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前因后果

第649章 ,前因后果

莲花来了兴致,“怎么,惹到你了?”淑妃好不好,莲花不在意。

反到大皇子到还不错,时不时会过来请个安,跟她说说话,玩上一玩。

不得不说,自从上次大公主事件之后,纯婕妤把大公主算是放养在了坤宁宫。

对此,莲花也无奈的很,好在大公主是个听话的孩子,心思也通透。

不过才七岁,看的莲花心疼的很,平日里也会对大公主多上几分心。

这事也让淑妃跟清妃看在眼里,至此,她们也让大皇子跟二皇子往坤宁宫里走的勤了。

“惹到算不上,只不过感觉到了她的变化而已。”张妃到不算太生气。

“哦,能让你所有感觉,只怕变化不小吧。”对张妃,莲花还是了解的。

后宫那些女人,只要不惹到她头上,她都会让上三分,谁让人家是正经的宫妃,而她,假货而已。

为此,张妃在后宫的人缘可算得上了最好不过的。

跟她有怨的除去华贵妃就有一个张小仪而已。

其她对张妃都很是和气。

“嗯,确实不小。”张妃笑了起来,“你可知,淑妃现在可是派头十足的很。”

要知晓,从一品妃位按品阶来的,排第一的是贵,也就是华贵妃。

其次就是,惠,淑,贤,德四妃。

而淑妃上头的惠妃还未有人,在从一品妃位中,她算是独二之人。

因,五妃之中只有贵、淑二妃。

张妃她也是妃位不假,但她是正二品的妃,正二品可没有封号的,不像从一品的贵惠淑贤德。

张妃就低淑妃一等。

上次的事情也算是小事,张妃本就随性惯了,加上有皇上撑腰,除去皇后跟皇上外,她对谁都是半福礼而已。

要是碰到华贵妃,有时候张妃还会不行礼。

她跟淑妃的冲突也就是因为行礼。

上次在御花园里,张妃碰到了淑妃带着大皇子出来放风。

大皇子已经七岁了,早就开蒙上学,白天基本上都在皇子所。

那天好不容易老师放假一天,淑妃就带着大皇子出来游玩。

正好碰到了几位妃嫔在御花园里,所以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很是热闹,加上淑妃掌理六宫事物,那些低位妃嫔肯定会巴结一些。

张妃过去的时候她们聊的正开心,张妃就跟淑妃随意打了一声招呼,淑妃到是没看出高兴不高兴来。

平日里张妃也是如此,她不会太多在意别人,要不是碰到,她都不愿跟这些人有接触。

张妃随意福了福身,按理说,也不算什么大事。

而这时,玉宝林从张妃左边走了过来:“见过淑妃娘娘,娘娘吉祥。”

“见过张妃娘娘,张妃娘娘吉祥。”

说完,玉宝林就半蹲礼在地上等着淑妃叫起。

淑妃也看出了玉宝林的意思,脸上笑意更深三分。“玉宝林快起身吧,不用如此多礼。”还亲自让自己的大宫女去把人扶了起来。

“谢淑妃娘娘,礼不可废。”玉宝林一脸笑意道谢。

道完谢,玉宝林就看向张妃,“臣妾可不像张妃娘娘如此无礼无矩。”

这话一出,那些低位妃嫔们就立刻让开身子,就怕牵涉到自己身上来。

张妃笑了:“哦,本宫如何无礼无矩了?”笑是笑,可眼中的杀气可骗不了人。

“淑妃娘娘比张妃娘娘高一阶,见到淑妃娘娘按规矩得行半福礼,刚才臣妾可就在背后不远处看着,张妃娘娘好像就随意低了低头,这不就是无礼无规吗?”

不得不说,真是难为玉宝林了,对张妃的一举一动观察的如此仔细。

张妃当然不惧,别说是淑妃了,那怕是皇上,她都是如此。

“那又如何?”张妃很不为意道。

“如何?呵,张妃娘娘可知规矩二字如何写?”玉宝林有意想给淑妃涨点气势。

而淑妃,也不知她如何想,反正只听着,不言不语,好像这事不关她的事一样。

最终,张妃是胜了,可心里的疙瘩也存了下来。

她没向淑妃行全了礼仪,而最后淑妃也说自己不介意。

可不介意你早说,等她们吵完架才说,什么意思?

还想等着她输了给她行全礼不成?

莲花听完后,眉头也皱了一下:“淑妃的出身因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要知道,她身处深宫,自己本身又无多少宠爱,要不是有个大皇子在,只怕···

而现在,她居然要跟张妃叫板,只怕是心大了。

“谁知道呢?”张妃不在意道:“也就是你,把她们的心都给养大了。”

“养大不正好,长肥了,长壮了,正是杀的时候。”昭那边的事情进展的很是顺利,才用了几个月的时候,他就把朝上的事情全都拿捏在手中。

那怕下边还有人想跳,但至少目前不敢。

而收拾他们,吴昭暮还差一点政绩。

所以他一心寻找那些农作物也是为了此事,当然,更多的是为了功德而已。

“那你到是杀啊。”张妃急了。

“还不到时候,你也不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哪里有心思去对付她们,等我生完孩子就好了。”后宫就得活在她的意愿之中。

不是莲花心毒,而是她要绝对的权力来压制之后的独宠事件。

一个不好,皇后不容人就能让她被前朝所有的人给盯上。

到时候她就成祸国妖孽了。

“也是,你怀的太不是时候了。”对此,张妃有些失落。

她也喜欢看戏好不好,她也想看到华家倒霉,更想看到华贵妃失宠。

当然,本身她现在也失宠了。

那怕皇上做着假样子,但她知道,皇上没有碰她,而华贵妃每天表现出那一脸劳累的样子,真不知道她如何做的出来。

“这孩子在七月里生吧?”看到皇后的肚子,张妃算了算日子问道。

“要是正常生产的话只怕是。”莲花为什么说正常生产呢。

只因,她肚子里的孩子吸收的太好了,莲花习惯在空间里睡或是喝空间里的灵泉水。

所以这个孩子只怕成长的比正常孩子要快。

对此,莲花到觉得还不错,古代对时辰还有日子都很介意。

如在七月的话,就怕在中元节前后出生。

在六月里就不怕了,哪一天都可以。

张妃可不知皇后心里想什么,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要是可以的话,还是提前一点吧。”张妃好意道。

莲花点了点头:“放心,这个孩子是有福的。”

日子一天天过,莲花跟张妃也对林婕妤上心许多,但不会太过在意她。

而坤宁宫里,因林婕妤的事情,越发严控起来,周福海在宫后三天,三天后才从宫外回来。

不过这次回来到是带回了好消息。

“快让他过来。”一听到周福海回来,莲花立马来了精神。

这些天,她有些犯懒了。

今天张妃没来,因为她也被皇后带着一起看禁书,看的那叫一个有滋有味。

坤宁宫哪有她雪阳宫的寝殿舒服。

周福海很快就过来,身上也收拾了一通,除去脸上的憔悴外,到精神的很。

看到他这样,莲花笑了:“看来是查到了。”

周福海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负主子所托,查到了。”

“说说看,我到想知道本宫做了什么让她如此恨我。”

周福海也不卖关子,立马把自己知晓的事情说了出来。

莲花没有打断他,直到听完,莲花都想不通其中的联系。

“她流产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她也知晓,当天是本宫进府的大喜之日。”莲花可怜那个孩子是另一回事,可不想做圣母。

再说,她也不是圣母好吧。

“听以前伺候林婕妤的粗使嬷嬷讲,林婕妤这人心思深,谁也不知她的想法,不过,手挺毒的。”周福海皱着眉头道。

“看出来了,不光手毒,心也狠,好了,这事告诉皇上一声,让他自己去收拾烂摊子。”这事还真怪不上原主。

都是规矩,再说了,当家做主的都不给她出头,她自己也躲着不说,怪谁呢?

原主一开始进府到是安份的很,对上对下都很是和气。

只不过后来有些魔怔了而已。

看不开啊。

“是,奴才马上就去找皇上。”周福海应道。

挥手让周福海下去后,莲花一脸不开心:“你们说说,林婕妤是不是赖子,这事都能懒到本宫头上来。”

紫惜等人也为自家主子委屈,这事算来算去也算不到主子头上来。

“主子,只怕要当心了,林婕妤怕是想对小主子动手。”紫惜担心道。

其她几人也点头应道:“是啊。”

莲花也想到了这点:“只能看皇上怎么安排了。”这事她能做的就是严控自己的坤宁宫,能做的还真不多。

就算对林婕妤出手,只怕她也早早有了安排。

现在她的肚子都六个月了,要是一开始就知晓,莲花到是能有所准备,而现在。

“主子,接生嬷嬷那边得安排起来了。”离生产的日子越来越近,很多事情也得安排好。

“不光接生嬷嬷,还有奶娘也得寻好。”紫情道。

莲花一听,觉得她们说的都对:“这事我记下了,你们也去打听打听,看内务府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要是有,就接到坤宁宫里来住着吧。”

不管是接生嬷嬷还是奶娘,这些人选都得提前准备好,要是临时的话,就怕是别人安排的。

“是。”几人回道。

事情安排下去,紫惜她们的能力也强,没让莲花等多久,人选就被安排进了坤宁宫。

对这些人,莲花全都严防死守,不敢出岔子,一但出岔子那可是要丢命的。

吴昭暮这些天一直忙着寻找农作物,想着离生产还有些日子,他到没那样着急。

男人跟女人的想法到底有些不同。

这天晚上,莲花跟吴昭暮说起林婕妤,吴昭暮的第一反应就是把人给囚禁起来,反正她也无子,对她出手到也不算什么大事。

;“你到是狠的下心来。”听到昭的回答,莲花笑说道。

“谁也比不过你跟肚子里的孩子。”吴昭暮如何不知轻重,“对了,原身有一位奶嬷嬷还在,要不要让她过来盯着一些?”

吴昭暮也是最近才想起来的。

在自己的世界,莲花身边有岳母还有奶奶,他到用不着操心太多,很多细节他也不怎么知晓。

莲花赶紧摇头:“可拉倒吧,别到时候请回来一个祖宗,我可伺候不起。”对奶嬷嬷这种生物,莲花能逼则逼。

“怎么?”吴昭暮皱着眉头道:“还怕她压着你不成?”他的媳妇,谁敢。

莲花到不怕她压着自己,怎么说自己是皇后,一个皇上的奶嬷嬷可拿捏不住自己的。

“这个到不是,只怕紫惜她们伸不出手来伺候她,行了,别找什么奶嬷嬷了,到时候把白母请进宫就成,这个事情到是小事。”

在莲花心里,重要的是林婕妤。

“放心,林婕妤那边我让苏盛恩去盯着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他紧张的只会是莲花。

夫妻俩商量了一会就安睡过去。

时间如流水,后宫昊昭暮的掩饰做的很好,当然,也有莲花的功劳。

从毒娘子那里得来不少好东西,其中有一种就是幻药,用不着服用,是一种像香一样的东西,一根一根的。

只要提前点上,屋内的人就会陷入幻境,幻境里有她们想要的一切。

以前莲花只是觉得好玩才拿过来的,没成想到,还真用到了。

吴昭暮不忙的时候都会出现在坤宁宫,这事皇上近身伺候的跟坤宁宫里近身伺候的人都知晓。

算不上什么秘密,当然,外头的人可是不知道的。

六月中旬,莲花在张妃跟吴昭暮的期盼下发动了。

白母也提前半个月接进了宫,莲花发动的时候是大半夜。

她正跟吴昭暮在睡上睡觉,吴昭暮半梦半醒时发现,床上湿了。

经过莲花两次生产的吴昭暮知晓这是出事了。

立马叫来人,也不去管自己身上的湿衣服。

原来,莲花的羊水破了。

很快,莲花就被送到了产房。

到底是皇后生产,夜里伺候的太医也早早侯着,坤宁宫这边一有动静,太医们全都赶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七零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空间之七零目录 重生空间之七零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9章 ,前因后果

9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