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许铃音:大锅~(6450/10万)

第二十八章 许铃音:大锅~(6450/10万)

宋卿摆摆手:

“尽想些歪门邪道,有这个精力给许公子炼制玩物,不如给王首辅先炼一副躯壳。”

刚才出“馊主意”的炼金术师问道:

“怎么回事?王首辅要死了?”

宋卿摇头:

“听一楼的人说,王首辅久病难医,积劳成疾,若是不好好养着,怕是时日无多了。”

一楼指的是大药房里那些术士,值得一提,司天监的派系里,宋卿带领的是炼金术师,擅长炼器。

杨千幻带领的术士在三楼,专门给达官显贵和平民看风水,选墓地。

一楼大药堂的术士,跟的是钟璃。

司天监的每一个派系,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

“没用没用,炼了也没用。王首辅一介凡人,魂魄离了肉身,只能炼成鬼,进不了我们炼制的躯壳。”

一位术士摇摇头:“魏渊死了,王首辅要是再一死,啧啧,元景的时代就彻底过去了。”

...........

王府。

后花园。

王思慕身穿碧色罗裙,外罩同色的袄子,与红裙子的临安并肩而行。

“首辅大人怎么说病倒就病倒?”

临安抿了抿嘴,轻声道:“司天监的术士也没法子?”

裙摆随着莲步摇晃,一双鹿皮小靴若隐若现,她头戴小凤冠、金步摇、珍珠钗等饰品,圆润的鹅蛋脸白皙精致,桃花眸风情暗藏。

她愈发的内媚,愈发的风情万种。

王思慕侧头,望着私交甚好的临安,叹息道:

“司天监的术士说,爹这是忧思成疾,积劳成疾,辞官在家休养便是了。但若是继续下去,自己寻死,我等有什么办法。”

临安笑了起来:“这群术士,还是这般目中无人。”

王思慕紧了紧御寒的狐裘大氅,忧心忡忡:

“其实很久前,爹就身体抱恙,本该静养。奈何朝廷内忧外患,忧思成疾,才把身体拖累到现在的情况。”

临安眉头微皱,只能安慰:

“好在如今虽卧病在床,但也能借此静养了。”

王思慕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司天监的术士说,这是心病,心病就得心药来医,父亲病倒前,忧虑三件事:青州战事、流民、西域佛门。

“这三件事,哪怕能解决一件,父亲也可安心养病。”

流民和国库空虚是因果关系,是一件事。

临安两条修的精致好看的黛眉,轻轻皱起。

王思慕看一眼心思单纯的闺中密友,摇摇头:

“罢了,不说这个,诸公都没办法,我们两个女流之辈能有什么法子?”

临安抿着唇,“嗯”了一声,审视着王思慕,道:

“思慕清减了许多,想来是既惦记许辞旧,又担忧首辅大人的身子。”

王思慕露出几分愁色:“青州局势凶险,他一介书生,我自是担忧的。原本我与你,再过半旬便要定亲.........”

“莫怕!”

说到这个话题,临安眉眼又跳脱起来,像只活形活现的雀儿:“有狗奴才在呢,青州就算破了,许辞旧也不会有事。”

刚才谈及卧病在床的王首辅,她也不好表现的太没心没肺,便露出沉重表情配合闺中密友。

王思慕一愣,反问道:“谁与你说许银锣在青州?”

“难道不是?”

临安叽叽喳喳的说:“他在外面,那肯定会去青州打仗。”

虽然从未表面上承认过,但狗奴才是她心里的英雄。

“可我听爹说,青州局势吃紧,许银锣不在军中,未曾参战........”

看见临安眼神里难掩失望,王思慕忙岔开话题:“不说这个了,你和许银锣的婚事,陛下不帮忙张罗吗?”

鹅蛋脸瞬间通红,临安讷讷道:

“你,你说什么呀,谁说我要嫁给狗奴才。哎呀,这风言风语的真讨厌。”

王思慕笑道:

“我们相识多年,你的心思我还看不懂?许银锣一表人才,又是百姓心目中的英雄,仰慕他的女子数不胜数。你要做的啊,是赶紧把名分定下来。

“有了名分,你便是他正妻,外头那些女人,顶多就是外室,或江湖中有过情分的野鸳鸯。

“若是名分定不下来,殿下,并非思慕小觑你,没有名分的你,谁都斗不过。”

临安感觉自己被小瞧了,鼓了鼓腮。

寒冬腊月,冷风迎面如割,身娇体贵的两位金枝玉叶没逛太久,带着各自的宫女、婢女沿着曲折回廊返回内院。

途中,一个气质阴柔的中年太监,领着两个小宦官从内院出来,双方打了个照面。

“见过临安殿下。”

中年太监,他身后的两名小宦官,躬身行礼。

“你是皇帝哥哥寝宫里当差的........你来这里干嘛?”

临安认出他了,但没想起叫什么名字,皇帝身边的宦官,她只记得掌印太监赵玄振。

“回殿下,陛下让奴婢来告知首辅大人,西域佛门已被万妖国余孽牵制,难以对我大奉造成威胁。让首辅大人安心养病。”

中年太监说道。

竟有这种好事........王思慕惊喜不已,脸上遏制不住的露出笑容:“那我爹怎么说?”

中年太监道:“首辅大人让我带话给陛下,可以廷推了。”

廷推,是一种由皇帝召来,群臣商议的推举制度。当有重要职位出缺时,就会进行廷推。

王思慕顿时明白,父亲打算辞官,或暂时卸下首辅职务。

“多谢公公相告。”

王思慕取下一只金镯子,塞给中年太监,笑着问道:

“可还有更详细的情报?如不方便,公公便不用说。”

临安殿下在身边看着,中年太监哪敢收受贿赂,连连摆手:

“也非什么机密情报,奴婢听陛下说,这些事似乎与许银锣有关,他在南疆促成了大奉与万妖国的结盟。消息是从青州传回来了。

“奴婢只知道这么多。”

许银锣促成了大奉与万妖国结盟,以此牵制佛门..........王思慕愣了半天,她终于明白,为何许银锣不在青州。

她忍不住侧头看着临安。

身边的这位闺中密友,脸上的笑容又甜蜜又得意又充满着炫耀。

“他从不会让我失望。”临安抬了抬下巴。

............

黄昏,精疲力竭的苗有方站在一棵树的树冠上,他像是没有重量的纸片人,脚下只踩着一根纤细的树枝。

举重若轻,身如鸿毛,五品化劲!

这就是化劲境界的风光吗?苗有方面朝夕阳,张开怀抱,像是拥抱世界。

两个半月,他从练气境一路高歌猛进,晋升五品,成为化劲武夫。

龙气虽然早就被抽取,但在那之前,留给了他最后一个礼物——许七安。

遇见许七安,得他悉心指点,这亦是龙气赠予他的大造化。

“下来吧!”

树下传来许七安的声音:“我有话要和你说。”

“好嘞!”

苗有方轻飘飘的落地,过程中翻了十几个跟头,尽情的展现自己的轻功。

化劲期的武夫,轻功十分了得。等到了四品,便能初步的御空飞行。

许七安坐在篝火边,一边烧着开水,一边说道:

“你既已到了化劲,我们的缘分就了了,从今天开始,我放你自由。”

苗有方愣住了,喜悦的情绪一点点退去,嘴角动了动,低声道:

“为什么?许银锣,我,我说过要一直追随你的。”

许七安没好气道:

“滚犊子,你又不是美人,追随我作甚,碍眼。”

骂了一句后,他神色渐转柔和:

“在我还弱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倾力栽培我的人,他跟我非亲非故,却愿意不计回报的培养我。

“只因为他觉得我性情刚烈,是个不会误入歧途的人,认为我将来能为天下百姓做点事。你应该感谢他,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愿意给你机会。

“就像他当初培养我一样,不为回报,不为私心,只是为了中原百姓。”

苗有方沉默了一下,低声道:

“那为何,为何又要赶我走?”

许七安笑道:

“我没什么能教你的了,四品是锤炼“意”的过程,是武夫走出自己的“道”的过程。现在让你走,刚刚好。

“去吧,苗有方,我期待将来能在江湖中听见你的传说,听见有人说,苗大侠为国为民,侠肝义胆。

“成为大侠不正是你的梦想吗。”

不知道为什么,嬉皮笑脸惯了的苗有方,罕见的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那,我以后行走江湖,能以你徒弟自居吗?”

许七安嗤笑道:

“我才没有你这种不成器的弟子,走你自己的路,别跟我扯上关系。滚吧滚吧。”

苗有方“切”了一声:

“有什么了不起,老子将来一定成为名满天下的大侠,到时候你别死乞白赖的让我喊你........”

师父两个字,他没说出口。

苗有方穿梭在密林间,越走越远,毫不留恋。

直到走出十几里,他忽然停下脚步,原地驻足许久。

..........

三天后,南疆北部。

许七安在约定的,一个叫三叠瀑的地方,终于等来了超过约定时间两天的丽娜和许铃音。

远远的,看见一个大乞丐背着一个小乞丐,轻盈的在乱石中飞跃。

她们蓬头垢面,衣衫破破烂烂,浑身散发酸臭味,像极了逃荒的流民。

丽娜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发亮,精致的脸蛋沾满污迹,许铃音双眼呆滞,表情木讷,嘴角流着口水,像是地主家的傻女儿。

许七安大吃一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丽娜见到许七安,如释重负,颠了颠背上的许铃音:

“好了别装了,我们安全了。”

许铃音一双大眼睛立刻恢复灵动,开心的叫道:

“大锅~”

她从师父背上跳起来,飞扑向许七安。

这一听就有故事啊,是和晚到两天有关?许七安探手拎住她的脖颈,甩手丢飞出去。

“噗通!”

许铃音砸入水潭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奉打更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许铃音:大锅~(6450/10万)

8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