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 快喘氣,小獃子。

第1620章 快喘氣,小獃子。

第1621章快喘氣,小獃子。

君庭葦跌入熟悉的溫暖懷抱,小腦袋靠在男人硬邦邦的胸膛上,可以清楚聽到他的心跳。

她只覺渾身滾燙,咬着唇,抬手推他。

「我、我要喘不過氣了。」

沈筠陌稍微放開了些,卻依舊把人困在懷裏,深邃的眸子望着她,直望入她眼底深處。

「小呆瓜,我好些日子沒來看你,你就不想我嗎?

虧我之前還帶你去屋頂看星星,真是個小沒良心的。」

所謂惡人先告狀,不外如此。

若是獨孤雪嬌在這兒,早把他一腳踹出宮牆了。

明明自己娶了兩個美嬌娘,怎麼好厚著臉皮來找郡主,還委屈不行。

這麼不要臉,呵,男狗人。

可惜眼前的人是君庭葦,最是溫柔善良又心軟。

一聽他這麼說,當真以為自己做了什麼天理難容的錯事,小手手主動拽住他的衣角。

「你生氣了嗎?」

沈筠陌生氣個屁,他這麼說,還不是為了讓心上人心疼自己。

現在小計謀得逞,心裏樂得想原地翻個跟斗。

可嘴上卻說:「嗯,生氣了,你得哄我。」

君庭葦信以為真,聽着他悶悶的喑啞嗓音,心裏軟成一團棉花。

「要、要怎麼哄呀?」

沈筠陌心裏樂開花,面上依舊綳著一張冷臉,就像是平時在詔獄審犯人。

他越是如此,君庭葦越發不安,當真覺得自己做了錯事,趕緊主動承認。

「其實,是、是有想你的。」

她說話的時候,羞的很,小手手扭着他的衣角,微微低着頭。

沈筠陌低頭,只能看到她的發旋,心裏被她這句話灌了蜜,整個人有些飄然欲仙。

可他依舊沒說話,眸中明明暗暗,臉部輪廓俊朗分明,硬挺如雕刻,當真就是個老狐狸。

君庭葦見他沒動靜,偷偷抬頭看他一眼,鼓著腮幫子思量一會兒,像是下定了決心。

她雙手拽在他腰側,踮起腳尖,吧唧在他側臉上親了一口。

沈筠陌原本在府上看那兩個女人狗咬狗的鬱結之氣,瞬間煙消雲散,只剩下滿心的歡喜與甜蜜。

許是過於高興,又或者平日面無表情慣了,此時的表情看在君庭葦眼裏,就沒很么特別大的變化,眸子依舊深邃悠遠,完全看不到眼底深藏的濃重的佔有慾。

她頂着紅撲撲的小臉蛋兒,眨巴眨巴烏溜溜的眼,咬了下唇,再次踮起腳尖。

在他唇上親了一下,軟軟的,暖暖的,蜻蜓點水一般。

君庭葦心跳如鼓,只剩一個念頭,沒想到他的唇好暖,本以為他哪兒都是冷的呢。

沈筠陌看着面前傻獃獃的女孩兒,終於反應過來。

他一把按住將將離開的後腦勺,堵住那嬌艷欲滴的紅唇,重重吻了上去。

君庭葦整個人都處於將要窒息的邊緣,腦袋裏一片空白,只剩下一個念頭。

難道這就是話本子裏所說的接吻嗎?

君庭葦雖開竅晚,卻也早到了情竇初開的年紀。

她跟涼京的名門貴女一樣,喜歡看話本子,不過她都是偷偷的看,實在是羞的很。

此時,猝不及防失了初吻,整個人除了傻獃獃,便剩下輕飄飄。

雙腳好像踩在雲朵上,身體軟成一灘水。

沈筠陌很快發現她的不對勁,戀戀不捨地放開她,抬手輕拍紅撲撲的小臉。

「快喘氣,小獃子。」

君庭葦紅著臉哦了一聲,聽話地吸氣又喘氣,整個人才重新活過來。

沈筠陌嘴角噙著一抹極淡的笑,當即把人打橫抱起,送到床上。

君庭葦終於慢慢地反應過來,剛剛兩人幹了什麼,渾身發燙,像被煮熟的蝦。

她拉起被子,把自己完全裹在裏面,又捲成個蠶寶寶。

沈筠陌眼底的笑意更濃,抬手去解救她的小腦袋。

「最起碼把腦袋放外面,要不然沒法呼吸了,乖~」

君庭葦紅著臉,聲音小小的。

「你不走嗎?」

沈筠陌幫她掖好被子,抬手輕撫她的髮絲。

「等你睡着,我再走。」

君庭葦乖巧地縮在被子裏,眼底是細碎的笑意,燦若星空。

沈筠陌輕拍被子,像哄小孩子睡覺一般。

沒多久,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他深深看着被子裏的小人兒,像是自言自語一般,聲音越來越小。

「小呆瓜,再等我一段時間,我定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妃,王爺又來求親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妃,王爺又來求親了! 王妃,王爺又來求親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20章 快喘氣,小獃子。

9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