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惊世一剑

第一百一十八章 惊世一剑

哪怕是在一场大型战役里,数量达到三十名的四品强者,也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只要不被超凡强者针对,他们是能左右一场战役的结局的。

许七安这一次,是把能调动的四品全调过来了,赌的就是没有人趁机扰乱后方。

如今的大奉京城,连一位超凡都没有,四品高手数量也骤减。

大奉立国六百年,一国之都从未有过守备如此空虚的时刻。

但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在见到一众超凡强者出场,数十名四品压阵的场景后,城头守军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吼声。

无意义的吼声!

只为发泄内心激荡的情绪。

青州失守之后,原青州守军的士气便降到谷底,后续还有监正殒落的事实;大奉超凡强者无法与云州抗衡的流言;以及朝廷忍辱求全的议和决定。

这一切都在告诉退守雍州的将士们——你们打了败仗,大奉岌岌可危了。

颓丧、畏惧之心,可想而知。。

之所以能坚守浔州,没有出现大规模逃兵的情况,除了杨恭治军严厉之外,所有的将士心里,还有一个念想。

这个念想叫“许银锣”。

监正是王公贵族眼里的保护神,有他在,朝廷一切安稳。

但监正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距离过于遥远。

许七安才是底层百姓和将士眼里的保护神,有他在,大奉就不会倒。

现在,许银锣来了!

他没有让人失望,正如他在京城斩国公,在玉阳关独挡巫神教大军,在京城冲冠一怒斩昏君。

他从未让人失望。

一身绯袍的杨恭双手按在墙头,深深吸了一口气,高声道:

“宁玉碎,不瓦全!”

于是,城头杂乱无章的嘶吼和咆哮,变成了山呼海啸般的“宁玉碎,不瓦全!”

许二郎听着狂涛般的声浪,目光缓缓扫过周遭,守军们的表情一一映入他的眼底。

他们有的高举武器,吼的脸红脖子粗;有的热血盈眶,眼神里却燃烧起熊熊斗志;有的兴高采烈,恨不得立刻冲下城,与大哥站在一起。

这一刻,许新年知道,这是一支无所畏惧的雄师。

情绪是会传染的,当有人能把将士们的情绪调动起来,让他们热血沸腾,那么,即使明知会死,即使前方是不可战胜的敌人,他们也会在心目中领袖的率领下,慷慨赴死。

大奉守军心目中的领袖,是大哥许七安!

姬玄自身是云州一方的天之骄子,也是当代年轻人里,唯二踏入超凡的武者。

可当他看见许七安凭一己之力召来如此多的强者,让洛玉衡、寇阳州等地位超然的超凡人物,甘愿站在他身后陪衬。

让原本士气低迷,唯唯诺诺的大奉守军瞬间情绪高涨,盲目崇拜。

姬玄心里不可避免的燃起炽烈的妒火,他握着刀柄的手,悄然发力,喝道:

“许七安,在超凡的领域里,从来都不是人海战术能弥补的。”

他的这一声运足了气力,一下盖过城头的喧嚣声。

接着,姬玄转身,朝伽罗树菩萨合十:

“请菩萨出手!”

如果对面只有一位许七安,那么他凭借三品中期的实力,倒也能与姓许的一较高下,即使稍有不敌,差距也不会太大。

但现在许七安可不是单打独斗了。

有一众超凡压阵,姬玄不认为自己有单人冲阵的实力,能做到这一步的,只有一品菩萨伽罗树。

超品之下,防御第一人。

当然,这并不是说伽罗树的攻伐手段差,有时候,防御和攻击是成正比的。

女帝登基后,允许赵守入朝为官了?大奉将出现一位大儒,儒家体系里的二品大儒,好棋..........许平峰微微眯眼,同样侧头,看一眼伽罗树菩萨。

“劳烦菩萨去探一探他们的水准。”许平峰正色道。

“阿弥陀佛!”

宏大的吟诵声回荡在天际,盖过了所有声音。

伽罗树菩萨一步跨出,天地失色,高空云层翻涌,染上金光,脚下则荡漾起金色涟漪。

他每跨出一步,便有“轰隆”声传来,虚空似乎都承受不住他的重量。

跨出十步后,周遭已是一片寂静,不管是云州军还是大奉军,都陷入诡异的沉寂。

并非他们不想说话,而是不敢说话,“不动明王法相”象征着高山般的厚重,大海般的广阔;“金刚法相”象征着力量,象征着刚烈,主杀伐!

两尊法相叠加,让人如临深渊,如面神灵。

神灵之前,凡人岂敢说话?

这是高位格存在的压制,不以凡人的意志而动摇。

原来监正面对的,是这样可怕的敌人..........城头守军直面两尊法相,深切体会到一品菩萨的可怕。

皆闻佛门菩萨乃世间巅峰存在,每一位都可以称为无敌,但距离普通士兵来说,菩萨过于遥远,之前一直有监正顶着。

对伽罗树菩萨的强大,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刚才姬玄的一人威慑全军,所表现出的力量是看得见的,在众人认识范围内的。

伽罗树菩萨仅仅是威压,便让超凡之下的武夫、普通士卒,噤若寒蝉。

许银锣他会怎么应对........有人看向城下的那袭青衣。

仿佛有默契似的,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聚焦在许七安身上,聚焦在这位大奉最后脊梁身上。

“谁去磨一磨他?”

许七安负手而立,面带微笑。

“我!”

孙玄机言简意赅的应道,说完,他以传送法术出现在伽罗树菩萨和许七安之间。

紧接着,孙师兄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什么叫司天监阵法的花里胡哨。

他脚下一道道圆阵亮起,幻灯片一样交替闪烁,小圆阵构成大圆阵,威力层层叠加。

同时,他手指在虚空疾画,画出一道道扭曲的阵纹,阵纹组成阵法。

清光不断亮起,不断熄灭,幻灯片似的闪烁。

在众人眼花缭乱中,伽罗树菩萨身下浮现一座直径六十丈的巨阵,此阵以太阴为核心,凝聚四方五行之力,逆时针转动。

伽罗树菩萨头顶天空,浮现一座同样的大阵,此阵以太阳为核心,凝聚罡风、雷电,顺时针转动。

绞杀!

两座巨阵宛如磨盘,凝聚天地间不同领域的力量,让它们化作利刃,绞杀阵中的伽罗树菩萨。

阵法分成两个泾渭分明的领域:

上方是罡风化作龙卷,雷电劈入其中,一道道电弧在飓风中吞吐闪烁。下方是阴阳五行化作旋涡,旋转的方向与龙卷相反。

两股力量交界出,便是伽罗树菩萨。

姬玄挑了挑眉,他和孙玄机交手数次,对这位白衣术士的实力、性格,也算深有体会。

孙玄机是个做事留三分的人,即使是生死大敌,他也很难搏命。

可现在,这位白衣术士爆发出了远超水准的战力,似是孤注一掷,要分生死。

云州大军前方,戚广伯手持单筒望远镜,边望着声势浩大的阵法,边感慨道:

“不愧是三品术士,孙玄机有望二品。

“假以时日,他或许会成为第二任监正,如果没有国师的话。”

葛文宣心驰神荡,相比起可望而不可及的老师,孙玄机展现出的力量,更能吸引他,成为他的盼头。

“然而有什么用呢,在伽罗树菩萨面前,这种层次的力量,根本不算什么。”

似乎是回应葛文宣的话,伽罗树菩萨头顶的金刚法相抬起双拳,猛的互相一碰。

当!

天地间,一声洪钟大吕。

狂暴的力量以双拳为核心肆虐开来,摧枯拉朽般的撕裂无形之力,撕裂雷电,撕裂两座阵法。

过程中,伽罗树菩萨脚步甚至没有停顿。

孙玄机首当其冲,身躯骤然弓起,被这股狂暴的力量推的朝后抛飞。

但他没有受伤,于身前凝聚一层层阵法,抵消了冲击波。

“吼!”

大后方,数万云州军齐声怒吼,为伽罗树菩萨壮势。

城头的大奉守军紧张的盯着以许七安为代表的几位超凡强者。

许七安眸子微微眯起,啧了一声,道:

“金刚法相本身便坚不可摧,更遑论只有防御的不动明王法相。

“纵使是一品,恐怕也破不开他的防御吧。”

赵守颔首:

“监正一直从没能真正重创伽罗树。”

许七安侧头,看向刮痧天王寇阳州,笑道:

“前辈,要不要去试试?一雪前耻。”

寇阳州破关后,便一直在剑州稳固境界,打磨刀意,总体实力有所精进。

但要说对付金刚法相的话.........老匹夫咧了咧嘴:

“试试就试试。”

难道不是试试就逝逝?许七安道:

“我大概摸清金刚法相的水准了,前辈,国师,院长,合我们四人之力,破了金刚法相。”

要破金刚法相,必须得有一品武夫的爆发力,还不能是初入一品。

洛玉衡和寇阳州颔首,同时浮空而起,与伽罗树菩萨平齐。

闭关五百年,今日要让九州记起我...........老匹夫满头白发飞舞,缓缓吐出一口意气。

嗡嗡嗡........城头的守军,远处的云州军,同时感觉到了刀鞘中佩刀在鸣颤,像是被赋予了灵性,要脱离主人的掌控。

“老夫乃当代刀主,来!”

老匹夫大喝道。

霎时间,一柄柄佩刀出鞘,挣脱主人的束缚,化作浩浩荡荡的钢铁洪流,朝寇阳州飞去。

大奉和叛军,两拨钢铁洪流遮天蔽日。

“神仙手段........”

苗有方瞠目结舌,喃喃自语。

两军之中,那些修刀意的武夫,恨不得给老匹夫跪下。

另一边,洛玉衡低头看向许七安,嗓音清冷悦耳:

“我只能出三剑!”

待许七安点头后,她淡淡道:

“第一剑,心剑!”

话音落下,又一个洛玉衡出现,她与肉身不同,黑水之灵组成层叠仿佛的长裙,火灵蕴入双眼,眸子开阖间,锐气逼人。

土灵托起她的身姿,甘愿匍匐在她脚下。

风灵托起她的秀发,肆意的向上方和四周张杨,发丝根根分明。

道门阳神!

洛玉衡肉身悬而不动,阳神遁入剑中。

霎时间,锈迹斑斑的铁剑绽放炽烈光芒,铁锈飞快剥离。

就在两位二品强者各施手段之际,许七安探出手,咆哮道:

“剑来!”

黄澄澄的流光自天边飞来,把自己送入许七安手中。

大奉第一神兵,镇国剑!

握住剑的同时,许七安屈指,敲在眉心。

亮起的不是金漆,而是深沉的黑色,阿修罗血脉独有的肤色。

神殊大师的力量融入了他体内,让本就是二品武夫的许七安,气血和气机瞬间拔高一截。

他缓缓道:“众生听我令!”

雍州境内,众生之力蜂拥而来,宛如汇入汪洋的江河。

这其中包括浔州城头的数千名守军,他们的力量,更加纯粹,更加强大。

接着,许七安坍塌了气机,收敛了情绪,本就融合各种绝学的玉碎,蓄势待发!

镇国剑“嗡嗡”鸣颤起来,似乎无法承受这股可怕的力量。

但许七安仍不满足,握剑的手臂,猛的粗大了两圈,肌肉膨胀。

力蛊——狂暴!

许平峰微微动容,似乎吃了一惊:

“众生之力!你能调动众生之力?!”

监正的底牌是众生之力,让许七安拥有众生之力。

许平峰不再有任何犹豫,下一秒,他平息了所有惊讶和愤怒,单手一拍腰间香囊。

一道道闪烁着清光的青铜部件飞出,于空中快速组合,同时许平峰脚下的圆阵扩散,试图将双方所有超凡强者纳入范围。

不需要再试探了,既已知晓底牌,那便以雷霆之势强杀许七安。

伽罗树菩萨眼见目的达到,当即不再以缓步试探,朝着许七安狂奔而来。

就在这个时候,赵守屈指弹在亚圣儒冠上,口含天宪,声音威严:

“此地禁止使用阵法!”

他没有说禁止使用法器,这样会影响到蓄力状态的许七安,还有洛玉衡。

但阵法,是术士独有的。

青铜圆盘迅速组装完毕,但没有配套的阵法驱使,无法发挥天命师的力量,隔绝此方天地。

洛玉衡的铁剑、寇阳州的刀阵,同步率先出击,为即将斩出的惊世一剑冲锋陷阵。

“此剑,当势如破竹!”

赵守似乎不满足,施展言出法随之力,为镇国剑再添一份力量。

此剑能否破金刚法相?

...........

青州,提刑按察使司。

潮湿阴冷的监牢里,惨叫声不断响起,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和求饶声。

一间间刑房中,上演着惨无人道的折磨,犯人们或被捆绑着抽打;或被烧红的烙铁灼烧皮肤;或被一刀刀的割下血肉,露出森然白骨。

每一件刑具都保证有用武之地,充分发挥它折磨人的特性。

而女子的惨叫声则来源于牢房里,遭遇着地宗妖道的奸淫。

云州军占领青州后,大肆镇压反抗势力,以及不配合的乡绅、江湖游侠等。

这些人里,一部分被格杀,一部分被关入大牢,其中青州城得“犯人”,尽数被押入提刑按察使司,交由地宗妖道处理。

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折磨。

与惨叫声相呼应的,是地宗妖道的狞笑声、狂笑声,他们肆意的发泄着人性中的丑陋恶意,享受着犯人们痛苦的表情和濒临死亡的惨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奉打更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惊世一剑

9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