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你们居然将荆正威当人看?

第150章 你们居然将荆正威当人看?

荆正风觉得很淦。

依然是荆园紫竹院,依然是会客厅,依然是他们三兄弟,但多了两个人。

左边,是荆正堂和穿着蓝萝碧衣的霏微;右边,是荆正武和富家小姐琴悦诗。

就他荆正风是孤家寡人一个人。

‘哼,两个不成气候靠老婆的软饭男。’荆正风酸溜溜地想道。

霏微在那边跟荆正堂咬耳朵,荆正堂听得连连点头,朝二哥说道:“我们其实没有跟你合作的必要,家主之位对我们而言并不是非要不可之物,而且就算挤垮了大哥,我们还有你这个对手。跟你合作,成了也还需要跟你竞争,成功率不到一半,但失败却会恶了大哥,事后百分百会被清算,得不偿失。”

“而且那次倚天帮刺杀是二哥弄得吧?大哥多半猜得到,也就是说二哥你已经跟大哥势成水火,但我们却还有转弯余地,没必要上你这条贼船。”

荆正武还没说话,琴悦诗就说道:“如果你们抱着这种心思想挟势要价,那我会看轻你们一等——若非心有不甘,你们为何不投靠荆正威以表忠诚,而是来这里与我们商量?还是说你想在这里探听消息,事后高密荆正威来获取信任?”

“悦诗。”

荆正武按住琴悦诗的手,温和说道:“不要这么想……三弟他们是值得信赖的。”

顿了顿,荆正武扫视荆正堂和霏微,说道:“今晚内宴,父亲没有出面,你们也明白他的意思吧?他认为胜负而分,希望我们兄弟四人内部解决。”

“但大哥吃完饭就走了。”

“三弟,三弟媳,你们也不要抱那么乐观的想法。如果兄长真的愿意和我们和解,那他就应该吃饭的时候就联络我们,再不济现在也该联系我们——但事实上,他没有。”

“对兄长的了解,我比你们了解的更深。事到如今,我也不瞒着你们,兄长的前管家沈宏,威凌海贸的主管白玉兰,都是被我收买的探子。”

“现在,他们两人都已经被兄长以光明正大的理由处死了。”荆正武说道:“我告诉你们这一点,除了表明兄长拥有特殊的情报来源,更是想告诉你们——兄长的掌控欲很强。”

“一旦兄长掌控荆家,他绝不可能容许我们的存在,我们的产业必然会被他吞并。”

“平心而论,荆家对他其实仁至义尽,哪怕他12岁母亲死后离开荆园,父亲也给了他充足的资金创业,他利用荆家人脉牟利,父亲也为他保驾护航。”

“但人心不足蛇吞象,兄长这人,向来是记仇不记恩,他只会记得荆家在他母亲死后对他排斥,记得自己不再受到重视,记得我们兄弟获得比他更好的待遇。”

“他的怨恨之心,浓郁到你们无法想象的程度。”荆正武平静地说道:“你们也知道荆正威曾有虐杀女性的传闻吧?但你们应该不知道,他这些年买来的女性里,其实有很大一部分,酷似我的母亲太夫人年轻的时候。”

“当我和悦诗订婚后,”荆正武紧紧牵住琴悦诗的手:“他接下来三个月所买的三个女孩,都与悦诗颇为相似。”

琴悦诗身体微微颤抖,朝荆正武露出信任的眼神。

荆正风翘起二郎腿,歪过头懒得看。荆正堂微微皱眉,霏微表情倒是没有任何变化。

“虽然他这些日子性格大变,专注于报社事务,行为也没有越轨之处,但白玉兰和沈宏的死亡告诉我,他依然是那个睚眦必报的兄长。”

“如果他真的当上家主之位,必然会逐步清洗当年曾经对他不好的荆家族人。而我们这些曾经与他竞争过的失败,更是会受到雷霆打击。”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反倒是最安全的。”荆正武说道:“我可以躲到琴家,兄长再强势,也不可能与琴家翻脸。但你们呢?你们能躲到哪里去?三弟你爱惜三弟媳,但到时候,你未必能在兄长的气焰下保护她。”

荆正武以为荆正堂听到这话就会发货,但出乎意料,荆正堂只是侧过头看向霏微,脸露询问之意。

他心里暗暗警惕——三弟也不是简单人物,只是大家都将注意力放在他旁边那个女人身上,所以才轻视荆正堂罢了。

荆正风笑道:“我无所谓,有本事他弄死我,但他弄不死我,就轮到我弄死他了。我之所以跟你们争家产,只是觉得有趣罢了,顺便气一下那个老不死。”

荆正堂贴耳聆听霏微的话后,说道:“二哥你说的情况的确有可能发生,但我们也有我们的应对方法,就不劳你操心了。而且,你说的那种情况,是发生在我们跟大哥死战到底的前提下,若是我们服输退出,大哥就没有理由继续针对我们。”

荆正武:“三弟你们还是……”

荆正堂打断道:“如果我支持大哥,那二哥四弟你们就再无胜利的机会了。我必然能从大哥那边争取到足够优待的条款,而大哥当上家主想胡作非为也需要一段时间,我们有信心趁这段时间,发展到与大哥掰手腕的程度。”

“二哥你要求我们入伙,恐怕不仅仅是希望我们出力,更是想彻底斩断我们投靠给大哥的可能吧?你又是阐明大哥的怨恨,又是强调大哥的势力,不就是想让我们知道,一旦得罪了大哥,就只有你死我活一条路吗?”

“如果你不付出一点诚意,那我们会很怀疑你的目的——你究竟是想和我们合作对付大哥,还是只是想将我们推出来,跟大哥打擂台?”

荆正武脸色不变,但瞳孔微微放大,笑道:“三弟和三弟媳实在是太多虑了。”

琴悦诗忍不住说道:“如果是正武当家主,岂不是比荆正威当家主好得多吗?如果你们愿意支持正武,正武也能给你们足够优待的……”

“所以你们是想拉拢我们吗?”荆正堂说道:“那就更要付出足够的代价了。”

琴悦诗自知失言,闭口不言,荆正武看了看两个弟弟,叹了口气:“前些日子我损失了一批金银,倒是不好给两位弟弟压岁钱了……不过我还有一批意外收来的无认证铳械,就当做三兄弟合作的诚意吧。”

无认证铳械!

荆正武居然赠送他们现阶段最暴力的武器,荆正堂、霏微、荆正风都忍不住露出惊容。

“我没意见。”荆正风说道。

荆正堂和霏微聊了两句,也说道:“我们也感受到二哥的诚意了……那二哥你打算怎么做?”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荆正武说道:“最近你们的工厂也出了不少事吧?”

“是啊,又是管道爆裂,又是失火,又是……”荆正风说着说着忽然脸色一凛:“难道……”

“大概是大哥的手笔吧?”荆正堂说道:“只有大哥的工厂没有出什么意外,但我们三兄弟的工厂这些天都遇到不少事故。”

荆正风冷声说道:“我们派人破坏他的工厂?我赞成。”

荆正武摇摇头:“打蛇打七寸,工厂对于兄长来说可有可无,就算工厂没了,兄长也不会心痛。”

“那就绑架他的亲人?”荆正武下意识运用自己的黑帮思维,不过很快就摇摇头:“但我们就是他的亲人……不对,他今晚不是还带来一个女人吗?好像叫青岚来着?我看他们吃饭的时候还挺亲密的。”

琴悦诗说道:“青岚目前是《青年报》报社的总编,可谓是荆正威麾下的得力助手。荆正威必然要青岚侍寝,甚至巡逻队早上值班回来,也要青岚陪他一起睡觉……”

荆正堂跟霏微聊了两句,也说道:“青岚是大哥这些年留在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了,而且大哥出去的时候还会给青岚买小吃饮料,或许大哥是真的动了心。”

荆正风眼光一寒:“那就把这个女人抓住,然后——”

“你们都错了。”

荆正武长叹一声,说道:“对荆正威的认识,你们谁都不如我……你们居然认为荆正威真的为一个女人动心?你们这是将荆正威当成正常人看待啊。”

“当然,荆正威也是人,他也会喜欢别人。但这不意味着,他会为一个女人付出多少。想抓住那个女人威胁荆正威,你们真的想太多了。”

荆正堂依然坚持:“但大哥会为青岚买零食饮料,如果不是十分用心,依他的地位脾性,又怎么会——”

“三弟你不也说了,依他的地位脾性,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荆正武笑道:“与其认为兄长真的喜欢上女人这种天荒夜谈的可能,还不如认为,这是兄长故意撒出来的鱼饵。”

“他让一个女人担任重要职位,他为一个女人做许多小事,他甚至因为这个女人变得温柔愿意为这个女人出头——他是故意让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到那个女人身上!”

“这么一想,才符合兄长的性格。”

“兄长难道不知道我们会对付他吗?但兄长他有杀出倚天帮伏击的经历,自身武力不弱,如果我们真的要对付他,必然要出动比倚天帮更加强大武力。”

“然而这时候,我们发现兄长如此重视一个女人,那我们就可能会放弃出动强大武力的想法,转而想办法抓住这个女人。”

“你们的思维就正如兄长的预料,因为我们都是商人出身,以小博大是我们的不能。”

“兄长是故意让我们注意到青岚这个诱饵,然后我们对他的阴谋自然就集中到青岚身上。兄长不仅能以青岚作为陷阱,反过来抓住我们的人,退一万步说,就算我们真的抓住青岚,兄长也能舍弃她来洞悉我们的隐藏力量!”

“这才是我们的兄长,这才是荆正威!”

“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哪怕是枕边人心上人,也只是他随时可弃的棋子!”

荆正武眼里冒出智慧的光辉,自信说道:“你们只看到第一层,却没想到兄长在第二层!”

……

……

“哈秋。”

大门石街,正在进行‘万世流芳’晋级赛的战牌台下面,乐语看了一眼青岚:“你也冷着了?”

青岚下意识就想否认,但鬼使神差地点头说道:“是啊,我觉得有点冷。”

她往手掌里哈欠:“我的手好冰……”

“这样啊……没办法了,让我来帮你吧。”乐语叹了口气。

青岚眨眨眼睛,瞥了一眼乐语的手,眨眨眼睛点头说道:“谢谢公——”

乐语:“那我们去买烧饼吧!这个拿在手里肯定很热!”

哎,我就知道……青岚无奈地耸了耸肩,但这时候她发现自己的手被乐语拉住了,温暖柔滑的手掌将她从人群里拉出来。

“人越来越多了,真出事了米蝶可未必来得及过来,你可别放手,小心别被别人抓去当老婆了。”乐语提醒道。

青岚美眸流转,眉毛颤颤,听着乐语跟自己唠唠叨叨,忍不住嘴角上翘,脆生生回道:“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你有种就杀了我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你有种就杀了我目录 你有种就杀了我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0章 你们居然将荆正威当人看?

6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