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尾声

第54章 尾声

“杭州这天真是没救了。”

皮姐开了一宿的电扇,还是一大清早就被热醒了。

“到底什么时候安空调——!”大吼一声,“学校不是说今年有希望装的吗!妈的还剩一年就毕业了还能不能用上了!”

老三也醒了,坐在床上,“学校的空头支票你也信,天真。”

皮姐从铺上下来,老三惊讶,“你下这么早床干啥,今天又没课。”

皮姐一边梳头发一边说:“豆芽他们院要迎新,还得取新书。书都堆在实验楼了拿不回来,我跟张晓风借了辆板车。”说到这,皮姐又去踹老三的床,“你下来,一起帮忙!”

老三磨磨唧唧地下床,老幺也被皮姐拉下来了。

三个人稀稀拉拉地洗漱穿衣,皮姐问:“室长呢?”

老幺:“早上就出去了。”

“又跑——”

还没说完,寝室门就从外面打开了,三个人回头看走进屋的白璐,皮姐眼珠子都要瞪下来了。

“我操?”

“我操??”

“我操???!!!”

牙刷还咬着,皮姐震惊道:“美女你谁?走错屋了吧!”

白璐到桌边,把书包放下。

“别闹。”转头看她一眼,“你也不怕把牙膏吃了。”

“不怕。”皮姐淡定地说,“已经咽下去了。”

“咦——”老三和老幺都被她恶心到了,给皮姐推进洗手间。

老幺跳到白璐身边,“室长你今天好漂亮啊。”

“就是。”老三也过来,上下打量,“什么情况啊,这么些年也没见你化过妆。”

妆如人清淡。

老三拉着白璐转两圈,“我去……室长你可以啊。”

一身淡鹅黄色的丝绵混纺无袖连衣裙,头发散着,编了一条复杂的鱼尾辫,露出整个额头。

她换了一副隐形眼镜,巴掌大的小脸异常细腻,眼角的泪痣更添精致。

身材娇小,她不动地站在那,整个人就像个秀气的娃娃一样。

“这这这……”老三还惊讶着,那边皮姐咣当一声推开门,冲出洗手间,“我刷完牙了!”

一个大步来到白璐面前,来回转着圈地看。

“你这偷偷摸摸的……”皮姐感叹,“藏得挺深啊!”

老三在一边点评,“我慢慢总结了,所有隐藏美女身上都有至关重要的三点——第一白净,第二脸小,第二肉少,剩下就是捯饬的事了。”

斜眼看看皮姐,“所以你是没戏了。”

“呸!”

白璐收拾东西,室友们不依不饶。

“赶紧说,弄成这样是什么情况?”

“我去接人。”

“谁啊。”

“一个新生。”

校门口人来人往,到处是学生和家长。

各系各院都不甘落后,迎新的条幅海报贴得到处都是。

夏日的花,开满校园,到处是玉兰和桂花的味道。

大二大三都派出不少志愿者,在门口带不认路的学生去报道处。

刚刚跨过高中的新生们对大学抱着好奇和一点点洒脱,倒是身边的家长们兴致勃勃,一个比一个着急。

孙玉河早早等在学校门口。

“什么时候到啊?”小方在旁边问。

“应该很——”话还没落,视线里进来一辆黑色的轿车,车上有灰尘,是一路向南的证明。

小方也知道老板是哪里人,一看车牌就认出来了。

“哇塞……”他感慨,“自驾来的啊,这得开了多少公里。”

孙玉河心神震动而复杂。

他认得,那是许辉父亲的车。

“咱去迎接啊。”小方就要上去,被孙玉河拦下了。“再等等。”

很快,副驾驶的位置下来一个男生。

他行李很少,只有一个单肩的挎包。

许正钢也下了车,但没有进校园,他在门口与许辉说了几句话,便上车离开了。

“去吧。”孙玉河拍拍小方肩膀。

“辉哥!”小方过去,许辉看到他们,笑了笑。

“我操辉哥……”小方走近了,越发地感慨,“帅炸了啊你!”

他剪了头发,脸部的轮廓更为清晰。

孙玉河走过去,一拳头打在他肩膀上。

许辉没动地方,孙玉河:“行啊,结实啊。”

许辉静了一会,低声说:“好久不见。”

孙玉河眼眶一热,“操!”

门口的迎新队伍自大许辉出现的一瞬间就瞄准了,他刚步入校园,一群女生围了上来。

“哪个系的?”

“什么院?”

“去报道不?”

“认得宿舍楼在哪么?”

“知道在什么地方领军训服不?”

“……”

许辉从裤兜里抽出一只手,摆了摆,笑着说:“不用了,我来过的。”

“别啊——!学姐们领你参观一下啊——!!!”

旁边路过两个男生,不屑地说:“这他妈的,这些老菜帮子,次次见新生都这样。”

四下望着,他看见一个人背影。

那人正在跟一个问话的家长说些什么。

他拨开人群,走过去。

“……对,从这里过去,往左拐就是办理校园网的地方,让您的孩子带着学号和身份证去就可以了。”

“好的好的,谢谢你了。”

“不客——”

手忽然被人从身后拉住了。

她蓦然转身。

一张帅气的脸在身后,冲她笑着。

白璐挑挑眉,“你谁啊?”

他直起身,“哦,不好意思,认错了。”

“是么。”

他抱起手臂,自上而下地看着她。

白璐挑衅似地说:“认错还不走?”

短了的发梢让他看起来精神极了。

“这位学姐,我看你有点眼熟,咱俩是不是在哪见过?”

白璐抿着唇,上下打量着男孩:

“唔……这么一说,我看你也有点熟悉呢。”

男孩说:“既然这么有缘,不如认识一下?”

白璐矜持地偏了偏头,似是在考虑,男孩大大方方地等着。

半晌,白璐轻声道:“好啊。”

男孩张嘴之前,顿了顿。

他们看着对方,体会到了无言的情话。

我要先说一声谢谢。

因为有你的存在,当我回忆年少时光,必将笑如春华灿烂。

过了很久,他才认认真真地说:“我叫许辉,许诺的许,光辉的辉。”

你我一次又一次遇见,在一个又一个夏天。

周围人声鼎沸,朝气蓬勃。

他自我介绍完,便不由分说地拉起她的小手,轻声道了句:“这次明明没认错的。”朝校园里走。

艳阳天,晴空如洗。

走了一会,两个人终于情不自禁笑出来——他们都想起了普陀山上那次牵手。

久别的矜持,让他们不好意思地将脸瞥向两侧,只能听见对方的声音,感受来自掌心的轻颤。

云飘扬,小鸟环绕四周凑热闹,叽叽喳喳地浅唱——

你有温良心一颗。

你有心上人一个。

比花娇艳,比风缠绵,比天地更有缘。

拉着手,慢慢的,他们的目光终于凝视到一起,笑容未变。

鸟儿也飞得累了,枝头落脚,停在他们初遇的季节。

————————全文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忍冬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忍冬目录 忍冬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章 尾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