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灯笼照 小桥流血(完)

第30章 灯笼照 小桥流血(完)

“黥老会的青皮是挡不住的,”鲍无常冷不丁道。

他是刺客,不是刀客,没有硬碰硬的义务,虽然他长的很像屠夫;但自一开始,跟戚笼硬碰硬的对上数招,差点被气势正胜的敌人剖开肚皮后,便就立马缩入人群中,遥控指挥各路人马。

“一群赌棍,败了也是正常。”

城墙上,萧高功目光灼灼,很显然口不对心。

青皮在黥老会中不是‘流氓混混’的意思,而是身上纹有‘青笔纹身’,力量、体力、皮肉硬度均获得一定增幅的打家,据传这是某一脉名族传承的家族秘术——赌来的。

兴元黥老会是黥老会总舵的一府分支,黥老会最早是由一批私开赌场被抓,脸上受烙刑的赌徒组成,在与各城地头势力合流后,势力越发强盛。

怪蟒帮侯桀便是兴元府黥老会的一名元老,当然,若不是被会内人出卖,他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抓住。

此时被刀架着,跪在城头的光头巨汉不是侯桀是何人。

“告诉那位薛侯爷,我姓侯的愿意臣服,要钱出钱,要银子给银子,只要他留我一条命!”侯桀大吼道,身上衣服全是血迹,随即就被塞了嘴。

二人都没搭理他,萧高功缓缓道:“三府皇薛的本家找我说情,给他薛三宝留后,我应了。”

“好!”

话音刚落,明火执仗赶来的黑甲府兵也被戚笼斩的七零八落。

“我答应过夫人出手一次,但只一次,你确定要用在此处?”

鲍无常看着那蒙面披甲刀客,以及他那悍如鬼神的刀法,缓缓点头:“如果他真是赤身大魁首,值当,总管有话,城内不允许有变数。”

“叫你埋伏的箭手准备好,他们上桥便动手。”

语罢,萧道人紫袖一挥,便就盘膝坐于蒲团上,在他身前倒扣着九个冰碗,冷气升腾间,隐约可见一个拳头大的骷髅头,粉嫩的肉挂在脸上,像是新摘下来的。

这叫做软骷头,是活生生从母体中剖取出的,刚定型的婴儿头,而且要想完好取出,成功率并不大。

这种存母体中,灵智混沌,没沾后天之气的‘材料’,却是上好的邪术载具。

萧道人捏掌,后背一口木剑‘嗡嗡’颤动,忽然化作一道灰光,依次从骷颅头耳朵钻入,嘴巴钻出,每出入一次,灰光便浓郁几分。

他是平天道这一代道行最高的法师,风水术和法术并修,小小年纪便名传修行道,不过三十出头,便是兴元府十三公城并尊的高功,正当他志得意满,想要再进一步时,却碰上了一个邋遢、恶臭、好色、胆小怕事、出身不明,身上几乎没有一丝优点的挂单老道。

老道人带着一个白痴,用一张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委任状,自吹自擂的便成了黑山城首席高功。

他自是看不上对方,当即邀战,连赌十局,他摧枯拉朽的赢了前面九局,但在第十局却被对方以极卑鄙的手段暗算,用女人月水破了他的心剑,直接让他道行报废。

事后,老道提出了个交易,只消认败,便不把自己道行大损的事说出来。

他只能同意,而对方则踏着自己的名声,成了千里之地的首席堪舆大师,这让他很多天都夜不能寐,他死都不会忘记这个人!

好在被废的天才也是天才,他花了不到十年便再度修成一身精纯道行,并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突破了后天境界养出识神,十年磨一剑,他今日归来,便是要把当日的所受的耻辱、绝望、愤怒,通通还回去!

……

戚笼的龙刀枪狠狠戳入一个甲士肚皮,猛的一搅,‘嘎嘣’一声,龙刀枪枪头下面的那根弯刀便就绷断,戚笼枪口一缩,虎口猛压,枪杆子直接把对方挑入护城河中。

枪杆子也‘咔嚓’裂开,木刺翻碎,这已是他用废的第四口兵器。

“古代的千人斩猛将也不过如此!”

许跃年不过二十,可以说是听着赤身贼的传说长大的,但如今他才相信,传说之所以是传说,这不是没原因的。

“哪有千人斩的猛将,拳术再高也不可能,”照灯笼咂咂嘴,又佩服道:“百人斩差不多了!”

他正经武行出身,文戏武打,更能明白其中的难度。

“没有百人,”戚笼嘴里像是塞了火碳,极度沙哑,“七十八人,这是当场死的数。”

如果没有龙脉强化的气血、龙煞修补的肉身,戚笼大概最多能撑到三分之一的进度,这是他一身武道修行的极限。

饶是如此,他已筋疲力尽,虽然腰背挺拔,看上去风吹不倒,雷打不动,但两个膝盖像是压了千斤石。

龙煞都有些偃旗息鼓,那股桀骜劲收了不少。

“尝尝,”照灯笼从腰上摸出两颗糖丸子,其中一颗塞入嘴里,另一颗塞入戚笼手掌,“养嗓子的。”

二人互视一眼,同时咧嘴一笑。

“他们现在不敢上来了,”照灯笼看着寸土坡下徘徊的一些黑影,又附耳道:“过了无定桥,往右五十步就是入水口子。”

戚笼转头,只见高耸的坡子上,尸首、血水、兵械,几乎覆盖了每一处地方。

“寸土坡,还真是寸土必争的坡子。”

戚笼牙根咬碎糖衣,甜味盖住了鼻间腥味,转身往桥上走,被杀破胆的人没有关注的价值。

“蜡烛还有油吗?”

照灯笼一瘸一拐的跟着,忽然想到了一事,回头道。

许跃把眼珠子贴在纸面上,“还有三分之一。”

“那就好,我祖传秘宝八成的功效就在这根灯芯上,蜡烛油可以烧完,灯芯不能灭,这可是大明宫第一盏灯的灯芯,唐明皇亲自点的,宝贵着呢。”

“这么厉害?”

许跃忍不住把眼珠子贴紧了灯笼纸,想看个仔细。

然后,他就看到了对面纸上,同样一颗小巧玲珑却外翻的眼珠子。

眼皮子光秃秃,白色眼珠忽然翻了过来,满是红色血丝还有黏稠的经络,盯着许跃,小嘴巴轻轻一吐。

“噗!”

“啊!!!”

许跃惨叫一声,纸灯笼掉落,同一时间,戚笼的神经疯狂跳动起来。

“小爷的传家宝!”

照灯笼练了二十五年的硬马桥,硬生生在最后一刻抓了灯笼。

可灯火早在落地前便灭了。

“不可能!这是唐国国运养出的香火,只有阴风才能吹灭!你看到了什么!”

“一个,一个胸口插剑的小姑娘!”

许跃惨叫着打滚,他捂着的右眼上,黑血‘汩汩’涌出。

戚笼猛抬头,正好撞上了城头上,萧道人冷漠的视线。

“制天地之鬼神,驱伐六天之寒灵,摧戮九魔之凶气,九鬼恶神剑!”

萧道人并指、划下。

‘咔擦’

先是一声,然后铺天盖地!

肉眼可见的裂纹从桥头蔓延到桥尾,裂纹之中,血水溢出,一条条沾着血水的绳子如土地公之胡须,胡子密密匝匝,扯开桥身,捆住四人。

同一时间,箭雨从天而降,淹没桥上人,下一刻,无定桥轰然塌陷。

“让人去捞尸体吧,”萧道人转身离开:“告诉白夫人,我答应她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便只是私人恩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刀笼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刀笼 刀笼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灯笼照 小桥流血(完)

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