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灵素:这位猿兄.........(6600)

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灵素:这位猿兄.........(6600)

面对气势汹汹扑来的三人,伽罗树菩萨双手结印,抚平空间褶皱,于身前凝聚出空间牢笼,挡在三名二品武夫面前。

寇阳州陀螺般的旋转起来,宛如电钻,刀意爆发,把空间牢笼钻出一个缺口。

阿苏罗脑后火环炸开,腰背肌肉快快凸起,每一个细胞都在发力,推动着拳头轰在寇阳州钻出的缺口上。

空间牢笼轰然破碎。

许七安弹身而出,青袍烈烈鼓舞,手里的太平刀和镇国剑交叉斩出。

过程中,一道道众生之力加持于刀锋。

叮!太平刀和镇国剑在伽罗树胸口暴出刺目的火星,留下两道交叉的白痕。

真鸡儿硬..........许七安心里骂了一声。

下一刻,伽罗树菩萨的拳头打穿许七安的胸膛,淡金色的鲜血朝后喷涌。

大成的金刚体魄,再加上神殊和尚的修罗血脉,仍然没法挡住一品菩萨的拳头,因为这是走武僧路线的一品。。

许七安丢开刀剑,反手抱住伽罗树的右臂,咧嘴笑了一声。

嘭!

伽罗树的胸口凹陷进去,这是他首次受伤。

玉碎!

许七安把伽罗树给予他的伤害,尽数返还。

寇阳州握住太平刀,整个人化作犀利的刀光,撞向伽罗树胸口,二品武夫的刀意撕裂空间,携带着斩破一切的意志。

砰.........伽罗树单臂抡起许七安,把他重重砸在寇阳州身上,就像两颗陨石撞在一起,气波轰的一震,两人双双震飞。

噔噔噔!

阿苏罗脚踏虚空,见缝插针般的抓住了这个机会,脑后火环收敛,绚丽光轮浮现。

他伸手往脑后抓起光轮,拳头顿时亮起绚丽之光。

当!

杀贼果位之力尽数倾斜在伽罗树菩萨胸口。

阿苏罗的拳头成功贯穿伽罗树的胸膛,给许七安报了仇。

终于破防了.........寇阳州和许七安几乎喜极而泣,从浔州城外打到现在,终于,终于把这块茅坑里的臭石头打破防了。

“不动明王”法相的特点是“不动”二字。

不动的伽罗树,连监正都拿他没辙,可一旦他动起来,便失去了“不动明王”的加持。

而没有了金刚法相的伽罗树,肉身防御是正常的一品。

许七安以伤换伤的玉碎,以及阿苏罗这位二品境堪称无敌的暴力输出,成功打破伽罗树的防御。

见到阿苏罗的拳头贯穿伽罗树胸膛,姬玄和许平峰眉头同时一跳。

这位佛门战力最强的菩萨,自入中原以来,第一次受伤。

这仿佛是一个不好的预兆。

伽罗树眼中怒火一闪,蒲扇般的大手捏住阿苏罗的脑袋,把他拎起。

此时的他就仿佛筋肉人,一根根虬结的肌肉纹起。

“咔擦!”

阿苏罗头骨碎裂的声音传来,淡金色的鲜血从伽罗树指缝间流淌。

嘭嘭,嘭嘭........鼓声突兀响起,一声又一声,急如骤雨。

阿苏罗暗金色的身躯染上一层漆黑,仿佛有墨汁浇在身上。

他释放了修罗族血脉之力。

头盖骨的碎裂声不再响起。

这时,许七安拖出道道残影,鬼魅般的游走到伽罗树身后,他与伽罗树背对背,右手反握镇国剑,朝身后捅去。

镇国剑刺入伽罗树的胸膛,镇国剑的特性和杀贼果位的特性同时爆发,灼烧伤口。

伽罗树菩萨眼里闪过痛苦之色,五百年来,这是他第二次品尝到疼痛,上一次是被监正以儒圣刻刀打穿脑袋。

砰!

还没等许七安抽剑后退,伽罗树一个后踢腿把这个敢伤他的后起之秀踹飞,紧接着,他抡起阿苏罗,用力砸向倒飞的许七安。

两具漆黑的身形撞在一起,许七安和阿苏罗闷哼一声,脑海里闪过同一个念头:

这家伙好硬!

轰轰轰.........伽罗树脚底气机喷涌,每一脚都仿佛踏在地面,发出轰隆声。

他很快追上倒飞的许七安和阿苏罗,化劲之力爆发,拳脚肘膝皆为武器,打的两人骨断筋折,淡金色的血液如雨般洒落。

过程中,寇阳州屡次试图援助,但都被伽罗树一拳或一掌打飞。

咔擦咔擦!

攻势正猛的伽罗树,身形一滞,体内传来骨骼碎裂声。

许七安以玉碎,强行打断伽罗树的连招。

噗~霸道无匹的刀意穿透伽罗树未能愈合的胸膛,对于寇阳州这样的二品武夫来说,伽罗树刚才的凝滞,简直是送到眼前的破绽。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捅穿胸口,伽罗树暴怒了,旋身摆臂,一拳朝后横扫。

老匹夫脑袋缩了一下,接着便听见自己头盖骨掀飞的声音。

另一边,许七安和阿苏罗“拼凑”好折断的胳膊、头骨,把挂出来的肠子放回肚子,在伤势快速治愈中,扑击伽罗树,分担寇阳州的压力。

四人“砰砰砰”的打了起来,时不时就有谁的脑袋飞起,谁的大腿被拧下来,场面血腥又暴力。

伽罗树左一拳许七安,右一拳阿苏罗,脚下还能踩着一个寇阳州,尽显一品高手的本色。

但胸口总是接二连三的被捅,杀贼果位的力量和镇国剑的特性叠加,伤势越来越严重。

许平峰怀里冲出一道清光,呼啸着笼罩在众人头顶,同时,他脚下的圆阵扩大,欲将众人笼罩于内。

他要借机展开青铜圆盘的领域,隔绝此方世界,让许七安无法驾驭众生之力。

众生之力的增幅,让他从一个初入二品的武夫,变成爆发力堪比阿苏罗的巅峰强者,他们两人是对抗伽罗树的主力。

只要把许七安打回原形,就能扭转局面。

赵守屈指弹动儒冠,沉声道:

“此地禁止使用阵法!”

扩张的圆阵还没来得及将众人囊括,便被此地规则禁止,无奈消散。

许平峰不怒反喜,嘴角一挑。

突然,原本处在战场边缘的姬玄,不知何时潜伏到了孙玄机附近,在赵守念出此地禁止使用阵法时,他果断暴起,贴近了孙玄机。

无法使用阵法的术士,在一位超凡武夫面前,与待宰的羔羊没多大区别。

孙玄机瞳孔剧烈收缩,他没有武者的危机预感,因此无法提前察觉危险,但现在,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向他传输危险的信号。

他腰间的锦囊里飞出一件件防御,有青铜钟,有护心镜,有铁盾........但这些法器要么还来不及展开,要么就是刚出现,便被姬玄以武夫的暴力生生撕开。

许平峰真正的目标并不是展开青铜圆盘的领域,有赵守这个大儒压阵,他根本没机会祭出初代的法器。

刚才祭出法器只是幌子,他真正要杀的是孙玄机。

孙玄机和姬玄一样,都是在场最弱的超凡,最容易一击必杀。

只要能杀死孙玄机,这场战斗就不算血本无归。

他断定赵守会限制阵法,而不是限制法器,因为阵法是术士独有,但法器却包含了法宝和绝世神兵。

限制使用法器,相当于斩了许七安一条胳膊。

砰砰砰!

接连三件法器爆开后,姬玄势如破竹,一拳打穿孙玄机的胸膛。

鲜血瞬间染红白衣。

正要直接收割这位三品术士生命的姬玄,忽然看见对方取出了一团漆黑的,散发剧毒气体的蚕丝。

蚕丝迅速缠绕住姬玄,把他和孙玄机捆绑在一起。

幽冥蚕丝!

这是编织招魂幡旗后,多余的蚕丝,被孙玄机炼制成了法器。

它只有两个作用:束缚敌人和剧毒。

幽冥蚕的毒素是能对超凡武夫造成一定伤害的,当然,孙玄机选择使用它,并不是因为毒素,而是它坚韧的特性。

他要借此缠住姬玄。

以姬玄的修为,且没有绝世神兵的辅助,短时间内不可能挣脱幽冥蚕丝。

“咻~”

破空声里,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掠过云海,姬玄的脑袋在剑光中炸开,血肉骨块飞溅。

洛玉衡出了第二剑——御剑术!

失去头颅后,姬玄身躯骤然僵直。

孙玄机趁机解开幽冥蚕丝,朝着赵守方向退去。

他没有试图补刀姬玄,因为术士羸弱的身体,贯穿胸膛是致命伤,不及时救治的话,他比姬玄死的更快。

洛玉衡捏起剑诀,锈迹斑斑的铁剑当空回旋,再次射向姬玄,这一剑,她要以心剑术斩灭姬玄的元神。

许平峰踩着一柄芭蕉扇,就像踩踏滑板一样,轻盈但迅捷的挡住姬玄身前。

他的双手不知何时戴上一双薄如蝉翼的手套,悍然抓向洛玉衡的飞剑。

滋滋滋........铁块在砂轮上摩擦的锐响声里,飞剑一点点突进,刺入许平峰胸膛,从背后钻出。

他的手套燃烧,化作尘埃消散,两只手血肉消融,只剩森然白骨。

这并不是单纯的剑伤,还附带洛玉衡无坚不摧的剑气。

对于一位术士来说,这样的伤势即使不致命,那也是折损战力的重创。

但洛玉衡却没有丝毫喜色,反而花容微变,因为她失去了对祖传神剑的掌控。

“不错的兵器,笑纳了!”

许平峰笑道。

他当场炼化了洛玉衡的神剑。

一把没有器灵的神兵,以许平峰的位格,炼化起来并不困难,甚至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笑纳你狗娘养的,还给我!”

远处,许七安咆哮一声,奋力投掷出太平刀。

洛玉衡循声望去,恰好看见许七安掷出太平刀后,脑袋被伽罗树生生打爆。

面对一品菩萨,还敢分心?许平峰嗤笑一声,正要顺手再把太平刀收走,但赵守抢先一步握住太平刀。

许七安是给院长送刀的。

握住太平刀的赵守,眉心亮起金漆,迅速游走全身。

他白嫖来了许七安的金刚神功。

理论上说,只要赵守品级够高,他甚至能白嫖伽罗树的不动明王法相。

叠加了金刚神功后,赵守握着太平刀,朝许平峰斩出势大力沉的一刀。

当!

许平峰横剑格挡太平刀的直劈,但他的力量怎么比得过此时的赵守,白骨森森的右手瞬间断折,神剑脱手飞出。

这个时候,无头的姬玄终于元神归位,旋身一脚把赵守踢飞。

许平峰见状,吐出一口气。

虽然没有收走洛玉衡的剑,但他保姬玄的目的达到了。

尽管付出了惨重代价。

这时,伽罗树一拳打飞拦截的阿苏罗,冲到了姬玄和许平峰身边,沉声道:

“走!”

你的金刚法相快恢复了...........许平峰目光闪烁一下,最后还是没有反驳,带着姬玄,迅速撤退。

赵守识趣的没有追击,孙玄机身受重创,洛玉衡发挥不出修为,他冒然追上去,今日儒家可能就失去领袖了。

“呼,呼呼........”

阿苏罗和寇阳州微微躬身,大口大口喘息,血水和汗水浸透了他们破烂的衣衫。

“许平峰,明天还是这里,再打一架啊,你这个怂瓜!”

许七安气定神闲的喊道。

许平峰回首,隔着很远,深深望他一眼。

目送三人身影消失,许七安收回目光,望着蔚蓝澄澈的天空,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赢了!

打赢许平峰了。

堂堂正正的,面对面的,打赢了许平峰!

这一瞬间,他觉得笼罩在心里的某一道阴影,彻底烟消云散。

许七安快速收敛思绪,掠至孙玄机身边,道:

“孙师兄,你怎么样?”

孙玄机胸口的贯穿伤已经愈合,脸色略显苍白,点一下头:

“不........”

“不用担心?嗯,我知道了。”许七安顿时放心。

想想也对,司天监家大业大,生死人肉白骨的丹药肯定不少,只要不是当场去世,孙师兄多半就能靠氪金活过来。

孙玄机张了张嘴,一脸难受,他想说的不是这个。

不追吗?!不追杀他们吗?

孙师兄突然有些想念袁护法。

“给........”

孙玄机有些不高兴的取出一枚瓷瓶,抛给许七安,又指了指阿苏罗和寇阳州。

洛玉衡脸色冷淡的站在一旁。

接过瓷瓶的许七安心里一动,打消投喂的念头,掠向洛玉衡,柔声道:

“国师,没受伤吧。”

洛玉衡微微颔首:

“无妨。”

但我还是得先投喂你.........许七安拔开木塞,倾倒出丹丸,道:

“多谢国师出手相助。”

洛玉衡这才满意,接过药丸后,俯冲而下,去捡遗落的神剑。

许七安趁机投喂寇阳州和阿苏罗,助他们恢复体力。

阿苏罗望着云海之下,淡淡道:

“这个女人能不能渡劫成功,决定了我们的结局是死是活。”

许七安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沉吟道:

“那将是一场恶战。”

虽然“斩莲行动”大获成功,大奉将多一位二品强者,可只要白帝重返九州大陆,联手伽罗树和许平峰,一样能横推大奉。

伽罗树的强大有目共睹,这就是一品。

大奉如果一直没有一品强者,很难打赢云州。

距离天劫只差半步的洛玉衡就成了关键性因素。

许平峰当然也能看到这一点,所以,他不可能容忍洛玉衡顺利渡劫。

阿苏罗沉声道:

“你有信心吗?”

许七安摇摇头,又点点头:

“五五开吧。”

他没有多做解释,转而看向赵守:

“院长,你还要回京城?”

赵守“嗯”一声:

“京城需要一位超凡坐镇。”

话是这么说,但没有了你这个挂逼,我们的胜率会直线下滑...........许七安正要说话,忽然看见赵守裂开了。

他的肉身裂开蛛网般的伤痕,血流如注。

“遭反噬了。”赵守叹口气,轻弹儒冠,道:

“我的伤全好了。”

亚圣儒冠清光一闪,下一秒,赵守的伤势便恢复。

而亚圣儒冠色泽黯淡,变成一件平平无奇的儒冠。

“我可以利用亚圣儒冠的力量来施展言出法随,反噬由它承受,只要不是太夸张的“诉求”,儒冠都能抗住。”赵守笑着解释。

果然是挂逼啊.........许七安内心感慨。

赵守不知道他的内心戏,说道:

“我明白你的顾虑,这件事其实好办,司天监的传送书可以完美解决。

“可以让孙玄机在京城,以及雍州各城刻画传送阵,再制作相应的传送玉符,如此,不管是我支援雍州,还是你们返回京城,都是瞬息之间。”

许七安眼睛一亮。

阿苏罗和寇阳州评价道:

“此计甚妙。”

孙玄机点头:

“可!”

阿苏罗传音给许七安:

“与金莲联手杀黑莲时,遇到一件怪事!地书似乎有器灵。”

他把地书碎片聚合后的异常,告诉了许七安。

这,地书果然有器灵的,我就说嘛,堂堂法宝怎么会没器灵..........许七安传音回复:

“以金莲道长的性格,恐怕不会告诉我们真相。”

阿苏罗道:

“我想到这个可能了,所以找你商量,他若是隐瞒不说,我们就把他逐出天地会,地书归我们。”

“你真阴险!”许七安说完,补充道:

“现在不行,得等他帮我打赢云州。”

阿苏罗“呵”了一声:

“你真不要脸。”

洛玉衡在一处山坳里寻到了人宗祖传神剑,经过许平峰的炼化,它表面的铁锈已经消失,但品质没变,依旧是绝世神兵。

毕竟绝世神兵已经是法器里的天花板,法宝则需要机缘,非人力所能炼。

她微微松口气,小心的收起神剑。

人宗就这么一把绝世神兵,没了就太可惜了。

没了的话,就把许七安的刀拿过来用..........她心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洛玉衡旋即皱了皱眉,想起刚才不满他没第一时间关系自己,故意板着脸给他脸色看的举动。这些小女儿姿态的举动和念头,竟然会出现在她身上。

............

青州,布政使司。

后堂里,服用了丹药的许平峰,望着血肉缓慢生长的双手,沉声道:

“黑莲没了,地宗的妖道也被杀光。”

身在青州,他便是主宰,念头一动,便知提刑按察使司的情况。

姬玄脸色顿时有些阴沉。

伽罗树菩萨淡淡道:

“无妨,还有那只神魔后裔,黑莲只是锦上添花,一品强者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我没看错的话,洛玉衡快晋升陆地神仙了。”

“不会让她如愿的。”许平峰说着,望向伽罗树,问道:

“为何要撤?

“你的金刚法相明明已经快恢复了。”

以刚才的形势来看,只要再支撑一段时间,局势就能反转。

但许平峰知道伽罗树菩萨不会无缘无故撤退,必然有原因。

姬玄脑袋已经长好,同样面带困惑的看着伽罗树。

“许七安二品了,踏入了合道境。”伽罗树菩萨扫了两人一眼:

“可在刚才的交手里,我没有察觉到他的道是什么。”

闻言,姬玄眉头皱了起来。

许平峰若有所思,沉吟道:

“那无视距离,无法躲避的斩击,是他四品时的意。返还伤害,在剑州时他用过一处。这些都是合道前的能力。”

伽罗树脸色凝重的说道:

“在刚才的战斗中,寇阳州和阿苏罗体力消耗极大,唯独他,不管我怎么打他,他的气息都不曾下滑。”

说完,他又摇了摇头:

“不,准确的说,他气息下滑到一定程度后,会突然暴涨。如此反复了几次后,他的战力已经触及到二品大圆满。

“如果这个趋势不变,那么在我金刚法相恢复前,他很可能触及一品战力的门槛,那样的话,你们两个必死无疑。”

姬玄悚然道:

“这就是他的道?”

许平峰眉头紧锁:

“也可能不是全部..........不行,必须找机会探查清楚他在合道境领悟了什么能力。”

...........

夜里,浔州营房。

演武场架起一只只铁锅,浓郁的肉香随着冷风飘散。

铁锅里汤汁翻滚,猪肉、羊肉、马肉,以及动物内脏,随着热汤翻滚。

守军们六人守着一只铁锅,分食着锅里的食物,吃的满嘴流油。

每个人都红光满面,这里面既然食欲得到满足的幸福,也有今日大捷的喜悦。

更多的是,他们终于摆脱了连日来的阴影,重拾了信心。

“我前阵子总抱怨许银锣没有来青州参战,他如果早点来,也许青州就守住了。现在我不抱怨了,许银锣肯定是有原因的嘛。”

“许银锣再不来,估计就有人要当逃兵了,现在嘛,大伙儿总算有个盼头。哪天就算死在云州佬手里,也是为了打胜战牺牲,心甘情愿。”

“这女人当皇帝怎么了?以后谁再敢说女人当皇帝祸国殃民,老子第一个砍了他。”

“你们说,许银锣现在是几品?白天那一刀可真厉害啊,难怪许银锣能在玉阳关外,一人一刀杀死三十万巫神教大军。”

“狗屁,不是一人一刀,是一刀斩杀三十万叛军。你们看看白天那一刀,想来当初在玉阳关,许银锣就是这么干的。”

大头兵们说的唾沫横飞。

浔州,知府大院。

杨恭在院中设宴,款待杨砚等支援浔州的四品高手,其中包括武林盟的门主帮主,以及李灵素几个天地会成员。

李妙真和萧月奴是唯二得女子。

杨恭敬了一杯酒后,突然感慨道:

“此情此景,若是能得宁宴一首诗,那便完美了。”

可惜今非昔比,如今怕是没人敢在酒席上说:

听说许银锣素有诗才,不如作诗一首。

甚至邀他同席吃酒,都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

一众超凡今晚都没来,或养伤,或回京,或调养气息。

傅菁门听完,侧头看向身边的萧月奴,笑道:

“萧楼主,当初他还是六品境时,曹盟主说过让你嫁给他,你没答应,现在后悔了没?”

萧月奴皱了皱眉,“闭嘴!”

她端起酒盏,掀开面纱一角,斯文的抿了一口,眼神有些恍惚。

李灵素是个跳脱的性子,因为是战时,所有没有歌姬舞姬助兴,难免有些无聊。

他就把目光投向了袁护法,这是席上唯一的妖族,混在一群人族里,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那么的醒目。

“这位兄台,高姓大名?”

李灵素握着酒盏,笑眯眯的凑过去。

杨恭见状,连忙咳嗽一声,道:

“李道友........”

他想提醒一下李灵素,莫要招惹这只猴子。

说时迟那时快,苗有方见机不妙,立刻猛拍桌子打断杨恭,凑过去和李灵素勾肩搭背:

“李兄,我来介绍,我来给你们介绍。”

.........

PS:错字先更后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奉打更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灵素:这位猿兄.........(6600)

9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