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淳王妃与太后

第349章 淳王妃与太后

“淳王妃?”韶华明显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淳王妃会主动找上门。

她沉默了好一会,“她一个人来的?”

“是。”巧凤低声道。

“我知道了。”韶华并未急着相见,反而是在暗自思忖。

淳王妃一直想要置她与死地,如今难道不是想着如何对付自己吗?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她这里呢?

这无疑是自投罗网,那么,淳王妃到底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韶华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淳王妃前来的用意,故而待在里间并未出去。

巧凤看着眼前的淳王妃,却还是谢大夫人的模样,也只是在一旁候着,并不多言。

韶华过了好一会,才起身出去。

淳王妃看她时,神色淡然,没有半分的波澜。

回想起往日的种种来,也不知为何,如今反倒觉得早已不重要了。

韶华看着这样的淳王妃,不知如何开口。

毕竟,她前来目的不明,不知晓到底是何用意?

淳王妃见她许久不言,她端坐在椅子上,目光淡淡地看着她。

“你母亲之死,与我无关。”淳王妃直言道。

“淳王妃是来说故事的?”韶华一听,不紧不慢地坐下。

“你想听吗?”淳王妃容颜依旧,不过比起从前在谢家透着几分的戾气,如今瞧着,反倒多了几分地柔和。

不知为何,韶华反倒觉得这样的淳王妃才能看得出当年她的美来。

“淳王妃请。”韶华示意巧凤奉茶。

巧凤点头,没一会,奉茶之后,便与其他几人退了下去。

屋内,也只剩下二人。

淳王妃淡淡道,“当年的事儿,想来你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是。”韶华坦然地应道。

“当年,你母亲与谢旭乃是人人羡艳的一对,只可惜,你母亲当年来历不明,后来,不知为何,皇上竟然答应了这门婚事,还亲自赐婚,你母亲刚进谢家,便生下了你与谢忱,后头,却被活活烧死。”

淳王妃勾唇一笑,“紧接着,我便嫁了进去,我对谢昶情深一片,原以为是得偿所愿,不曾想,不过是笑话一场。”

“谢昶早已不是原来的谢昶。”淳王妃自嘲道,“你可知我当时是何心情?”

“淳王妃是如何发现的?”韶华看着她问道。

“成亲后的第二日。”淳王妃无奈,“幸而,他对我并无意,故而,我与他不过是有名无实罢了。”

“所以……”韶华看着她,“母亲之死,你并不知晓?”

“你母亲当真死了?”淳王妃摇头,“也许吧,不过些许是真的没了。”

“那……”韶华敛眸,“母亲呢?”

“当年,她既然能被活活烧死,你不也受了火刑,还不是好端端地在这,不足以说明,她也许还在呢?”

淳王妃抬眸看着远处,“不过这也是我的猜测罢了。”

“只是,你如何又成了淳王妃的呢?”韶华继续问道。

“后来,我心灰意冷,淳王出现了,故而,我便换了身份。”淳王妃淡淡道,“他利用我,我也不过是利用他罢了。”

“那现在?”韶华不解。

“我来只是与你说,当心沈家的人,当年,我不过是他们的棋子罢了,如今,我来,也不过是想要求仁得仁而已。”淳王妃说罢,缓缓地起身,“你终究是他的孩子,我如何会真的对你动手?”

她勾唇一笑,便转身离去了。

韶华目送着她,只瞧见她的身影淹没在浓浓的夜色中,的渐渐地消失。

如果,谢诂知晓了呢?

她可是会去看看自己的儿子呢?

韶华缓缓地坐下,一时间倒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淳王妃言下之意是,母亲并没有死吗?

可是,所有的人都说,母亲已经死了,不是吗?

如果……没有死呢?

那背后之人,到现在都不曾出现,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在一步步地被推着往前。

而她,到底是掌握了主动,还是依旧被动着呢?

韶华揉了揉眉心,抬眸瞧见了一人。

她愣了愣,“你不是不回来吗?”

“刚回来。”沈煜看似有些疲惫,不过在面对她的时候,依旧挂着温柔的浅笑。

韶华起身,也不知为何,突然上前,轻轻地靠在他的怀中,“我有些糊涂了。”

“淳王妃没了。”沈煜低声道。

“这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韶华嗤笑道。

她品尝过死亡的滋味,所以知道,淳王妃那样骄傲的人,在临死之前是不会说谎的。

“你不想知道她是如何死的?”沈煜轻轻地抱着她,低声问道。

“不想。”韶华摇头。

“时候不早了,去歇息吧。”沈煜说着,已经抱着她进了里间。

小心地将她放在床榻上,只是坐在一旁看着。

韶华只感觉到满心的疲惫,不知不觉,当真睡着了。

沈煜瞧着,也只是重重地叹气,过了好一会,才起身,出了里间。

“姑爷。”巧凤上前,恭敬地行礼。

“赵嬷嬷呢?”这几日,赵嬷嬷的确不在。

“在凌家。”巧凤如实回道。

“我这几日不在府上,你们要仔细照顾夫人。”沈煜淡淡道。

“姑爷还要出去?”巧喜忍不住地问道。

“嗯。”沈煜说罢,便离去了。

巧喜目送着沈煜离开,转眸看向巧凤道,“姑爷怎的突然回来了?又这样走了?”

“许是不放心大小姐。”巧凤叹了口气,“也不知淳王妃与大小姐说了什么,只是,淳王妃已经没了。”

“没了?”巧喜愕然,“适才不是还好好的?”

“她来见大小姐的时候,便服毒了,刚出了府,便倒下了。”巧凤摇头,“不过,有人比我们快,将她带走了。”

“那姑爷瞧见了?”巧喜连忙道。

“想来是。”巧凤点头,继续道,“今夜大小姐能睡个安稳觉了,我们只管在外头候着就是了。”

“嗯。”巧喜连忙应道。

韶华次日醒来,只觉得头不那么疼了,也不知为何,这几日每每睡不好,昨儿个反倒……

猛地想起了什么,她抬眸环顾四周,并未瞧见沈煜的沈煜。

“大小姐。”巧凤端着铜盆进来。

“他呢?”韶华以为自己昨儿个出现幻觉了。

“姑爷昨夜便走了,说是还有事儿。”巧凤打量着她的神色。

韶华却在想着昨儿个她好像……主动地投怀送抱了。

如此一想,她连忙摇头,只是不知为何,当时便那样做了。

可是想到他与慕容绝之间……

韶华便将心底的那抹悸动压了下去。

待神色恢复如常之后道,“淳王妃的尸体呢?”

“被带走了。”巧凤看着她道。

韶华轻轻点头,想来也是淳王的人。

只是,淳王妃这样前来西霖,难道仅仅只是为了与她说这些?

她觉得淳王妃在来之前,定然还去了别的地方。

“淳王妃前来时,你可闻到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气。”韶华看着巧凤道。

巧凤点头,接着道,“奴婢好像在哪里闻到过。”

“到底是什么香气呢?”韶华来回琢磨。

巧燕此时过来,走上前去,“大小姐,这香气乃是桓贵妃寝宫里头的。”

“桓贵妃?”韶华猛地想起来,低声道,“是她身上的香气,看来淳王妃去见过桓贵妃。”

“淳王妃见桓贵妃为了什么?”巧凤疑惑不解。

韶华也在想着,当年母亲之死,与当今皇上脱不了干系,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太后近来可好?”

“自从凌老夫人去了之后,太后的身子也是每况愈下。”巧燕看着她道,“奴婢偷偷地入宫了几次,怕是也要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我知道了。”韶华接着道,“准备一下,入宫。”

“是。”巧凤恭敬地应道。

此时,巧喜进了屋子。

“大小姐,二夫人唤您前去。”

“可知晓是为了何事?”韶华愣了愣,想着近来,沈二夫人倒是没有为难她。

更何况,她如今的身份,沈二夫人也不会真的将她如何。

“奴婢不知。”巧喜看着她,“难道是为了三小姐的事儿?”

“去瞧瞧就是了。”韶华淡淡道,便先去了沈二夫人的院子。

沈二夫人看着韶华,沉默了好一会才道,“听说昨儿个有人进了府?”

“是夫君。”韶华如实道。

“可是有人禀报,是个女子。”沈二夫人道,“瞧着乃是原先的谢大夫人。”

“是吗?”韶华反问道。

沈二夫人冷哼了一声,接着道,“她难道是冤魂索命?”

“婆婆也说是人,何来的冤魂索命呢?”韶华接着道,“不过,是何人禀报的?”

“罢了,既然没有,那就算了。”沈二夫人摆手道,“既然如此,你便回去吧。”

“是。”韶华微微福身,便离去了。

沈二夫人转眸看向身旁的嬷嬷,“你当真瞧见了?”

“老奴瞧的真真切切的。”嬷嬷肯定道。

“可是瞧着她那神情,也是不会说的。”沈二夫人淡淡道。

“夫人,此事儿可是要?”嬷嬷低声道。

“罢了,如今长房也是诸事不顺,我又何必去招惹那个晦气呢?”沈二夫人摆手道。

韶华出了沈家,坐在马车上。

巧凤看着她,“大小姐,这淳王妃进府,是极隐秘的,二夫人怎会知道?”

“你可瞧见她跟前的嬷嬷换了?”韶华淡淡道。

“原先的武嬷嬷呢?”巧凤看向巧喜。

巧喜这才想起来,“这些时日,武嬷嬷身子不好,便告老怀乡了。”

“这是何人派来的?”巧凤看向巧喜道。

“本就是二夫人院子里头的,不过原先不打眼,如今便提上来了。”巧喜继续道,“奴婢派人暗中盯着了,大小姐放心。”

“这嬷嬷不简单。”韶华冷声道。

“奴婢明白。”巧喜正色道。

等入宫之后,太后似是料到她会来,等着她。

韶华上前,瞧着太后眼神有些涣散,双目无神,便知晓,怕是不久于人世。

如今却是吊着一口气。

“韶华参见太后。”韶华恭敬地行礼。

“华丫头过来。”太后冲着她招手。

“是。”韶华缓缓地上前。

太后轻轻地拍着她的手,“哀家时日无多了,许多事儿,哀家也不知该如何与你说,倘若哀家故去之后,有人想要借机翻天,你莫要有所顾忌才是。”

“是。”韶华明白,一切都逃不过太后的双眼。

太后微微点头,而后拿过一个锦盒递给她,“这东西你好好地收着,日后兴许有大用处。”

“多谢太后。”韶华双手接过。

太后也只是轻咳了几声,便让她退下了。

韶华出了太后寝宫,仰头看着这巍峨的宫殿,不知为何,反倒觉得这不过是一座囚笼罢了。

她转身,坐上御辇离去。

巧凤仰头看着她,接着道,“大小姐,待会出宫,去何处?”

“回去吧。”韶华这几日倒是不想动弹。

不知为何,只觉得浑身透着疲惫。

等回了自己的院子,她也只是静静地待在书房里头。

眼前的账本内都放着各地送来的密函,包括南岳、北蛮、西霖的消息。

她逐一地看过之后,已是天黑。

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不知为何,突然有些茫然起来。

南宫渊竟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那么拓跋玦又是怎么回事呢?

还有淳王带着淳王妃回了西霖,接下来,怕是西霖还会陷入另一番的战火中。

不过,她却觉得,如今,有人正在暗中等待着夕照大乱,以此坐收渔翁之利。

韶华却不知晓到底是何人,毕竟,那人隐藏地极深,这些年来,她不论如何试探,都查不到丝毫的痕迹。

正在这时,萧若蕊过来了。

萧大夫人没了,按理说她这些时日应当安心地待在萧家才是。

瞧着萧若蕊消瘦了不少,她捏着她的脸颊,“你就不能安生一些?”

“我这几日都睡不踏实。”萧若蕊当即便扑倒在她的怀里,“总是做梦,梦见的也都是一些可怖的,大哥便让我过来了。”

“可是想到什么了?”韶华低头看她。

“嗯。”萧若蕊点头,“我梦见了翟雪,还有郑海生。”

“他们?”韶华有多久不曾想起他们来了?

前世的事情不都了结了吗?

郑海生并非是吴珵,不过是两个人长相想象罢了。

更何况,翟雪早已不在了。

“他们没有死。”萧若蕊仰头看她,“活着回来了,我害怕他们杀了你,所以一直想要阻止,可是……”

萧若蕊盯着她,“姐姐,你说,他们真的还活着吗?”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这些时日太累了。”韶华低声道。

“真的?”萧若蕊低声呢喃。

“嗯。”韶华点头。

“可是我……”萧若蕊哭红了眼。

“我陪你睡会。”韶华说着,已经带着萧若蕊去了里间。

等洗漱之后,二人躺在床榻上,仰头盯着天顶。

萧若蕊侧身,靠在她的怀里,“当年,我被你接回去的时候,我也是这样躲在你的怀里。”

韶华点头,“是啊,就如同现在一样,还是个长不大的小丫头。”

“姐姐,我困了。”萧若蕊说着,已经合起双眸,没一会,便传来轻微的鼾声。

韶华浅笑着看她,过了许久之后,也渐渐地睡了过去。

不知何时,身旁的萧若蕊突然惊叫一声,哭着醒了过来。

韶华被惊醒,连忙低头,便看见萧若蕊紧紧地攥着她的手臂,嚎啕大哭。

韶华无奈,接着道,“可是又梦见了?”

“嗯。”萧若蕊满脸泪痕,盯着她,“姐姐,你没事就好。”

“你放心吧。”韶华笑了笑,“他们就算回来了,也不会伤到我的。”

“嗯。”萧若蕊打了个嗝,才又睡了过去。

韶华叹着气,不住地摇头。

次日一早,韶华醒来的时候,萧若蕊还在睡。

她轻轻地给萧若蕊盖好被子,便下了床。

巧凤匆忙地过来,“太后薨了。”

“知道了。”韶华庆幸自己昨儿个见了太后最后一面。

萧若蕊打着哈欠过来,“怎么了?”

“太后殁了。”韶华低声道。

“什么?”萧若蕊当即便没了困意,眨了眨眼,“这……往日有太后在宫里头,皇上也会顾忌太后,不会对凌家如何,现如今……”

“你这鬼机灵。”韶华淡淡道,“走吧,入宫。”

“哦。”萧若蕊也不敢耽搁,连忙跟韶华换了素服,便入宫去了。

太后驾崩,举国哀悼。

丧钟也随之响起。

皇宫外早已跪满了人,还有陆续入宫的。

韶华与萧若蕊先进了宫,直奔太后的寝宫。

皇上带着诸位嫔妃,皇子,公主跪在大殿内。

韶华进去的时候,也是恭敬地跪下。

不过,她还是瞧见了桓贵妃,再次地确认了桓贵妃身上那熟悉的香气。

毕竟,桓贵妃一直用,故而身上便也沾染上了,即便如今未施粉黛,却也有股淡淡的香气。

韶华敛眸,正在思忖时,却对上了一道冰冷的目光。

待她抬眸时,那目光已然消失。

她知晓,这里头,必定还有一个人,一直盯着她。

太后薨了,乃是国丧,故而整座京城也是陷入了悲伤之中。

韶华却明白,这是太后用自己的死,来延迟那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寒门娇宠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寒门娇宠 寒门娇宠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9章 淳王妃与太后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