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4章 一母同胞,同气连枝(求订阅 求票票)

第1394章 一母同胞,同气连枝(求订阅 求票票)

“很好,宝菲集团的发展就需要这股精气神!”尚富海表示了肯定。

他接着说道:“为了更好的完成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的融合工作,经过慎重考虑,我认为应做以下安排。”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孟兴文:“孟总,你记录一下!”

“好!”孟兴文痛快的应了一声。

她心里头明白,重点来了。

接着就听尚富海说道:“考虑到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接下来的融合发展,现拟将安晓辉职级再提升一级,统筹负责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的融合工作,同时拟提拔宝菲便利店副总经理张兆军为宝菲便利店总经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和安总做好工作交接,全权接手宝菲便利店的管理工作,和宋总一块辅佐安总做好两家公司合并后的运营发展。”

尚富海的声音继续在会议室里回荡着,伴随着一条条的新任务和任命发布下来,会议室里的每个人都心潮澎湃,他们有种见证了历史发展的神圣感。

与此同时,张兆军骤然听到自己的最新任命,他蒙了。

“我这就成了宝菲便利店的总经理了?”张兆军扪心自问,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

紧接着第二个反应就是我以后是不是可以常驻在博城,不用再经常出差在外了?

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在家里多陪陪佳雯和儿子、闺女了?

张兆军正坐在那里浮想联翩的时候,旁边坐着的梁海涛就开始恭喜他了。

“张总,马上就要走马上任,走上人生巅峰了,这回你不请客都不行了。”梁海涛笑呵呵的打趣他。

张兆军回过神来,点头:“对对对,必须请,梁总想吃点什么,尽管说。”

他高兴,已经做好了今天晚上放血的准备了。

看着梁海涛一个劲的点头,他跟着凑过头去,右手捂着嘴,小声在梁海涛耳边说:“梁总个,你要是能摆平了孟总,晚上吃喝玩乐一条龙,我都请。”

“呦呵,张总这是想犯原则性的错误呀,那我得给老板好好说叨说叨,老板这回可不能识人不明啊,要不然随便找个人带着宝菲便利店,说不定就把它给带到歪路上去了。”孟兴文似笑非笑的看着鬼鬼祟祟的张兆军,眼神有点危险。

张兆军权当没听到,不动声色的坐正了身子。

呵呵,女人!

你爱说什么就说吧,我不和你计较!

又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这个会议才算结束了,张峥已经撺掇着安晓辉今天晚上请客的事了。

这一回没人再提让老板尚富海请客了,今天的正主是安晓辉、梁汝波和张兆军三个人,数来数去,就他们仨得到了切实的实惠,其他人都是陪坐的。

……

京城

京城易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办公大厦总部,韩正宇心里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对面坐着的宋雨彤,好不容易等到视频会议结束了,韩正宇赶紧站起来走到了宋雨彤身边坐下。

“雨彤,你没事吧!”他关心询问了一声。

宋雨彤扭头看着他,莞尔一笑:“我能有什么事,正宇,你不用多想,我现在很好。”

“那刚才的事情,你心里不介意?”韩正宇又指了指广角摄像头,刚才用Teams开视频会议,用的就是它。

宋雨彤微微摇头:“正宇,不要多想了,你还记不记得年初的时候,你给我说的那些话,没错,我想通了,其实我最初加入到宝菲集团的时候,并不是想着再做一回女强人,要不然我就不会从原来的公司辞职了,你忘了?”

“那你是……”韩正宇直视着宋雨彤,心有些颤抖。

宋雨彤两侧的脸颊略微往后一收,露出俩小酒窝来,她说:“我是为了你,这才接了京城易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这个职位,我当时想着我入职以后,就可以和你在一家公司上班了,也能经常见到你了,不像以前的时候,想见一面都难。”

“再说咱们俩现在已经结婚了,我其实并没有更多的奢求,能把易购网发展到现在,我已经很满足了。”

“还有啊,正宇,我现在年龄大了,已经过了37岁了,我就想着抓紧给你生个孩子,再拖下去,我就是高危产妇里的高危人群了,到时候对孩子也不好。”宋雨彤有些别样的动情。

她小声呢喃着,把自己内心里最真切的话,说给韩正宇听。

“所以,正宇,能和你在一块,我就很满足了,公司合并兼容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安总在这一块上也确实比我做得要好,我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宋雨彤这样讲着。

她双手摊开,看似很随性的说了一句:“再说,我也没降职呀!”

的确,她是没降职,可在她同意的时候,也同样意味着她头上除了老板尚富海之外,又多了一个需要汇报工作的顶头上司安晓辉。

一般人的话,做到了她这个级数,突然给头顶上压了一尊佛,这种心理上的落差还真不大好调整。

很显然,宋雨彤的重心确实不在‘权利欲’上了,在韩正宇看来极其不可思议的时间里,她愣是快速的调整过来了。

她的这种洒脱,让韩正宇一时之间都有点不适应了。

……

博城市府,徐菲完全不知道宝菲集团就在不久前刚刚发生的事情,宝菲集团历经了集团公司内部子公司的拆分,同属性子公司的合并,相关人员的升迁等等一系列的事件。

她忙完了公司的事情之后,就直接让石方宜开车带她来了市府这边,准备和市府的一把手姚振华谈一谈。

要是今天时间便利的话,再去找郭广义谈一谈也行。

姚振华刚到博城任职的时候,还曾经专门去博城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参观过,对于徐菲的到来,他着实有点惊讶。

“徐总,不好意思,刚才周山区的贾区长又过来找我诉苦来了,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姚振华一脸的歉意,还挥手让自己的秘书给徐菲倒了杯水。

“姚市长要是这么说,那我下一次可就不来叨扰了。”徐菲心里对这些当官的不亲近,不排斥。

尚富海给她说过一句话,亲政府远政治。

她还不能很好的体会其中三味,但已经有了自己的体悟。

“姚市长,我今天过来也是给您添麻烦来了,宝顺物流现在发展碰上难题了。”徐菲一副我就是来诉苦的模样,上来就开始倒吐苦水。

姚振华安静的听着,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削减一丝一毫。

听着徐菲讲述宝顺物流下一步的发展计划,他也在心里盘算着宝顺物流这一波在博城扩建二期工程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便利。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伸手帮徐菲这一次,交个朋友,同时也迂回加强了自己和尚富海之间的亲近关系。

话说回来,就算拉不进和尚富海之间的关系,可总不会太差!

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现在也是博城本地的第三方标志性企业。

作为一家市面估值在300亿元人民币以上的超大规模化企业,就是说出去都很有牌面。

“徐总,你真的太客气了,我们政府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咱们企业稳定求发展,扩大再生产,尽可能造就更多的就业生产岗位……”

他绝口不提税收的事,那没有意义,还让人觉得他也是别有目的。

“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发展受限资金的问题,这个也好解决,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的资质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这边也很希望看到咱们市里的优质企业能够再一次扩大规模……”

姚振华说到这些官面的话,那是一套一套的。

徐菲就不爱听这一点,你有什么话直说就可以了,痛快点,别像现在这样磨磨唧唧的。

一句话非得拆成三五句。

姚振华说:“徐总,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和建行博城分行的刘行长是老朋友了,我给他打个电话说一声,有什么具体的事情,你们双方自己谈!”

“好,那这个事就拜托姚市长了。”徐菲笑着感谢他。

姚振华当着徐菲的面就给他在建行博城分行当行长的老朋友打了个电话。

姚振华在电话里详细的说了一下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要贷款的事情,还着重提了一下是宝顺物流的总经理徐总亲自跑的这个事。

‘刘行长’连说这都不是事,还一个劲的说宝顺物流是顶流的优质公司,他们可以给予宝顺物流一个较高的授信额度。

反正甭管最后审核是什么结果,先说点好听的话总是没错的。

徐菲最后记了一下‘刘行长’的电话,再三感谢了姚振华以后,就离开了市府这边,阮玲玉一直在她身后跟着。

二人前后上了车以后,徐菲给前边开车的石方宜说:“石姐,去一趟中心路建行那边。”

她是想着趁热打铁,抓紧敲定了这个事。

早一天拿到钱就能早一天开工建设。

很显然,这个事最后很顺利的办成了。

毕竟有尚富海的面子,姚振华还亲自打过招呼,再说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本身的资质就很好,不存在卡贷款资格的事情。

徐菲想要的是贷款的额度,越高越好!

……

四月底开始,京城派克科技有限公司在无人关注的时候,开始了和其母公司宝菲集团的拆分事宜。

派克科技的总经理梁汝波直接从京城赶了回来,和集团法务部的景武军景部长碰了个面,之后两个人就开始没白没黑的忙碌起来。

这个事原本也没有宣扬的人尽皆知,可因为京城派克科技即拍客短视频本身就有多达九家投资方,在派克科技和母公司拆分的时候,他们肯定会知道这个事的。

凭借着他们资本的敏锐嗅觉,王琼第一个就打过来了电话:“尚兄弟,你给姐姐说,拍客短视频是不是准备上市了?”

尚富海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资本嗅觉,这才一点点风吹草动,他们就看到了结果。

是以尚富海并没有否认,他说:“王姐,确实有这么个答案,接下来还需要王姐多多帮忙。”

“尚兄弟,这些都好说,不过我觉得吧,拍客短视频现在才融资了三轮,有点少了。”王琼慎重的说道。

“这个不急,最起码还有两三年的时间准备,后边拍客短视频更进一步深耕下沉市场,扩容服务器,新模块的开发等等,这都需要更多的钱去支撑,融资是少不了的。”

王琼松了一口气,尚富海的这个回答让她很满意。

如果尚富海只是单纯的追求拍客短视频短时间内尽快上市的‘噱头’,那一点的意义都没有。

还大大的压缩了它本身的价值,与他们这些投资方的利益不符。

“既然这样,那尚兄弟到时候有什么事尽管说,姐姐我只要能办,肯定不会拖沓。”王琼抓紧表了个态。

优秀的人肯定不只是王琼一个,这不刚放下电话,张一鸣又给他打电话了。

“老尚,你这么快就准备把拍客短视频推向二级市场了?”张一鸣问他,他觉得不大对劲,这和尚富海的性子不符啊!

尚富海反问他:“你觉得哪?”

“说真的,其实拍客短视频上市,我倒是没什么想法,不过我给你一句话,欲速则不达,更何况拍客短视频海外版本现在发展势头正劲,确实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上市。”张一鸣是出于朋友的道义劝了他一句。

这让尚富海心里有点感动。

资本名利场经历的多了以后,所见所闻都是冷冰冰的金钱至上原则,像老张在这个时候还能冷静的规劝他,十分难得。

“老张,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尚富海给了他一颗定心丸。

他说:“老张,拍客短视频和海外版本怎么说也是一母同胞,同气连枝,海外版本的大部分股份我都给了你,你可别当不是你的孩子,就亏待了它。”

“滚蛋!谁和你这熊玩意一样。”张一鸣气的直接挂断了电话。

亏他说得出口。

可把手机扔到办公桌上以后,想着尚富海刚才说的话,张一鸣忍不住又笑了。

“一母同胞,同气连枝。”张一鸣琢磨着这八个字,心想老尚这货学历不怎么高,说的还挺贴切到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94章 一母同胞,同气连枝(求订阅 求票票)

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