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回家

第二十九章 回家

“你也去洗一洗。”

许七安望着丽娜,抬手指着水潭,不忘询问:“地书碎片里有储备干净的衣裳吧?”

“有的有的。”

丽娜抛下一句话,在石块上腾跃,一头扎入水潭。

许七安背过身,坐在大岩石上,身边只有慕南栀和她怀里的小白狐。

红缨护法把他们送到这里后,便返回十万大山。

“她是五号,我们天地会的成员,南疆力蛊部的小姑娘,一直寄宿在京城许府。。。”

许七安解释道:“我打算去一趟南疆,就把她带上了。”

慕南栀揉着小白狐的脑瓜,望着水潭方向,平静的点头,冷淡的评价:

“长的不错,身段也好,就是傻了些,一个人混江湖铁定吃亏。”

她指的是这个南疆小姑娘,居然大大方方的站在水潭边脱衣服,竟不知回头看一眼身后的男人。

要么是太蠢,要么是别有用心。

这种主动把福利送到许七安面前的行为,不管有意还是无心,在慕南栀看来都是在挑衅自己。

许七安笑了笑,没有替丽娜解释。

女人在这方面都是小心眼且不讲理的,与她讲道理说丽娜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丽娜根本没有心思,她只会认为你在狡辩,在维护一个绿茶。

半刻钟后,洗去污垢的师徒俩,穿着一身干净整洁的衣裳回来。

“大锅~”

许铃音飞奔过来,像一只肥胖又轻盈的小猪,在乱石间腾跃,乱糟糟的头发在身后飞扬,一头扑进许七安怀里。

许七安纹丝不动的抱住妹妹,然后把她推给慕南栀:

“劳烦帮她扎一下童子髻。”

顺手接过慕南栀递来的小白狐。

白姬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打量许铃音,小声道:

“她是你妹妹呀!”

是啊,你是狐狸幼崽,她是人类幼崽.........许七安“嗯”一声,介绍道:

“铃音,这是白姬,大哥一位朋友的妹妹,你要和它好好相处。”

“好的大锅~”

许铃音用力点头,伸出胖乎乎的手在白姬头上揉了一下,然后扭过头,悄悄吞了吞口水。

“你吞口水干嘛?”许七安质问道。

“我没有吞口水。”许铃音狡辩。

“你刚才明明吞口水了。”

“我肚子额了嘛........”

听着兄妹俩说话,白姬默默的往许七安怀里缩,忽然就觉得缺乏一些安全感。

等慕南栀给小豆丁扎好童子髻,许七安问道:

“怎么回事,为何如此落魄?”

丽娜一听,顿时露出苦恼表情:

“我们一路上总是遇到麻烦,沿途遇到的中原人,不是想睡我,就是想吃铃音,但都被我们打走了。

“后来一位年长的老人告诉我,让我们伪装成流民,铃音伪装成傻子,这样就不惹人注目了。我与铃音照做,果然就没再遇到麻烦。”

简单的几句话,让许七安一下子就明白禹州的情况有多糟糕。

已经有饿疯的流民开始食人了。

而但凡有姿色的女子,若没自保能力,在这样的乱世中,只能沦为玩物。

人性是虚伪凶残的野兽,律法是禁锢它的牢笼,道德是束缚它的锁链。但秩序逐渐崩溃,这只凶残的野兽就会失去束缚,古人说礼崩乐坏,国家必亡,便是此意...........许七安心里叹息。

众人在三叠瀑边生起篝火,许七安打了几只野鸡,架起铁锅煮饭烹肉,吃饱喝足后,一行人朝着继续南下,进入南疆地界。

...........

云州军营,帅帐。

戚广伯站在架子支起的青州地图前,用一根竹枝逐一点过地图上的几座城池。

“接下来,想要把兵线推进到青州城,我们需要突破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是松山县、东陵、宛郡,五日之内,我要你们打下这三座城池。”

他用竹枝点了点“松山”二字,道:

“尤其是松山,南邻险峰,西边是松河,都是不易进攻的方向。想要攻城,只能从东城门和北城门突破。此地就如一个钉子,钉死了我们西进的路线。杨恭必定派了重兵把守。

“你们谁去为本帅拔了这个钉子。”

姬玄淡淡道:“三天之内,可破此城。”

他表示要接这个任务。

戚广伯摇头:“你不能去,你得去打东陵。把孙玄机给我引出来,把青州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大将军,请放心交给末将!”

席位里,一名身高魁梧的将领站了起来,他的左眼呈灰白色,空洞无神,似乎已经不能视物,但他的右眼寒光凌厉。

此人叫卓浩然,绰号“卓屠夫”,性情好斗嗜杀,发起狂来,不管老弱妇孺还是青壮,在他眼里没任何区别。

占山为寇时,劫掠商队从来不留活口,隔三差五还要率队外出屠杀平民,过过瘾头。

因为性情暴戾的缘故,在云州军中不受其他将领待见,但不可否认,此人拥有极强的军事指挥能力、作战能力。

戚广伯曾亲口赞誉此人是难得的将才。

“好!”

戚广伯笑道:“五日之内,攻不下松山县,你就滚回来刷马桶。”

卓浩然舔了舔嘴唇,右眼射出兴奋而冷冽的寒光。

事情敲定之后,戚广伯笑道:

“运气好的话,不出半月,我们会有新的援兵。”

姬玄皱了皱眉:“佛门要保留实力应对南妖,巫神教那边,国师曾派人交涉过,但大巫师拒绝了联盟。”

他眼睛一亮:“蛊族?”

戚广伯颔首,看了一眼同样面露喜色的众将领:

“要不然,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葛文宣去了何处?”

葛文宣是国师的弟子,同时也是潜龙城青壮派的杰出将领,此人擅智谋,排兵布阵手段炉火纯青。

这样一位杰出的年轻将领,本该在帅帐里有一席之地。

但云州军起事后,他却消失了,从未出现。

戚广伯沉声道:

“自我军离开云州,监正便像一把刀悬在我等头顶。国师和伽罗树菩萨牵制住了他,但同样也被监正牵制。

“这让国师无暇谋划其他,十万大山的情况、万妖国与许七安的结盟,便是例子。

“幸而国师早有预料,留下锦囊妙计让葛文宣去办。”

姬玄缓缓点头。

起事后,国师和监正投身棋盘,从以前的暗中博弈,变成明面上厮杀。

他和伽罗树牵制住监正的同时,也被监正牵制,无力在谋划其他。

在这期间,反而给了许七安蹦跶的机会,这才有了十万大山目前紧张的局势。

“我就说嘛,国师算无遗策,怎么可能轻易就没了法子。”

“没了佛门,但若是有蛊族出兵相助,结果还是一样的。”

“南疆蛊族与大奉积怨已久,必定出兵,我等静待援兵便是。”

众将领对许平峰有着近乎盲目的信心。

...........

两天后,荒山里走出来一行四人一狐,来到平坦的官道边。

在丽娜的指引下,巧妙避开沿途部族的一行四人一狐,终于来到了力蛊部的地盘。

“再往前八十里就是伯山,我们力蛊部的大本营。”

丽娜蹦跳了一下,脸庞洋溢着而归家的喜悦。

她的后方,许铃音握着太平刀,一路披荆斩棘,为大家开辟出一条可以通过的道路。

“总算有路了.........”

许七安没好气道:“你还不承认自己迷路了?为什么不早点走这条官道,偏要翻山越岭。”

“哎呀,不是迷路,我是带你们抄近路,顺便避开那些讨人厌的部族。”

丽娜解释道。

许七安颠了颠背上的慕南栀,感受着花神转世丰腴柔软的娇躯,道:

“好了,继续前进。”

山路太难走,慕南栀很快就不行了,只能由许七安背着。

现在走出大山,本该放她下来,但慕南栀娇软的身躯,圆润弹性的臀儿,不管是触感还是手感,都让许七安难以割舍。

慕南栀同样没要求自己步行,狗男女心照不宣的沉默。

八十里路,步行的话,大概要一天时间,一行人走了半个时辰,荒山渐少,平原渐多,南疆气候温润,山还是青的,路边野草起伏。

中原的寒灾丝毫没有影响到这里。

“咻!”

突然,呼啸声从左侧袭来,直指许七安。

他脚步不停,扭头轻轻一吹,那根力道可怕,呼啸如电的箭矢顿时如同柔弱的风中柳絮,被吹飞了。

左侧的灌木从中,奔出来两名穿兽皮缝制衣物,背着牛角硬功的年轻男子。

他们皮肤黝黑,双眼淡蓝,头发天生带卷。

“你们不是商队,不能进我们力蛊部的地盘。”

左边方脸的年轻男子,用南疆话呵斥道。

右边的年轻男子,则弯弓搭箭,对准了许七安。

他是队伍里唯一的男人。

不过两名力蛊部的年轻人没有太大的敌意,想来是许铃音的存在,麻痹了他们。

“土龙,木头,是我呀,是我呀。”

丽娜开心的挥舞双臂,显然是认识这对年轻人的。

“你是谁?”

方脸男子狐疑的审视着她。

丽娜被问的一愣,指着自己的脸:“是我呀,我是丽娜呀!”

“放屁,生的白白嫩嫩,一看就是中原女人。”

另一名弯弓的年轻男子松开弓弦,朝丽娜射了一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奉打更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回家

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