点了点头,虽然,盛心灵知道苏逍遥说这些话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让自己去吃点东西的,但是换个方向想,苏逍遥所说的这些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自己病倒了,那么就真的没有人可以来照顾安安了,难不成还真的要让苏逍遥来照顾?

那么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到时候可就不止是苏逍遥照顾林安安一个人了,而是苏逍遥也要照顾林安安以及盛心灵两个人。

盛心灵并不想让这样子的事情发生。

“那好吧,那我觉得还是吃点东西吧,再怎么说,吃饱了才有力气照顾她呀。”盛心灵开口说道,听到盛心灵说这番话,苏逍遥笑了笑,于是便起身来到了医院楼下。

想着盛心灵现在应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食欲,于是苏逍遥就打算去给盛心灵买一点粥,没有想,到下电梯,苏逍遥就看到了在医院楼下的何瑞泱。

虽然不太明白何瑞泱究竟在这里干什么。

但是苏逍遥一看到何瑞泱存在,就觉得自己心中一阵不爽。

因此,苏逍遥并不打算理会何瑞泱,而是打算直接从何瑞泱的身边走过,却不料,何瑞泱竟然叫住了苏逍遥。

“有什么事吗?”苏逍遥看着何瑞泱,苏逍遥的神色阴森,眸底尽是黑压压的一片,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冰人的气息,让人感觉周边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人就像是要被冻住一样。

“你是心灵的男朋友吧?你这人运气还挺好的。”

何瑞泱原本是在楼下思考着一些事情,他在思考着盛心灵究竟和这个莫名的男人是什么关系,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突然间就下来了。

既然如此,何瑞泱不打算放过这个男人,而是打算问清楚自己心中所疑惑的问题。

“请你纠正一下,我是她的未婚夫,并不是她的男朋友,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不过以后,关于心灵的事情,不需要你太多的挂念,我全部都会处理好的。”

苏逍遥并不打算与何瑞泱多做口舌。

果然,自己心中猜想的没有错,这个何瑞泱对于盛心灵果然是有着其他的心思的,不管怎么样,苏逍遥都不会让何瑞泱得逞的。

因此,苏逍遥直接告诉了何瑞泱,自己和盛心灵之间的关系。

苏逍遥的这一举动无非也就是想要告诉何瑞泱,让何瑞泱就此死心。

果不其然,苏逍遥的一番话让何瑞泱甚至有些恍惚。

何瑞泱有想过盛心灵跟苏逍遥之间的关系不菲,但是再怎么样,何瑞泱也没有想过,苏逍遥和盛心灵既然已经到了这种马上就要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但是尽管如此,何瑞泱还是把他脸上的表情给隐藏的特别的好,再怎么说,何瑞泱也毕竟是在公司里摸爬滚打多年的,对于这些隐藏情绪的方式,何瑞泱自然是做的特别的好的。

“挺不错的,那就祝福你们了。”

虽然说何瑞泱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的,但是何瑞泱也是一个正直的人,他并不会去破坏人家的感情。

更何况,盛心灵和苏逍遥现在都已经到了现如今这种要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何瑞泱自然不会做出那些违背自己内心底线的事情,去介入他们之间的感情。

“这倒也不必,就算你不祝福,我们也能够好好的。”

苏逍遥讲话十分坚定,并且特别的不容置疑,也可以一眼看出苏逍遥对于和盛心灵之间的感情态度是多么的坚定。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我答应了给她买粥,先失陪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苏逍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或许是由于自己占有欲的缘故,苏逍遥并不想要与面前的这个何瑞泱说太多的话。

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动机如此不纯,苏逍遥警惕心里十分的严重。

何瑞泱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看苏逍遥一副要将自己给吃了的模样,便也不往上凑了。

何瑞泱离开,却有一个倩影闪过。

“盛心灵,你可真是不要脸,明明知道都有男人了,为什么还要再抓着瑞泱不放,真是猪油蒙了心,令人作恶。”

温氤然恶狠狠的说道,好看纤细的手指在墙上扣着,就连手受伤了都没发现,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两个人。

“我不会放过你的,瑞泱哥哥看不出来你这个狐狸精,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温氤然踩着高跟鞋,来到了一家咖啡厅之中。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当然准备好了,就看你的钱有没有准备到位了。”

有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带着个黑色鸭舌帽,冷冷的说道,但是也不掩饰他口中的那一丝猥琐之意。

“我的钱你放心,我难道还会亏欠你不成,人搞清楚了吧,别抓错人了。”

温氤然拿起咖啡,浅浅地喝了一口,眯着眼睛说道。

“当然,又不是第一次了下午做事情,你还不放心吗?”

“放心,我当然放心,我不放心的是瑞泱哥哥。”

说到这里,温氤然的眼神忽的变的十分的暗淡。

“你还是放不下他,这么多年了,你替他做了那么多,他有回应过你吗?有看到你为他付出的一切吗?”

男人压着嗓子说道,看得出来是在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要让自己发火。

“我不要你管,我的事情,你不配管,你要是还想见我,就闭嘴,我的事情,轮不到来评价,你只需要做事就好。”

温氤然有些崩溃,忍着眼泪说道。

是啊,这么多年了,自己一直替他解决道那些野花,没有人敢接近他,这么长时间,不是没有人追何瑞泱,只是那些个女人,都被温氤然给清理掉了。

“那还是按以前那样处理是吧。”

男人也不再接话,而是错开了那个话题。

“对,不过这一次,先不要那么快放走,我要亲自会一会她。”

“氤然,你不要这个样子了,这个女人看上去是有背景的,千万不要冲动行事,知道了吗?”

“怎么了,她勾引瑞泱哥哥,我还不能问一下情况了,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你将人到来就好。”

男人无奈,温氤然都这样说了,自己怎么可能会拒绝,只好说道。

“那好吧。我拗不过你,但是你也不想看到你一步步深陷下去。”

温氤然看到眼前这个男人话多的模样,毫不在意的驳了他感人肺腑的一番话。

“好了,我不想听你说了,我要先走了,瑞泱哥哥还等着我去安慰他呢。”

温氤然有些得意的说道,刚刚医院门口的那一幕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以何瑞泱的性格,他向来自信,又怎么可以容忍别人对自己这个样子。

“你……”

“怎么了?”

“没……没什么,自己小心一点。”

“知道了,真是啰嗦。”

温氤然拿起自己的包,扭着屁股离开了。

男人坐在原地,终于抬起了自己的头,自从自己见到温氤然的第一眼,就被她给迷上了,所以不管她让自己做什么,都会想办法满足她。

就算是帮助她追另一个男生,他都可以忍,可是她为什么就是不能转过头来看看自己,她的眼里从来就没有自己,有时候自己都会怀疑,她是不是连自己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

温氤然离开,转身就上了自己红色的小跑车,这辆车还是何瑞泱作为成人礼送给自己的。

尽管已经过了很多年了,她也一直没有换车,而是一直坚持开这辆车,她出来没有爱护过这辆车,也从来不让别人坐,只有何瑞泱才能做这辆车。

她原以为,自己与何瑞泱可以就这样一直保持下去,没想到,一个忽然出现的女人,打破了这样的局面。

温氤然摸着车上的方向盘,回忆如泉水一般奔涌而出。

温氤然将头埋在自己的双臂之间,她其实也不想这个样子,可是那样办法,自己的人生除了何瑞泱,她已经不知道应该再相信谁了。

她将何瑞泱当作是她的全部,所以这个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大。

不知过了多久,温氤然才处理好自己的情绪,此时的她又扬起笑容,变得与之前一样,自信又美丽,完全看不来是一个感性的人。

她熟练的开车到一家酒吧之中,这家酒吧是何瑞泱旗下的一处产业,他每次心情不好,或者是郁闷的时候,都会来这边喝酒消愁,但是何瑞泱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每次喝醉都是谁送他回去的。

她一直都以为是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将他安置好的,毕竟这家酒吧里的人都认识自己,却不知道,每次都是温氤然过来,看着他喝醉后的不堪。

何瑞泱一直以为温氤然还没有长大,还是一个小孩子,可是他却不知道的是,当年那个小女孩,早就长大成大了,也有了自己的思想和感情了。

温氤然到达之时,酒吧里的工作人员熟练的将她带到一处。

“氤然小姐,你总算是来了,也知不知道何总今天是怎么回事,看上去比往日都要凶的多,之前也只是小酌,而现在却是猛灌啊,我们也不敢多说什么。”紧接着,经理看到温氤然过来,就仿佛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眼睛都睁的老大。

温氤然叹息一声,挥了挥手,让他先下去。

“你先下去吧,这边我来解决,让人都不要过来,周边也不要安排位子。”

“明白,谢谢氤然小姐了。”

经理也明白,温氤然不是普通人,她的存在在何瑞泱心中是不一样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大家也都将温氤然当作是何瑞泱的女友,虽然没有公开,但是大家早已经默认。

温氤然拿着一杯红酒来到何瑞泱的面前。

却看见他的面前摆满了酒杯,还有一个调酒师在不停的调酒。

温氤然赶紧递了一个凶狠地眼神过去,调酒师的手颤抖了一下,差点就没拿稳杯子。

“怎么了,才调了几杯酒,就这样拿不稳了?”

何瑞泱冷冷的说道,语气之中皆是不满。

“不是,是……”

“是我让他不要摇了,你已经喝这么多了,不要喝了……”

温氤然的眼里满是心疼,她实在见不得何瑞泱这样落魄,因为她眼中的何瑞泱是一个坚强的人,从来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就喝的这样伶仃大醉。

“你怎么来了,你不要管我,我有我自己的事情。”

“你有什么事情,不就是因为盛心灵吗?我还会不知道,你因为那个女人,最近真的的变了好多,都不相信自己了,我都甚至觉得我好像不认识这个人。”

温氤然愤愤地说道。看着眼前的何瑞泱,她甚至觉得有些迷茫。

“我变成什么样,不需要你管,而且这件事情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以后别在我面前提她了,我的事情还不需要你来管,你什么都不懂。”

“我不懂这些事情,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居然说我不懂。”

温氤然感觉到自己的真心,都全部错付了,原来自己做了这么多,他真的看不见。

温氤然轻笑一身,嘴角苦涩的勾起,眼角一滴泪水滑过脸颊。

“瑞泱哥哥,你真的要这个样子吗?我觉得你是知道的,盛心灵不喜欢你,而我一直都陪伴在你的身边,我喜欢你!”

“小孩子说什么喜欢,你还小,你说的话我全当是小孩子开玩笑罢了。”

何瑞泱依旧这样说着,为的就是想让给温氤然一个面子。

“你都这个样子了,还在为我考虑啊,那我还真的要谢谢你这个哥哥了!”

温氤然咬牙切齿的说道,眼泪早已充满了眼眶。

“那哥哥,你现在可以不喝酒了吗?妹妹看到实在是很难过。”

温氤然嘲笑一般的说道。

何瑞泱哪里会听不出来,他自然也不希望那个看到温氤然这个样子。

“你先回去吧,我现在真的没有精力和你说这些了,等之后我再去找你。”

何瑞泱淡淡的说道,但是酒还是不停喝着,一直没有停止过,何瑞泱的脸已经通红无比,早已上头。

“好啊,那你喝下这一杯酒,我就离开,怎么可以就让你一个人喝酒呢,是不是。”

温氤然笑的天真,仿佛真的是单纯的想要个何瑞泱喝一杯酒。

何瑞泱愣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无奈之下,只好举起酒杯,一同与温氤然喝下那杯酒,谁知道温氤然却止住了何瑞泱的动作。

“等一下,喝完这杯吧,你那个酒太烈了,我不忍心。”

温氤然关心的说道,却不见太随之而来几乎不可见的一抹冷笑。

何瑞泱叹了一口气,接回了温氤然说中的那杯酒,既然都已经答应喝酒了,何瑞泱也不介意喝什么酒了。

此时此刻,他只想让温氤然赶紧离开。

他接过温氤然手中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温氤然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真的转身离开。

“你好好保重,我先走了。”

温氤然走得毫无留恋,可是脚步却极慢,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

“三,二,一。”

“回去注意……”

话还没说完,何瑞泱却忽然倒地,呼吸声变的匀称,经理这时候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氤然小姐,何总还是送到那间房间去吗?”

温氤然点了点头,随后便走往房间之中。

何瑞泱已经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了。

刚刚其实温氤然早就在酒杯之中下了药,她实在是不忍心看何瑞泱这样为了一个女人借酒消愁。

“瑞泱哥哥,你这是何必呢,为了一个女人这副模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伤害自己,那个女人完全就不知道,她现在此时说不定还在和她的老相好一起恩爱呢。”

温氤然眼中尽是心疼,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愿意看到何瑞泱变成这副模样。

在之前的时候,温氤然原本以为,何瑞泱对于盛心灵的感情并没有那么的深厚,但是这一次看到球何瑞泱借酒消愁之后,温氤然也是有些惊讶的,温氤然从来没有看到过何瑞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更何况,何瑞泱平时根本就是一个不怎么喝酒的人,就算是去谈合作,有酒局的话,何瑞泱也不会轻易喝酒,做的更多的,而是让人给自己挡酒。

但是这一次,因为盛心灵的事情,竟然这般的喝酒,这确实让温氤然多多少少觉得有些意外。

“没有想到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呢……”

躺在床上的何瑞泱轻声嘟囔着,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温氤然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中。

温氤然可以看得出来何瑞泱此时内心一点也不好受,虽然是醉酒的模样,但是何瑞泱的眉头却依旧是紧锁着的,就像是遇到一件十分难解决的事情一般。

“为了一个女人,这个样子值得吗?你如果愿意转身的话,你会发现我一直都待在你的身后,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温氤然逐渐的靠近何瑞泱,看着何瑞泱的那张放大的俊脸,温氤然的心也随之微微颤动着。

她已经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有这般好好的看过何瑞泱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晚风不似你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晚风不似你 晚风不似你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四章我不是东西

9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