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絕境(一)

第911章 絕境(一)

趙守帶着儒聖英魂,以不可阻擋、無法躲避之勢,撞入厚重的黑雲中。

他和儒聖英魂瞬間被黑雲吞噬,幾乎取代半片天空的黑雲快速收縮,朝着中心聚攏,似乎要包裹、煉化儒聖英魂。

但在下一刻,漆黑厚重的黑雲里,一道清光綻破而出,繼而成千上萬道光束衝破黑雲,清氣和黑雲雜糅糾纏,如同發生化學反應,高空產生連續不斷的爆炸。

爆炸聲層層疊疊,震的地面逃竄的百姓匍匐在地,抱着腦袋瑟瑟發抖,完全失去理智,只剩下無邊無際的恐懼。

在面對天災時,人類的恐懼會吞噬理智,失去思考。

但匍匐發抖並不能改變他們的命運,大部分人死於爆炸的衝擊波,每一道「雷聲」都會掀起恐怖的風暴,把地表的人和物卷上天空。

這裏也包括行屍大軍。

連環的爆炸聲里,黑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稀薄。

「吼!」

黑雲里凸顯出一張巨大的模糊面孔,憤怒的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

地面的行屍大軍迅速枯萎,一股股血光匯入雲層,原本變稀薄的黑雲,再次變的厚重,色澤潑墨。

「此地不得施展血靈術!」

雲層中,渾厚低沉的聲音傳出。

下一刻,那一股股血氣潰散,行屍大軍木然而立。

「死者當入土為安。」

低沉渾厚的聲音再次傳來。

難以置信的一幕發生了,荒蕪的地面裂開一條條地縫,黑壓壓的行屍大軍東倒西歪,一頭栽入地縫,接着地縫合攏,前一刻還是千軍萬馬,下一刻空空蕩蕩,只剩滿目瘡痍的大地。

被地縫吞噬的屍潮在此刻,徹底於巫神斷開聯繫。

見狀,巫神當即召喚出九道模糊的虛影,九位一品武夫,每一位都是武道巔峰的人物,擁有搬山填海的巨力,曾經是人間的無敵者。

雖然他們的真實戰力不可能與生前一樣,只保留着體魄、力量和氣機。

但儒聖也不是生前的儒聖,而且有巫神擋在前面,九大一品輔助,面對其他超品時,使用得當,這是能改變戰局的九大戰力。

然而祂對上的是儒聖。

在九位一品武夫凝聚而成的瞬間,另一邊的天空,同樣有九個身影浮現。。

一位盤坐與九瓣蓮台,腦後凝縮著一輪微型太陽,是幾千年前的佛門菩薩。

一位穿龍袍戴冠冕,背着一桿方天畫戟,手裏持着雕刻繁複花紋的青銅劍,這是昔年大周朝的某位皇帝。

一位赤著上身,魁梧強壯,下半身是粗壯蛇尾,雙手沒有武器,一雙眼睛猩紅如雪。

一位則完全是獸類,形似獅子,長著六顆腦袋,鬃毛是一條條細小的蛇。

剩下的六位里,三位是身穿儒袍,頭戴儒冠的讀書人,其中一位還是雲鹿書院開創者,是一品亞聖。

還有三位穿着道袍,一位劍氣如虹,一位功德之力加身,一位身影虛幻,彷彿處於另一個世界。

儒聖也招來了與他有因果的關係的昔日強者,而且體系更龐雜,手段更全面。

至於召喚的手段,當然是白嫖了巫神的。

儒家六品的儒生,可以快速學習別人的法術、技能,並記錄下來,讀書人嘛,學習能力是基操。

而到了儒聖的層次,只需要看一眼,便能百分百復刻敵人法術。

十八位昔日的強者英魂戰成一團,依靠着多體系的配合,佛門打輔助,儒家打控制,地宗削福緣,妖蠻、武夫身先士卒扛傷害,人宗天宗打輸出。

巫神召喚出的九大武夫英魂,迅速被絞殺乾淨。

「此地施展咒殺術!」

「此地不得入夢!」

「此地不得召喚天地之力!」

「........」

每吟誦一次,巫神的法術就被剝奪一部分,而儒聖的身影則隨之虛化。在

等儒聖停止吟誦,巫神失去了所有超凡能力,祂空有超品位格,但沒有了相應的力量和法術。

緊接着,儒聖握住刻刀,已經瀕臨虛幻的身影,一步邁出,刺出了古樸無華的刻刀,當即風雷激嘯,天地變色。

刺目的清光膨脹開來,宛如一顆小型太陽。

黑雲層層湮滅,動蕩不休,巨大模糊的面孔再次凝聚而出,發出憤怒的嘶吼:

「儒聖!」

下一刻,它也和黑雲一起湮滅。

陽光普照,天空蔚藍,無風,有雲,安詳平和。

一切都彷彿沒有發生過。

僥倖存活的百姓、軍官,茫然四顧,確認自己安全后,旋即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

楚元縝木然而立,淚水模糊了眼眶。

懷慶看他一眼,這位人間帝王冷若冰霜,深藏悲慟,深吸一口氣,道:

「巫神沒有死,只是被儒聖打散了元神,三五日內,必定捲土重來。楚兄,你速去一趟犬戎山,讓武林盟配合劍州官府,聚攏百姓,拋棄淄重財物,儘快撤往京城。」

楚元縝頷首,略作猶豫,道:

「陛下,你呢?」

懷慶苦澀笑道:

「我體內已無一絲半點的氣運,大奉要亡國了。」

大奉氣運已散,就像炎康靖三國,沒了氣運就亡國,成為大奉一部分。

如今大奉國運盡失,被超品吞噬似乎是遲早的事。

一念及此,楚元縝心情更加沉重和悲痛,不知道大奉的未來在哪裏,九州生靈的未來在哪裏。

「如今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他顧不得悲傷,朝懷慶作揖,躍上劍脊,呼嘯而去。

..........

雷州。

楊恭身軀陡然一震,眸中清氣凸顯,變得極為濃郁,並彷彿河水一樣緩緩流淌了起來。

他感覺到了儒聖的降臨,繼而明白了趙守的選擇。

難以遏制的悲傷、迷茫和彷徨湧上心頭,淚水無聲滑過臉頰,這位新晉的三品讀書人低聲道:

「院長殞落了!

「大奉.......國運盡失。」

御劍在前的李妙真霍然回首,眼裏湧現難過,以及唇亡齒寒的悲涼。

其他超凡強者同時沉默。

「很好!」

伽羅樹菩薩一拳震飛阿蘇羅,甩了甩血肉模糊的拳頭,瞬間復原。

不遠處的廣賢菩薩露出笑容,琉璃也鬆了口氣。

趙守的離開,三位菩薩看在眼裏,不去阻攔,一方面是走了一位二品大儒,他們的壓力會驟然減輕,另一方是他們也需要有人去擋住巫神,拖延時間。

因為,神殊快不行了!

兩人巨人站在「淤泥」潭裏,一尊是佛陀凝的佛法,祂融入金剛法相后,腦後燃起了火環,背後長出十二雙手持各種法器的臂膀。

但五官依舊是模糊的。

另一尊漆黑法相,十二雙手臂斷了一半,且久久無法凝聚,氣息已經下滑嚴重。

一方身後站着七尊法相,氣勢如虹不見衰弱;一方法相殘破,連重聚的力量都沒有。

高下立判。

「呼.......」

金色的風浪掀起,無邊無際的「泥潭」裂開嘴巴,吐出一枚枚微縮的金色太陽,小太陽快速匯聚,在空中集結成一枚巨大的烈日。

體型仍在不斷壯大。

凝聚大日如來法相的同時,佛陀無聲息的在神殊側方出現,右側的十二條手臂同時打出。

神殊反應慢的半截,連忙側身,橫起僅存的八雙手臂格擋。

下一刻,他像是一列高速飛馳的列車滑了出去,雙腿貼地,濺起數十米高的「泥漿」。

「砰!」

直到這時,拳臂碰撞的聲音才響起,被遠處的超梵谷手聽見。

佛陀再次出現於神殊後方,十二雙手臂悍然捶下,行者法相的速度,快過了武者對危機的預感。

神殊再次被捶了出去。

砰砰砰砰......佛陀在神殊周圍不斷出現又消失,拳力剛勁霸道,拳勁化作狂風,肆虐八方。

漆黑法相在一次次捶打中,不可避免的出現扭曲,處於雖然瓦解崩潰的邊緣。

「砰!」

又挨了十二雙手臂重捶的神殊,身軀後仰,但沒有滑退,硬生生的卸去催山破城的力量,八條雙臂一探,抓住佛陀的四雙拳頭。

緊接着,神殊一腳蹬在佛陀胸口,硬生生把祂的四雙手臂拽了下來。

藥師法相瓶口光輝一閃,佛陀手臂瞬間復原,六雙手臂按住神殊的肩膀,猛的一沉。

轟!

神殊被生生按在地上。

他昂起頭顱,朝着佛陀發出沉雄的嘶吼。

佛陀面目模糊,看不見表情,看不見情緒變化,如同一個沒有感情的戰爭機器,兩條手臂探出,按住漆黑法相的上下頜,用力一撕。

神殊殘缺的腦袋頹然倒地。

而後,佛陀保持着六雙手臂按壓的動作,剩下六雙手臂高高托起。

大日輪迴法相緩緩飄來。

見狀,大奉方的超凡強者心裏一凜,眉頭狠狠一跳,沒有任何猶豫,道門三位超凡御劍掠出陣營,朝佛陀和神殊衝去。

神殊不能敗,神殊在,還能勉強牽制,拖延時間。

一旦神殊戰敗,首先他可能會被佛陀帶到西域煉化,其次,雷州到京城之間的十餘萬里,沿途的百姓,都將灰飛煙滅。

果然,趙守身隕,大奉氣數盡了之後,一切就急轉而下,陷入不可挽回的危機中。

這便是冥冥之中的天數。

這時,琉璃菩薩帶着伽羅樹和廣賢,擋住了道門三位超凡的前方。

無奈之下,金蓮道長和李妙真只能停了下來,他們強沖的話,必死無疑。

琉璃菩薩抬腳輕輕一踏,無色琉璃領域瞬間擴張,籠罩的不是大奉超凡,而是通往神殊、佛陀戰場的去路,這能有效阻斷李妙真等人的隔空施法。

還不止,伽羅樹雙手捏印,凝固空間,與無色琉璃領域相輔相成,互為補充。

另一邊,「沉重」的大日輪迴法相,已經飄到了佛陀高高托起的六雙手掌之間。

李妙真、金蓮、阿蘇羅、寇陽州等人,心臟被驟然拽緊,每個人心裏都升起了絕望。

沒有幫手了。

沒有手段了。

沒辦法在短時間內突破三位菩薩的封鎖了。

大勢已去!

..........

天宗。

仙山的牌坊下,李靈素額頭青筋暴突,臉頰肌肉鼓起,他像一隻暴怒的獅子,咆哮道:

「超品吞噬中原,取代天道,整個九州都將灰飛煙滅,封山就有用了嗎?封山就能讓超品視而不見了嗎?

「現在好了,你出世也沒用了,你他娘的能打的過巫神?

「去特么的太上忘情,人族都沒了,還修什麼太上忘情,給爺滾吧,小爺就是不修太上忘情。

「好好的人不做,忘什麼情?你們不是爹媽生養的嗎,都是石頭裏蹦出來的?忘了情,還生什麼崽子。

「人宗地宗都在前面死戰,就咱天宗特么當縮頭烏龜,並列道門三宗?你們配嗎!」

聖子吼的臉紅脖子粗,聲音驚雷般的回蕩在天地間。

他心態崩了,就算天尊出世,一切也都晚了,這才破罐子破摔。

「太上忘情是吧,不出山是吧,你是真的忘情還是貪生怕死?」聖子深吸一口氣,怒吼道:

「天尊,日你老母!!」

日你老母。

你老母。

老母........聲音一遍遍的回蕩,旋即失真消失。

.......

PS:錯字先更后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奉打更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1章 絕境(一)

9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