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复活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复活

另外,在离他很近的地方,还有一个一动不动的程善笙吸引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那股似曾相识的感觉一下子就被冲淡了不少,也就放弃了要仔细去想一下。

雷景辉没看到这些人还好,一看到这些人心底就凉得更透彻了,在这么怪异的地方,看到这么怪异的一颗鬼头和自己死去的对手,很难让他不联想到这是阴曹地府啊!

愣了片刻之后,他有些失魂落魄地问出了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

“两位可是来勾我二人魂魄的使者?”

听到雷景辉问出这么一句话来,作为泯梦人魁首的鬼头是真想恢复成人形,冲他翻一个大白眼,或者赏个爆栗什么的,这种话怎么能出自一个夺梦境的高手之嘴,实在是太丢泯梦人的脸了,这里还有外人在呢!

“雷景辉!你给我好好看清楚!这里是你货真价实弄出来的宬雾小世界,我说你没死那就是没死,你那浆糊捣的脑袋还不赶紧给我清醒过来?”

言毕,鬼头嘴巴一张,一口浊气吐出,这方虚无的世界瞬间又变成了之前雷雨欲来的老样子。

自雷景辉醒来,算上他说了这两句话的时间,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是极其短暂的,但是对一个夺梦境的泯梦人来说,已经算是很长的时间了,经过这一会儿的缓冲,他的主意识总算是彻底复原了。

看着宬雾小世界前后的变化,再结合鬼头的动作和语气,雷景辉哪里还醒悟不过来发生了什么?自然也猜出了鬼头和被湛蓝色流光捆住的人是谁。

能够随手改变宬雾小世界规则的人只能是创造它的魁首大人,地上那个人则是他们这一系的门主,如何能不似曾相识呢?只是门主为何会被一道湛蓝色的能量给捆在地上呢?

应该是那个玉人搞的鬼吧!想必魁首大人是在自己死后被触动的,门主只是一道能量分身,当然是先救自己的命来得重要。

一念通达,万般皆通!

雷景辉立马对着鬼头弯腰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地说道:“多谢魁首大人在危急关头施以援手,不然属下今天就有可能饮恨在宬雾小世界了,不知那个实力强绝的玉人魁首大人是否有遇见?此人不仅修为高深,好像还知道很多秘辛,更是扬言要暴打......”

“行了!醒了就好好调息一下,看看哪里有不对,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一听到雷景辉说起了玉人,鬼头得连忙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这个玉人的脾气有多臭,鬼头那是亲身体验了好几次得出来的结果,好不容易才让玉人答应了自己的条件,若是让刚醒来摸不清状况的雷景辉出言不逊给破坏了,再来一次绝杀,然后破开宬雾小世界,那就真是白费这么多功夫了。

鬼头是真的被闻人道给整怕了,他现在只想快速了解此间的事情,跟玉人多待一刻都觉得浑身难受。

“你这人是不是也太占强了点儿,人家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刚刚活过来思维还不是很清晰,让他多诉说一点儿怎么了?这也是一种排解压力的方式啊!干嘛非得打断人家呢?魂灵永寂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滋味,你得体谅一下人家,好歹人家还是你的下属!”

闻人道一边从鬼头后面慢悠悠地飘了出来,一边苦口婆心地劝说道,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他这一次倒是没有跟鬼头置气,毕竟雷景辉是在夸他修为高深,多有面儿?而且一言就能挑起两人的尴尬,双倍的快乐!

“你!你怎么......”

雷景辉正在心里面纳闷魁首为何这么突兀地打断他的汇报,他印象中的魁首不是这样的啊!然后他就听到了一道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声音。

程善笙的保命玉符怎么还在这里?现在的局面到底是怎样的?魁首跟门主两人的分身联手都没能拿下玉人吗?这个宬雾小世界那可是魁首的主场啊!天时地利人和全在自己这一方,就算修为真的弱那么一些,也不至于打不过一个玉人吧!

雷景辉呆呆地看着玉人走出来,跟受到惊吓似的僵在了原地,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什么我!不要那么惊讶,跟没见过世面似的,我早就跟你说你们魁首不是我的对手,你还不相信,现在信了吧!”闻人道把头微微一昂,神气十足地说道。

鬼头看着雷景辉一脸惊讶的样子,知道他心里在震惊什么,可玉人说的也没错,他计算过,即便他是一具分身在这里,跟雷景辉的门主加在一起也不是玉人的对手。

此人的修为境界固然还没有跳出猎梦境大圆满这个桎梏,但是他已经将这个境界修到了一个造化自在的地步,可以说是猎梦境,也可以说他自身就是猎梦境,从他施放出冰龙能够自给自足,自生也没有能量损耗的那一刻,鬼头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否则,堂堂泯梦人之尊,面对一个敌手,又何必处处忍让?

自己苦只有自己知道,鬼头心里暗暗一叹,给雷景辉解释道:“雷景辉你听好!程善笙不是六大宗门的人,而是这位修为通神高人的半个传人,过往也没有滥用过猎梦人的能力,我们以后不可再他的麻烦,你今天出去之后,务必要确保所有的泯梦人都知道这个消息!”

“是!”雷景辉不是笨蛋,魁首都说程善笙没问题了,再猜不出此刻的局势应该不利于他们,他也不配拥有今天的这一切了,干脆利落地接下了任务。

其实都不用想,傻子都知道,堂堂泯梦人唯一的至尊——魁首,那是敢于跟六大宗门掰一掰手腕的存在,能够到达这种位置的人,哪个不是一身傲骨!怎么可能轻易服软,改变原定的主张?

所以,眼前的这个玉人到底是谁?居然真的能让魁首大人妥协到这个地步!

这低头跟打不打得赢可不一样,低头等于放下尊严,穷人的尊严一钱不值,可达到魁首这等高度的人物,他们的尊严则高于生命,他们的尊严已然不再属于个人,就算他们自己累了,偶尔不想维护了,也不行!

魁首的尊严代表着泯梦人的魂,他若是低头了,泯梦人的气势也就降了,因此,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所有泯梦人,他都不能允许别人践踏自己的尊严。

鬼头见到雷景辉退到一旁,垂首等候,才转向闻人道说道:“我已按照约定把程善笙的规则之体重新凝聚了出来,阁下是不是也该完成约定的剩下部分了?”

看着生怕自己会反悔,有些紧张兮兮的鬼头,闻人道眼珠往上一斜,没好气地说道:“该着急的时候不见你着急!不该着急的时候倒是瞎着急,老夫向来都是说一不二,既然已经答应了你,就绝不会食言,你就放宽心好吗?不要玩命催我!”

鬼头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地看着闻人道,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漂亮话谁不会说?要么现在就执行约定,不然他是不可能放宽心的。

闻人道在六大宗门都卧底了一个遍,这哪是一般人能够做到,又岂会看不出鬼头的心思?当下也不再多言,两只玉手合于胸前,掐了一个繁琐的印诀,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他咒语念完,一道微弱的光芒在他眉心处一闪,然后脱落出来,慢慢凝为一个苹果大小的光球,有如实质,光球的中心有一个小人在沉睡,一看就是程善笙的真灵。

鬼头在一旁看得极其认真,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他的内心深处,依旧没有彻底放下对玉人身份的怀疑,这并非是他的一厢情愿,也不是玄之又玄的直觉,而是他根据一些实情推论出来的。

当年,当他终于可以横行无忌地行走在修行界时,凑巧得知那个天才的事迹后,世上早就没了那个天才的消息,可即便是这样,他也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寻找。

但是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也不知道是那个天才藏得太好,还是真的已然寂灭,他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寻到,连疑是那个天才的传承者都没有见到过。

眼前的玉人是唯一一个让他感到跟那个天才有关系的人,这是多么难得的线索?他有一种很奇特的预感,若是没在眼前的这个玉人身上找到线索,那么他可能永远也找不到了。

因此,他不想错过玉人的任何动作,尤其是出手将程善笙的真灵取出来,这个动作要运用到对规则的感悟,这最起码能够让他窥探出一些端倪。

只可惜,闻人道在修行一道上的天赋真的太恐怖了,从他的修为跨入猎梦境大圆满之上,离开六大宗门都有好几百年的时光了。

于猎梦人来说,普通的几百年时光,在修行界就可能是几千几万年的时光,闻人道早就把他学到的东西融为一炉,自成一体,摆脱了六大宗门的那些特征和条框。

闻人道先前因为不相信有人会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有加以防范,才不经意的透露了一些东西,但现在他有了防范,即使鬼头眼光再毒辣个一万倍,也休想从他这里看出什么来到。

闻人道屈指在光球上一弹,鬼头什么都还没看到,就听到“啵”的一声,光球破裂,程善笙的真灵一下子就逸入了规则之体当中。

“该死的,这杀千刀的,臭不要脸的泯梦人,我不过就是被时事逼着跟六大宗门联手了一把,又不是我自愿的,而且跟我交手的几个夜枭先锋都还好好的活着!为什么非要对我赶尽杀绝呢?简直是欺人太甚,我要是能活着,一定要把泯梦人连根拔起,一个都不放过!”

程善笙死掉的经验有好几次了,也许是产生了抗性,不像雷景辉那样拥有缓冲期,两眼一睁就骂骂咧咧地瞎嚷嚷了起来,怎么难听怎么说,这应该是他临终前最想发泄的话。

守在一旁的雷景辉听到这话,脸上迅速闪过一抹阴沉至极的雾霾,有心想要出口训斥程善笙几句,但他眼神不经意一瞥,顿时注意到了魁首边上的玉人,只能强忍了下来。

他微微抬起头,朝魁首看了过去,魁首幻化出来的鬼头,脸上连五官都没有,想要观察表情的想法落了空,不过那眼眶中的鬼火却是有些摇曳,似乎在预示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极道猎梦师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极道猎梦师 极道猎梦师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复活

9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