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心好痛!无法fu吸!

第五百三十七章 心好痛!无法fu吸!

天亮了。

“臣阎亡,拜见国主。”

南疆王府中,薛苍一身火红铠甲,在帝九的虚影面前,单膝跪地。

“一大早的,何事?”帝九打着哈欠。

他这个国主太累了。

天龙国国土虽然没变,但百姓数量却是激增,过百亿的子民,光是民生就足够让人头疼,更何况其中还有不少人胡作非为的,有污吏需要惩治,有财政需要细看……

昨夜伏案至今,还没休息。

“启禀国主,臣要离开了。”阎亡沉声道。

这话让帝九打了个激灵:“什么病?”

“臣身体很好,没病。”

“那你就是脑子有病?徐牧天把南疆交给你,你这才几天,就打算撂担子?对得起徐牧天吗?”帝九破口大骂。

阎亡被骂,却还咧嘴笑。

不苟言笑的人,突然笑起来,很惊悚!

“启禀国主,不仅是臣,红叶狼刀,虎狰怒兰,龙鸣费武,魑魅魍魉,以及牧天军,都要离开!”

帝九禁不住身体一晃。

“去你二大爷剐蛇皮!南疆一半的高层都被你拉走了?你想干什么?造反吗?”

不怪帝九气急败坏。

纵然南疆无战事,但这些个高层将领,可是南疆的支撑啊。

特别是在徐逸带着白衣跑路之后,南疆就靠着这些人撑起来。

阎亡真要是把这些人带跑了,南疆岂不是散了?

“启禀国主,我们打算去找我王。”

帝九又是一怔。

“找徐牧天?你们连结界都出不去!”

“启禀国主,我们,应该能突破结界。”

“怎么破?撞得头破血流吗?”

“我们已经伪超凡。”

“超……”

帝九跟被雷劈了一样,彻底傻眼了。

他愣了半晌,哆哆嗦嗦的道:“伪超凡?什么意思?”

“启禀国主,虽然实力还没达到超凡境,但因为某种意外,南疆众人,已经明悟自身执念,只要积累足够,随时随地就能突破超凡,没有任何阻碍。”

帝九怒吼:“大胆!这种好事居然不跟本皇说!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国主!快把方法交出来!”

“没了……是郡主所修的功法,与通天树产生了作用……”

阎亡将过程大概的说了一遍,道:“通天树已经枯萎,除非找到第二株通天树进行尝试,否则没有可能重现这种意外。”

“滚!滚得越远越好!你们这些混账东西,都被徐牧天给带坏了!”

帝九大发雷霆,内心里惆怅万分。

队伍不好带啊……

机缘这种东西,真的不是地位高就能得到的。

“臣告退!”阎亡右拳抵心道。

“等等,你们走了,南疆谁守?”

“启禀国主,一尘、海东青、薛苍、郡主、汪不仁、薛一针、千素等人,都留下。南疆大军,除三百牧天军之外,其余大军,一人不带,全都留下。”

帝九点头:“好了,滚吧。”

“喏!”

帝九的虚影消失了。

皇宫,御书房。

帝九一脚将案台上的奏折全部踹翻,怒气冲冲:“来人!”

老宫仆:“拜见吾皇。”

帝九:“大皇子今年多大了?”

老宫仆:“五岁了。”

帝九:“给他喂饲料!或者种地里去!三年长十岁的那种!”

老宫仆:o((⊙﹏⊙))o……

大年初二的南疆,风清气爽。

阎亡,红叶狼刀,虎狰怒兰,龙鸣费武,魑魅魍魉,以及三百牧天军战士,各自背负行囊,穿着黑红两色铠甲。

近百万大军,已经知道众人要去追寻徐逸的步伐,为众人送行。

“红叶,这个你拿着,见到我哥,告诉他,我们很好。”徐灵将一个布娃娃递给了红叶。

这是徐逸小时候在路边捡到,觉得好看,就送给徐灵的。

这么多年,已经破旧了,但洗得很干净。

布娃娃脸上的笑容,也依旧灿烂。

“希望你们一切顺利,如果真的找到我王,记得代我们问好。”

“你们得告诉我王,海东青不是舍不得南疆的物资……”

海东青眼睛泛红,因为千素还和孩子,因为南疆确实需要他这个管账的,无法迈出步伐,他很难过。

千素倒是劝过海东青跟阎亡他们一起去。

但海东青毕竟是海东青,不是狼刀虎狰这一类的莽夫。

他很清楚自己留在南疆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无论徐逸等人怎么样,他稳住大后方,才有无限可能。

“行了,我王说过,离别不应这么伤感,咱们的根在南疆,终归还是会回来。”

“话说,你们真不打算跟薛苍也告别一下?他回南疆知道这一切,会恨不得戳死你们。”

“戳不着。”

“等你们回来了戳。”

“那时候还不知道谁戳谁。”

“哈哈哈……”

气氛莫名的就有些喜感。

阎亡深吸一口气:“出发!”

所有的笑脸,都肃穆了起来。

右拳抵心,单膝跪地:“送战友!”

阎亡等人,同样右拳抵心,单膝跪地:“保重!南疆交给你们了!”

一双双坚毅的目光,彼此交回,就再也不需要任何语言。

起身,转身,大步离去。

红叶走着走着,停下了脚步。

一回头,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妪。

“婆婆……”红叶快步走来,紧紧拥抱老妪。

天弃婆婆。

“去更广袤的天地,才有更大的收获,人生所求,不仅仅是个人实力上的提升,更是心灵上的蜕变,以及寻找自身存在的意义。”

天弃婆婆慈祥的抚摸着红叶的脑袋,轻声道:“对咱们女人来说,还有一个傻乎乎的男人,我觉得狼刀就挺傻的。”

红叶回头看了狼刀一眼,这货居然在挖鼻孔……

傻是真傻,让人想一巴掌呼过去!

三百零九人,乘坐着两辆战车,从南疆缓缓驶离,一路向南。

外面的世界,正在等待着他们去探索。

这一走,就再也没了消息。

五天后。

薛苍眉开眼笑的从家乡归来南疆。

“阎哥!狼刀!红叶妹纸!老海!小虎……我回来啦!哈哈,给你们带了点家乡的土特产,保管你们能多喝几杯!”

海东青走了出来,看着薛苍,笑得比哭还难看。

“怎么了?”薛苍问。

海东青走来,在薛苍茫然里,拥抱了他一下,重重的拍着他的后背,砰砰作响。

“你疯了!”

薛苍一脚踹开海东青。

“阎哥他们走了……”

啪嗒!

薛苍怔怔的听着,听着,手里拎的家乡土特产,就落在了地上。

紧紧捂着心脏,薛苍气得眼泪都掉出来了:“心好痛!无法fu吸!你们这些混蛋……哇……”

南疆,影刃之王,嚎啕大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都市之生而为王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都市之生而为王目录 都市之生而为王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七章 心好痛!无法fu吸!

7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