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 平原县(求月票求订阅)

第841章 平原县(求月票求订阅)

四万大军打到现在只剩下两千人了,多铎既觉不甘心又觉得愤怒。

好在完颜叶臣带着两千余人南下,吸引了楚军的注意力,也给了多铎一点喘息的机会。

可惜奔袭平原县时,有一道狼烟冲天而起。

多铎知道行踪又暴露了,正为难之际,探马回报,平原县有一支楚军的粮队正往武城县送粮,见到狼烟后打算逃到附近的墩堡。

那墩堡在平原县以西二十六里,建在一个叫“恩城”的镇子上。这支粮队运气不好,走到半路才见到狼烟。

多铎大喜,当即下令奔袭楚军这支粮队。

粮队带着辎重走不快,清军不惜马力,终于在距离恩城七里处追上了粮队。

一千清军骑兵从南面发动了攻势,同时另一支千人的清骑也从西面包夹过来,对这支粮队势在必得。

护运粮队的楚军不过五百余人,当即停下车马结阵,对着清兵开铳射击。

清兵没有了箭矢,只能冒着子弹发动攻势。

好在这五百护粮兵战力平平,一开始的火铳射击还能给清兵造成伤亡,但等清兵冲到面前之后他们就难以抵挡。

多铎亲自冲杀,所向披靡,每刀落下都有楚军死在他身前。

两千凶悍八旗兵随着他势如破竹,饥饿也化成战意,士气大振……

然而,粮车上的盖着的布被掀开,里面根本不是粮草,竟是一个个披甲的楚军。

“杀啊!”

多铎才杀到粮车附近,差点中了伏兵一铳。怒气在胸中堆积几乎要气炸。

身处敌人腹地、没有时间仔细打探情报,终究还是中计了。

以大部兵马做疑兵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时间因为这次中计又要耗光了。

与此同时,又有一千楚骑狂奔而来,当时一人手持长矛,却是蔡悟真。

“别走了多铎!”

王笑既决定围歼完颜叶臣的两千余人,也抽不出太多兵力来追多铎,于是从平原县抽调了一千人,其中五百人扮作护粮队伍,五百人藏于粮车之上。

接着又让蔡悟真先领人缠住多铎,只等大军歼灭了完颜叶臣部再掉头围杀。

——你不是想要粮吗?来啊,给你。

“留住建奴!国公很快就到。”蔡悟真喊着,亲自带头杀入清兵阵线……

平原县的守军战力一般、伤亡惨重。蔡悟真的一千骑兵也是长途奔袭,兵士疲倦。

论人数、论战力,现在清军都还不输楚军。

但多铎知道,蔡悟真的任务不是歼灭自己,而是拖住自己、等王笑收拾了完颜叶臣再赶过来。

不宜久战。

多铎提刀,策马杀向楚军,捉住一个空档直逼蔡悟真。

“小子,本王纵横沙场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多铎年岁不大,今年也不过三十三岁,但他沙场征战已有近二十年,个人勇敢比多尔衮要高得多。此时身陷险地,全力一击,势若猛虎。

蔡悟真以前就是个军阀世家公子哥,虽然遭遇大变之后打架狠辣不要命,但技击之术却不如多铎熟练,他上次重伤未愈,力气也是大损。

“当”的一声,蔡悟真举起长矛挡了多铎一刀,虎口已破出血来。

多铎刀势不停,竟是直接劈断了蔡悟真的长矛,直逼其面门。

“死!”

蔡悟真不退反进,迎着多铎的刀势,用肩甲扛了多铎一刀,被重力击得肺腑内气血翻腾。

但同时,他左手执着断掉的矛尖又去插多铎的脖颈。

他打不过多铎,却敢与其同归于尽。

若是换一个人来,多铎必要斩将夺旗,他向来以勇猛著称。

但勇猛不是不要命,遇上蔡悟真这样的,他也不愿与之缠斗。

“疯狗。”

多铎冷哼一声,仰头避过,收了刀势,横刀一扫,以刀杆把蔡悟真重重击飞出去。

蔡悟真的身躯如破败的风筝摔在楚军阵线当中。

多铎趁机逼退身前的楚军,大吼道:“楚将不过如此。”

“额尔克楚呼尔,额尔克楚呼尔!”清兵大呼不已。

“已破了楚人奸计,走!”

此时两股楚军尚未合围,多铎挫了楚军士气,拨马便走。

“追,不可走了多铎!”蔡悟真从地上爬起,擦着脸上的血大喊道……

~~

一天后,王笑领着四千骑兵追到了这个位置。

蔡悟真留了副官给王笑禀报战况。

“多铎抛下伤兵逃了,这一战他又减员五百人,带着一千五百人逃入三唐乡附近,蔡将军正在追击。德州那边也已封锁住了北面……”

王笑点点头,沉吟道:“这些建奴骑兵肯定是逃不掉了,多铎也休想再攻打平原县。现在可虑的就是多铎独自离开军中逃亡。”

“这……应该不会吧?”

“传令蔡悟真,不必急着攻击。只要咬住多铎、让我大军围堵。”

“是。”

“请诸将尽心,这次务必要一举歼灭!”

~~

“蔡悟真这条疯狗,咬着人不放。”多铎狠狠骂了一句。

他的马匹跑不快,和蔡悟真且战且退了两天,王笑的大军又已经围了上来。

完颜叶臣彻底算是白死了。

兵法说“十则围之”,但清兵疲累,王笑只用三倍兵力包围,就让多铎没有信心突破。

这种一点一点被削弱的感觉太难受了,还不如一开始就轰轰烈烈的决战一场……

想到这里,多铎又意识到一开始王笑根本就不跟自己决战。

贱东西!

多铎知道再驱使疲惫的战马不停跑也是跑不出楚军的包围圈了,他不得不开始考虑自己的活路。

~~

“豫亲王有令,养精蓄锐一天,今夜寅时突围……”

富勒塔听着军令,默默地咬了一口马肉干。

清兵最近都是靠吃马肉维持体力,这种办法也带来了很大的弊端。

所有人不再想着如何杀敌,而是想着怎样才能活下去,甚至盼着同袍战死,自己好吃了他们的战马。

富勒塔早已认为这场仗输定了,他唯一的期望就是能活着离开山东。

这夜富勒塔没有入眠,他悄悄地站起身,往多铎的营帐中望去。

好一会,他看到有十几个多铎的亲卫换了普通的衣甲,混入一队镶白旗骑兵当中。

“豫亲王这是要自己逃了。”富勒塔心想。

又过了两个时辰,天到了最暗的时候,有将官过来,把一个个清兵叫醒。

“今夜突围,豫亲王留了三百人向东走,其余人往西冲围。”

富勒塔没有跟着大部向西,而是混入了那三百人的所谓“断后”的队伍,他知道豫亲王的心思。

果不其然,等到一千余清兵扛着豫亲王的大旗发起突围之后,这三百断后的骑兵还没有动,而是继续潜藏着。

西面的楚军越来越多,远远的有叫嚷声传来。

“别走了多铎……”

眼看时机差不多了,三百骑兵这才突然向东面狂奔。

然而前面依旧有千余楚军还在布防,他们一靠近就被发现。

“这边还有建奴,一个都不要放跑。”

“散开跑。”清兵将令大喊道。

富勒塔放低身子,纵马狂奔。

“冲出去!”

只见一个穿着普通衣甲的镶白旗骑兵突然加速,一刀斩下,劈落了一名楚军校将。

“是豫亲王。”

富勒塔心道自己赌对了,这次能跟着豫亲王回去。

然而,任他拼命催动马匹,却追不上多铎的速度,只能眼看着多铎只带了五名精骑,如箭般奔入夜色之中。

“等等我……”

“砰!”火铳的光亮在不远处一闪而过。

富勒塔捂着胸膛栽下……

~~

多铎策马狂奔。

他跨下的战马是军中最神骏的一匹,这些日子别的清兵虽断了粮,他身为主帅却还能喂食马匹。

他褡裢里还带了一套汉人的衣物,那是前几天从一个汉人尸体上剥下来的。

只要能脱离战场,他打算换了衣服找个地方躲起来。

王笑杀机已现,他绝不让王笑得逞。

然而一队楚军已然从他身后追了上来……

来的是刘一口。

王笑下了死令,不能让一个清兵逃脱。但五千人包围一千五百人要想做到滴水不露也不容易。

刘一口眼看有人突围,连忙亲自领兵追上。

黑夜里看不清楚,他不确定这几个清兵里有没有多铎,但刘一口也不打算让人逃了。

他策马赶上,狼牙棒重重挥落。

多铎算着马蹄声,猛地回头就是一刀。

刘一口没想到这个衣甲普通的清兵这么凶狠,猝不及防之下被一刀扫在胸甲上,整个胸甲都陷了进去。

“噗!”

刘一口喷出血来,手中狼牙棒不停,依旧拍在多铎背上。

多铎不是不能躲,但不愿与他缠斗,拼着中了一棒,驱马继续狂奔。

这一交手间,刘一口已认出这正是画像上的多铎。

“是多铎!追!”

多铎只觉五脏六腑一片翻腾,连忙抽出匕首扎在马上。

骏马吃痛,拼了命地向前跑去……

~~

“报,刘将军禀报多铎往东面逃了,正在追击。”

“我亲自领五百人去追。”王笑喝道,“林绍元,你带大军继续围歼建奴,保证一个不留。”

“是!”

“亲卫队,跟我走。”

王笑跨上战马,招呼了秦小竺就走。

风在前面呼呼地吹,一行人穿过满是血腥味的战场。

秦小竺握着刀策马奔在王笑身边,喊道:“这狗奴也太会跑了吧?”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看他能跑到哪去。”

“你这么想杀多铎,我把他手脚都卸下来,让你亲手杀他怎么样?”

“好啊,亲手杀也很好。”王笑应道。

风灌了他满嘴,他话还没喊完,连着咳了好几声。

……

五百人风驰电掣地穿过战场,前面是一个名叫“许家铺”的村庄。

刘一口正在指挥人手包围许家铺,转头看到王笑,连忙迎上。

“国公,多铎逃到这个村子里。正好平原县有一支守军出来帮忙追击,末将已围了村子,他逃不掉了。”

“哦?我还担心多铎逃了,平原县谁带人来围的?”

“是罗德元。”

“一个军法官擅自带人来围截,这不像他平日的风格啊。”

王笑暂时也懒得管罗德元,又问道:“村子里的百姓都已撤离了?”

“撤离了。”

“好。围住村子,进去搜捕!”

因清兵已是强弩之末,又被紧紧追着,后面这些村子王笑只让人带走百姓和口粮,并未让人烧毁房屋。

刚才刘一口带的兵力不多,怕走了多铎只敢在外围布防,此时王笑带人赶到了才开始搜捕。

王笑带着秦小竺以及十余侍卫穿过村子,忽听前面传来厮杀声……

~~

多铎觉得好恨啊。

本来刘一口只带了二十余人追他,二十余人不足以包围这个村子,他还能找一条出路突围。

没想到关键时候居然有一百多个平原县的守军围了过来。

也不知是怎么算到自己的逃生路线的。

楚军已把村子包围了,多铎知道自己逃是逃不掉了,只希望能杀伤几个楚军中的重要人物一泄心头之恨。

他缩在一间民房的横梁上,目光向下看去。

一队楚军已冲进来搜索,竟是由一个文官带队,仔仔细细地到处翻找。

多铎连忙放慢呼吸。

却听下面有个普通楚兵“哼”了一声,阴阳怪气道:“平日里就是军法军法,还说什么‘没有军令不得出城’,现在还不是想抢我的功劳?”

“谷老八,你擅自出城,本官必会依律治你的罪,现在还敢藐视上官,是想罪加一等吗?”

“治我的罪?要不是我,你能撞到这么好的机会吗?”谷老八道:“罗德元,你要缉拿我回城是假,想要找机会抢功是真吧?”

“我告诉你,自我执三军军纪以来,还没有一个违纪者能逃脱惩治……”

多铎听得下面的争吵,渐渐明白过来。

原来是这个叫谷老八的士卒看到狼烟,立功心切,带着十余人偷偷出了平原县。那叫罗德元的军法官也是个狠人,竟带了一百多人要把这谷老八捉回去。

他们这才正好遇到刘一口,被留下来围捕自己。

——“两个该死的蠢材。”

多铎没心情跟这等小人物计较,依旧静静俯在横梁上。

然而下面两人吵着吵着,居然还厮打了起来。

“来人,把他给我押下去。”

“罗德元,你敢拦我立功,我们势不两立……”

谷老八猛地扑上去,一把拎住罗德元的领子,将他扑倒在地。

多铎定眼一看,正与地上的罗德元对了个眼。

“多铎!多铎在上面!”

眼看藏不住了,多铎大怒,拿起梁上的大刀便扑了下来。

一名楚军连忙冲上前,多铎借这一跃之势,长刀斩下,径直将对方斩成两瓣。

“杀啊!”

十余名楚军围了上来,每个人眼中都是狂热的光。

多铎余光还瞥见那谷老八伸手入怀,掏了什么东西。

是火铳?

多铎一惊,连忙就地一滚。

却见谷老八掏了一张画像,兴奋道:“就是多铎,眼窝子这么大,不会错!”

“去死!”

杀喊声惊动了附近的楚军,很快又有一队楚兵赶过来,一个个都目光贪婪地望向多铎的脑袋。

多铎以一人敌二十余人,丝毫不怯。

但他也知道逃不掉了,哪怕杀尽这二十余人,外面还会有更多的楚军。

他心中满是悲愤,只恨为什么自己最后会落到这两个宵小之辈手上。

“让王笑来见本王……”

楚兵根本就并不理会他,“噗”的一声,一名楚兵从背后一刀劈在多铎身上。

多铎狂怒不已,转身将那楚军劈倒,腿上又中了一下。

“王笑呢?!本王要见他……”

“杀啊!国公说了,只要多铎的人头!”

谷老八也冲上前,双手执刀对着多铎就是一顿猛劈。

金戈相交,火花四溅。

多铎举起长刀,接连挡住谷老八这几刀,一脚把他踹飞在地,扬刀扑上去,利落斩下。

“啊……”

谷老八死死握住多铎的刀柄,丝毫不惧那逼在眼前的刀锋,兴奋地大吼道:“我的……我的功劳!我擒住他了!”

多铎只觉得这个宵小之辈的每一句话都让自己怒火中烧。

他身上又中了两刀也不顾,突然松手,反身一拳重重击在一个楚军脸上,抢过对方的单刀,扎进谷老八腹中。

“去死!”

忽然又有人扑上来,多铎一脚就把对方踹飞,转头看去,见是那个叫罗德元的讨厌文官。

“本王最恨你这样的腐儒……”

多铎恨恨啐了一口,又被楚兵逼着,踉跄了几步退到墙根上抵挡。

在二十余人的围杀下,他杀了一半人,自己也是力竭。

接着又有十名楚军冲进屋中,这次来的都是精锐。

多铎转头看去,大吼道:“王笑!你不是想杀本王吗?来啊!”

视线中,腹部被刺了个对穿的谷老八竟又拿着长刀扑了上来。

刀劈下。

多铎不甘地怒吼起来。

“啊!”

我是努尔哈赤的嫡幼子、大清的和硕豫亲王……你这种无名之辈也配杀我?

~~

“嗯?”

秦小竺抬头看向王笑,问道:“你不是很想杀多铎吗,怎么不进去亲手杀他?”

“他不是喊我了吗,大概是死前想骂我一顿。那我要是不进去,他大概会更生气吧?”

“听起来已经很生气了。”

“那就不进去了。”王笑道:“他擅长让人生气,我也学习一下。”

“好吧,我们偏偏不进去,气死他。”秦小竺把长刀在身边一摆,定定看着王笑。

只见王笑背着双手,微仰着头,听着屋内传来的怒吼,像是在细细品尝这次的胜利。

过了一会,怒吼声戛然而止。

一个浑身是伤的楚兵提着一颗人头兴匆匆地跑出来。

“哈哈,我谷老八杀了多铎!哈哈哈……啊,国公!卑职拜见国公,卑职幸不辱命,已斩杀多铎!”

王笑满意地点点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你叫谷老八?你很好……”

谷老八身子一颤,一阵狂喜。

——罗德元,你看到了吗?国公说我很好!哈哈哈,就你还想惩治我?去你的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1章 平原县(求月票求订阅)

9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