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暂居

第12章 暂居

“李二姐要去西楚给人看病?”第二日,孙安锦听了百一叶对于“李家又剩自己一人管事”的抱怨和缘由,险些将刚喝下的茶水喷出来。

据百一叶说,昨夜敬观月和百年心秉烛夜谈,直到天蒙蒙亮才各自睡下。第二天一早,百一叶就听说了百年心要去西楚给敬观月的父亲看病的消息。

“才回来多久?一天都不到!”百一叶越说越气愤,随手抓起摆在桌上的算盘。

“等等!你二姐这不是还没走吗?”孙安锦拦下百一叶,以免她因为情绪激动而把这个镶了金边的算盘拆了解气,“再说,我没听说我师叔的爹有什么怪病啊。”

“一个个都跑了,跑了!”可惜百一叶仍没有冷静下来,只是放下算盘气鼓鼓地坐回座位,不停地念叨,没理会孙安锦的话。

“你先别气,我去问问我师叔,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孙安锦沏出一壶茶,将茶水倒如杯中,轻轻推给百一叶,随后起身回去孙府找敬观月去了。百一叶瞄了一眼桌上的茶,一把抓过来“咕咚”一下灌下去,又把杯子重重放回桌面。窗外几只鸟雀喳喳地叫了几声,百一叶抬头看去,几个小家伙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拍拍翅膀飞走了。

“师叔!”孙安锦一进孙府大门就开始吆喝。

“怎么了?”院里,敬观月正站在古树下的石桌旁摆棋局,一听孙安锦的叫唤,头转向大门,“来得正好,陪师叔下棋。”

“师叔,我有事问你,”孙安锦走过来,想询问百一叶说的百年心去西楚一事,一低头,却正好看见桌上的棋局,“哎,师叔从哪里找来的棋子?玛瑙的呢。”

“从库房翻出来的,都落灰了。”敬观月搓了搓手里攥着的一颗棋子,很是惋惜的样子。

“可能是我爹的珍藏吧,”孙安锦本就对这玛瑙棋子的兴趣不大,只是不晓得孙汝还有这样的东西罢了,“师叔,我听一叶说,李家二姐要和你去西楚给人看病?”

敬观月点头:“确有此事。”

“师叔家里有人病了?严重吗?”孙安锦仿佛不再知道什么了,做一副出孩子派的担忧模样。

“咳咳,不是什么大病,”敬观月的表情忽然不自然起来,“只是找不到信得过的医师,所以……”

“那能不能过几天再走?”孙安锦见敬观月这个样子,确定了他是诓百年心去西楚的,索性也就将李家的现状说出来,“李家现在就一叶一个人管着,实在忙不过来,让李二姐多留几天,等到李老爷回来再走好不好?”

敬观月看着眼前这小孩子央求的眼神,倒是怔住了。他从未听说过李家的现状,只知道李家是南梁首富。此番来枣县虽说是冲着百年心来的,但也不至于太急,让李家人手不够。

“既然这样,”敬观月仍以为孙安锦从未看出此事的端倪,一本正经道,“李老爷何时归来?我再与李二小姐商议去西楚一事。”

“那要问一叶了,我也不知晓,”孙安锦看着敬观月一本正经的样子,忍笑道。她这位师叔一直把她当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以为只要他装一装,事情就能糊弄过去了。而她也乐于看他因自以为是的计划被打乱而尴尬却又不能表现出来的样子,于是也不说破,“可能要年节以后。”

“年节以后……”敬观月听说这个消息,似乎有些失落,“你爹什么时候回来?”

“我爹?孙先生?明年秋天吧,”孙安锦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弄懵了,“他走的时候说要一年才能回来,我也不清楚。”孙汝走得可以说是十分匆忙,匆忙到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甚至一开始的时候会有患得患失之感。

“明年秋啊,”这个日子更远,敬观月的失落似乎转化成了另一种情绪,“你自己一个人,能住好吗?”

这话是有所指的了。孙安锦愣了愣,很快明白了将要发生的事情。

“师叔放心,”孙安锦朝敬观月露出个灿烂的笑容,以让他安心,“师叔来之前,我不也是一个人住的吗?”虽然一个人住不习惯后搬去了李家。

敬观月看着这个令人安心的笑容,在和孙安锦这段时间的相处中产生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又冒出来了——这孩子不像个普通书生的孩子,倒像个……天生的领导者,能让人镇定安心,能让人不由自主地去信她。

“那就好,”敬观月回过神来,见孙安锦又要出门,忙轻敲棋盘,招呼道,“来陪师叔下盘棋啊!”

“师叔,我不会下棋。”孙安锦站在门口回头扬声道,“我去告诉一叶你们暂时不走的事,省得她在那里生闷气。”敬观月闻言无奈,只得挥挥手,让她去了。

孙安锦走出孙府所在的巷子,拐过街角,眼前忽然冒出个长长的队伍来。孙安锦不由惊奇,现在这风硬得咬人似的,居然有人肯顶着寒打着颤在外面排队。孙安锦走到队尾,问队尾站着的一个中年男人这是在做什么。

“杏林仙子在义诊啊!”男人嗓门儿大得很,惹得前面几个人都看了过来,“多难得的机会,咱得来看看啊!”

“义诊?”孙安锦想着这李二姐还真是不怕折腾,又看眼前的男人除了耳朵冻得通红外没什么病态,又问,“大叔什么病啊?”

“去去去,怎么说话的?老子没病!”男人大嗓门儿道,“仙子义诊,不得来看看啊?”

敢情这位不是看病,是看美人来了。孙安锦顿时对这人生出几分厌恶来,转身要走,却忽然想到什么,又转回来看了看长队。队伍里大多是看着无所事事前来找茬的闲人,但也有不少是面色不好的求医者,尤其一位年事已高的婆婆抱着个娃娃,排在几个年轻力壮还不时互相插科打诨的小伙子后面。孙安锦想了想,径直走到队伍最前面。队伍通到一间铺面,屋里生着融融的火盆。百年心坐在堂中,面色和善地给人诊脉。

“李二姐,”孙安锦走上前去,“我想和你说件事。”

百年心却对她理都不理,专心诊治。

“李……”孙安锦又想唤。

“孙小姐,有什么事可以和奴婢说,二小姐正忙呢,可能顾不上您。”百年心身旁站着的一个丫鬟抬头对孙安锦道。孙安锦认出来这是昨夜施针的那个丫鬟。

“这位姐姐,”孙安锦于是笑着对那丫鬟道,“我看着队里有些找茬的人,占了人家的地方不说,还耽误看病人的时间。”说着,目光落向队里几个正划拳玩的混混。

“这……”丫鬟心里其实也明镜儿似的,只是她也不好说什么,“说不定人家有什么面儿是看不出来的难处……”这话一出,一个站得近些的混混嗤笑一声,从队里走出来,勾搭这丫鬟:

“妹妹,面儿上看不出来的,你可知是什么难处?”

“啊,我晓得了,”孙安锦不动声色地将二人隔开,对上那混混不悦的脸色,“是心坏了,要看心!”

“放什么屁!”那人听出来孙安锦的意思,伸手过来要抓孙安锦,“娃娃没人教,老子替你爹好好管教管教……”孙安锦心道不好,却碍着身后的丫鬟,躲不了,眼看着那双黑糙的大手朝自己抓来。

“和娃娃置什么气!”正在关键时刻,一个妇人的声音响起来,一双碗口粗的胳膊拦在孙安锦前面。孙安锦抬头看去,竟是罗婶。

“罗婶儿……”孙安锦担心罗婶儿摊上事,出声想阻止她为自己出头。

“你们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鳖孙儿,成天逛荡,吃你老子喝你老子的,早晚把你老子榨干喽!”罗婶儿指着那混混的鼻子破口大骂,“调戏人家好闺女不说,还要打人娃娃!就你还教人家?先让你老子好好教教你吧!”

“你……”混混张口要骂回来,说话却没罗婶儿利索。

“我怎么的——怎么的——你还想说道我?看看你自己那窝囊废的样儿,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罗婶儿越骂越起劲儿,把那混混激怒了,二话不说就,撸起袖子就要打人。谁知一拳头挥到罗婶儿跟前,罗婶儿护着身后的孙安锦和丫鬟向旁边一闪,那混混重心不稳往地上栽去,罗婶儿又趁机擒着他的胳膊向后一掰。“咔”地一声脆响,那混混哀嚎着倒地。

“住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百年心不得不停下手里的活儿,“这里岂容你们作乱?”附近的人顿时后撤一步,离开事发地一些,议论纷纷。

那混混只顾在地上嚎叫,嚷着什么“赔钱赔钱”。

“李二姐……”孙安锦躲在罗婶儿后面,怯怯地望着百年心。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手足无措。

“来人,给这家伙上了药,扔出去。”百年心瞟了地上的混混一眼,厉声吩咐道。堂后立刻出来几个壮实的下人,将那混混抬出去了。

“当归,红药,你们上后面看看,有哪个是来找茬的,给我踢出去!”百年心看向排到屋外的队伍,眼神更利,“谁若再生事,后果自负!”闻言,四下再无声息,只两个丫鬟齐齐说了声“是”。孙安锦身后的丫鬟走出来,到同另一个粉衣的丫鬟一起朝队伍走去。

“罗婶儿,您去排队吧,”百年心的目光落向罗婶儿和孙安锦,被看着的两人顿时一激灵,“孙小姐,请回吧。”罗婶儿性子硬,却也只是瞪了百年心一眼,乖乖回去队伍了。孙安锦只觉得百年心的目光压得自己喘不上气,连忙转身跑出屋子,一路奔着李家去了。

跑到李家门口,孙安锦扶着墙喘息,仍是不敢回想方才百年心的神情。明明她遇到过更可怕的人和事,为什么李二姐给她的的恐惧会这样深?

“安锦,站在外面干嘛?进来坐啊。”百一叶听到门口侍卫的通报,走出来接孙安锦,却见她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孙安锦僵着脖子抬起头,看向百一叶。

“你是怎么了,怎么这副鬼样子?”百一叶见孙安锦额头冒汗,眉头紧蹙,咬着嘴唇,很是难受的模样,不由担心道。

孙安锦看着眼前这张和百年心没一丝相像的面孔,忽然想到什么,却又想不清是什么。

“到底怎么了?欠人钱被追着打了?”百一叶看孙安锦愣神的样子,愈发焦急道,“没事,没事,先进来坐,谁敢闯李家?”说着,扶着孙安锦回了百一叶自己的房间。

百一叶的房里烧着炭火盆,又铺了毡子,挂了毡帘,暖和得很。扶着孙安锦进来后,百一叶递给她一个小手炉,让她暖手。孙安锦渐渐缓过神来,低头看了看手里精致的手炉,又抬头看向百一叶。

“缓过来了?”百一叶倚在桌边写着什么,调侃地对孙安锦道,“刚才你那副样子,我差点要给你叫医师。”

孙安锦抱歉地笑笑:“见笑,见笑。”却不再多说。

“我说,”百一叶放下笔,转过身子朝着孙安锦,“你这身子似乎照前两年差了些,我让人给你看看?”方才孙安锦或许没意识到,她扶着墙,弓着身,几乎要跪坐在地上,剧烈地喘息。

“不必,不必,”孙安锦连连摆手,“哎对了,我问你,你二姐这么些年是和谁学医去了?”经过刚才那件事,孙安锦觉得以百年心方才的气场和魄力,这些年绝不是单纯的学医那么简单。

“我也不知道,我爹给找的师父。”百一叶似乎很不愿意谈这个二姐,“她都要走了,还谈她做什么?”

“走?”孙安锦疑惑,随即意识到自己还没把敬观月和百年心的事告诉百一叶,“他们说暂时不走了,等你爹回来再说。”

“真的?”百一叶终于乐了,随即便意识到自己的喜悦过于明显了,轻咳两声道,“本来就该这样,回来一次一天都住不到,像什么样子?”孙安锦看着她这副别扭的样子,轻笑起来。

“笑什么?”百一叶佯怒,瞪了孙安锦一眼,“改日还是让我二姐给你看看,开几副苦药!”

“别呀,我不会给钱的。”孙安锦笑得更欢。

“那我就上你家去翻!翻出什么宝贝就归我了。”百一叶朝她做个鬼脸。

“我家最值钱的就是我爹那套宝贝茶碗了,”孙安锦故意想了想道,“你把它们拿走,我爹知道了估计要从什么地方飞回来跟你拼命的。”

“跟我拼命?”百一叶翻了个白眼,“罗婶儿跟他拼命还差不多吧,她闺女至今不嫁呢。”

提到罗婶儿,孙安锦想起刚才的事情,沉默了。她本以为罗婶儿厌她到极点了,没想到会在那个时候为她出头。

“喂,你哑巴啦?”百一叶半天没听到孙安锦驳回来,“平常不是挺能说的吗?”

“一叶,”孙安锦想了想,闷闷地开口,“你说,你以前得罪了的人突然救了你,你该怎么办?”

百一叶思考一下,回道:“谢谢他呗,看以后能不能帮他什么忙。”

于是孙安锦又沉默了。帮罗婶儿的忙?能帮什么呢?难道要把孙汝打包送到罗婶儿面前让她可劲儿揍一顿?还是直接把孙汝送到罗姑娘面前让她可劲儿“蹂躏”?似乎都只能想想罢了。

暮色已深时,百年心回来了。见到孙安锦也在李家,百年心愣了愣,上前和她说了声抱歉。孙安锦摇摇头,表示本来就是自己扰了义诊,没什么需要百年心道歉的。百一叶在一旁听着,到底也没明白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小叶子,我打算等待爹回来再走。”百年心同孙安锦说完话,转向百一叶,道“你有什么事要我做的,尽管给我。你长姐不在,我这个姐姐也是靠得住的。”

百一叶愣了愣,看看孙安锦,又看看百年心。孙安锦对她笑笑,百年心目光坚定。

于是百一叶将信将疑地将一些店面收账的事交给了百年心。

距离年节还有三天时,百一叶面色憔悴地找到了孙安锦。

“一叶?”正在孙府书房默书的孙安锦惊讶地看着形容憔悴百一叶,“几天不见,你怎么成了这样?”

“别提了……”百一叶几乎瘫倒在孙安锦面前的书案上,“我把收账的事交给我二姐,接过这菩萨简直是普渡众生,不光没收账,反而给店里的伙计发了不少银子。李家的银子都快被她拿空了……”

“这……”孙安锦想到百年心那日给人诊脉时的和善表情,心里明白她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安慰百一叶,“大过年的,做做善事也好嘛……”

“什么呀!再这样下去,李家就要揭不开锅了!”百一叶哀嚎。

“那不如改烧烤吧,没有锅就不用揭了。”孙安锦提议。

百一叶从书案上直起身,认真地看了看孙安锦,随后抱起孙安锦案上的一盒棋子跑了:“我找你想主意,你不帮我就算了,还开我的玩笑!这个棋子我就作为补偿拿走了。”

孙安锦看着百一叶跑走的身影一阵好笑。随后无奈地摇摇头,拿起笔继续默书。李家的年节从来都是热热闹闹的,而孙家的年节从来都平平淡淡。往年至少还有孙汝和她一起守岁,可今年却只剩她自己了。敬观月前几日走了,说要回家过年节,否则家里老爷子会劈了他。孙安锦也没拦,反正敬观月的到来本就是意料之外,如今走了,不过是回归到原来的生活罢了。

此时,遥远的常青山上,白衣书生正坐在竹篱旁望着远处润在白烟里的山。这时节,常青山上也是苍翠一片,只是少了鸟雀的鸣声,愈发幽沉深静。白衣书生坐在那,仿佛是山间烟雾化成的人形。

“先生,外头凉,您进来坐吧。”竹屋里传出男孩的声音。

白衣书生不动,仍是看着山,像是能看到山的那一头去。屋里的男孩等了半晌,不见书生的动静,便从屋里跑出来,到了书生身边,也学着书生看向白烟里的山头。二人静静的,仿佛这竹篱小院就是天地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章 暂居

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