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〇七章 迷津 16

第四百〇七章 迷津 16

白锦玉迈出破庙主动迎上庆娜,在蓝旗部的的护卫下,回到了旧宅。令她没想到的是,迈巴居然一脸如常地和所有人在一起等她回来

“布迦大哥,快抓住他!”白锦玉直奔上前抓住迈巴:“就是他派人在长安追杀乌穆!”

她死死地抓住他,像钳子一样死死地抠着,绝不会让他逃脱。因为只有她清楚,为了抓住这个始作俑者,她付出了多么昂贵的代价!

布迦、贺玥、保时、安雅等闻声色变,一下冲了上来。

布迦大愕:“你说什么?!迈巴要杀乌穆?”

迈巴瞪大眼睛一脸吃了袜子的表情:“锦玉固敏你……这种话你怎么可以乱说?我为什么要杀乌穆,你是否身体不适?”意思暗指她头脑混乱。

他刚说完,庆娜不由分说上前按住了他。迈巴出乎意料地看着庆娜:“你干什么?你也相信她说的鬼话?”

庆娜道:“先相信着吧,如果冤枉了你,等下再给你赔不是!”

“我身子好得很!”白锦玉两只手都紧紧锁着迈巴:“你装什么装?装死了都不像。你说,是你自己跟大哥交待,还是让我来插穿你!”

迈巴的样子困惑而无辜,甚至还露出了冤枉委屈的神情:“锦玉固敏,你可你不能含血喷人!刚才有刺客来袭击你,我还拼命救你,你现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白锦玉恨得直牙痒:“少惺惺作态!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既然你不肯说,那就由我来告诉大家了!”

众人齐齐噤声,因眼前突然的剧变而慌乱。

“其实我去长安以后曾经见过乌穆。”白锦玉面色凝重地道。

众人神色为之一紧,安雅直接往前走了几步。

白锦玉道:“乌穆应邀去长安参加栖鹿台的落差典礼,所以一开始我也是按照他的行程轨迹寻找,也一直以为他的失踪和徵朝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个怀疑很快就被我否定了。”

贺玥目光炯炯地问:“为什么?”

白锦玉狠刺了迈巴一眼,道:“因为有人操之过急,自己露出了马脚。”

布迦道:“是怎么回事?”

白锦玉道:“我到长安的时候,乌穆已经与追杀他的人周旋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他没让他们得手。但是这些人发现了我以后,竟然采取行动把我抓起来为质,在一个酒馆里设下了埋伏诱捕乌穆。”

安雅当即大骇:“天,乌穆没事吧!”她直接跳过了询问乌穆有没有出现、有没有中计,已然自动判断了乌穆一定会出面去救白锦玉。

白锦玉停了停,道:“这一招的确立竿见影,不过乌穆机智地火烧了酒馆,我和他二人都逃了出来。”

听到这里,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微微浮了浮嘴角,非常乐见这样的结果,也仿佛乌穆没有让他们失望。

“不过当时我心中就起疑,”白锦玉道:“什么人认识我,还那么清楚抓住我就能引乌穆现身?所以我当时就怀疑对他痛下杀手的人,是我们铎月自己人!”

这个论断一出来,听众们都拿起惊悚的眼神往迈巴身上打量去。

然而迈巴却并不如何畏惧,还道:“怎么会这样?”

白锦玉真没想到他能装,冷哼一声:“事实不就是这样吗?!”

“祸害,竟然是你?!”年轻气盛的贺玥直接上来给了迈巴一拳。

迈巴被打得弯身捂肚,似乎气得要发疯:“贺玥反了你了!”

安雅揪住他凄厉地诘问:“你为什么要杀乌穆?他是你的兄弟啊!”

保时等一干人等则完全说不出话来。

布迦沉吟片刻,对白锦玉道:“锦玉固敏,此事甚大,你得有真凭实据。你为何指认追杀乌穆的人就是迈巴?”

这时白锦玉已用不着再抓着迈巴,因为贺玥已经完全把迈巴两手反锁在身后,得以脱手的她转身向布迦道:“我肯定就是他!”

“在长安不久后,我与乌穆就失去了联系。”她一句带过自己在长安的行踪,却心虚地卡顿了一下,然而众人只是以为她在长安也万分凶险,并无人对她为什么会和乌穆失去联系提出追问。

“我甚至还以为他已经安然回到王庭,”白锦玉声音逐渐沉落:“我也以为事情过去了,可是一天,我却突然得到他跳了栖鹿台的噩耗,我才知道那些人一直没有收手。我很震惊、很愤怒,于是决心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挖出这只幕后黑手!”

白锦玉越说越激动,稍微平复了一下,她继续道:“既已确定这幕后黑手是铎月人,再思考能够在他国动用那么多人手的人物那范围就小多了!直接点说,此人就在王庭之中!”

“后来,我听说你们收到讣告赶来徵朝了,我断想,这个人十有八九也会来,因为他会比任何人都想确认乌穆是不是真的死了。”

“但这仅是我的推断,我还必须去证实!我预测你们会和徵朝的送灵队在直北相遇,于是提前赶到这里。正巧,直北县令正为你们大军来袭会在此地交战发愁。我找到他,说有一策可保他一方平安,他同意了。后来的事,你们都看到了,城里开始闹鬼,流传有‘冤魂附体’。县令安排了几个人演戏,你们昨天看到的他夫人的那一场戏,是最精彩的一场!”

众人全部狠狠地呆住了。

然而白锦玉下面的话更让他们震撼。

“我一番装神弄鬼不过都是造势,最终目的是为了让小黑在你们面前现身,因为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小黑只听命于乌穆。而我知道,只有小黑的出现,才会让这幕后之人对乌穆的死产生怀疑。”

贺玥道:“小黑是怎么回事?”

这话刚问出,他已经明了:“难道……小黑也会听命于你?!”

众人愕然。

白锦玉道:“不止是我。”

众人更愕。

白锦玉信然道:“我能使唤小黑是乌穆教的,那么大家有没想过,乌穆调教小黑也是别人教的。尽管这个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但是,的确有一个人是除了我和乌穆之外可以使唤小黑的。”

空气里一片令人悚窒的安静,众人都一致将目光投向布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一妃虽晚不须嗟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一妃虽晚不须嗟 一妃虽晚不须嗟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〇七章 迷津 16

8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