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日冕 15

第三百八十四章 日冕 15

这一劝,司马玄的委屈更甚:“苏兄听了也忿然吧?若非你我缘分深厚还能重逢一诉衷肠,苏兄怕是就要以为我此生此世已将苏兄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凤辰和谢遥都无声向他看了一眼。

白锦玉不承认道:“怎么会?我与司马兄过命的情谊岂会因不相见而有所短减。这不今日一见依然如故吗?”

司马玄觑了眼凤辰,咬牙道:“苏兄,千万以后对这位晋王殿下要敬而远之,当年他表面默认我的嘱托,实则不然,此种城府委实令人不敢深思。我怀疑他对苏兄一定想图谋不轨!”

图谋不轨?这个词妙绝,白锦玉差点笑出来。

她瞄了眼凤辰,心里认同口中却端朗道:“也不尽然。晋王殿下是大徴国之栋梁,数月以来我亲见他为国操劳事务缠身,与国家大事相较不才苏某又何足萦心,他这才疏忽了。”

司马玄眉头一皱,忽道:“苏兄?”

白锦玉停下:“嗯?”

司马玄道:“我怎么觉得你在帮向着他?难道苏兄此刻不该和我一起谴责他吗?”

白锦玉一哑,生掰硬扯:“我这不是在谴责了吗?你听不出来我在讽刺他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吗?”

司马玄一回味,脸上茅塞顿开:“苏兄高明!”继而委屈撇嘴扑向白锦玉:“苏兄啊,你可得……”

话未说完,他眼前人儿被人一拉,他扑了个空。

空气瞬间凝滞。

司马玄双手悬在半空,目光停在凤辰拉着白锦玉胳膊的手上。

室中酒香浮涎,壁上书画栩栩如生,堂中四人一动不动。

半晌,谢遥道:“国君请注意身份。”

司马玄一愣,指着凤辰不服道:“我注意身份?那他这算什么?”

凤辰只得松开白锦玉,并对她低声说了句“失礼了”,转过身来对司马玄道:“苏兄……近日身体微恙,我见他强打精神应酬国君十分不忍,故担忧国君之忧思使苏兄触动伤怀,引发她病症转深。”

白锦玉心里目瞪口呆,她以为只有自己能够面不改色的一本正经说谎,没想到颐雅端方如凤辰竟也深谙此道。

由于凤辰说得情真意切,司马玄一听深信不疑,当即神色紧张向白锦玉:“苏兄原来今日身体不适!那怎么不说呢,苏兄又何必强打精神?”

白锦玉陪笑:“偶感风寒小事一桩,你我数载未见怎能在此关头称恙败了兴致?”

司马玄听了,感动涕零,说了诸多“苏兄体贴”、“苏兄辛苦”的话。

“我们走吧!”冷不丁的,凤辰对白锦玉道:“大夫已等候多时。”

这突然冒出的一句,若换作旁人必然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比如司马玄。但是凤辰和白锦玉已然有了灵犀相通的默契,当即她就点头并向司马玄道:“是的,在下要告辞了,其实今日我和晋王殿下相约就是要带我去瞧一位大夫的。”说着,她神色略显出憔悴。

司马玄怔了一怔,与他说话的虽是白锦玉,但是他却看向了凤辰,他已然感到白锦玉的去留其实是凤辰说了算。

司马玄迟迟道:“殿下这么快就走啊?”不知不觉他对凤辰又改称了殿下。

凤辰微微含笑,恭然道:“已经不早了。”

司马玄道:“这不刚来吗?不饮一杯再走?或者,殿下差人请那大夫来此处为苏兄诊治……可行?”他看向白锦玉,他留的岂是凤辰?

凤辰不响,须臾,拱手道:“我与国君的交情只能待这么久了。”

白锦玉和司马玄同时一顿。

这话如果不是以凤辰的声音说出来,任何一人都要觉得是一句极大的侮辱,但是经他得体和煦的口吻说出,明白的人会当即明白,不明白的人则会立即思考:咦?他为什么这么说?

白锦玉属于前者,于是赶紧对属于后者的司马玄道:“司马兄身份已今非昔比,晋王殿下身份亦特殊,二位如此私下相会于礼不符恐惹无端猜忌,望国君体解。”

一语惊醒梦中人,司马玄就算再被喜悦冲昏头,到这时也醒了,赶紧推着二人道:“是了是了,本王一时高兴疏忽大意了这方面,二位既有要事就速速前去吧!”

“已经来不及了。”凤辰道。

白锦玉和司马玄再顿。

凤辰道:“京师之地人多眼杂,我来此处可能已经为人知晓。”

司马玄慌了:“那……那要紧吗?”

白锦玉也慌了:“若真如此,南平国君入了长安不先拜谒皇帝,倒先与晋王私下相会,此番要是传出去、传到秦尚书的耳中,那殿下岂非要落个里通外国之嫌了?”

凤辰道:“为免如此,我须向司马国君讨些不情之请。”

司马玄立即道:“晋王殿下要些什么,直说无妨。”

凤辰回首看了眼闭合的门扉:“就要那刚才出去的十八位美人。”

司马玄犹豫了犹豫,色难道:“美人?可……那是我为苏兄……”

白锦玉当即“懂事”道:“司马兄的心意我领了,不过眼下救急为重。十八个美人交给晋王殿下,他今日来此便有了说法。”

司马玄好像脑袋转不过来:“什么说法?”

白锦玉轻叹一口气,耐心解释道:“司马国君此番入京为大徵皇帝陛下准备了十八个美人,不知当不当宜,于是只好询问曾在西赵一同参与选婿、有些交情的晋王殿下。”

说得这么明白,司马玄这才懂为何凤辰愿意来百花小院却又匆匆要走,难怪他说“我与国君的交情只能待这么久”。

司马玄垂肩:“也好,反正苏兄心里只有家中娘子不在意这些美人,如果她们能帮助晋王解除不必要的嫌疑……便就依晋王殿下所言吧!”

凤辰嘴角微扬,不知是满意司马玄的配合,还是在满意别的:“那就有劳国君筹备了,本王先去宫中禀报陛下,估摸不过多时宫里就会派人来接这些美人。”

白锦玉和凤辰、谢遥一同出了百花小院,二人上得马车,白锦玉便瞧见了凤辰脱在车里的朝服。她伸手摸了摸这叠得整齐的紫袍,叹道:“殿下来得可真急啊?”

凤辰目光柔静地看着她,眸子没有一丝躲闪。

白锦玉凝着他的脸,笑得调皮又妩媚:“殿下在西赵为什么不答应司马玄的嘱托?莫非,殿下当时就喜欢我了?这么说,殿下在那时候就知道我不是男子了?”

凤辰长眸微垂,对她笑了笑。

夜过子时,灯烛犹明。

白锦玉在一地的纸堆中长长伸了个懒腰。

闻宴让她抄的诫书,全名是《诫侄闻敦书》,这个闻敦曾是一百多年前翠渚出的一个祸胎,当时的山长闻有春为了教化这个侄子,煞费苦心写了这份诫书。由于文采斐然、面面俱到,这篇文章遂成为了世代门生必学必背的精品。

不知是不是曾经在翠渚抄得遍数太多,时隔七年白锦玉依然能将全篇七百多字默得行云流水。

她想,闻宴所以让她抄,也是笃定她能默得出。

搁下笔,白锦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把散落在地的纸片一张一张收起。

“才八遍,速度怎么退步了这么多!”白锦玉将一打纸码好,扶腰站起,开门走出了小屋。

庭中花静风柔,日间的热天炎火被夜风洗涤一空。白锦玉揉着泛酸的肩颈举目望天,天空墨蓝,繁星点点如缀,夜幕之上飘飘然似有一处仙阁,琼灯飘渺,与银汉交融。

那里是长安的最高建筑,栖鹿台。

栖鹿台每夜都会明灯,但是今夜的烛火明显更强更甚。看来,今日闻宴应了宋瀛海的挑战,让鲁山宋氏如临大敌了。

他们这是铆足了劲要在庐州闻氏前面算出日冕之期。

所以,在此无风无云的夜晚,宋氏的司星官一定会在栖鹿台上好好抓紧这最佳的占星时机。

而闻宴,可能已经睡了,如果没睡,他最多也就在文渊斋的屋顶。

因为她记得闻宴说过,星汉之遥不啻万里,人站得再高,于天地都不足为计,所以在哪里观测都一样,登高望远,形式大于实用,大可不必。

总之,她是相信闻宴一定会赢的。

将目光从天际收回,白锦玉拖着微倦的步子走进卧房,蹑手蹑脚走到床边,却见床上空空。

凤辰竟还没有回房!

她打开侧窗,果然看见凤辰的书房还映着亮光。

白锦玉转身折出。

来到书房前,进门,转过一扇巨幅古雅的屏风,灯烛暖玉似的氤氲中,一张花楠木的长几上铺满了锦帛卷轴,一袭玉色的身影平肩正背坐于案前,正专心看着卷册。

青丝如墨,身若兰芝,这一瞬,白锦玉觉得门外的风月花夜、星河飘渺都不算什么了。

凤辰未觉有人进入,白锦玉轻轻靠近,待到案前,便抬袖遮挡了案上的灯烛。

书案上光线一暗,凤辰抬头见人。

白锦玉趁机抽走他手里的卷册,提议道:“夜都深了,殿下明日再读可好?”

凤辰莞尔:“快好了。”

白锦玉索性将书放远,弯身对凤辰正色道:“快了也不行!殿下已经这么熬了好几晚了,一定累了!”

凤辰道:“尚好,新历近日遇到了一处难点,需设法尽快解决。”

白锦玉凑近他,目光如笔细细描过他俊雅的面容道:“可我怎么看殿下已经累了?”

话音未落,凤辰已伸手握住她的纤腰,将她卷进了怀里。

“本王有没有累,爱妃不如亲自感受一下。”凤辰臂弯搂着她的后背,防止她从腿上滑下去,一手从她的肩头滑下。

白锦玉心脏蓦地狂跳,脸上当即飞上两朵绯云,一直染到了颈间;脂粉褪尽的粉唇更因此泛起自然的殷红,就像新鲜的樱桃散发着诱人的馨香。

白锦玉赶紧求饶:“不要了,我知道殿下不累了……”可惜后面的字还没说出来就已经被吞了。

接下来白锦玉觉得自己也快被吞没了。

好一阵撩人的气息交换,凤辰突然松开了她,正意乱情迷的白锦玉不明所以,睁着水濛濛的杏眸望着他。

“说,”凤辰一指勾起她的下巴,问:“要不要?”

白锦玉不可置信地盯着凤辰,为人雅正的凤辰居然要她承认这么羞耻的事,他他他他他怎么这样?!

她怎么可能承认?承认了以后怎么做人?!

所以,纵然手臂已软到无力,但她还是骨气地将二人撑离了一段距离。

凤辰睨着她抵在胸口的手。

该死!她怎么又觉得好像此举伤害了凤辰?!谁能告诉她该怎么办?

“有点热。”琢磨半天,白锦玉觉得这个理由尚可

“哪里热?”凤辰手中收紧,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道。

白锦玉细细吸了一口气,还没吭声,便感到凤辰的鼻尖已顺着她领口的肌肤下去了。

“是这里吗?”凤辰在她的心口亲了一下。

白锦玉倒吸一口长气,不争气的心脏猛地停跳了一拍。

凤辰察觉,唇角微微弯起,抬头顶着一张颜若舜华俊美逼人的脸孔看着她,不放过她面上的一丝一毫表情:“要不要?”

白锦玉觉得自己就要哭出来了,这种美男计谁能顶得住啊!

但,凤辰的这种势在必得成功激发了她的求胜欲,于是,拼了最后一丝理智,她用手指沾了沾案桌上的砚台,在凤辰的脸上点了一记,很争了口气地道:“我偏不!”

这三个字说出口,白锦玉真觉得自己太能耐了!可是……怎么眼角被点了星墨迹的凤辰竟看起来更魅惑诱人了!

鉴于之前的日子失守了太多回,今天她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会保持理智!

正决心着,唇上忽而一凉,接着一缕幽香入鼻,是茶!刚反应过来,一丝清凉已经入喉,略品,还是浓茶!

白锦玉目瞪口呆心惊胆颤荡魂摄魄,凤辰居然端了茶盏往她嘴里灌茶!

茶!

白锦玉的杏眼几乎睁到了最大。要知道,喝了茶后的她可就是另一个人了!

白锦玉的心里已经狂风卷地,而凤辰,居然迎着她的视线,面不改色地继续往她嘴里喂茶……

白锦玉太震惊了,震惊到忘记了挣扎。

喉中咕噜咕噜咽着浓茶,某人内心已一片汪洋:天,她白锦玉居然有被人喂茶还毫不反抗的一天!

少顷之后。

凤辰扶着手下颤抖的身子,再问了那个问题。

这一次,怀中美人脸色坨红,挂在他颈上的香臂渐渐收拢。

……

“殿下,停!”

“嗯?”

“就在这里?”

“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一妃虽晚不须嗟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一妃虽晚不须嗟 一妃虽晚不须嗟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四章 日冕 15

9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