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不是性骚扰,所以不许投诉我!

第一章 这不是性骚扰,所以不许投诉我!

时为始皇历1840年,天元战争结束的第二个年头,强敌既去,四海升平,久违的和平回归,人民安居乐业。

在汉帝国北部明州城,夜色深沉,万籁俱寂,一天的喧嚣与忙碌之后,这座笼罩在无边夜幕之下的城市平静了下来,辛勤工作一天的人们多半已经进入了梦乡,然而依然有一些特殊的工种,为了填饱肚子、维持生计、实现理想等很多很多理由,依然在辛勤工作着。

比如说贼。

以及抓贼的正义使者。

时值朝堂通过决议、加深与四夷交流,来自外国的新事物一股脑涌入中土,外国人的思想、文化和习俗冲击着古老的国度,最直观的一点就是建起了高楼。雕梁画栋、飞檐雁瓦的玉砌广厦旁边竖起了房顶高耸、屋檐突出的石头房子,虽然棱角分明,不够圆滑,但看起来足够气派,而且胜在新鲜。

另外,高来高去的飞贼们也挺喜欢越来越多的西式建筑……因为够高够复杂,墙上有时候还会钉一些铁板木栏,挂上吊灯,安上小阳台,极其方便攀爬,这一切的一切都很方便这些古老的技术工种们风紧扯呼——听说西夷也有一些老同行,穿一身白衣,使袖中刺剑,唤作阿萨辛的,就擅长在这些建筑中爬来跳去,如入无人之境。

女盗贼秦雨,一个妖艳的贱货,此时她那矫健的身姿就在高地楼宇间飞驰,之所以选择飞贼这个职业,是因为她追求刺激的生活,如今这世道看似烈火烹油,但安稳的现状之下涌动着涛涛的暗流,一切的黑暗隐藏在繁华和荣耀之下,这片黑暗因人类的恶念和欲望而生,只要有黑暗,就有干脏活的人,秦雨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今晚,又一次成功地掠了一家狗大户的宅子后,她确信自己的职业生涯迎来了新的刺激和挑战,宛如猎豹般性感而有力的身躯在空中划过一道惊艳的弧线,女人稳稳落地,因为在前方的街口,一位一身白衣的男人转出,往街头一竖,这个阻拦的动作充分说明了来者不善。

大半夜里穿着白衣四处招摇的人,要么是傻逼,要么是有实力的装逼犯,大概没有第三种可能了……秦雨将手按在了后腰的短刀刀柄上,眯起了眼睛,开始观察自己的对手。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并且以逸待劳,一味地逃跑或者避让说不定会落入事先设下的陷阱之中,也就是说,武力的纷争不可避免。

单独一人,没有穿公人制服,没有携带制式兵器,所以不是六扇门中人。没有携带扇子之类的装逼道具,没有做公子打扮,没有义正言辞的正义宣言,所以不是出来历练、血气方刚的江湖雏鸟,既然不是以上这两人,还会在大半夜里拦下自己……那只有拿钱办事的混蛋游侠了。

秦雨心中暗骂一声晦气,公门的捕快有公门的纪律,江湖少侠有武者的尊严,只有这些爱管闲事的游侠,行事百无禁忌。她的目光警惕地在游侠身上逡巡,试图从细微末节处判断出对方的武学路数、战斗风格以及棘手程度,首先她先看向对方的双手,很好,手指修长如玉,骨节并不突出,看来并不精擅暗器,在这里守株待兔而不是半路突袭,说明对方的轻功也不会太好……于是她先松了口气,对于飞贼来说,对方不擅长暗器和轻功,实在是个好消息。

……然后她看到对方从袖管里滑出来一条又粗又长又硬的棒状物。

妈蛋,她想。

“毕方三型”霰弹枪,从离火之国——烈焰神权国走私过来的重型火器,被业内人士蔑称为“喷子”,一击之下,就有数十弹丸满天飞射,隐隐罩住一片,不亚于漫天花雨的暗器手法,腾挪闪避得慢了,少不得就要吃几颗炒钢豆,要是被当面轰个正着,立马就变成马蜂窝,实在是比唐门暗器更加歹毒的东西……该死的离火之国,武道不兴,居然就搞这些奇技淫巧、邪门歪道。

但怎么说呢……帝国的武道强者们有充分的理由蔑视这些奇技淫巧,即使是霸道歹毒的轰铳、漫天飞射的弹丸,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随手挽个剑花就能封挡下来的蚊虫叮咬,但秦雨并不在这些人之列,否则她就不会只做飞贼了,所以看到对面的游侠居然掏出了这杆黑又硬,就知道今天这事只能智取了。

正在她思考如何破局脱身时,对面的游侠突然叹息了一声:“唉,怎么又是个女人……这位姑娘,我劝你立刻投降,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

声音很年轻,甚至有一点稚嫩,是个年轻的雏儿吗?不过对方的那句抱怨令她眼前一亮……似乎,遇到了相当有意思的男孩子啊。

她心中打定主意,妩媚一笑,扭着腰肢,款款走近几步,声音柔媚,轻笑道:“怎么……小哥您是从来不打女人的那种男子汉吗?”

“其实并不是……我拾掇起女人来连我自己都害怕。”虽然是这么说,但年轻的游侠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声音也有了一丝急促,“听着,姑娘,你的事情犯了,我奉劝你最好不要抵抗,乖乖束手就擒,直接投降的话,对你我都好……我说真的,勿谓言之不预也。”

果然!早就听说了,有一些初出茅庐、抱着正义理想和幼稚信念的小男孩儿在走上工作岗位之际,会对一些处于敌人立场的大姐姐抱有左右为难的想法,这些可爱的男孩子,非常有趣,极其有趣,宛如一块块幼嫩可口的鲜肉,稍微调戏一下,就会面红耳赤,做出非常非常可爱的反应……啊,似乎中大奖了呢。

不知道这一块小鲜肉,是哪种类型呢?是对男女之事毫无所知的清纯型?是长得很像女孩子的可爱型?是明明对女性的身体感兴趣、却假作正经的傲娇型?

秦雨心中顿时生出了很多不该有的想法,她又上前几步,故作可怜道:“小弟弟,一定要逮捕姐姐吗?姐姐很可怜的……如果把姐姐送到官府的家,姐姐一定会受到那样这样的对待,你忍心吗?放过姐姐好不好,你就放姐姐一马吧,最多,最多……”

她眨着雾气蒙蒙的大眼睛,飞快地瞄了对方一眼,低下头,娇羞道:“最多姐姐教你做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啦……”

这样说着,她又上前了几步,窈窕的身段轻轻扭动,紧身的夜行衣勾勒出惊心动魄的曲线,身为一名飞贼长久的锻炼令她有着一副自傲的好身材。

对面的小鲜肉居然又后退了一步,声音又急促了几分:“止步!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停止你的行为,否则……”

……哼,果然是个雏儿啊,被吓到了吗?

“小弟弟你忍心开枪吗?这么近的距离,姐姐会被直接打碎的吧……”秦雨心中笑得更加得意了,对方的话语被她视作了示弱的信号,女飞贼笑吟吟道,“别急啊,小弟弟,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姐姐会陪你做什么有趣的事情?”

趁着对方失神的刹那,已经暗暗绷紧的肌肉群迅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雪亮的刀光在月下一闪而逝,呼啸而出的飞爪破空而去,没有给对方说话的时间,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机会,秦雨右手短刀出鞘,左手掷出飞爪,纵身一跃,向着已经进入袭杀半径的目标疾冲而去!

姐姐教你的……可是相当相当宝贵的人生经验啊。

永远,永远都不要低估和小看女人!

寒风扑面,杀机环绕,秦雨的眼神已经变得冰寒无比,左手一紧,掷出的飞爪已经将那柄枪械捆住,机括一收,已经将致命的火器从敌人手中劈手夺走,与此同时她早已急冲而来,短刀刀锋如水,锋芒距目标越来越近,她已经能看到对方的容颜,对方没有踉跄后退,没有防御动作,甚至脸上不见惊惶,唯有一声低沉的叹息环绕在她耳畔,充满了沧桑和失意——他在叹息什么?又一次任务的失败吗?自己总是栽在女人手中的悲哀吗?真是一个可怜的小弟弟啊……

但下一刻,身影一闪,她发现对方不闪不避,径直向着自己迎上,抬起右臂,毛手毛脚地向自己抓来。

拙劣的动作……难道是个笨手笨脚的草包吗?用空手抵挡短刀?

秦雨动作不停,右肩稍稍下沉,短刀刀柄顺着对方的手臂自下而上滑动,捣向心窝,这一下就能让这小子闭过气去……呃!

她突然汗毛一竖,浑身上下仿佛被一道温暖的电流掠过。

女飞贼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发现对方那修长的中指笔直伸出,正好点在她的右前臂上,隔着紧身的夜行衣,顺着她的肌肤,向上,轻轻地一划。

难以言喻也毫无道理的快感,不知为何,瞬间充斥在她的脑海中,仿佛那一根手指中蕴含着强大的魔力,将她推入快乐的海洋,随着手指的滑动,她仿佛被千万只温柔的大手同时抚摸全身,自内而外,甘美异常,甚至令她失去了力气……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雨张开嘴,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惊叫,浑身气力顿失,千锤百炼的刺杀动作迅速走形,变得满是破绽,拙劣宛如学徒。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对面的游侠收回了手指,轻巧地避过了她的扑击,然后伸出左掌,顺势在女飞贼的后背轻轻一拍。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仅仅是轻轻一拍,力道宛如清风的吹拂,但可怕的快感却如潮水般涌来,那掌中似乎蕴含着无穷的热度,瞬间温暖了她的心房,照耀着她的灵魂,刹那间,她仿佛躺在挚爱的怀抱之中,听他在耳边说着情话,絮絮低语,周围玫瑰花开,芳香扑鼻,充满了幸福和快乐。

这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秦雨觉得周身百骸都变得软绵绵的,全身上下充满了如水的柔情和娇弱的无力感,她踉跄了几步,想要站直身子,重整态势,马上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但是一切已经晚了,对方上前几步,抬起右脚,脚尖轻轻在她的腿弯一踢。

她发出了一声压抑着的呻吟,扑通一声,重重倒在地上,她夹紧了双腿,非常羞耻地觉得,有些液体随着她的节操一道,正在飞速流逝,那轻轻的一踢只是碰触了她的腿弯,却仿佛打开了她浑身上下的毛孔,将所有美好的东西统统灌注了进去,巨大的快感一浪接着一浪,冲击着她的大脑,令她头晕目眩,满脸通红,仿佛经历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前戏一样……换句话说,她居然,她居然……

发、发情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秦雨的眼中浮现了无法理解的惊恐,她扭动着身子,想要站起来,但全身上下正在享受着快乐的余韵,反馈给大脑的全是“我很爽,不要来烦我”的信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努力地检查自身的状况,没有被药物影响,没有被邪恶的术法控制,造成这一切的只有那个游侠,但……他仅仅是触碰了自己的手臂、后背和腿弯,就能让我……让我变成这样?这怎么可能!

“所以我说……你最好自己投降,对我们两人都好啊……”用时仅仅数秒钟,用难以用语言理解和解释的方式放倒了她的游侠蹲下身来,叹息道,“在逮捕你之前,我得强调一件事情,我刚刚仅仅触碰了你的手臂、肩膀和后背,女性的隐私部位全都避开了,所以这不是性骚扰,你不准去女权保护协会之类的狗屁地方投诉我……”

“仅……仅仅触碰这些无关紧要的部位,就能让我……让我……”秦雨倒在地上,眼神中充满了迷蒙的水雾,嘴中露出了一声让人血脉贲张的呻吟,低吟道,“这是何等的技巧,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我是一名兴趣使然的游侠,最近刚刚转职的那种。”回应她的是一声冰冷的铐响,面对柔弱无骨、目送秋波的美人,他不为所动,“人赃并获……准备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完成工作的游侠站起身来,望着空蒙的月色,叹了口气。

我叫孙朗,最近刚刚转业,做了一名游侠,如你所见,这两年由于某种非常复杂的原因,我变得很不擅长应付女人。

还有,我讨厌H,非常讨厌。

……这是真的,请一定要相信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的大宝剑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的大宝剑 我的大宝剑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这不是性骚扰,所以不许投诉我!

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