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你是病人,要聽我的。

第1569章 你是病人,要聽我的。

第1569章你是病人,要聽我的。

涼京,少卿府。

江南上身敞着,視線落在右臂醜陋的傷口上,不知在想什麼。

耳邊傳來腳步聲,他沒有回頭,只輕嘆一聲。

「奔雷,把東西放那兒吧,我自己來上藥。」

腳步聲倏然停了,沒過多久,又響了起來,且越來越近。

江南眼底狐疑一閃而逝,有什麼漫上心頭,倏然轉頭,正對上紅著臉端著托盤緩緩而來的李夢柯。

不等他開口質問,李夢柯像是急於辯解一般,快步走到近前。

「奔雷剛剛出去了,說是有急事要辦,臨走前把這個交給我了……」

江南眉頭狠狠一皺,不知是怒是惱,神情莫測。

他曾是天之驕子,如今斷了一條手臂,最不想讓人看到斷臂的就是李夢柯,這醜陋傷口就像在嘲笑他是個貨真價實的殘廢。

即便兩人已經說開了,即便她毫不在乎,可他心裏又怎麼可能沒有一絲芥蒂。

高高在上金枝玉葉的郡主,跟他這種人在一起,終究是太委屈她了。

「郡主,我自己來吧。」

李夢柯聽到那聲疏遠的「郡主」,心頭驀然一緊,接着又是一痛。

她在心裏安慰自己,他只是需要些時間來適應新身份而已,她可以等。

「不行,你自己怎麼上藥,萬一葯抹的不均勻,邊緣化膿怎麼辦。」

她平日裏看着軟弱寡言,可對上他的事,就變得十分強勢。

完全是不容辯駁的口吻。

江南先是一怔,何曾見過她這般模樣,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把托盤放在旁邊的桌子上,手裏拿着小瓷瓶站在眼前了。

「你……」

李夢柯根本不讓他說出攆人的話,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即便面對猙獰的傷口,面色也絲毫不變。

「別動。」

江南看着那張倔強的小臉,到了喉嚨口的話,終究是咽了回去。

自己是個男人,不該一而再再而三地為難一個女人,還是個一心為自己着想的女人,太有失風度了。

他就這樣僵硬著身體坐直,眼睛直視前方,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樣,由她去吧。

以前無論面對什麼,都面不改色的男人,向來無堅不摧,甚至被大理寺的人私下裏稱為冷麵活閻王。

可面對眼前嬌花一樣柔弱的小女人,卻變成了軟泥,實在狠不下心,罵一句都捨不得。

李夢柯見他終於不再掙扎,也不再攆自己,才把全部心神放在他斷臂的傷口上。

傷口正在慢慢結痂,直視那整齊的斷臂切口,讓人看了只覺心悸,呼吸不上來。

當初被一劍砍下來的時候,肯定很疼吧,他到底是靠着什麼撐過來的?還是在冰天雪地里躺着任由鮮血都被凍住?

越想心越痛,雙肩抖動,手跟着顫起來。

江南敏銳地察覺到她的不對勁,還以為是醜陋的傷口嚇到她了。

他終於轉過頭,拉住她的小手,制止她繼續上藥的動作。

「還是我來吧。」

李夢柯以為是自己手法不夠嫻熟,加之手一直亂抖,弄疼了他的傷口,臉漲得桃花嫩蕊一般。

「我、我可以的,我剛剛只是……」

不等她說完,江南強勢地將她拉開,作勢就要去搶她手中的瓷瓶。

「不了,等奔雷回來再弄吧,遲個一時半會兒,也沒什麼。」

李夢柯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裏含着一泓清泉,微微咬着紅艷的朱唇,看上去頗有些委屈。

「不行,王大夫說了,必須按時上藥,一日兩次,絕不能落下。」

說完之後,見他還不鬆手,當即挺直腰板,梗著脖子,豁出去了。

「現在你是病人,你要聽我的。」

看着氣勢十足,奈何身體不爭氣,紅暈已經蔓延到脖子,像只剛煮熟的蝦。

江南仔細觀察她神情,見她不像是害怕的樣子,反而像只豎起毛準備戰鬥的小公雞,難道是誤會她了?念頭一起,手上力道放鬆。

「你就不怕我……」醜陋的傷口嗎?

不等他問出口,李夢柯以為他又要攆走自己,手上用力抽回手,開始纏着小腿放狠話。

「你現在這樣,是打不過我的,我若用強,你也未必反抗得了!」

江南:……

他斷的是手臂,又不是腿,對付她這個小雞崽兒一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還是綽綽有餘的。

可他卻什麼都沒說,面對這個小女人,打是打不得,罵也不捨得罵,吼一嗓子估計還會後悔,最後乾脆閉上眼,裝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妃,王爺又來求親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妃,王爺又來求親了! 王妃,王爺又來求親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69章 你是病人,要聽我的。

9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