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归路

第17章 归路

“先生你等等,等我会儿嘛。”常青山的清晨少有的除了鸟鸣树响还出现了少年的嚷嚷声。孙汝回过身去看跟在后面的少年,见那少年一路不住地望一旁的山涧,不知这孩子要做什么。

“啊,找到了,先生等等。”少年终于看见了什么,眼睛一亮,撒开腿朝山涧跑去。孙汝知他自幼常青山中长大,故也没阻拦。

少年跑去水边,伸出手向水里捞去。山涧水寒凉刺骨,少年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孙汝看着他的背影半晌,忽见他一个猛子踩到水里,大惊之下疾步过去想拉他回来,却见少年又弯下腰去抱住个什么东西,也不顾被弄得一身水,站起来笑道:“抓到了!”

孙汝在水边停步,见少年转过身往岸上走来,怀里抱着的居然是只有脸盆大的龟。那龟生了一副笑脸相,向前伸着脖子看着他。

“先生,这是福儿。”少年抱着龟趟水过来了,“咱们带着它好不好?”

孙汝看看少年脸上的水珠和笑容,又看看仿佛静止了的伸着脖子的笑面龟。

“你照顾它。”半晌,孙汝终于开口了,“回去换衣服,走了。”

少年得了答应,喜出望外,当即抱着龟跑回竹屋。龟的脑袋随着少年跑动一颠一颠的,却始终是副笑相。

孙汝看着一人一龟乐颠颠地跑走了,转身向山涧里望去,心想那龟看着年纪不小了,怎么自己以前在这里时从没见过?又想,幸亏当初没见过,否则定要被师弟抓去炖了汤喝。

“先生,换好啦!”不出片刻,少年换了套干净衣服出来,手里还捧着个大木盆。那笑脸龟趴在盆里,伸着脖子向外瞅。

“走吧。”孙汝淡淡说了声,移步往下山的路去。

“不和我爷爷说一声吗?”少年跟上,回头瞅了眼竹屋,忽然有些不舍。

“不必,”孙汝一边走着,一边对少年道,“你祖父将你托付给我,从今以后你要跟着我了。”

“那我们可以回来看我爷爷吗?”下山的路前几日叫雨水冲过,还有些泥泞,少年走得深一脚浅一脚,但好在自小就走这山路,故而现在还有功夫同孙汝说话。

“等你以后长大,可以自己回来。”孙汝道。

“先生不回来了?”少年问。

“嗯,不回了。”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山林里缓缓走着,间或有少年险些滑倒时发出的惊叫,惊起几只林间小雀,除此之外,只有水流着的声响。云雾悄悄隐去了身后的路,竹屋前的一碗茶盛着水汽,溢成一满,却未漾出一丝想来松动碗口的波纹。

常青山的一切都是幽的,两个正离去的人心里念着同一个地方,而那地方此刻却是另一番景象。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听我说啊!”陈阿四挤到围在医馆门口闹事的人群中央,想要将事情解释清楚,但声音却被更高的不满声淹没,他只能徒劳地挥舞双臂。

“阿四,没关系!咱一定把你家受的冤屈给平回来!”一个身材臃肿的妇女挥舞着厚重的手掌,朝陈阿四喊道。

“不是,不是!”陈阿四欲哭无泪,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一个词。

医馆内,百年心坐在桌旁沉默着。百一叶站在她身边,一双眼恼怒地望着门外的人山人海。当归担忧地陪在百年心身边,时不时望一望门外。屋内的沉默是外面的沸声压不住的。

到了晌午时分,日头烈了,许多人抹了把脸上的汗,相互招呼着要回去了。

“咱晚上再来!”

“就是,何苦在这日头下烤着?晚上一样闹他个翻天!”

官府的人在这会儿终于来了,棍棒吆喝着赶走了剩下的几个人。医馆门口剩下一堆烂菜叶臭鸡蛋,在烈日的炙烤下愈发地烂成一摊了。

“哐”的一声,百一叶重重放下茶杯,怒道:“还有没有王法了?报官吧,让他们彻底闭嘴!”一旁的几个伙计和当归赞同地点头。

“那你的医馆还要不要开了?”正在这时,门外走进个笑眯眯的女孩儿,浅碧的衣裙仿佛给烦闷里的几个人带来一丝清风。

“自然是要开的。”百一叶见这人进来,原本的怒气莫名地消散一点。

“那就过来,听我说。”来人正是孙安锦,正微微笑着,朝百一叶走来。

百一叶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还是向前走了几步,附耳过去。

“为什么啊?”听完孙安锦的话,百一叶惊讶不小,“直接报官,省去多少麻烦!”

“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报官吗?”孙安锦嫣然一笑,走到桌旁为自己倒上一杯茶水。

“拿不出什么证据呗。”百一叶翻了个白眼,也走到桌边,从孙安锦手里接过茶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无凭无据的事闹得这么大,你觉得接下来,他们要怎么收场呢?”孙安锦将杯子凑到嘴边,吹去热气。

“要么找证据报官,要么一直闹到我家给个让他们满意的答复。”百一叶答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杯里的一片碎茶叶,沉默下去。

“我师叔查了,杨七来闹之前,找过几个外地行商。”孙安锦呷一口茶,道。

百一叶点头表示记下,却没答复。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李二姐的。”孙安锦看向一直坐在桌边沉默不语的百年心,想起昨日傍晚的事来,忽然有些不想说了。

“什么事?”当归赶忙出声问道。

“有些人说,李二姐以前就做过相似的事。”孙安锦把握着分寸,没再往下说。直觉告诉她,那件事和现在这件事对百年心的刺激或许很大,又或者,现在这件事只是一个爆发点,而以前的事才是一切的起始。

果然,这话一出,所有人立刻忧虑地看向百年心。百年心只是静静地垂着头坐着,不言不语。

“以前是以前。”百一叶似乎也不愿想起往事。

“只是这事被人拿来做了文章,”孙安锦看众人的反应,知道这件事或许比较棘手,“李二姐,你能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看屋内几人似乎都对这件事讳莫如深,孙安锦不由担心起来。自己最不愿意去想的事,往往最会被人拿来做文章。

所有人都看向百年心,等着她开口。

“说起来,倒也没什么,”百年心终于开口了,声音冷得非常,神情也平静得非常,“当年母亲病重,接到家书时我正在照顾师父。师父带我去西楚采药,染上了‘风寒’。本以为是小病不碍事,可后来发现那边的村子都渐渐染了病,师父的病也愈发严重。我们意识到这或许是时疫,于是赶紧动手研制药方。方子即将完成时,师父不治身亡。我一人将方子完成后,把它交给了当地人分发制药,自己赶回枣县。”

“回到枣县,还是晚了一步,母亲已去世了。有人说我不孝,估计就是这件事吧。”百年心淡淡地结束了讲述。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孙安锦看向百一叶。这姐妹俩的心结就在母亲去世一事上,不知一叶此时是个什么想法。

“二姐辛苦了。”百一叶只是淡淡回了一句,没有任何情感。或许这件事在不同的角度看,即使事出有因,也难以被人接受和原谅。

“可这和不给陈阿六医治有什么关系?”当归忽然插嘴道。

孙安锦一想,倒也是,这件事对大多枣县人来说只是无关痛痒的事,死的又不是他们的娘。唯一落了话柄的,也就是百年心被人议论的“不孝”。

“后来我回去那个西楚村子,才知道当初我将方子交给的那人将方子卖给了官府。官府先是将方子高家出给了当地富家,那家又管穷人要高价,买不起就卖地,再不行就卖身为奴,当地人叫苦连天,最初那个卖方子给官府的人早就跑了。”

“我赶紧又写了一副方子,给了当地人,可制药的药材被握在那富家手里。没办法,我动用了李家的商道,制药发下去。”

听到这里,百一叶终于有了反应,猛地转头看向二姐:“家里几年前曾在西楚那边出了事,险些亏空了李家。”

“就是那时候。”百年心点头,“或许就是因为这个,最后才放弃了我,选择了你吧。”

这话说的是另一件事了,孙安锦敏锐地察觉到。就是李家的那个秘密,她写了信托穆云深去查的那个秘密。

“可谁想到,那批药被人动了手脚。”百年心继续讲道,“制药时,有人被那富家高价收买了,加了一味其他的药,有人一喝下去就呕吐不止。那富家就说,他那里卖解药,依然要了高价,又说我是个骗子,是专去害人的。”

“可是当地人不信,”说到这里,百一叶忽然笑起来,笑容在苍白的脸上是那么的脆弱,“他们说知道我是被人害了的,纷纷鼓励我尽快制出解药。我当时感动得不行,信誓旦旦地应了,毕竟要解那味多加进去的药很容易。可是我忘了,当地的药材握在那富家手里。”

“于是当地人跟我说,你像上次一样,用你家的商道啊。可是那是李家已经陷入了危机,还是多亏长姐后来力挽狂澜,才保住了李家。当地人这次却没再听我的解释,只骂我跟那富家一样,为富不仁,见死不救。当时我年纪小,气不过,就打算在夜里离开,不再管那些人死活。”

“结果,那夜在离开时,被人发现了。他们知道我要跑,就把我关起来,说我要是不让家里人给出制药的药材,就关我一辈子。”

“可是这些你怎么不和家里说?”百一叶终于也气不过了,问百年心。

“家里当时的情况你也知晓。”百年心回。百一叶沉默下去。

“我在那里被关着,也不知道过了几天,从西楚京城来了个少年官员,听说我的事后,立刻要人将我放出来。当地人不干,那少年官员便先将药材的事解决了,这才把我救出来。”

“这人是敬观月吧?”孙安锦忍不住插嘴问道。少年官员,放眼这天下,也就只有常青山内门弟子能畅通无阻地少年为官了。

“是。”百年心听到敬观月的名字,似乎有一瞬间的怔然,又道,“我出来后,本想就此离开,在不管这些人,可那人……敬观月劝我再留一留,说无论什么事都会有个结局,既然自己没输,何不好好欣赏一下对方的表情?犹豫再三,我还是留下了。”

“后来那富家被下了狱,罪名不少,我记不清了,但当地人都拍手称快。”

“这件事也算有个好结局啊,可李二姐为何会被传见死不救?”孙安锦疑惑道,“师叔当时没将谣言肃清?”

“那还用说?定是给人拿来断章取义了。”百一叶恨恨地道,“只要一出什么事情,往日的事自然都要拿来了!”

此时屋内其他人听完百年心的讲述,只觉得仿佛听了出戏,一时都沉浸在恶人终于遭了报应的结局中,回不过神。

“如此说来,这件事倒好解决了,”孙安锦笑得有些狡黠,“估计杨七他们正忙着伪证呢,要些不明真相的人来闹,扰我们的眼,好给他们腾出时间。”

“哼,伪证这种事情,我李家就没怕过!”百一叶冷哼一声,笑道,“这事放心,定叫他们砸了自己的脚。”

“至于眼下这些人,”孙安锦目光投向屋外,果然看见几个人趁着天凉爽些后又开始拉帮结伙起来了,“聚众闹事,交给官府的人去管就是。等到事情明白,他们就各干各的去了,不用管。”

“而医馆的名声……”孙安锦顿了顿,看向百一叶,“可能又要李家破费了。”

“不必。”百一叶刚要说话,却被百年心抢了先,“我打算离开。”

“李二姐?”孙安锦已经,道,“李二姐何必这样?事情总会过去的。”

“不必了,我答应过和敬观月去西楚。”百年心面上波澜不惊,却透出不可撼动的坚定。

“二姐……”百一叶正要再劝,却被孙安锦拦下了。孙安锦望着百一叶的眼睛,透过那坚定的目光,孙安锦知道她是想明白了什么。

“那么我回去后和师叔说一声。”孙安锦顿了顿,忽然又是一笑,语速极快道,“要不李二姐自己去和师叔说?”这其中的调笑意味已是十分明显了。

百年心自然明白她是在笑什么,瞪了孙安锦一眼,低下头去不再说话。孙安锦看到百年心的耳朵红了。

当晚医馆门口又闹了一场。阿长和人对骂着,似乎终于找到了称心的活儿,一点不知疲倦。

“这人留不得,”孙安锦忽然想起之前的事来,“愚笨不说,还谄媚好事。”

“无妨,我自有打算,”百一叶点头,算是领了孙安锦的好意,“傻人自有傻人的用途。”

“三小姐,官府的人马上就到了。”这时,一个身形瘦小的伙计走过来,向百一叶汇报。

“嗯。”百一叶应了一声。

“这是阿丁吧?”孙安锦看着这小伙计,忽然觉得有些眼熟,“李二姐犯心病那日,是不是你去孙府找的我师叔?”

“啊?是,是。”那小伙计显然吃了一惊,愣过后连声应道。

“你好记性啊,”百一叶此时终于有心情同人开开玩笑了,“你还记得我家里哪个,说出来,让他们知道自己还入了别家主子的眼了。”

孙安锦见她心情见好,也放下心来,笑道:“说什么呢,怕我挖你家墙角?”

“可不是,”百一叶望着赶来驱散人群的捕快,似乎忽然有些惆怅,“我这个主子可算不上什么算无遗策又能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的好主子。”

“但是是个开明又有威严的好主子,”孙安锦知道她在说什么,回道,“你说的那些,是谋士需要做的。”

闻言,百一叶转过头来,诧异地看向孙安锦。

“我会帮你的……我答应过。”孙安锦却没看她,只是喃喃道。那个穿着嫁衣远去的身影至今还留在她的脑海里。

二人站在医馆门口,望着灯火照不到的夜幕,再无言语。

“先生,福儿好像晕车。”从常青山下来后,孙汝二人上了马车,一路往枣县的方向驶来。因着孙汝说过一年就回去,所以时间紧迫,条件允许时二人会赶夜路。

“它需要下车去吐?”孙汝淡淡道。

“不用,它吐在盆里。”少年抚摸着大龟的壳,柔声道,“福儿,你难受就吐盆里,我会倒的。”

乌龟缩在壳里,没理他。

“先生,我们还要走多久啊?”少年终于放弃同乌龟讲话,转而朝孙汝问。

“走到秋天。”孙汝回。

“啊?那还要好久的。”少年老大的不乐意。

“不久,最多两个月。”

“可是福儿晕车啊。”少年的注意力又回到乌龟身上,“先生,你说福儿白天为什么不晕车?”

“它是睡了。你也该睡了。”

“可是我睡不着,”少年喋喋不休道,全然没有在常青山上时的安静乖巧,“先生,到了枣县,有人陪我玩吗?”

“没有。”

“啊?那多没意思?”少年有些失落。

“你要问他们,他们或许愿意和你一起。”孙汝看着少年失望的神情,忽然又道。

“他们?他们是谁?”少年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我有个女儿,比你长两岁。她还有些朋友。”

“真的?先生都有女儿了?”少年闻言,忽然凑近孙汝的脸,仔细瞧了瞧,“先生看着这么年轻,居然有那么大的女儿了吗?”

孙汝顿了顿,没有回答。

这时,福儿忽然将脑袋伸出来,转了个个儿,看向少年。

“呀,福儿,你不晕车了!”少年惊喜道。

福儿看了他半晌,忽然朝他喷出一股水来。少年惊叫一声,向后躲闪,正好碰翻了孙汝用来装茶叶的罐子。孙汝波澜不惊地将罐子扶起,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掀开盖子,里面居然是空的。

孙汝忙将罐子凑近再看。不是眼花,是真的空了。

“咦,福儿,你吃什么了?”少年此时正关心着自己的乌龟,“这是什么?看着像是……茶叶?”少年在盆里找到了茶叶碎片,捡起来放在手心里仔细看。

孙汝看向乌龟。乌龟感到有人在看他,费力地转了个个个儿,看向孙汝。一人一龟瞪视许久,最后乌龟也许觉得累了,缩回壳里不再理人。孙汝的目光在空茶罐上落了许久,最后也觉得困倦,渐渐合上眼。少年早已困得不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去了。

车行在月光里,月光照在回去的路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章 归路

13.82%