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明月归(下)

第11章 明月归(下)

屋里的红木桌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关起门,点起炭火盆,门外进来的寒意就彻底消散了。百年心同百一叶坐在饭桌旁,二人都沉默着。百年心手执木筷,一边夹菜一边偷瞄着小妹,神情和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而百一叶始终捧着茶杯,一口一口地呷茶,眼珠盯着茶杯里悬漂着的碎茶叶,从未离开。

百年心心知小妹在恼她,却想不出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思来想去,也只有今日自己义诊没有提前和这个小妹打招呼,害她在门口吹了会儿冷风一事或许惹恼她。

百年心想将这件事解释给百一叶听,有些局促不安地开口道:“小叶子,今日这义诊我也是临时起意,”百年心盯着百一叶的面孔,确定她没有露出一丝厌烦的情绪,微微放下心来,继续解释道,“我看那孩子可怜便救了一救,谁想到附近还有那么多人求医……”

“二姐医者仁心,这是好事。”百一叶忽然放下茶杯,打断百年心的话,“二姐的屋子我已叫人收拾好了,二姐就放心住下。爹回老家了,二姐若住得有什么不舒服,尽管同我说就是。”说完这一通话,百一叶站起身,走到门边,一旁的丫鬟忙拉开木门。

“我的朋友在书房瞌睡,二姐用膳,我去叫人将她送回去。”百一叶移步出了房门。

“我也去,小叶子,”百年心一听向来我行我素的小妹居然有了朋友,好奇顿起,放下筷子就要追出去,“我也见见你的朋友。”

“二姐安心用膳便是。”百一叶不咸不淡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这就是拒绝了,百年心有些失落地想。

其实她也明白,自己和小妹之间,或许是和整个李家人之间,有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母亲逝世,而她不在身旁。

当初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时,她正在西楚同师父一起采虫草。西楚气候恶劣,师父不幸病倒,病来势汹汹,需要她亲自照顾。一边是病得已开始说胡话的师父,一边是远在枣县病了许久恐怕会见不到最后一面的母亲。当时百年心站在师父的病床边,心乱如麻,只希望师父喝下手里这碗药马上就病愈,而自己就可以马上赶回枣县见母亲。

旬日后,百年心安葬了不治身亡的师父,背着人们一片“不给师父守墓”、“不忠不孝”的骂声快马加鞭赶回枣县。然而迎接她的,不过是另一块牌位和另一群人的骂声罢了。自那以后,外面的人见了她虽客气地叫一声“李二小姐”,却都对她唯恐避之不及;家里人更是不给她好脸色,全当她没出现在眼前。她犹记得小妹当时看她时的眼神——仿佛看到的是杀害了母亲的仇人。

百年心忽然觉得心脏一阵绞痛,双手捂住心口,躬下身,冷汗瞬间满了额头。周围的下人见二小姐在一瞬间面色惨白,顿时惊慌失措,喊着“救人”“来人”,乱作一团。炭火盆被踢翻了,碳灰撒了一地,被人踩得满屋。

另一边,百一叶叫醒了孙安锦,二人正往李家大门走去,忽然就听见百年心用膳的屋内传出“救人”的喊声。夜色里,窗纸上的身影如同皮影戏,将屋内乱糟糟的情形呈现得清清楚楚。百一叶同孙安锦对视一眼,随后离弦的箭一般冲过去了。孙安锦跑得慢些,被百一叶落了一段距离。

“怎么了?乱成这样!”百一叶一掌拍开门,大喝一声。屋里乱成一团的下人齐齐一顿,除了几个围在百年心身边的,其余的离开恭顺地退到一旁。

“回三小姐,二小姐好像犯了心病,眼下疼得不行了。”一个小丫头战战兢兢的说。

百一叶上前一看,见二姐被丫鬟扶着已经伏在了桌上,额上尽是冷汗,手紧紧捂着心口,虽看不见脸色,但不难想象已是煞白了。

“还不去请医师来!”百一叶顿时又怒又急,朝身边一个小厮喊道。那小厮吓得一抖,伸手扶了扶身后的门框,方才跌跌撞撞地跑走了。

“先去孙府,叫我师叔来。”那小厮跑过孙安锦身边时忽然听了一句。声音平稳沉着,不知怎的这小厮就微微定了神,应了一声后,跑出李家,径直往孙府去了。

孙安锦快步追上百一叶,一手按在百一叶肩上,一边吩咐屋内下人道:“扶她躺下,不必回房,就在地上铺些东西将就一下。”下人们却不敢妄动,纷纷看向百一叶。

“照她说的做。”百一叶下令。众人这才七手八脚地行动,扶着百年心慢慢躺在了地上铺的从附近扯来的帐子上。

“李二姐,李二姐……”孙安锦走过去,唤了两声。百年心此时尚有意识,出声回了孙安锦。

“二姐身上可带了药?”孙安锦赶紧问。

百年心面色惨白,费力地抬手指了指门外的方向。

“二小姐的药箱!”有个反应快的小丫鬟迅速跑去将之前放去了百年心房间的药箱拿来。药箱打开,里面的药材和东西琳琅满目,众人却傻了眼——谁也不识得什么药材,也不知哪个是百年心要的。

“哪个会针灸?”孙安锦看了一眼,就知道找不到药,转而问向一众下人。下人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摇头,往后退了退。

“奴,奴婢以前学过一点……”正在焦急时,一个小丫头怯怯的声音从人群里传出。孙安锦看向那个瘦小的丫鬟,立刻叫她到前面来。

“公孙、内关、巨阙、关元,找得到吧?”孙安锦将她领到百年心跟前,将药箱内的针灸针递给她。小丫头连连点头,抬手施针,手法稳健漂亮,孙安锦都看得愣了愣。

百年心此刻似乎缓过来些,喘了两口气,轻声说了个“夹层”,孙安锦立刻明白过来,从药箱夹层里翻出一只小瓷瓶,倒出一颗药丸来给百年心服下。

“三小姐,孙小姐,敬先生来了。”之前的小厮终于领着敬观月跑来了。敬观月一进来就直奔药箱,翻了一翻,没有想找的药材,便立刻吩咐下人到药堂去买药。下人记不住敬观月说的一大堆药材,孙安锦便向敬观月请示同那下人一同去药堂。敬观月知道孙安锦记性好,立刻应了。

众人风风火火忙到大半夜,百年心的情况终于好转了。下人们将百年心挪回她自己的房间,敬观月说人多不益养病,百一叶便留下几个伶俐的丫头,命其他人退下去了。敬观月坐在百年心床头,一言不发地看着倚坐在床上的百年心。

“师叔,还有什么事吗?”孙安锦将熬好的药端了来,交给敬观月。之前她和那下人跑去药堂,对着杨七连珠似的吐出一堆药名,刚被人从榻上拽起来的杨七脑子还不好使,也想不起来他那些坑人的路数了,直接将药抓了来。孙安锦将药材交给那个腿脚快的下人,自己付了钱给杨七后,匆匆道了声谢,方才赶回李家。药熬好后,她便给端了来。

“无事了,”敬观月接过药碗,“你同李家三姑娘先出去,我们有话说。”

“什么?不行!”百一叶顿时跳脚,“孤男寡女,有伤……唔……”

“好的,师叔。”孙安锦赶紧捂住百一叶的嘴,将她拖出房间,同时挥退了房里剩下的下人。下人们因之前百一叶的吩咐,不敢有异议,纷纷退下。转瞬,房里只剩下敬观月和百年心。

“你干什么呀!”被拽到屋外的百一叶气急败坏地甩开孙安锦捂着她嘴的手,“怎么能让他们……”

“听我说,”孙安锦语调平静地打断百一叶的话,“我若说我师叔此番来枣县就是冲着你二姐来的,你怎么办?”

前几日孙安锦路过敬观月房间的窗口时,在屋外捡到张被风吹出来的纸。纸上用西楚文字写了首情诗,孙安锦看后本以为师叔是想自己的相好的了,谁知将手指移开捏着纸的地方后,又看见个奇特的图腾似的东西。孙安锦觉得眼熟,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直到几天后无意间翻出之前百一叶给她的差点要了她命的防身暗器的残骸,上面赫然刻着个一模一样的图案,孙安锦方才想到,这个图案或许是李家的标志。难道敬观月看上百一叶了?孙安锦回想敬观月对待百一叶时客气疏离的态度,觉得不大可能。这么说敬观月的那个“相好的”,或许就是传言要回家的李家二小姐百年心了。再加上今日敬观月对百年心病情的了解和对药箱里本该有的药材的知晓,大约就明白这两个人的关系不简单了。

“啊?”百一叶显然没有想到这一层关系,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我怀疑啊……”孙安锦眼睛转了转,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来,凑近百一叶小声道,“你想把家事分给你二姐的计划,恐怕要落空了……”

百一叶一怔,顷刻明白过来,顿时恼怒起来,推开孙安锦,朝着面前百年心房间关闭的房门喊道:“二姐!李家最近置办不起嫁妆了!你给我机灵着点!”

屋内刚刚坐起来喝药的百年心闻言一呛,眼睛死死盯住敬观月。敬观月笑笑,无视百年心的目光,又舀起一勺汤药,送到百年心嘴边。

“你来做什么?”百年心却没有再喝,皱着眉头问。

“来与你说说人生大事,”敬观月放下药匙,“我爹想见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章 明月归(下)

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