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话 金钟罩铁布衫(一)

第三百三十八话 金钟罩铁布衫(一)

这段日子对祝元亮来说,可过得实在是有些别扭。

自从来了登封之后,他便一直待在少林寺中混吃混喝,前面打响的几场战斗都与他无关不说,好不容易终于等来一个看起来有些意思的“永夜大赛”,却又没有他这个凡人参加的份,见一干伙伴都卯足了劲儿在修炼,自己却明显变得动力不足、方向不明起来,佛寺又是个毫无乐趣的清静之地,于是常常睡到昏天暗地,无所事事。

上一次遇上这样的日子,还得追溯到他刚脱离“回教国”回到丽江,孤身一人住在开心府中的那个春季,对顶着“先锋”名号的祝元亮而言,冲锋陷阵、上阵杀敌是他最能解闷的途径,即使在旅途中,也有些野妖可打,还有蒲子轩这个发小陪着他侃东侃西,怎么也不至于乏味至极,如今不但野妖远离了自己,连蒲子轩也“躲”到达摩洞中一晃就是一个多月,这一来,祝元亮可着实感到心中空空如也。

当然,蒲子轩不在,还有些其他伙伴可以聊天打发时间。

孙小树的身体已完全康复,可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两人聊不到一块儿。

陈淑卿自然是个有魅力的大美人,可蒲子轩早已捷足先登,人道是“朋友妻、不可欺”,在她面前,祝元亮得时时注意着分寸,不便走得太近。

苏三娘嘛……嗯,苏三娘当然是个极好的相处对象,可她偏偏选择了前往中岳庙修炼,虽只是一山之隔,但却着实给人一种远在天边的感觉。

至于余向笛,他作为永夜大赛参赛选手,日日忙着修炼,一般早上会独自练习御妖剑法,下午则与寺中其他僧人一起在后院里练些少林功夫。

这一日,祝元亮睡了个午觉起来,算了算金刚降魔腕的能量已久久没得到补充,又出门看了看天空中太阳的位置,判断此时已快到申时,便决定去后院找余向笛给武器充能,顺便找些乐子玩玩。

自打他从蒲卫海那儿得到这身装备以来,便无论何时何地都随时将它们穿戴于身上,因为他永远无法预料妖怪和明日哪一个会率先到来,即使到了这少林寺亦不例外——一旦破了例,那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或许在某个妖怪突然袭来的瞬间,他正好没有妖见愁和金刚降魔腕在身,便是他的致命时刻。

不过,仿佛专门撞了个黑霉日一般,就在祝元亮穿过回廊正要拐角入后院时,一匹砖头横空飞来,正正中中地砸在了他的头顶上,顿时惊得他“哇”一声叫了起来。

院中,余向笛和一群小和尚正在嘻嘻哈哈地练习金钟罩铁布衫,只见余向笛光着膀子,蹲着马步,全身肌肉鼓得如铁一般硬朗,任由五个小和尚往他的头上砸着砖头。

“三十八、三十九、四十……”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着旁边第六个小和尚的报数,一匹又一匹的砖头如雨点般接连不断地砸在余向笛的头上,碎成两半后,脱离了人手的那一半便胡乱向四面八方飞出去,而余向笛却一声不吭,仅仅从他黑色眼罩上方的汗珠可以看出他的卖力坚持。

也正是小和尚口中的“第三十八匹”砖头,不长眼睛地飞向了祝元亮,“临幸”了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不过,一干小和尚完全未注意到祝元亮的窘态,仍在兴致勃勃地围着余向笛“开火”,终于,地上的砖头全部耗费完毕,这才有个小和尚惊呼道:“子宇师叔,你已经完成了五十块砖头了!”

“呵呵,这便完了?”余向笛站直了身子,舒了口气道,“我感觉我还能再来五十块呢。”

随后,他感知到了祝元亮的风语,停止了与小和尚的交谈,侧头揶揄道:“祝先锋,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睡得还好吧?”

“好什么好?我刚被这东西砸了,叫那么大声,你们居然一个也没听到!”说完,祝元亮已走到众人跟前,右手捂着头,左手的金刚降魔腕手掌狠狠将那砸中他的半匹砖头捏了个粉碎,还骂了声,“真是气死我了!”

“哇,这位大叔的手好生厉害!”

“可不是吗?这样的手臂,我活了十二岁,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切,我活十三岁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一众小和尚并不关心祝元亮的脑袋有什么问题,反倒是纷纷为他的握力惊呼起来。

随后,又有好事的小和尚去拉扯他的妖见愁斗篷。

“这是袈裟吗?怎么感觉怪怪的呢?”

“肯定不是袈裟,人家又不是和尚!”

“那他为何打扮得如此奇怪啊?难道是唱戏的吗?”

祝元亮顿觉无比尴尬,多说无益,便干脆伸出金刚降魔腕到余向笛面前,吩咐道:“来,能量给我来一点儿,我让这些小东西们涨涨见识!”

余向笛皮笑肉不笑一番,倒也爽快地给祝元亮充了些能,待两发除妖飞弹的能量已够时,祝元亮便叫余向笛停下,随后对小和尚们叮嘱道:“都给我站远点儿,看好了!”

小和尚们不明就里,纷纷站到两旁去,只见祝元亮高举起金刚降魔腕,张开五指,对准院墙外的一棵槐树顶部,不多时,手心上已汇聚起一股金色光芒来。

那棵槐树约莫位于十五丈开外,为了增加气势,祝元亮还特意喊了声:“屠妖飞弹——破!”

电光火石之间,一团金色光球忽的飞出,正中树顶,那槐树顶部“轰”的一声断裂开来,倒了下去,引来小和尚们的一阵惊呼。

幸亏那槐树只是墙外野树,若是少林寺的财产,引来的便不是惊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呼而是责备了。

“好,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表演,千万给我看好了!”

说完,祝元亮又器宇轩昂地将金刚降魔腕对准了自己头部,让金色光芒凝聚于掌心上——当然,是有后罩帽遮挡的侧面。

“喂喂喂,大叔你要干吗?”

“别开玩笑了,快停下!”

在小和尚们惊恐的眼神中,祝元亮嘴角挂着自信的微笑,对准后罩帽再度开炮,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祝元亮的脑袋只是被震得偏了偏,随即又扭回到原位,洋洋自得地对众人道:“看到了吧?我这手臂叫金刚降魔腕,我这身斗篷叫妖见愁,我可不是为了唱戏才穿着它们的!”

“啊——我明白了,原来大叔也会金钟罩铁布衫!”一个小和尚笑嘻嘻地提议道,“要不,大叔来和子宇师叔比一比,看看谁的脑袋更厉害!”

“对对对,要不咱们再去抬一百匹砖来吧。”

祝元亮特意显摆一番,本只是想换来一阵英雄降临般的快乐,却不想对方如此“不识抬举”,哪壶不开提哪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愤懑道:“你们还是不明白!我这件斗篷,可以防住妖气、净化之力,还有能量炮的攻击,但拿你们那些破砖头没办法!”随后,又用金刚降魔腕摸着余向笛光秃秃的脑袋道,“我要是有这家伙的脑袋一半硬,还怕那劳什子的砖头吗?”

说完,祝元亮将手放下,叹口气道:“行了行了,快给我把能量满上。”

此时,一直没开口的余向笛突然神秘地笑了笑,摇摇头道:“不……”

祝元亮怒斥道:“不什么不?今日要你点净化之力,不到明日你就会完全恢复,怎么那么小气?”

余向笛不答,转而对一个小和尚吩咐道:“觉清,你带着他们,再去砖房取一百匹砖头来。”

“喂喂喂,余向笛,你不会真的要和我比挨砖头吧?”祝元亮瞪圆了眼睛告饶道,“那我直接认输,能量我也不要了,再见。”

说完,祝元亮气鼓鼓地转身,正要离去,余向笛却叫住了他,冷哼道:“我说的‘不’,是在说你没有说实话。若你真的被刚才那匹砖头打伤,哪怕只是被打痛,你的风语也至少会紊乱一时半会儿,可从我探来,你根本什么事也没有!你摸着良心说说,你真的被打痛了吗?”

祝元亮愣了愣,体会了片刻,支吾道:“额,好像真的不痛……不对不对不对,也许只是痛过了而已。”

“呵呵,你就别跟我们装蒜了,在佛祖眼皮底下撒谎,可是要遭报应的!”数落完毕,余向笛接下来的一句话,让祝元亮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祝先锋,你这家伙其实早就练过金钟罩铁布衫了,我说的对吧?”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太平妖未眠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太平妖未眠 太平妖未眠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八话 金钟罩铁布衫(一)

9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