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 起点

最终章 起点

最终章

陆酒知道沈宴心里一直有一个人。

他就时常会缠着沈宴,问着他与那个人之间的事情。

沈宴也不怒,一边给他剥着栗子,一边谈起当年的往事。

沈宴说,他们以前关系很不好,一见面就得吵。

陆酒趴在沈宴腿上,好奇的问道,“那你是不是很讨厌那个人?”

沈宴却摇了摇头,将剥好的栗子温柔的喂给陆酒,笑着道,“我很喜欢他。”

陆酒快要笑翻了,“既然喜欢他,那你还跟人家吵架?”

“就是因为喜欢,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吸引对方注意力,不是吗?”

沈宴轻轻拍着陆酒脑袋,如此说着。

陆酒打心底觉得这种行为幼稚极了,不过还是继续问道,“那你们在一起了吗?”

“在一起了。”

沈宴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满是幸福与温柔。

陆酒有些吃味,抱紧了沈宴的腰,“那你喜欢他多一点,还是喜欢我多一点。”

那时候,沈宴没有回答陆酒,只是很难过很难过的望着陆酒。

那眼神,看的陆酒很是心疼。

陆酒不舍得让沈宴难过,急忙把脑袋小心翼翼的靠在沈宴身上,道,“好了好了,不逼你选了,本君允许你对我跟他一样喜欢。”

低下头的时候,陆酒又气鼓鼓的嘟囔着,“不过啊,对他的喜欢不能比本君多……”

当时,陆酒觉得,这是底线。

而沈宴当时很无奈的望着陆酒,手一下又一下温柔的抚摸着陆酒的头发,不知道是不是陆酒听错了,沈宴很小声的叹了一口气,轻飘飘的道,“我的陆神君啊……”

陆酒不知道沈宴在唤谁。

他亦或者那个人。

逐渐的,他长大了,而那个人,也像普通凡人一样老去。

待沈宴开始老之时,他就给自己施了法术,他想同沈宴一起老去。

沈宴,陪着他长大

而他,陪着沈宴老去。

于是,沈宴头发白了,他头发也白了

沈宴眼睛花了,他眼睛也花了

沈宴背开始驼了,他背也驼了

他们丝毫不顾忌外人眼光,手牵手,拄着拐杖如年轻时一样四处去走,一起讨论着哪条街的栗子比较好吃,哪处酒馆的酒闻起来香。

自然,向来只有他喋喋不休的说着,而沈宴总是温柔的望着他,时不时应上几句,“嗯,依你。”

沈宴依旧很喜欢给他剥栗子,哪怕手已经使不上力气了,眼睛已经花到看不见了。

陆酒总是不厌其烦的守在沈宴身边,看着他颤颤巍巍的去剥那颗栗子。

栗子剥的不如以前平整了,坑坑洼洼的,一颗得剥上许久,待剥好,栗子已经变得冷冰冰的了。

陆酒总是会笑吟吟的接过栗子,很仔细的吃完,然后夸上一句,“今天的栗子特别好吃啊!”

沈宴听到这里,总是会温柔的一笑,雪白的头发,那依旧带着温柔宠溺的眼眸紧紧的望着陆酒,哪怕看不清面前沈宴的脸,他还是舍不得挪开半分。

看吧,就算老了,该有的温柔一点不会少。

该有的喜欢,也一分不会减。

在沈宴离开他的那天,他们去看了日落。

明明眼睛都花到看不见了,可他们还是去了。

以前几步路就能爬到的山顶,不知是故意,还是他们腿脚不便,他们那日走了特别久。

沈宴那日久违的同他说了很多他同那个人之间的故事。

陆酒很有耐心的听着。

待听完,也就到山顶了。

从始至终,他们的手都是紧紧的牵在一起的。

他们相依偎在一起,坐在山顶视野最好的一处,一同望着那澄黄色那么耀眼的落日,余晖洒在他们身上,他们觉得身子暖暖的,身后是被拉长的背影。

“我想抱抱你。”

沈宴道,声音依旧那么温柔。

闻言,陆酒靠进沈宴怀中,沈宴就伸手将他揽紧。

陆酒静静地听着沈宴胸口那微弱的心跳声,一声比一声弱。

“陆酒,无论未来的路如何,你只管往前走。”

沈宴微微低头,轻轻笑了笑,“我会在你背后一直守护你。”

陆酒点了点头。

沈宴再缓缓抬起头,望着那耀眼的夕阳与天边滚红的云霞,淡淡的一笑,“还有啊……我故事里的那个人,从来就不是别人……”

陆酒一惊。

“一直都是你。”

那话落下的时候,陆酒感觉心脏都快要被撕碎了,他用力的点了点头,强忍着眼泪,“我知道啊……”

那些故事,听多了,他就发觉了,他就是故事里面的另一个主角,他又不傻,所以,他才一次又一次的听着。

“我的陆神君真聪明。”

沈宴很自豪的笑了笑。

陆酒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大滴大滴的砸落。

沈宴伸出手,轻轻擦去陆酒眼角的湿润,心疼的道,“别哭了。”

“好,我不哭。”

陆酒伸手轻轻握住沈宴的手。

“我们会再见面的。”

沈宴缓缓闭上眼,声音越来越低。

“好啊,我等你。”

陆酒抬起头,望向那夕阳,他清楚的感觉到,沈宴心跳声逐渐弱去,直至彻底听不见。

沈宴心脏停下的那一刻,陆酒法术解除。

陆酒的头发逐渐变黑、脸上的皱纹没了、背挺了,他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他依旧靠在沈宴怀中,紧紧的握着沈宴的手,慢慢的笑了,眼眶逐渐泛红,“不见不散。”

太阳慢慢的落下山头,黑暗将他们笼罩。

陆酒知道,太阳总会再度升起的。

而他,只需要在漫漫长夜中等待,等待着曙光到临之时。

许久之后

月阁

风吹的姻缘树上的那些姻缘牌啪啪作响,被扬起的红线漫天飘扬。

一抹白衫清瘦的身影就立于那棵姻缘树下,身上轻薄的衣袍随风飘扬,腰间的银铃清脆的一声又一声的响着。

他微微仰头,清澈明亮的眼眸静静地望着那无数个挂于树上的姻缘牌,长长的睫羽微微颤啊颤。

那人站在树下,就仿佛是一幅画一般,安静而又让人险些陷进去。

“我呸,陆神君,你这酒丢什么下去了?辣舌头!”

就在此时,身后忽然响起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来。

被喊的那人回过头去,一张生的温润如玉的脸堪堪而现,他轻轻摇晃着手上的纸扇,薄唇一勾,脸上尽显傲气,笑吟吟又得意的道,“那是贺闲云你没品味。”

“我没品味?”

一听,那红衣白发的俊美少年立刻不乐意了,他嘟囔着,“我这舌头啊,不知尝过多少好酒。”

“那保准你舌头出问题了。”

陆酒走了过去,啪的一声合上纸扇,手握纸扇,轻轻往贺闲云脑袋上敲了敲。

“疼啊……陆神君……”

贺闲云立刻伸手揉脑袋。

陆酒笑了笑,“谁让你睁眼说瞎话,昧着良心说本神君酿的酒不好喝的?”

贺闲云,“……”

他哪是昧着良心、睁眼说瞎话?

那些说此酒乃仙酿的那些仙家们那才叫一个昧着良心,睁眼说瞎话呢,也不怕天打雷劈。

“懒得跟你计较。”

陆酒哼了一声,又抬起头,望向那棵姻缘树,目光逐渐变得深沉。

这边,贺闲云刚刚喝完大半壶茶漱口,抬起头,望向旁边的陆酒,笑了笑,调侃道,“陆神君有没有心仪的对象,需要我暗箱操作一下帮你拉拉红线么?”

贺闲云还以为陆酒肯定会拒绝,没想到,陆酒爽快的答应了,应道,“好啊。”

贺闲云愣了一下,眨了眨眼,还真是有心上人了?

“哪位?”

贺闲云忍不住八卦问道。

陆酒低头望着贺闲云,微微一笑,不说话了。

他谁也没告诉。

他心底一直有着一个人。

因为那人在,所以陆酒才变得不孤独。

“嗯?”

贺闲云见陆酒不吭声,忍不住更加好奇的问道。

“不告诉你。”

陆酒冲贺闲云得意的一笑。

“不告诉我,我就不帮你拉红线。”

贺闲云气鼓鼓的道。

“用不着你拉。”

陆酒哗啦一声打开纸扇,弯眉浅笑,眼眸熠熠生辉,“本神君跟他本就是天生一对。”

闻言,贺闲云一头雾水。

言罢,还未等贺闲云反应过来,陆酒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朝外面抬脚走去。

“你去哪?不喝酒了?”

贺闲云急忙叫住陆酒。

“不喝了,不喝了,帝君找本神君有事呢。”

陆酒摆了摆手,又苦恼的叹了一口气,“又不晓得哪里做错得去挨骂了。”

贺闲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陆酒听到了后头的笑声,眼角抽了抽,随手就把手上的扇子一丢,不偏不倚,恰好丢到贺闲云头上。

贺闲云,“……”

“我都听到了。”

陆酒哼了一声,身影消失在月阁中。

陆酒懒得走路,干脆捏了一朵云落在脚下,带着一身的酒气一边打哈欠一边朝着帝君的清风殿而去。

刚到清风殿门口,陆酒正打算进清风殿去,一个没看着,就跟迎面走来的一人撞上了。

陆酒被撞的从云上跌了下来,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生生站稳,困意立刻荡然无存。

旁边有几位仙家经过,一看到相撞上的这二人,不由心咯噔一声。

心想,这个新人完了,刚上九重天就得罪上最不该得罪的人了。

陆酒那叫一个气啊,抬起头,刚打算痛骂到对方跪地求饶,一张俊朗端正的脸就堪堪映入眼帘。

那人一袭玄衣,冷清着一张脸,墨发随意垂落,除了腰间一块再简单朴素不过的玉佩以外,全身上下就没有其他配饰了。

那人似乎被撞了一下,不太乐意,此时那眉都是紧紧的皱在一起的。

呆呆的望着面前这张那么熟悉、深烙入心头的脸,陆酒怒气全无,眼眶慢慢的泛红。

黑夜过去之际,曙光终究会来临。

这一日啊

他早已等待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他曾想过无数句在他们重逢时要说的话,可话到嘴边,陆酒只能清了清嗓子,依旧那么凶神恶煞的道,“没长眼是不是?没看到本神君在这里吗?”

明明说的那么高高在上、尖酸刻薄,不过说话的人偏偏红着眼,顿时失了大半气势,像极了一只炸毛又想人抚摸的猫儿。

沈宴抬起头,望向陆酒,不笑,眼眸深邃,他道,“抱歉,这位仙君你太矮,我未瞧见。”

陆酒嘴角抽了抽,气的一张脸通红,快步上前,直勾勾的盯着沈宴,没好气的警告道,“你完了,我今天要是不弄死你,把矮这个词给我吃回去,我陆酒这个名字倒着写!”

“哦~”

沈宴低头瞧着那张气鼓鼓,腮帮子鼓成青蛙清秀可人的脸,唇角扬了扬,“恭候改名佳音。”

“想得美。”

陆酒骂骂咧咧道。

沈宴不紧不慢,微微弯身,腰间的那块裂成两半的玉佩轻轻相撞,发出清脆的一声。

他与陆酒靠的很近,几乎鼻尖碰上鼻尖,云淡风轻的同陆酒道,“没关系,来日方长。”

众仙家一瞧那剑拔弩张的二人,皆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两个,梁子可谓彻底结下了。

陆酒谁都没告诉,曾经有个人告诉他,喜欢一个人,就得拼命吸引那个人注意力。

这就是他们的起点。

他们愿意从头开始。

哪怕过程尽是苦涩,哪怕终点满是痛苦,只要是和彼此一同走过,那对于他们,也是最幸福圆满的回忆。

陆酒等着在未来的某一天,突然冷不丁的告诉沈宴,“我可是比你喜欢我还要早很多喜欢上你的。”

他想吓沈宴一跳。

然后独自一人默默的享受过去那一段他一人才知道的回忆。

他一点也不怕前方的路,因为他知道,沈宴会一直守护在他身后。

如此,足矣。

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写的了,所以写了最终章,今日,连载一年多的神君也终于拉下帷幕,神君恐怕是我连载的最长的一本,所以可能写的有些啰嗦,哈哈哈哈,望大家谅解。

这章我写了几个小时,翻来覆去的改才觉得这样是最合适的,请不要觉得这个大结局悲伤,这是对陆酒和沈宴来说最圆满的结局,这也不是他们的终点,他们还会继续有自己的故事。

虽然我写的可能不是很好,不过以后我也会继续厚着脸皮开新文的,接下来会有一本言情新书上线,如果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哦~

喜欢这本书的欢迎在评论区底下留言哦~我会一直等待你们的回馈哒

最后,谢谢大家这么久一直以来的支持!

我们在疯魔里头再见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神君大人求勾搭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神君大人求勾搭 神君大人求勾搭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最终章 起点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