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就是那个夫君

第28章 我就是那个夫君

宁尘本不想多管闲事,直接离开。

但最后秦语月提到了寒烟柔,宁尘才出手,救下秦语月。

另外,他发现秦语月身上怀有神灵血脉。

哪怕是青莲祖神转世,宁尘都感到不解,完全不明白像一重天凡尘这种最低等的世界,竟然也有人拥有神灵血脉。

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识。

看来,哪怕是最低级的凡尘世界,也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简单。

拥有神灵血脉,就说明修行下去,只要不死,就有成神的可能。

鸿蒙世界,亿亿生灵,想要凝聚神格,难如登天。

一般千年才有一个生灵凝聚出神格。

而只要凝出神格,便可拥有永恒的寿命。

九重天世界中的千万神灵,都是经过百亿年的岁月累积下来的。

所以,任何一个拥有神格的生命,异常珍贵。

死掉一神,只怕需要千年才有可能得到补充。

宁尘没想到,在最低等一重天凡尘世界,遇到了一个拥有成神潜质的少女。

这样潜质的少女,可遇不求,宁尘有心收服,为己所用。

宁尘突然出现,惊到了黑衣鬼面人和独孤杰。

还有秦语月也愣住了,她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剑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被夺了,她虽然不是很强,但也是拥有通脉后期境的修为啊。

“有我在,你死不了。”宁尘把玩着秦语月的灵剑,淡淡地开口道:“另外,我来鬼哭林是为了寻找寒烟柔,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宁尘与秦语月说话,完全无视黑衣鬼面人、独孤杰和一群凶兽的存在。

这般嚣张、狂妄的态度,激怒了他们。

虽然刚才宁尘表现出惊人的速度,夺走了秦语月手中之剑,但他们看宁尘只是一个凝灵境的少年,根本不足为惧。

秦语月这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听到宁尘的话,大喜道:“你认识烟柔姐姐?”

宁尘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烟柔姐姐说,她在为自己夫君寻药,说她的夫君气海、灵脉俱碎,危在旦夕,不知道,烟柔姐姐的夫君现在怎样了?”

秦语月也是来为自己父皇来寻药的,语气之中有着感同身受之意。

“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夫君,你说我怎么样了?”宁尘淡淡地回应道。

秦语月先是愣了下,随后捂着小嘴,失声惊呼。

二人旁若无人的聊天,让独孤杰他们脸色越发的冰冷难看。

“呜呜.....”

黑衣鬼面人直接鬼哭起来,号令群兽。

“给我,撕碎这小子。”黑衣鬼面人怒吼。

四周的凶兽杀气腾腾,扑杀向宁尘。

“啊,公子,小心。”看到这一幕,秦语月惊叫道。

刚才与宁尘对话,她暂时忘了危险,现在才想起自己的处境。

可她发现,站在这个少年身边,她的心中并没有那么的害怕了,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少年,竟带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黑衣鬼面人狞笑道:“这些凶兽,任何一头都有撕碎一名通脉前期境灵修者的实力,小子,你不过凝灵境,等着被撕成碎片吧。”

独孤杰也在一边,得意地叫道:“小公主莫担心,没有我二叔的命令,这些凶兽不会伤害你分毫的,不过,你还是要离那个人远一点,若不然他身上的血可能会溅你一身。”

四周凶兽扑来,宁尘处境凶险至极。

但他若无其事,轻弹手中灵剑,对秦语月道:“你这把灵剑不错,应该可以轻易切断这些凶兽的骨头。”

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在说剑?

不过,秦语月身为浩月国小公主,所佩带的灵剑自然不会差,乃是一柄玄级高阶灵剑,锋利无匹。

“故弄玄虚,一会看你怎么惨叫.....”

独孤杰不爽宁尘的样子,冷冷嘲讽道。

只是他话未说完,便已愣在当场,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

此时,确实有惨叫声传来,但传来的不是那少年的惨叫声,而是一头头凶兽的惨叫声。

“这怎么可能?”

黑衣鬼面人和独孤杰都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一幕。

一头头凶兽被宁尘切下四肢,痛苦地在地上打滚着,那场面无比血腥。

在宁尘面前,这些凶残的灵兽,如纸糊一般脆弱。

很快,除了黑衣鬼面人骑的那一头老虎,其余凶兽,皆被斩断四肢,完全失去了战斗,只能等着鲜血流干而死。

“好强!”

秦语月完全是不同的感觉。

她站在宁尘身边,看到那些凶兽,根本无法靠近他们一米的范围。

烟柔姐姐的夫君竟然这么的强?

不过,烟柔姐姐之前也说过,她夫君气海、灵脉未碎之前,乃是云隐城中的无敌少年。

看来,烟柔姐姐没有骗她。

眼前少年可比烟柔姐姐所说的,还要更加的强大。

“哪怕是浩月皇城中,年轻一辈也能排在前二十吧。”秦语月心中惊叹不已。

也直到此刻,秦语月才确定自己这次有救了,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小子,你、你杀了我的驯兽......”黑衣鬼面人浑身颤抖地叫道。

但他话未说完,宁尘已经直接打断他的话道:“我不仅要杀了你的驯兽,还要杀了你。”

言罢,宁尘一剑刺向黑衣鬼面人。

宁尘的速度惊人的快,瞬那便已杀到黑衣鬼面人面前来。

黑衣鬼面人其实也没有多强,通脉小圆满境,他更擅长的是驱兽战斗,只是他的驯兽都被宁尘斩杀光了。

“死!”

看到宁尘出现在面前,黑衣鬼面人怒吼出手。

这一瞬间,宁尘却瞬分七个,从不同角度,刺杀向黑衣鬼面人。

正是黄级中阶武技《七影剑诀》。

一剑七影,无上之境。

独孤杰本欲出手,看到这一幕后,心中悚然。

眼前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太逆天妖孽了,实力根本不能以境界进行衡量。

于是,他此时不是前进去相助黑衣鬼面人,而是在后退。

直觉告诉他,自己若是再拖下去不走,只怕再也走不了。

现在趁着妖孽少年还在与他二叔战斗,及早逃命,或许还来得及。

独孤杰对于自己直觉很相信,因为凭直觉,他逃过了很多次生死危机。

“二叔,我先退了,回去查明此人身份,再请堂中高手来围杀他。”

独孤杰轻轻自语,然后毫不犹豫,直接退走,连秦语月也不管,现在保命更重要。

果然,独孤杰才逃出一段距离,便听到他的二叔传来一阵惨叫声,他惊恐地大叫道:“阿杰,快出手,随我一起对付这小子......”

“啊,阿杰,你竟然逃了,你......”

黑衣鬼面人越喊,独孤杰退得越快。

他庆幸自己跑得快,刚才若是再慢上一丝,必然就跑不掉了。

直觉又救了自己一次。

“二叔,你不会白死的,我会为报仇的。”独孤杰轻轻自语,快速离开。

而这时候,宁尘已经挑断了黑衣鬼面人四肢,他的坐骑也被宁尘一剑斩首,死得不能再死了。

“直觉挺敏锐的,不过,你逃得这一次,绝对逃不过下次。”

宁尘看着独孤杰消失的方向,心中冷笑道。

其实,宁尘若一心要追杀独孤杰,必然能杀掉他,但他并不想浪费时间,要杀独孤杰,将来有的是机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在娘胎已无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在娘胎已无敌 我在娘胎已无敌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我就是那个夫君

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