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胸无大志

第377章 胸无大志

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

-----------杨万里《闲居初夏午睡起》

*******

在成都下了第一场大雪之后,宋缺终于来了。

冬雪初晴,屋檐上的白雪还未消融,冷冽的风呼呼的吹着,让人的脸上发干,阳光洒落下来,有些耀眼却感觉不到温暖。

我和绾绾坐在一座茶楼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欢迎的场面,绾绾穿着一件白色的裘衣,坐在椅子上,一双光洁如玉的脚丫时隐时现。

“你不穿鞋子不冷么?”我看着有些不忍心的说道。

“这是我们阴癸派独特的练功法门,用真气护住全身,无论是走路吃饭还是睡觉,在任何时候都处在运功的状态,久而久之使用真气就会纯属自然,像平时生活一样。”绾绾认真的说道。

“可是穿上鞋子也一样可以练功啊。”我举例道,“像你师父,还有清儿……”

“我不喜欢穿鞋子,我不喜欢被束缚。”绾绾语气很冲的说道。

“总有些原因吧?”我不甘心的问道。

“你很好奇么?”绾绾斜睨着我,语气不善的说道。

我当然很好奇,看大唐原著的时候我就对她为什么不穿鞋子很不解,一个人养成特殊的习惯总是因为某些特殊的事情造成的,现在有机会当面问她本人,我自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是啊。”我一脸期待的说道。

“我就不告诉你。”绾绾得意的笑道。

“……”

我觉得这辈子是斗不过这个古灵精怪的妖女了,所以我转过头朝着外边看去,从这里刚好可以看到成都城的主干道,这里是宋缺进城的必经之路,解晖带着伤势来到城门口迎接,巴蜀的各方势力都有出面,沿街的是普通的百姓,他们兴奋的等待着,以能看到宋缺为荣。

看到这个场景不难明白宋阀对于巴蜀的意义,十八年前的欢迎场面虽然也很热闹,却没有这么郑重,那时候的宋阀只是偏安一方的诸侯,那时候的大隋朝国事日隆,天下太平。

而如今宋阀作为可以问鼎天下的势力之一,对于巴蜀的意义自然不同,这个叫做宋缺的人不仅是宋阀的阀主,天下有数的高手,还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

“做人做到宋缺这个地步算是无憾了。”我感叹道。

“你很想成为他么?”绾绾饶有兴趣的问道。

“呃,不想。”我断然说道,“我的理想不过是和自己喜欢的人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有句话说的好,爱江山更爱美人。”

“看来即使你做了皇帝也是个无道的昏君。”绾绾轻笑道。

“昏君倒是不至于,最多不理朝政罢了。”想着自己做皇帝的样子,我不由摇头笑道,“我这辈子都是当小职员的命,做领导太累,压力大啊!一不小心亡国了那就遗臭万年了。”

“你还真敢想啊。”绾绾不屑道,“师傅曾经评说这个乱世里的枭雄,李渊太软弱,窦建德太鲁莽,李密太阴柔,王世充太自负,杜伏威太短视,唯有宋缺是没有缺点的,他在岭南蛰伏这许多年,不动则已,一动必将倾覆天下。”

“哦,那李世民呢?”我好奇的问道。

“在这些后起之秀中,李世民太优柔,白玉京太油滑,寇仲太霸气,徐子陵太淳厚,至于你么……”绾绾停顿下来。

“怎么还有我?”我不解道。

“谁让你的风头很盛呢?”绾绾白了我一眼,“师傅说你太胸无大志了,若是江淮军在你手里的话,那么……”

“啊,你们不会想着对付白老大吧?”我紧张的说道,“即使是过河拆桥,这个时候也太早了些吧。”

“拆什么桥?如今连河边都没到呢。”绾绾没好气的说道,“师傅是感叹白玉京毕竟不是自己人,虽说有清儿师姐在旁照看,可白玉京这人看着可亲,心里面却是个有主意的人,若是有一天背叛了我们,那阴癸派必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没那么严重吧?”我不敢置信的说道。

“这是争霸天下,可不是儿戏。”绾绾责备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输的人就是死。一个未来的帝王不会希望被一个门派所控制,那么我们和他的决裂只是时间的问题。”

“既然阴后看的那么清楚,那为什么还……”我疑惑道。

“这就是一个对弈的过程,不到最后没有人知道结果,从如今的形势看江淮军是最好的选择,以后的事情充满了变数,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或许会有一个可以妥协的办法也说不定。”绾绾不确定的说道。

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比比皆是,就说朱元璋当初起兵靠得是明教,可坐了皇帝以后就大肆扑杀明教教徒,迫使明教改为日月神教,改头换面才能生存下去,这是朱元璋害怕了,他能靠着明教夺取别人天下,那其他人也可能靠着明教夺取他的天下,他必须把这种威胁消灭掉。

“看来争霸天下还真是一个复杂的游戏。”我苦笑道,“这游戏这么残酷一点都不好玩啊,我看你们玩的倒是乐此不疲的。”

“那是自然。”绾绾的眼睛顿时明亮起来,“这是关系到整个天下的事情啊,想想天下的大势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你有机会创造一个新的王朝,你可以站在巅峰看这个世间,难道这个还不会让你兴奋么?”

“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诚实的说道。

“所以说你胸无大志嘛。”绾绾一脸轻视的说道。

“或许是吧!”我坦诚道。

在我认识的人里面,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就连孙思邈都成为了一代神医,当然他本来就是,其他落雁如此,美仙如此,就连婉晶都对整合阴癸和东溟两派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唯一和我一样没有什么抱负的似乎只有素素和楚楚了。

难道是因为我们都处在社会底层的缘故?

她们两个在这个时代是身处底层的小丫鬟,我在未来是身处社会底层的小职员。对将来不抱希望,所以生活的轻松,没有向上攀爬的动力,也没有压力,这个应该就是胸无大志吧!

就在我思索生活的意义的时候,外边街道上的欢呼声猛地响起,一浪高过一浪,让城里冷冽的天气似乎变的热气腾腾起来。

在成都下了第一场大雪之后,宋缺终于来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俺在大唐不得不说的故事2019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俺在大唐不得不说的故事2019 俺在大唐不得不说的故事2019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7章 胸无大志

9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