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正法严经

第八百二十六章 正法严经

第八百二十六章正法严经

张逸紧抓着道缘剑,嘴唇轻轻的颤抖着,低着头不敢直视着丹纳。

一时间那寺院中除了大黄时不时的吭上几声和那些静心的念经声外就没有其它的声音了。

张逸如些纠结了好一会后,长吁了一口气,轻轻抬起头,看向丹纳,开口说道:“你……你还好吗?”

丹纳不语,只是双手合十的轻弓了下腰,对着张逸淡淡的行了一礼。

“这事……其实……不怪你!”张逸咬着牙,轻声的说道。

“怪与不怪重要吗?”丹纳平淡的对视着张逸,开口说道:“无论怎么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张逸微抖着身子,开口说道。

“因为我明白了这世界本就是这样,我连自己都救不了,何来去救这世道,以前是我太执于这些了。”丹纳继续开口说道:“我放下了!”

丹纳说完后轻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你真的放下了吗?”张逸轻轻问道。

丹纳不答,依旧双手合十淡然的看着张逸,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动。

张逸撇了撇嘴唇,目光注视着丹纳那张出尘的脸庞,望着那素帽下的几缕青丝,悠悠的开口说道:“如果……你真的全都放下了,为什么你还没剃度哪!?”

此言一出,丹纳那波澜不惊的脸庞顿时抽动了几下,不过很快就隐藏了下去,微微的低下头,不再注视着张逸,低声往复循环的念着“阿弥陀佛”。

张逸咬了咬牙,向着一踏,正欲要开口说道时,在寺院外传了来了一声兽嗷声。

这一声兽嗷声只是开始,仿佛是打开关,紧接着一声接一声的兽嗷声传来,很快外面就传来了扑天盖地的兽嗷声,震的寺院都有些微微颤抖。

“嗷嗷嗷……”大黄立起身子,挥着小爪子,凶着脸对着寺院外咆哮个不停。

张逸脸色一白,从这兽嗷声中能明显的听出,外面绝不是什么普通动物,来者肯定不是善茬。

咽下要说的话,张逸身形一动立马闪出了寺院大门,向着外面跑去。

一跑到外面后,张逸被眼前场景惊呆了。

在石桥的另一端不知何时聚集了一大群的野妖精怪,各种各样的生物都有。

这相似的一幕让张逸想起了在进神农架遗迹前那些妖怪阻拦的情景。

当然在这里的这些妖怪肯定是比不上神农架的那些,不过那数量确实是太多了,黑压压的一片,一眼望去不仅是地上没落脚的地方,连带着天空都是黑压压的一片。

此时此刻,这座桥就是一条隔离带,这一头佛声阵阵,檀气安祥。那一头则是妖气冲天,起伏不定,一副噬血狂乱的样子。

灯慈师太面色平淡从寺院中走了出来,望着那片黑压压见不尾的野妖精怪,轻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后,开口轻声说道:“各位!你们也是开窍有灵的精怪了,今日我可以在这为你们诵经一番,让你们以后可以更好的化形开智。”

“嘎嘎嘎……”一阵略带讥讽的叫声传来。

顺着声音看去,发现是一只钢皮恶猿蹲坐在石桥的桥墩上,正毫无形象的挠着身子,对着灯慈师太一阵的嘲笑。

灯慈师太的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样,对着那只钢皮恶猿微微一笑,开口继续说道:“你们同意的话,听完诵经便可自行离去,如若没有安息之地,也可在这片山林中找一处所安住,只要不打扰来往香客就好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按理来说,灯慈师太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只要不是诚心来搞事的,自然都会在这等好言好语下听个一篇佛经,然后自行退去。

可是这些精怪野妖本来就是来搞事的,无论灯慈师太说的再怎么和言善气都不为所动,那阵阵的噬血嗷叫声依旧如些。

“叽叽叽……”那只钢皮恶猿叽笑的看着灯慈师太,随后也不管自己现在身处在何地,双脚一蹦直接在桥墩上翻了几个跟斗,抚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这只钢皮恶猿的这种动作姿态,任谁都看的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灯慈师太依旧还是那副不喜不怒的样子,微笑的看着钢皮恶猿,似乎是在等着它的回答。

钢皮恶猿挠着屁股讥笑了几下后,突然脸色一换,变成了凶恶状的,张牙咧嘴朝着灯慈师太做出凶恶状。

“嘎嘎嘎!!!”钢皮恶猿双手握拳捶着石墩,深深的怒吼着,口中喷出腥臭的口水,实着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随着钢皮恶猿的怒吼,那些精妖野怪一下子冲了过来。

天上的从天空中飞来,地上的就比较悲催了,因为两地只有一座桥的关系,只是从桥上跑过来。

张逸望着那如潮水一般涌过来的妖,眉心皱了皱,手心握在了道缘剑的剑柄上,正欲杀上去时,想起这里是佛门静地,随便的杀生总归是不好的。

正要张逸还在犹豫时,一阵念经声传了过来。

“如是我闻。一时婆伽婆。在王舍城。游那罗陀婆罗门村。尔时慧命舍利弗。于晨朝时。共众多比丘。入王舍城各各行乞……”

只见灯慈师太不慌不忙的盘腿而坐,双手合十的念着正法严经,而丹纳也跟着灯慈师太盘腿而坐一起诵着经。

这时寺院中传出了金钟声……

“铛,铛,铛,铛……”

经文声伴随着金钟声一起扬起,互相交织在一起,在交片广场中久久环绕。

这两种混合和一种的声音,听在张逸耳朵里没问题,听在大黄耳朵里也没问题,但听在那群前来搞事的野妖精怪耳中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从天空中扑下来的妖怪了,没办法,谁叫那些妖怪冲的那么前。

这些妖怪在听到了这经声混合钟声后,一个个全然摇晃了起来,仿佛喝醉酒神智不清一般,在空中扑腾着翅膀摇摇晃晃的飞了几下,就无力的掉落了下来,纷纷落向了石桥间的云海深崖中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道寻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道寻缘 道寻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二十六章 正法严经

9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